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从原始社会做起 第五卷、开疆拓土 第三十一章、大决战

dontbb 收藏 0 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69/


哈萨克草原一战,中华帝国表面上占了不少便宜,但完全打乱了皇帝何峰的计划。


这时,中华帝国皇帝因“新式武器“还未运到新疆战场,何峰见事态已无法挽回,只好积极主动备战,连下数道圣旨。


命大将匆尔博调新疆建设兵团率百姓“坚壁清野“,所有百姓回撤到玉门关一带。

从新疆建设兵团抽出优秀骑兵,补充血战后损兵折将的萧湘子的骑兵第五师和燕亦兵的骑兵第二师,


同时抽调太子师三团与第二、第五骑兵师共计二万四千人组建机动兵团,由于王何温顿任司令,萧湘子任副司令兼骑兵第五师师长。留守阿介木大营监视敌情。


命萧桂英用缴获的哈萨克人武器装备。将臣服的二万瓦刺人武装起来,组建中华帝国第十、第十一骑兵师。任命;萧桂英为新疆建设兵团副司令兼第十骑兵师师长,原瓦刺国王噶尔丹任第十一骑兵师师长,


让大将匆尔博从建设兵团抽出优秀骑兵和萧桂英所带残存的侍卫,到这二个骑兵师出任连以上各级正职。同时命萧桂英指挥这二个骑兵师,除留足于王何温顿部所需外,将在阿介木大营缴获了哈萨克正规军的大量军用物质。哈萨克准备的攻城器械,包括那批投石机统统运往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城。当然伊犁、闾城、克拉玛依一带的瓦刺人也一同“坚壁清野“退到乌鲁木齐城。


命贺斌将太子师第二团交大将匆尔博临时节制,亲率太子师第一团韩一刀部准备接收“新式武器“。


独子阿凡尔阵亡,阿提拉心如刀割,老羞成怒的阿提拉不顾哈萨克国准备不足,仓促调集了五十万大军﹙三十万哈萨克主力部队,二十万附庸的混合部队﹚从伊犁河下游向东挺进,向中华帝国宣战。


战事一开,留守阿介木大营的于王何温顿弃营而逃,而且“屡战屡败“连丢伊犁、闾城、克拉玛依等地。哈萨克人的铁蹄踏进新疆时,横扫新疆北部等地,伊犁、闾城、克拉玛依这些城市均化为一片废墟。阿提拉亲自率领大军猛扑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城。


阿提拉亲自率领的大军,第一次受到强有力的挑战。一连二周猛烈攻城,竟没能拿下,让阿提拉大吃一惊。不得不对中华帝国守军的战斗力刮目相看。不是阿提拉大军攻击力不强。其原因有三


一、乌鲁木齐城守将蒋兴权是员稳重的老将,指挥得当,可用无懈可击来形容。

二、哈萨克人原准备的攻城器械,包括那批投石机统统成了守将蒋兴权用来对付哈萨克人的利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城兵精粮足。

三,守将蒋兴权手中有一张王牌-----装备精良的太子师第二团。


攻城打到第二周,面对阿提拉大军轮番猛攻,守将将士伤亡惨重,眼看蒋兴权部支撑不住了。阿提拉大军攻势即突然缓了下来,让蒋兴权部得到宝贵的喘息之机,也让身经百战的蒋兴权感到莫名其妙,按理阿提拉这样的天才统帅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此时蒋兴权也顾不上多想,趁机督促手下加固修复破损的城池。


阿提拉大军攻势即突然缓了下来,其原因是;何峰“坚壁清野“这一招见效了,阿提拉大军一直都是;象蝗虫一样打到那,吃到那,但进疆后,一直都未抢到吃的东西,第二周后,军中携带吃的东西剩下的不多了,阿提拉只好下令从国内征调牛羊,毕竟五十万大军吃是一个大问题。阿提拉知道战线一长补给更困难,在没有消灭中华帝国军队主力有生力量的情况下,他也不敢冒险东进。


阿提拉工于心计,他已从情报部门得知中华帝国皇帝所恃的是;拥有强大火力的太子师,其它的都无足惧。第二周后,他攻势即突然缓了下来,迟迟不打下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城。实际上是“围点打援”想借着平原之势,利用已方骑兵优势把中华帝国军队主力有生力量一举歼灭在此处,然后顺势东进,一举消灭中华帝国。


各人有各人的如意算盘。何峰的主力其实早到了乌鲁木齐附近,但他先按兵不动。只是想让乌鲁木齐守城的中华帝国军队凭坚城先挫阿提拉锐气,耗其粮草。便密令于王何温顿偷劫阿提拉的辎重粮草。


哈萨克军队太强大了,阿提拉屡战屡胜,从未遇到过真正的对手。更未料到堂堂中华帝国军队会出阴招。


5月20日,哈萨克大将郭待封三万人﹙其中五仟哈萨克主力部队,二万五附庸的混合部队﹚承担了保护辎重的任务,因中华帝国军队“屡战屡败“从伊犁出发的郭待封带着辎重粮草大摇大摆地缓缓前行,被于王何温顿率领二万多精锐仿偷袭,何温顿先集中火力、兵力重点打击五仟哈萨克主力部队后,哈萨克大将郭待封战死,运粮部队一哄而散。哈萨克人和数万附庸的混合部队死伤籍枕,何温顿获得的牛羊马匹数以万计,粮草无数。牛羊马匹何温顿如数收下,但对一时运不走的粮草,何温顿一把火全烧了。


“粮仗尽没”,哈萨克军断绝了补给和支援。何峰这一拳结结实实打在阿提拉软肋上,让阿提拉大惊失色,他知道遇上对手了。但他心有不甘,命令手下重新猛攻乌鲁木齐城,企图拿下乌鲁木齐城得到粮草补给,再与何峰决高下。不料乌鲁木齐城守将蒋兴权,早收到何峰电,知道阿提拉会有这一招,马上倾其所有全力招呼阿提拉,让阿提拉攻城部队受到从未有过的重创。


阿提拉大惊失色未料到守军久战之下还有如此超强的战斗力。粮草不继的他不敢在坚城下恋战。阿提拉马上下令退兵,退至克拉玛依时,一切都为时已晚,何峰亲自率领三十万主力军队已经提前列阵迎战。



大决战在克拉玛依大草原﹙现已变成沙漠了﹚展开。


阿提拉知道,一切都只有用实力说话,况且粮草已尽。四十多万对三十万,此时阿提拉不惧何峰。他决定与何峰作生死搏,把部队分为左、中、右三部分,采用中间突破的战术,亲自率领哈萨克主力居中路,左、右两路则由哈萨克军及其附庸的混合部队构成。


何峰看出阿提拉的战术后,一十五万藤甲步兵方阵置于中间,而将十万骑兵部署在两翼,并相应地做了两翼进击的部署。


大战开始不久,阿提拉见战斗呈胶着状态,便令中路的哈萨克骑兵全力冲阵。凭借骑兵的优势,哈萨克军在苦战中稍稍占了上风。在这关键时刻,指挥作战的中华帝国大将匆尔博正纵马驰驱,突然从自己队伍中飞来一支标枪,击中他的要害,他翻身落马,不幸被乱军踩踏而死。他的战死反激起了何峰和中华帝国军队的愤怒和决一死战的决心。中华帝国军队像杀红了眼一般拼命战斗,骑兵从侧翼发动了猛烈的冲击。


此时天空突然升起了三颗红色信号弹,于王何温顿部和贺斌率五万大军从阿提拉背后发起致命一击,刹时间,枪炮连天。成片成片的哈萨克人倒下,殿后的哈萨克大将艾提乌斯率五万骑兵悍不畏死地扑向何温顿部,中华帝国的骑、步兵还好对付,但对太子师第一团韩一刀部,哈萨克人就一点办法也没有。


不是哈萨克人战斗力不强,而是何峰“太狡猾“,他将车兵车厢上钉上了铁甲,再配上机枪小炮,其实就是一辆辆小小土坦克,平日用二匹马拉,打阵地战时将马卸了,人工推进变成的蜗牛小坦克。面对大量敌人骑兵攻击时,小土坦克通过铁锚固定,铁链相连,形成一组组碉堡式的坦克群,使敌人骑兵冲不动。这就是何峰的“新式武器“。


装备“新式武器“太子师第一团韩一刀部坦克部队是专为哈萨克主力部队量身订做。面对成群刀枪不入吐着死亡火舌的蜗牛小坦克群,哈萨克人傻眼了,只有挨打的份,不倒一个小时哈萨克大将艾提乌斯率五万强悍的哈萨克主力骑兵伤亡殆尽。大将艾提乌斯阵亡,傍晚时刻,哈萨克人终于渐渐招架不住,中华帝国军队反败为胜。阿提拉见情况不妙,便借着黑暗的掩护冲出重围,狼狈逃回用战车围住的营地。克拉玛依之战是阿提拉这战无不胜的““天鞭”第一次惨败。


何峰可不愿放虎归山。中华帝国军队在后面紧追不舍。6月初,阿提拉已经撤过了伊犁河,抵达伊犁河下游的哈萨克大草原,为了迫使阿提拉一战,何峰命令充当前锋的于王何温顿部在夜晚突袭敌人的营帐,充当阿提拉军后卫的格皮德人付出了很大代价才阻止住于王何温顿部的突袭。在得知这个消息后,阿提拉认识到自己已经无法从哈萨克大草原全身而退。他在第二天上午回军列阵,准备作最后一搏。


在战前,阿提拉命巫师观察牲畜的内脏以占卜战斗的吉凶。巫师的结论是不利,但敌军主帅将会阵亡。阿提拉认为这样也划得来,于是下令进攻中华帝国军队所占据的高地,但被接连击退,他只得用演讲激励士气。下午3点,战斗全面打响,被阿提拉布署在左翼的东哥特人和格皮德人首先被对方的瓦刺人击溃,但如哈萨克巫师预言的那样,原瓦刺国王噶尔丹瓦刺人主帅中将噶尔丹,(克拉玛依之战后,贵为储君之母的萧桂英留守乌鲁木齐城。表现出色的第十一骑兵师师长噶尔丹,升为中将统领瓦刺人)在追击中被东哥特人的标枪刺死,其子小噶尔丹在战场上被何峰火线封为第十一骑兵师师长,统领残存的瓦刺人。


阿提拉军的右翼因为攻不下高地,很快也开始后撤,阿提拉本人所在的中军被孤立起来。此时的形势已经十分危险,心存野心阿提拉弟弟布莱达见势不妙毫不犹豫地骑上全军最快的战马率部逃跑,而阿提拉却下达了坚守阵地的命令。当夜幕降临时,阿提拉被敌人团团包围在一条小河的岸边,退路完全被切断了,只能靠飞箭阻止对方攻入自己的阵地。他在绝望中做好了自焚的准备,被亲信劝阻了,残存的三万哈萨克精骑拥着阿提拉连夜突围。


阿提拉大败,哈萨克人狼狈逃窜,中华帝国皇帝何峰趁机下旨;只杀哈萨克人,其余附庸者降则免死。

战场上二十多万中华帝国军队边追边喊;“只杀哈萨克人,附庸者,降则免死。”


阿提拉手下十几多万附庸的混合部队“或逃或降,更多是趁机摆脱哈萨克人控制逃往故国,此时阿提拉身边的哈萨克人以不足二万人,背后中华帝国骑兵万马奔腾,杀声震天,原来中华帝国皇帝何峰下旨;所有中华帝国骑兵轻装全力追杀阿提拉。


中华帝国大队骑兵越来越近,时不时有一股股中华帝国骑兵从两侧包抄过来。为了不让所有人都被中华帝国军队包饺子,时不时有自告奋勇的哈萨克骑将率队三三两两的脱离队列,用自己的生命挡住几乎和哈萨克人骑兵已是并驾其驱的敌骑兵。他们用自杀式的冲锋为其它人争取生机。不过两军之间的人数装备实在是太过于悬殊了,并不是勇敢就能够拉平这个差距的。往往冲向中华帝国骑兵后不过一个时辰,这些哈萨克勇士就会成为尸体摔在大地上,然后被蜂涌而至大队中华帝国大队骑兵的战马踏成肉泥!


阿提拉这时心里已是懊悔不已,为了个人野心!搭上这么多哈萨克人的性命值得吗?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回头也来不及了.


这股哈萨克人表现得极为英勇。但是两军之间的人数装备实在是太过于悬殊了,,让他们的努力只是平添了些让人荡气回肠的悲壮罢了!


中华帝国大队骑兵在人数装备上的巨大的优势,随着时间的一天又一天的过去,越来明显得影响着战局。

追杀了十几天。双方骑兵都已精疲力竭,都在凭一股斗志和求生,追杀和逃命。


到最后阿提拉身边只剩下不足三千骑兵残部,连阿提拉身上已是四处负伤了。虽说都是些皮外伤,但是失血可不少。此时他的脸色白得吓人,骑上马上摇摇欲坠,一副随时可能倒下的样子。终于在一座小山丘上。阿提拉被何温顿部大队骑兵团团围住了,四下里全是中华帝国骑兵,把这个小丘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阿提拉环顾身边的最精锐亲兵卫士在连番厮杀中损失惨重,仅存百骑,而且却乎人人身受多处刀伤,,众人皆知以这些伤兵乏勇能否坚持不了多久,更无力提及突围。


此时中华帝国军阵中,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道:“阿提拉何在?”


一直高高在上的阿提拉,称王后还没人敢直呼其名过,听闻此人问话很是无礼,本不想理会,但转念又担心士兵以为自己的主帅怯阵反而影响士气,便缓缓站起,冷冷道:“无礼的小子,我就是哈萨克国国王阿提拉。你是何人?”


那声音道:“阿提拉国王威名远播,于王何温顿有礼了。如今国王已经身陷重围,请国王为部下着想,还是降了吧。”

阿提拉哈哈大笑道:“我阿提拉纵横驰骋天下数十载,只有别人降我。你一个小小番王能让我低头吗?”

阿提拉知道今天凶多吉少,高傲的阿提拉不愿做俘虏,也不愿连累部下。言吧。绝望的阿提拉抽刀自刎。


阿提拉的护卫大吃一惊,但已存死意的阿提拉没有给护卫们劝阻的机会,挥刀自刎了,蜂拥而至的护卫含泪,轻手轻脚的将他放躺在地。

于王何温顿虽恨阿提拉瞧不起自己这小小番王,正想活捉阿提拉后如何折磨他,但显然也未料到阿提拉会挥刀自刎,也愣在哪。

于王何温顿站在包围圈的外侧观看,当看到阿提拉嘴角的微笑时,心脏猛然收缩,隐隐有种刺痛感。那是一种英雄惜英雄,从内心尊重的对手才有的同感身受。


阿提拉依然睁大的双眼逐渐黯淡,口中却平静道:“披甲之人战死沙场乃是宿命,你们不要为我伤心。我死之后,儿郎们不要无谓抵抗,这是天意。”

守护在他身边的一众将士只是噙泪不语。阿提拉嘴里喃喃几句,哈萨克国一代名主就此身亡。


阿提拉身亡后,残存的哈萨克军乱作一团,原本已经挡不住几轮攻击的防线更是零乱不堪,可上万中华帝国军中竟然没有将领下达进攻的命令,他们齐刷刷望着于王何温顿,见于王何温顿没有进攻的意图,将士们也只好警惕的看着哈萨克军动静。


那知这数千身处重重包围的哈萨克军毫不理会外围的上万中华帝国军,纷纷面向阿提拉尸身所在的方向单膝跪倒,呜咽中先是含糊不清的几个人似唱似诵,继而越来越多的哈萨克军合声加入。


中华帝国军众人侧耳倾听,竟没人能听懂,但能感受到是悲壮深沉的歌声,似军歌,似挽歌,如歌如泣。本应雄壮却唱的哀婉,本应高昂却唱的低沉。歌声渐去,哭声大起。


身处远处俘虏营的哈萨克军士兵听到随风飘来的歌声,先是满脸茫然,随后有顿悟者已经泪流满面。悲伤和绝望情绪迅速扩散,嚎啕的哭声与包围圈内的哈萨克军哭声交织在一起,回荡在终于结束了厮杀的战场。

包围圈内的哈萨克军中剩下百余个骑兵护卫围列阿提拉的遗体行叩拜大礼后皆自尽殉职。哈萨克军降俘中近二百人日夜哭号,绝食而亡


至此阿提拉五十万大军烟消云散。此后哈萨克国一蹶不振,渐渐沦落灭亡。

此时,中华帝国军队占领了哈萨克国二百多万平方公里,但中华帝国大军也人疲马瘦,已成强弓之末,加上粮草不继,何峰见阿提拉已死,马上下旨:收兵!巩固已占疆土。


是役,阿提拉五十万大军,仅阿提拉弟弟布莱达凭哈萨克人,精淬的骑术,一日败退数百里,加上中华帝国军队一心一意全力追杀阿提拉。渐渐摆脱了中华帝国军队的追杀,率领不足一万骑兵逃入欧州老 巢潘诺尼亚。


根据历史记载,这次战役双方死伤达二十多万人。新疆之战是阿提拉这条战无不胜的“天鞭”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惨败。有人评论说,正是何峰在新疆大战的胜利使中华帝国免于灭亡,否则历史将可能改写。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