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爱后余生

1。


大学毕业后,酪酪自然和爱情分开。那个发誓要和他拥抱一生的男生说毕业就是他妈的得结束爱情,他在电话里说酪酪我无能为力。酪酪选择安静的接受结束,也许,她把手指轻轻放开也是另一种对待另一种出口另一种等待,无畏的斟酌也许只会让疼痛依旧明显甚至更疼。


那个发过誓的男生说对不起。


酪酪释然着说话。不是你的错,也不是谁的错。匆促的状态完成了结局,我们之间,我和你可以认为这个过程像株植物,装在心里,让它发酵,也许,汁液,气息会留给我们感动。酪酪看不见他的脸,她没有哭,电话那端却有急促而隐忍的哭泣声。那个男人终于哭了,却终究无法改变什么。


酪酪安静的挂了电话,她感觉黑夜狠狠的从远处的天桥边上压过来。天桥边上可以看见几个孤独的人,他们的身体在天空下像只鸟,被逼来的昏黄灯光分割成无数的碎片。


酪酪手指间夹着“ESSE”,外面是沉沉的黑夜。烟抽得太多,胃底灼热得像要溃烂,像身体里流动的寂寞。


黑暗和模糊渐渐分开来,有夜的味道。也许,或者,可能,现在分开也是无奈中的另外一种明白。至少酪酪想过会有这样的结局,知道怎样的结局怎样的伤痛怎样的无奈该怎样的对待。


想起那些曾经有过的爱情和大学生活,酪酪感觉到涩涩的眼泪从嘴角流进来。酪酪想,哭一下吧,泪流出来就释放了,就决定忘记了,就决定重新开始了,生活还有爱情。有过的感情就让给时间留给时间让它给它慢慢腐烂然后漂白,最后像灰尘一样沉淀或消散开去。


也许,有些爱情就是这样,爱了,然后分了,不管是无奈还是解脱,毕竟爱过,经历过。


或者以为看不见自己的伤痛,却发现自己已经伤痕累累。或者以为彻底解脱,却在某个地点某个下午,仍然想起曾经的手指交缠。


纠缠得太疲惫,终于还是应该选择结束。


酪酪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少次把爱情当灰尘,风吹来,就让它蒸发了。慢慢的也就什么都消失了,只留下一声沉闷的叹息,还有她逐渐渴望的爱情,没有过多的痛苦,只有甜蜜和呵护。这是美好的愿望,只是越来越多的人已经不相信这样的爱情。


天黑了,也就该一个人整理完寂寞然后安然入睡了。天亮了,也许爱情也就来了。酪酪闭着眼睛把灵魂抛开的时候想到了这些。


不是酪酪不愿意把自己的伤口在一次一次的爱情面前肆意展览。只是她真的找不到可以延续下去或者坚持纠缠下去的爱情。如果可以,她宁愿瓦解自己的灵魂,其实,她一直都信仰爱情,一次真爱,可酪酪仍然没有遇到过,让她爱得刻骨铭心的爱情,也许会让她粉碎。


她弓着身体趴着窗台上,身旁是一只猫。酪酪问,对着昏黄路灯下空荡荡的大街。她说爱情到底去哪里了。


窗外有一只狗经过,有黄色的毛,它在流浪,它失去所有,只有脚步,饥饿和孤独,沉沉的哀叫。包括爱情,它已经没有力气,它的脚步缓慢。酪酪看见它,感觉它可怜,可她不会去收留它,因为她不喜欢狗,她找不到可以收留她的借口。狗的头顶上挂着月亮。残缺,在沉沉的夜里看起来很凄美,像在预示某种死亡的可能。狗继续在走,它的脚步很悲哀。


风来了,也许,它会走向死亡或者继续徒步饥饿。


于是酪酪就那样看着那只孤独的狗从她视线里滑过,却没有留给她任何的感动。


毕业没多久,找到了工作,很好的医院,有座高高耸立的医技大楼,内外科大楼有仍然是崭新的味道,白色的墙壁有着生命的庄严。看着一幢幢竖起来的楼房,在楼与楼之间,酪酪感觉自己是悲观的,像个昆虫,在狭缝里小心蠕动。


在病房里,病人的家属说酪酪像天使,有天使一样的笑容,在人群里,酪酪也会找不到原由的和着他们微笑,笑完了却不知道自己笑什么。冷暖交汇的空气里,酪酪仍然孑然。孤独在她掌心里滋长,她想挥去,她举起手。


夜来了,她转过身体,看见窗台上的猫把身体圈缩成寂寞的姿态,手也就放了下来。


她想有人陪着吃饭睡觉逛街走路洗澡时吹泡泡寂寞时把手伸过去。可房子里就酪酪一个人。于是她孤独,从骨头里爬上来散发到肢体的孤独。


她想把身体埋在沙发里看整夜整夜的电影,她崇拜行为艺术,她想光着身体上街,她想学梵高还有KURT往身体里开一个洞或从很高很高的楼顶以绝无伦比的美丽姿势下坠。她想可是她不能,她没有枪,她有恐高症,她要上班,照顾那些看整夜整夜电影而神经衰弱的人。下了班她还要学画,学梵高的画,晚上她还要洗泡泡澡,或者像一条鱼一样做HOME SPA。她给自己找稀落的填补,这让她至少感觉身体充盈。


酪酪仍然感觉孤独,可她没有多余的时间,她不愿给,她想用这样的方式来驱散孤独,她感觉到了身体充盈后的填补,可她还是感觉冷,即使有多大的太阳,来自灵魂的需要的抚慰,不是温度就可以帮她填补。酪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需要什么能要什么。


朋友说酪酪,你应该找个爱你的人,或者去找爱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