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从哪里吹来 第二章 马丁 4 于斌的计划?

外圈匀速 收藏 1 17
导读:听风从哪里吹来 第二章 马丁 4 于斌的计划?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0/


下周二军区空军有个检查,于是这个星期都不能休息了,利用周六周日的时候全团彻底打扫卫生。

马丁很不喜欢组织打扫卫生,上上下下的,很是烦心。

“李同!带你们班的把所有后留柜都看看!”

“张家于!带个人把所有人的物品摆放都看看,重点是携行包和床下鞋子摆放!”

“楼梯谁拖的?!还没扫呢你就拖了?!”

“墙角看了没有?还有蜘蛛网哪!李冰,拿扫帚把所有的墙角走一遍,一定不能有灰网!”

股长和几个助理都回家了,就剩马丁一个干部带着全股的战士干活,放假不能出去玩,战士们已经怨声载道了,还要打扫卫生,所以这活干起来十分的没有效率,小半天能干完的活拖拖拉拉能干上一整天,老兵新兵都是能偷懒就偷懒,看得马丁一阵阵火大。

“集合 ̄ ̄ ̄ ̄!!!”

马丁实在看不下去了,终于爆发。

“都什么意思啊?好说好商量不行是吧!非得让人说不好听的才行是不!让你们干那么点B活能把人累死是吧!!@#¥%^¥#^&^*¥^#^%&^&!!!!(省略若干字)......”

部队有规定不许打骂体罚士兵,要不马丁早就开踹了!

马丁的爸爸是陆军出身,陆军的带兵方法简单而有效,马丁从小也没少“体验”爸爸的“带兵方法”,耳濡目染也多少沾染了一些父亲的习气,脾气有点暴,张嘴也想骂骂人,再加上在家里就练过二年散打,在军校又天天训练,几年下来练得身子很是强壮,遇见不爽的事就想伸手。

可是,在这个单位,任何粗暴的手段都没有用武之地。关系兵占了一多半,几乎全部都是士官,资格最老的士官已经将近40岁,军龄比马丁年龄还长!所以刚刚参加工作的马丁在他们眼里甚至可以说“就是一新兵蛋子”!

你敢骂我我就敢和你对骂,你要敢打我我就能找一帮战友过来揍你!实在不行我就不干活,空军地勤这种技术性非常强的兵种,有的工作就是靠一个技术能手,俗称也叫“大拿”才能搞定,我要是不干活,你们就玩不转!

所以当经过了几次与老士官的冲突之后,马丁也多少了解了一些,有些老士官见了团长都不怕,还会怕一个小新干部?

于是马丁的拳脚功夫在这里可以说是白白浪费了。所以每当遇见这种情况,马丁都会非常郁闷,都会想为什么自己不在战斗部队?浪费了我这一副好身子!

打不成,免不了就只能骂两句了。一阵狂风暴雨之后,马丁一句“解散,继续打扫卫生!”之后,自己回房间生闷气去了。

“唉~~马助理,多大点事儿呢,用得着生这么大的气么,那么认真干什么......”文书于斌凑了过来“来根烟?”

马丁接过烟,于斌赶快给点上。

其实马丁平时是不抽烟的,但有时郁闷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也会点上一根,不真抽,在嘴里打个转儿就吐出去了。

“马助理啊,其实你真的没有必要那么认真,大家都不容易,来部队不也就那么回事么,谁心里也都有口气,也都想舒服点......”

“部队是让人舒服的地儿吗?想舒服在自个儿家呆着啊!干嘛来部队啊!在自己家里你们头拱地我TM都管不着!都JB想什么呢,费那么大劲来了,还不好好干!对得起你们家里给你们花的那些钱吗!成天没个B数,就想着玩,玩还没玩明白,糊里糊涂地混日子!这是部队吗!这还能叫部队吗!”马丁真的是火儿大了。

“呵呵,马助理,这些好象不是我们应该想的东西了,咱们单位就这情况,你想紧,紧不起来!不光咱们单位,团里不也都这样子么!就这样儿,在咱们总部,六个团算在一起,咱们这还算是窗口单位,领导检查都往咱这儿领,说咱们这叫刚性管理,管理严格,作风优秀哪!......你说呢?”

“......这儿,这都什么事儿嘛!”马丁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却忘了吐出去,把马丁腔得剧烈地咳嗽起来。

“什么事儿?就咱们这地儿,说什么搞防线教育,咱们还有秘密吗?全团都是教练机,有什么高科技东西吗?怕飞行员驾飞机跑了?咱这儿正好在全国中部,就咱飞机这耗油量,你挂俩副油箱都不一定能飞到台湾,就算你到了还得看人家乐不乐意要你。人外国人都说了,你们空军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啦,看看,就算是你有什么秘密想泄人家都看不上!咱自个儿有多少斤两咱自己都不知道,人外国倒TM门儿清......”

“唉,停!越说越过了啊!”马丁把于斌的话头挡住,“一点政治敏感性都没有呢?什么话都能乱说的么!”

于斌上下打量打量马丁,一脸的不屑,“唉,马助理啊,你还是刚来部队啊,还是嫩哪......”

“我!”马丁刚想反驳,被于斌摆摆手拦住。

“你想说什么我知道,你不就想说你也上了四年军校么,有什么意义吗,军校和部队能一样么,学校和部队不一样,差得远啦!你在部队一个月学到的东西,可能你在军校学四年都学不到!这就是差别!”

于斌好象打开了话匣子,拉了把凳子坐了下来。

“马助理,你先听我说。”

“就说管兵,在学校你们都是学员,都是平级的,你们顶大天是个班长,还不是真正的领导,你说话人家想听就听了,不想听我也就顶你了,你怎么着吧,还能扣我钱?你还能不让我毕业?为什么?因为你没有权利,你们并不是从属关系,最起码你们没有直接的利益上的从属关系,我不听你的你不能把我怎么样。”

“部队呢,部队不一样。部队那就是从属关系,领导是领导,小兵是小兵。领导说话小兵得听,这是条令上写得明明白白的。”

“这各个军种也不一样,在陆军训练是重头,管理严格不会出什么事儿,你敢不听我话,我就骂你,再不行我揍你!打狠了最多给你往医院一送。他为什么可以这样管理?因为不会出什么大事儿。你整点儿事我就揍,整点儿事我就揍,一点点你就老实了。所以那小兵见到领导那是真怕啊--你不怕也不行啊!”

“空军不行啦,空军要考虑的事儿太多啦,都说空军好吧,没有陆军累吧,对,这是事实,可是空军那是在天上飞的啊,不出事儿大家都轻松,出点儿事那就绝对是大事!”

“人家飞行员是风光,可再风光也只有一次掉下来的机会。只要有一点错误,那可都是人命啊!所以空军怕人员思想上出问题,为什么天天政治教育?为什么天天思想教育?那都是怕人把事情想歪了。”

“为什么咱们团不能管理太过严格?因为怕人压抑,怕人郁闷,人如果郁闷了,那不一定干出什么事儿来!”

“特别是机务,一个螺丝拧不紧都可能变成大问题,所以你不好说他太多--咱倒不是怕他主观上想干点什么--他要是哪块儿稍微一不注意,再整个飞机事故,那不合适!”

“所以哪,象我刚才说的,差不多就行了,飞机训练不出问题,平时再大的问题也是小问题,飞机训练出了问题,平时一点芝麻绿豆大的事儿也能跟你大会小会地讲一年!”

“再者说了,咱们这种三级战备的单位,新兵不算,就这些个士官,谁背后没一、两个人?你知道谁后边说不定就是哪个大领导!说句过分的话,都不说别人,就你我,你后边没人还是我后边没人?没点人,没出点血你能来这单位?你扯把你!”

“......”马丁正经被于斌这一大套话给说蒙了,半天也没缓过劲来。要把这些个东西都吸收了,还真得需要点时间。

马丁头一次觉得部队是这么的不一样,头一次觉得自己在部队大院住的这十几年几乎等于白饶,头一次觉得自己对部队是这么的不了解,也是头一次感到这么的失落,与无奈,这就是自己一直向往的部队,这就是自己一直以来为之奋斗的目标?

“可能我说这么些你还不能接受,可无论怎么,这是事实,起码是咱们团的实际情况,你在这个团一天,你就得接受这个事实。”

“你是官,我是兵,不管我说这些个话合不合适,你听也就听了,觉得对就寻思寻思,觉得不对就当我满嘴跑大船,胡说八道。你也别太往心里去。”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办呢......”

“呵呵,我也没什么好着,反正就一句吧,别太认真,别太认死理儿。”

“管是要管的,条令规定了的东西,你再怎么管都没问题,兵再怎么说也都还是兵,条令是要学的,是要遵守的,其它的,条令里没有太硬性规定的,大面儿上过得去就行了。”

“当然,你自己也别太跟自个儿较真儿,要是实在看不过去,就别去想它,因为你不可能改变这个团的管理方式,就算是想不通也别太让自己不痛快了。你说,我说的对不?”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马丁无力地挥了挥手,于斌也就很自觉地走了出去。

于斌知道,马丁对自己的话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接受。

但是无论怎样,于斌知道自己的第一步已经走出去了,马丁是一个很有主见的人,要让他完全按自己的话办事不是这么短时间就能行的。想完全的控制马丁,更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于斌对自己的口才和语言能力很有信心,对付马丁这种爱较真的人,首先是要靠近他,在一个问题上先把他整糊涂,让他对自己一直以来的信念产生怀疑,再一点点地让他接受自己的看法,一点点地习惯于征求自己的意见。等马丁上了道儿,以后的事情,也就好办多了。

想到这儿,于斌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他把手里早已燃尽的烟头高高地弹出,烟头在空中划出一条优美的曲线,悄然落地。

“唉,说了这么多话,可得喝口水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