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卖淫女对一个嫖客说的心里话

lijun8886 收藏 29 6001
导读:一个卖淫女对一个嫖客说的心里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出生在西南某省的一个很偏僻的乡村,父母亲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我家里很穷,只有三间破瓦房,因为家里只有一张床,在我十五岁前,家里五口人(父母,我和两个妹妹)就挤在一张破旧的大床上。我们家里没有衣柜,一根手臂粗的竹竿从左边墙壁穿过右边墙壁,我们全家人的衣服一年四季就挂在这根竹竿上。吃的就不用说了,一个月也吃不上一回肉。但粗茶淡饭并没有影响我的发育,我十二、三岁的时候村里的老太婆都叫我小美人了。我在村里上小学,学校离家有一两里路。在我五年级那一年,有一天,我到老师的宿舍交作业并问老师一道难题,老师讲着讲着就把手放在我的屁股上。。。几天后在老师那张用几块旧木板搭成的床上我失去了贞操。老师提起裤子后从口袋里摸出两块钱递给我,我理了理头发,接过钱,我从来没有得过这么一大笔钱。。。这算是我的第一次交易吧。(两元钱就夺去了少女的贞操,听到这里,有两滴眼泪从我眼里掉了下来。)


我没敢把这件事告诉母亲,我想如果我告诉母亲的话她一定把我打得半死的。那一年过完年父亲就出外打工去了,到年底父亲才会回来。村子里很多人家的男主人都和父亲一样去打工去了,整个村子只剩下老人小孩妇女和几个残疾人。我尽量装出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免得被母亲看出破绽。一天晚上,我闭着眼睛装着入睡的样子,心里却在想着在老师宿舍里发生的一切。半夜,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了,一个人蹑手蹑的走了进来,我屏住呼吸,以为是小偷进来了,片刻,脚步声停止了,一个人在母亲旁睡了下来,只听母亲说:“轻点,不要吵醒孩子们。”“想死我了。”声音分明是隔壁张二跛子的,。。。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为自己的行为难过了,后来我又去了老师的宿舍几回。


小学毕业后我没有读初中,而是和村里的几个和我一样大的姐妹出来打工了,我们先是进了工厂,工厂里混了两年,一个子儿也没有赚得,一个和我同时出来在发廊的老乡把我们叫了过去,我见她手头有钱,于是就跟了过来。


我知道你瞧不起我。干这一行的姐妹们都明白没有人瞧得起。在你们眼里,妓女最肮脏了,我们被千人睡万人日;在你们眼里,妓女最下贱了,只要价钱和合适,我们就马上自动宽衣解带,把娘老子给的肉体赤裸裸的呈现在嫖客面前;在你们眼里,妓女最无耻了,我们从来不管嫖客是谁,不管是七、八十岁的耄耄老者,还是十几岁的稚童;也不管是西装革履的绅士,还是衣衫褴偻的乞丐;只要有钱,我们就一视同仁;在你们眼里,妓女最下流了。。。在你们眼里,妓女最无情了。。。总而言之,在你们眼里,妓女是社会的毒瘤,是性病的发源地,是让好男人变坏的温床,是家庭破裂的导火索,是社会风气每况愈下的催化剂。。。所以,中国人最毒的国骂自然而然就成了:“你再狠!你家的女人全部去做‘鸡’吧!”我说的对不对?有谁替我们说一句良心话?有谁体谅过我们?难道我们天生是坏女人吗?是什么原因让我们变坏的?如果我是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如果我有文化,如果老师没有强暴我,如果。。。(我默默的听着,我无言以对,是啊!如果她出生在富裕的家庭,或者她是高干子女,她用得着卖淫吗?当今的高干子女不是权贵就是富豪,他(她)们有挥霍不完的钱财,官方研究机构的调查报告披露:在金融、外贸、国土开发、大型工程、证券五大领域中,担任主要职务的基本上都是高干子弟。。。)


没有人瞧得起我们,更没有人尊重我们。我们心里很清楚。个个对我们嗤之一鼻。正派’的女人骂我们:“呸!卖+的母狗!”‘正派’的男人骂我们:“呸,臭婊子!”就连那些刚刚提起裤子的嫖客,在跨出房门前也同样不忘记用蔑视的目光盯着我们,并在心里骂一声:“贱货!”人们尊重的是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我们干这一行的虽然丑陋,但我们用的是父母亲给的本钱,我们不偷不抢,和那些贪污受贿的家伙比起来,你说句良心话,哪一个更应该受到诅咒?(我觉她说得越来越有道理了,如今,贪官遍地,他们买官卖官,行贿受贿,但我们对他们点头哈腰,毕恭毕敬;我们有什么理由去谴责一个只不过是出卖自己皮肉的来换取生计的女人?难道一个卖自个肉体的人比卖国家卖人民的人还要可耻卑鄙肮脏吗?这是哪来的逻辑?)


2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