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同居现象不仅在中国,在国外更为普遍,“男孩+女孩”正在蔓延成一个世界性的大课题。正如俄罗斯专家所说,对青少年进行科学的性教育堪称“关系到国家安全的大问题”。俄罗斯每年有4万多新生儿的母亲是15至17岁的少女,有60%的少男少女17岁以前就偷吃禁果,堕胎少女的人数年年增加,1996年达25万以上。法国1999年共有1万宗少女怀孕案,堕胎的6700人次,急坏了法国的校长们。2000年2月初法国学校决定向有需要的女学生免费派发事后避孕丸,引起沸沸扬扬的一片争议。报刊呼吁,法国应教育青少年正常交往,还应该采取切实措施解决少女怀孕问题。过去4年来,美国40多个州的初、高中都通过各种课程,教育学生加强对婚姻生活的理解,一些课程还劝说男孩女孩采取谨慎的态度,正确对待生活。越来越多的美国家长保证平时总有一个在家照看子女,掌握孩子的方方面面情况。亚洲也在攻克这一难题,早在1992年,台湾地区的院校就发起了“性教育”活动,据称这些工作做了还是比不做更好。


目前,欧洲的芬兰在这方面取得了比较明显的成效,七十年代芬兰性教育就进入了中、小学的教学大纲,连幼儿也有正面性教育图书,此外还建立青少年咨询电话、儿童保护机构等,随时为未成年人提供帮助。1975年—1994年,15至19岁的芬兰女孩千人堕胎率从212下降到9,性病也大幅度降低,全民整体健康水平得到提高。“芬兰经验”说明,只有用疏导的方法去教育青少年才是一条正确的路子。



由于历史的原因和受传统因素的影响,我国的性教育一直处于比较落后的状态,不仅中小学生,就是大学生也很少接受这方面的正面教育。不过进入21世纪以后,国人似乎一切都走在了时代的前面,比如:小学生出现了“性早熟”,中学生流行“早恋”,而大学生则已经开始进入“同居时代”了。


大学生同居已经成为见惯不惊的校园现象。在广州的高校周边地区,比如石牌、五山和下渡等地,目前已出现一些“大学生村”。据媒体披露,广州高校有10%的学生曾经租房,其中就有不少是“异性同居族”,在成都,川大、川师大、财大等高校的周边一度环境复杂,租住房密密麻麻,不少房主就靠租房给大学生生活,而学校周边的房屋租赁中介也是生意红火。在全国各大城市高校中,学生租房同居的现象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着。



有关专家指出,大学生同居在目前看来是弊大于利。它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其牵涉到诸如伦理、道德、法律、法规等方面的影响和问题,实在不可小视。


绝大多数大学生本身是不赞成婚前同居的,尽管他们对此比以前更加宽容。不少大学生,婚前同居或多或少会影响学业,而且在没有经济基础,前途不确定的状态下,同居并不能有效地引导爱情走向婚姻,最终可能给双方留下更大的伤害。以下事例也许能给大学生一点教训。


同居“出事”被开除


2001年4月底,江苏南京某大学开除了两名学生的学籍,原因是这一男一女两名大学生在校外租房同居,女生怀孕后又在南京某医院做“人流”手术。校方知悉此事后认为这种事违反了校规,于是请二人拎起行装“走人”。


为筹堕胎费去抢劫


北京某大学一年级的学生孙某为“筹措”替女友堕胎的费用,来到湖北省襄樊其叔叔家,向叔叔借钱未果,竟然上街持刀抢劫。今年2月7日,襄樊市公安局樊城分局依法对孙某刑事拘留。


“同居”引发伤害案


2001年9月中旬,在江苏南京,一对同居的大学生发生“情变”,不同意分手的女大学生竟然拿出锋利的菜刀砍上自己的纤纤玉腕,顿时皮肉外翻、血管割断后鲜血大量喷涌。其男友急忙报警,警方闻讯赶来把这个鲁莽的女大学生送往医院抢救。


为“同居”“抢”进班房


2001年8月初,哈尔滨警方以抢劫、伤害嫌疑将哈尔滨某大学三年级学生陈某逮捕。警方在向当地媒介透露案情时说据陈某交待,他干这一切都是为了新学期开学后凑足与女友外租房同居的费用。


有关专家指出,在校大学生同居引发的“事情”越来越多,小的危害身体,带坏风气,而大的则可能触犯法律,危及社会,近几年相关的案例层出不穷,大学生同居现象应该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切不可等闲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