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72/


山崎的眼睛不由得一亮,铃木是自己的支持者,这是自己的支持者,只要他决定,只要他决定限制价格,自己也就将得到充分喘息的时间,价格一样自然将是自己占据绝对的上风。。。

从来就没有这样的情况,铃木觉得自己被推到了火山口上,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必须在电视机前面作出一个并不好作出的决定,支持谁都将是失败方的死敌。

或者,是出于对委员会公然袒护消费者协会和山崎家族的不满,一些联合集团的支持者开始退席。

慢慢地在白纸上划上记号站起来走到中间,铃木默默地接过宫本的话筒,“这最后的结果就由我宣布吧”。

最后一个决定者,这是最后一张决定票。。。虽然现在我倾向于支持限价,但。。。该死的,是谁投的弃权票呢?

“诸位市民,你们可能很奇怪,在刚才的投票中为什么会出现一张弃权票。对吗?在我正式投下最关键的这一票之前我来告诉大家,这一票。。。其实是我投的”,铃木现在没有了办法,只能把这票算在自己的头上,这让实际投弃权票的警察局长暗自地发笑,这个无耻的主席。。。

“可以明确地告诉大家,在今天上午以前,我是支持对渔业收购进行限价的,但是为什么我现在要改变自己的想法呢?原因很简单,在听取了田仓先生的讲话以后我被震撼了,多年来,我一直都不称职,一直都不了解,还自以为是地认为串本的渔业市场很繁荣,很平静。但是我错了,在知道真相以后我非常后悔,悔恨自己曾经漠视了市民的渴望,漠视了为串本同样创造了财富的小加工者们的合法权益”

脱下帽子,毕恭毕敬地对台下的市民鞠躬表示歉意。

铃木这一手让众人错愕。

潜台词就太明显了,山崎觉得这话不对,其实,又何止是山崎一家,台下的多数人都知道,他现在想支持联合集团。

是什么让铃木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呢?

口袋里面有一份报告,这是警察局长先生今天上午在车上才递来的,上面还有驻军司令的批文。

秘密报告说,两家和山崎家族联系密切的暴力团准备发动对自治委员会的抗议活动,松岗家族和控制部分色情与交通运输的尾见家族甚至想联合起来插手赌博公司的运作,并想统一串本的色情业。

这是铃木不能容忍的事情,已经把赌博公司视同为自己财源的主席怎么能同意暴力团参加进来呢?

而色情业的合作谈判也正在和井上家进行,驻军司令铁定是想和井上家合力吞下来的,自然,自己也需要卖个面子给驻军司令。

控制串本部分建筑市场的松岗家族有40多年历史了,手下大概有200多马仔,这是一个老牌的黑社会团体,以前和铃木家族也到没什么冲突,所以相互之间还是远离的多,见血的少,但是现在想来在赌博业上啃一口,这是不可能的。

何况,拥有100多手下的尾见家族也正在对色情行业进行窥视,反正我也要按照本州自治委员会的命令对非法色情业和黑社会进行打击,那就。。。一锅端吧。

关键的地方是,两个黑社会家族都与山崎有着或多或少的密切关系,既然要动暴力团当然也就不能对山崎客气。

妥协的背后,将是山崎家族再次被抛弃。

当然,这个原因多数人还不知道。

“所以,我已经决定,完全按照市场规则秉承我们日本一贯的经济政策,不对自由市场进行行政干预。因此,我的最后决定将是~~不支持消费者协会的限价令。谢谢大家,但愿我的选择是正确的”

局面变化太快了,众人愕然。

唯有警察局长和悠闲关注着全场的司令对此了如指掌。

“真是善于变化的政客。。。”,地方经济频道主持人叹息道,“可能。。。这也是比较正确的选择吧,我们日本历史上就没有对自由市场进行强制干涉的先例。。。”,震惊中的主持人在惊讶中被迫按照老板小泽的意见对铃木的选择进行迎合,虽然自己的态度也需要转变。

这个消息是震撼性的。

局势的变化出人意料。

这代表着已经控制串本渔业市场150年的山崎家族要么和联合集团继续进行收购战,要么退出串本去保护自己在田边和新宫的市场份额。

“我还需要宣布两件事情,第一,自治委员会将对山崎家族50年来唆使暴力组织对同业进行威胁和非法攻击进行调查。第二,按照本州自治委员会的命令,串本自治委员会将依据《关于严厉惩治无照商业性工作者的主席令》和《关于严厉打击非法赌博业及涉黑暴力团体的主席令》的要求在串本全面对已经渗透到我们具体生活中的黑、恶及非法色情行业进行坚决的取缔。具体的命令将在今天下午正式发布,在此,我也郑重地向驻军提出请求,请求给予我们串本以帮助,帮助我们全面清理和打击有组织的犯罪行为。请驻军一定要帮助我们,以便于给串本市创造一个全新的生活和商业空间。现在,有请驻军张司令给串本市民做指示”

在铃木的带头下,下面的市民纷纷鼓掌表示邀请。

表情严肃的张司令走到前台,接过话筒用汉语发表了已经准备好了的即席讲演,“串本的市民们,能够旁听听证会是我的荣幸,原本我不应该来讲话,但是既然铃木主席邀请我也就不客气了。我从来都没有想到串本有组织的黑恶势力竟然如此猖狂,竟然已经渗透到了各个行业,竟然对串本经济有这样的危害,竟然对串本市民的生命和财产有这样的威胁。这是驻军断不能接受的行为,因此,驻军将接受自治委员会的邀请,在此,我代表中国人民解放军太平洋舰队串本指挥部郑重地向串本市民们承诺,也向你们承诺,我们驻军将坚定在站在你们一边,我们也将充分地配合自治委员会严厉打击所有涉黑势力,不达目的绝不收兵!为你们,也为串本创造一个宁静祥和的生存与发展空间。谢谢诸位市民。”

到了现在,听证会完全改变了初衷,已经变成了对黑恶势力的声讨会,这是争端双方及多数市民没有预料到的。

“诸位市民,司令先生,诸位代表,法官先生。现在我代表消费者协会正式撤回我们《关于紧急制止渔业市场不正当竞争的请求》的报告,因为我们已经遭到了无耻的蒙蔽,所以我不得不代表消费者协会退出听证会”,安藤正一立即出面来宣布,虽然时间上有一点晚,但不作出一个痛心疾首的模样绝对不能消除串本市民对自己和山崎家族是否有勾结的怀疑。

铃木发布的两个命令都是针对黑社会势力的,其实,此时由驻军实际控制的警察大队已经在行动了。

郝志强坐镇港口指挥部保持联系,王善洪则不断签署命令要求日籍警察全面对在册的两大黑恶家族进行扫荡,一部分人去清理他们的堂口,包括色情行业,地下赌场和公开的经营场所,比如建筑公司和运输公司。这上面就出动了大约200多警察和40多名驻军人员,到中午为止,合计清理了14个秘密色情场所,3个地下赌场、4家建筑公司和两家运输公司,还在银行封闭了大约50多个帐户,查封20亿日元资金和大量财物。另外,驻军和部分警察就查扣了100多辆运输车及100多名暗娼,200多涉案人员被抓获,还搜查出大量枪支,毒品等犯罪工具来。

激烈的扫荡把三个家族狠狠地打击了一下,雷霆万钧之下安有完卵?毫无防备的尾见家族的骨干分子几乎被一锅端,松岗家族因为隐藏较深到还漏网了几个首要分子。同时,就在听证会上,警察将山崎拓殖请去协助调查。

其他的地方势力,比如控制电视台的小泽家族和民主党看见风声不对都禁若寒僤,被迫公开宣布和“山崎家族仅仅是渔业合作上的业务关系”,没有参与他们的任何犯罪活动,还主动请自治委员会调查。

市民唯一的反映就是交通上很不方便,毕竟一下子就少了100多辆交通车,其他的变化还需要继续观察。

漏网的三大家族必然对自治委员会进行猛烈的反击,下午,昨天还争斗不断的两大黑恶家族就与山崎家族达成了秘密协议,将共同对铃木的“背叛行为”进行打击,重点就是自治委员会9名委员的家庭成员,明天还将组织手下建筑公司和运输公司及渔业公司的员工上街游行,抗议自治委员会对三大家族的侵犯。

撕破脸就撕破脸,已经是这样了,我还怕什么呢?

但是两大黑恶家族都明智地拒绝了山崎提出的对井上家族的攻击要求,因为他们知道这将触动驻军的神经,这是不可能的,自己根本不可能和武装到牙齿的军队对抗。

黑恶家族当然不会傻到去和驻军进行正面对抗(这不废话吗?几条自动步枪和三五十把手枪就想和拥有装甲车和大口径机枪甚至炮艇的军队来拼命,这不送死吗?),不过为了确保安全,驻军除了切实对港口进行警戒以外还在市内增加了5个6人巡逻队并主动把井上家族的全部人员集中到驻军司令部来“喝茶”,而漏夜的抓捕和黑社会的反击几乎同时在进行。

驻军还有一个很黑的想法,既然要扫荡两个黑恶家族,自然,他们曾经控制下的建筑市场和交通运输行业也可以整体接收过来交给华裔来继续做,呵呵。。。蚊子腿上也有肉啊。何况,这至少还是一只很香甜的火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