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从哪里吹来 第二章 马丁 5 那片小树林

外圈匀速 收藏 1 97
导读:听风从哪里吹来 第二章 马丁 5 那片小树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0/


晚上,马丁梦到了自己住了十二年的部队大院,自己飞在空中,那高大的部队礼堂,那宽扩的大操场,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家属楼,那路边密密的丁香花,在马丁的脚下慢慢地掠过,小风吹在脸上,轻轻的,柔柔的。马丁觉得自己好自由,好轻松,好快乐!

突然空中出现一条电线!把马丁拦个正着,马丁想上还上不去,下也下不来,身子还在不停地向电线飞去过!挡住了,电线从一根变成两根,两根变成三根,变成很多很多的电线,把马丁一点点地围绕,缠住,收紧,让马丁无法摆脱!电线缠到马丁的脖子上,让他无法呼吸!马丁用手撕拉着电线,用脚蹬,都无济于事,胸口的电线一点点收紧,马丁感到好压抑,一身的力气都无法释放,他好着急,他想找人求救,可是却一点声音都无法发出!

“啊--!!!”

终于叫出来了,马丁保持着自己惊醒时的姿势,左手平伸在身前,右手按在自己的胸口,被子早已掉落在床角,自己,混身是汗。

窗外的月光柔和的照在地上,桌上的电子表发出蓝色的微光,已经两点多了。刚才的梦境依然历历在目,一阵风吹过,马丁突然感到一阵阴冷,不由得暗骂一声。左右看看,和自己同屋的二个战士还在熟睡,马丁下床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睡不着了,马丁悄悄地套上衣服,穿上三接头,拿上手电推门走了出去。

从航材股到航材仓库大约有十分钟路程,中间经过一片小树林。这片小树林是去停机坪和航材仓库的必经之地,也是晚上很多人不愿走的一个地方。

可能每一片树林都有它自己的故事吧,真实的也好,后人杜撰的好,都给那其实很普通的一个小地方带来一些神秘的色彩。

微风吹过,树影闪动,发出“沙沙”的声音。

马丁想起了刚到单位时,于斌给他讲过的“小树林”的故事。

“在三年前吧--唉?还是四年前来着?唉,反正都不重要的,总之呢,就是好几年之前的事儿了。一个地方的疯女人也不知是从哪条小路进来的,就进了停机坪,让停机坪的哨兵给拦住了,那女人嗯嗯啊啊地也不知道说什么,把哨兵整得一阵心烦,就给警卫连打电话叫了应急小分队,一大帮人顺着小道就冲过来了,那女人一见可怕了,以为要来人打她,啊啊大叫着就要跑!怎么就这么寸!刚跑到路中间,从停机坪里就拐出来一辆大货车,把人给撞飞了,那女人一直飞出去好几米远,就摔到小树林子里边了。哨兵冲过去一看,我地个老天哪,都给撞扁啦!”

“啥,啥玩意给撞扁了?”

“嘿嘿,你--说呢?”

“这个事儿啊给整得挺大,这不是安全事故么!结果团里这一年就没安生了,这个整顿啊,这个检查啊,这个回头看啊。。。唉,跑题了,我接着说啊。这一年以后,这片小树林子里就老有事儿,不只一个人看见过,小树林子里有人影来回走。。。还好象听到有自言自语的声音,哪去了呢,哪去了呢......”

“什么......什么哪去了啊?”

“就是......”于斌突然冲天马丁脸前!

“啊!在这儿哪!”

“我X!!!!!!!你TM吓死我了!”

这一吓可真把马丁给整一激零!吓出一身的汗来。

“哈哈哈哈!!”

马丁因为这事儿差点没和于斌翻脸。

“没事儿,没事儿。唉,我接着说啊,”于斌擦擦眼角笑出来的泪水,“我说到哪了?啊,看到有人影是吧。其实邪门儿的就是,有一天两个战士去接岗,那晚上雾特别重,五米远都看不清人脸,两个人走啊走啊,就觉得这路不对呢?明明是往岗上走了,怎么就是走不到呢?走了十分钟还没到岗上!结果发现脚底下不是柏油路了,变成土路了!但其实他们的哨位离他们就几十米远!岗上的哨兵都听见他们的脚步声了,就等着换岗了,可是光听着声时远时近就是不过来,等了快二十分钟终于忍不住了叫出声来,两个上岗的才找着方向,上了岗。”

“咳,这有什么奇怪的啊!就是雾大么,分辨不出方向很正常啊!”

“你听我说啊,换了岗,两个战士下岗,也怕迷路啊,就拉着衣服走。”

“他们为啥不拉着手走呢?”旁边李冰一脸坏笑地凑了过来,问道。

“去你的!打什么岔啊!你以为他们都跟你似的?!去!他们走着走着,一个战士就觉得不对劲儿了,他边上那哥儿们怎么老想着往路边走呢!一拉,没拉住!那哥儿们就象吃了药似的,直挺挺地冲着小树林子就去了。这边这小子可害了怕了,一个劲叫,唉,你干嘛去啊!嘿!不是那边!那哥们就是一充耳不闻,还是直往着小树林走,连胳膊都不摆!”

“啊 ̄ ̄!!好可怕哦!你拉住我啊!!你拉住我啊!!!”李冰在一边扯着于斌的胳膊一个劲地摇晃,怪叫着。

“X你大爷的!你TM给我放开!”于斌狠狠地把李冰的手摔开,“边儿去!”

“去!去!”马丁也刚听上瘾,“到关键地方了!你别打岔!然后呢?”

于斌瞥了李冰一眼,“然后啊,然后这边这小子就一使劲儿把那中了邪的哥们给拽回来了!完啦!”

“什么啊,什么就完了呀!有你这么讲故事的嘛!刚到兴头上你就这么给掐了?!”马丁也不干了。

“就是完了啊,就TM怪李冰!这故事得一下子讲完才有效果嘛!都让李冰把气氛给搅和了!”

“我X!这不是你编的吧!跟TM真事儿似的!”

“孙子哄你!不信你上警卫连去问问去!老兵都知道!”

“那中邪那哥们呢?后来怎么样了?”

“事后他就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就觉得身子好轻,好轻,好象不受自己控制似的,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已经干了什么,就是等他战友拉了他才醒过来。事后还后怕哪,这要是真的被勾走了可咋整啊......”

“得了!得了!宣传封建迷信!小心我到指导员那告你去啊!”

“唉,马助理,这你可不厚道了啊!你这刚才听得还挺有瘾,转过脸就给我扣帽子!您这领导翻脸咋跟翻书那么快啊!我也是为你好,让你晚上去仓库查岗的时候小心着点,这,这咋还好心没好报哪!”

“你TM那是好心嘛!”李冰又过来插嘴。

“X!你说谁哪!”

虽然故事最后以玩笑结尾,但是到底还是在马丁的心里留下了比较深刻的印象。所以,当马丁慢慢走到小树林的时候,后脊梁还是不由得凉了一下子。

说是不信,却难免有些别扭,马丁打开手电,低着头快步走过了小树林。

走过小树林,通过停机坪,前边就是航材仓库了。仓库门前有一个哨位,是由警卫连负责的,每天由警卫连的干部查岗。不过作为器材助理,马丁还是会不定期的来哨位看看,不能说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主要也就是一个责任心的事儿。

再着说了,每个星期来查个一、两回岗,到时候团领导要是看着了,也能觉得这新干部挺负责的,能有个好印象,不指着因为这个升官发财,起码让自己在领导面前能好过点也就是了。

岗上一切正常,和哨兵闲扯了几句,马丁就往回走了。

哨位离股里不太远,可一次查岗一个来回也得40分钟,回到寝室,已经将近三点钟了。马丁脱了衣服躺下,想着乱七八糟的事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啊......!!故事里要写的人物的要交待的地点终于写完啦!终于可以开始高潮啦!乌啦!)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