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33/


联军的突击队形瞬间大乱,‘LAV-25’轮式步兵战车群不得不左右蛇行着做出各种规避动作。看似疏松的突击队形在狭窄的城市工厂区内还是显得太过于拥挤了,没等疏散队形,十余颗闪亮的光点带着长长的尾焰,携风带烟的一头扎进美军的装甲突击线中。

如同时间在瞬那凝固一样令人窒息,短暂而又显得无比漫长的寂静后,绵密的剧烈的爆炸声顿时响成一片,五辆气势汹汹的‘LAV-25’顿时如同遭到强大的力量卷压了一样,骤然膨裂而开的火球在高压下冲开合金车体的束缚,装甲防护门瞬间就如同落叶一样嘣的飞了出去,红黑色的火苗焚的一下翻滚而出,整个战车顿时成为燃烧着的变了形的残骸。

弹药殉爆声中,整个联军突击队形的前锋位置被炸成一片火海,剧烈的爆炸声不绝于耳,一辆担任后卫掩护的‘潘德’火力支援车,被500米飞来的至少两发‘红箭’反坦克导弹击中,薄合金的车体一下子就被撕裂而开,燃起了大火,炮塔尾舱殉爆的弹药在卷飞了紧跟的一辆‘悍马’车的同时,又把整个炮塔高高的抛到了空中而后又重重的砸在残骸一样的车体上,发出一声垂死的‘咣’的一声。

几个浑身燃起火苗的乘员惨叫着从燃烧着的战车里跳出来,疯狂的翻滚着,嘶嚎着,发出瘆人的喊叫声。

整个工厂区顿时的如同爆发的火山,钢铁的金属流从每个建筑物的每个角落里宣泄而出,从中央位置突入厂房区的美国大兵顿时成为了众矢之的,尽管车载的M2HB重型机枪和TOW式反坦克飞弹把众多由彩钢板搭建而成的厂房打的是前疮百孔、到处透着光亮,但并不能够保证几辆武装‘悍马’能够压制住中国人的火力,全身而退,离开这到处充满死亡的狭小地区。

随着一声回荡在空气中的沉闷的枪响,一辆武装‘悍马’上正全力操控着M2HB车载重机的美国大兵半个脑袋成了红白相间的烂葫芦,12.7毫米大口径狙击步枪发射的重弹彻底的掀去了凯芙拉头盔的防护,尖锐的金属弹头将这个倒霉弹的颅骨敲的粉碎,而子弹带来的高速旋转动能将已经破碎的脑袋绞成一堆烂糊,失去脑袋的尸首软软的瘫伏在车顶。四溅的鲜血和脑浆喷涌着糊在车前风挡上,惊吓过度的驾驶员本能的一脚急刹,停止快速的后倒车,前面来不及反应的三辆‘悍马’车嘁里哐当的撞成一堆,猛烈的撞击力让车里的美国大兵头昏脑涨,昏昏沉沉之间对周围的情况做不出判断,几枚FP98火箭弹便将撞成一堆的‘悍马’车点燃成为一堆燃烧着的篝火。

而失去掩护的下车步兵更惨了些,暴露在大街上的士兵们面对四面八方不断呼啸而来的子弹,不知道该对哪边还击,茫然不知所措的美国大兵只得不断的回身胡乱的对着四处扫射,密集的弹雨中几乎没有任何隐蔽物可以提供一点点可怜的庇护,不断的有人惨呼着倒地,垂死的挣扎让还活着的人几乎感到绝望,四落的弹壳,淋漓的鲜血,失去生命的尸体,伤者那撕裂人心肺的惨叫,让一片狼籍的街道宛如阿鼻地狱。几枚中国人发射的火箭驱动榴弹砸落而下,纷飞的预制破片下,更多的联军惨叫着倒地。

但号称‘热带闪电’的第25轻步兵师不愧是美军的主力轻装步兵部队,受到了突然打击的‘LAV-25’轮式步兵战车,经历短暂的混乱后立刻一边作干扰射击,一边对突击队形进行调整。压后的几辆‘潘德’火力支援车轰鸣着冲上来撞开剧烈燃烧着的战车残骸,迅速的补充火力支援位置。

很快的呼叫而来的M270火箭炮尖叫着划过天空,大地在剧烈的一连串的爆炸声中颤抖着,曾经繁华无限的经济技术开发区成为了一片燃烧着的海洋,随之而来的155毫米榴弹又将区域内的一切目标炸了个精光,空中掩护的十数架“AH-64D阿帕奇”攻击直升机更是疯狂的将短翼下的火箭弹密集的倾泻到早就被炮兵炸成一片废墟的工厂区里。联军对于弹药的毫不吝啬换来的是对城市的无尽伤害,一栋栋建筑被夷为一片废墟,所有的基础设施都遭到严重的破坏。

短暂、持续密集的火力压制之后,联军再次小心翼翼的发起了攻击,一切还是如同前次一样,中国军队的控制区内依旧是一片令人无法呼吸的紧迫着的安静,吃过一次亏的联军这次更加的小心起来,密集的高爆弹一串接一串的被30毫米大毒蛇链炮送进一切可能怀疑的地方,一声接着一声的爆炸过后是滚遂而下的混凝土砖块和扬起的尘土。

“轰”的一声,一辆缓缓行驶的‘悍马’车猛然的腾空而起,而后又重重的砸落,破碎了一地,“地雷,有地雷”有人叫起来,瞬间各种压发反坦克雷和反侧装甲雷不断的爆炸,间或夹杂着反步兵雷的殉爆,联军进攻的队型顿时的乱成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