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六十二篇 荣誉永恒 第十四章 勇士战场

yuertou 收藏 20 96
导读:华夏春秋 第六十二篇 荣誉永恒 第十四章 勇士战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当魏明涛得到了莫怀聪那边的最新消息,知道他在准备一场有声有色的演习之后,只能抱之一笑,虽然他也知道这次演习的重要性,但是魏明涛从来没有想过,在中国确定了最终的胜利地位之前,巴西这个一直在战争期间摇摆不定的国家会站到中国这一边来,至少,要等到把南美洲的美军摆平之前,巴西为了本国不受到战火的摧残,肯定不会做出明确表态的!

“至少,这能够给我们带来一些政治与外交上的优势吧?”余彬却有着不同的看法,这也是大部分总参谋部军官的看法。

魏明涛笑着摇了摇头,很直率的说到:“老余,我相信你们那边有很多人都认为,这次巴西应该做出个决定了,但是这只是你们对战争的了解。其实,让我最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莫怀聪将军为什么会相信这些鬼东西,难道你认为一个在战争中保持了近5年中立的国家,会因为我们施加的外交压力而改变他们的政策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只能说明一点,你们对南美洲的大部分国家都太不了解了!”

余彬皱了下眉毛,屏幕上,他的形象显得有点模糊,虽然他们使用的专用通信线路,却因为没有通信威信的协助,只能够通过分布在太平洋各岛屿上的中继传输站点来传送信息,而这是无法使用高载量的超短波频段,所以信息的传输速度很慢,这直接影响了他们使用的这种需要高容量通信线路的可视电话的效果。

“好吧,你的话确实有点道理,但是你认为南美洲这些国家对待战争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呢?”

魏明涛沉思了一会,然后开口说到:“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好给你进行详细的解释,我给你讲一件事情吧!在巴拿马,我们的部队没有遇到多强的抵抗,甚至连巴拿马国防军都没有与我们进行战斗,而是平静的看着我们的军队占领他们的国家,坦克从他们的面前开过去。”

“这……你是说这些国家的军队都不抵抗吧?”

“不,不仅仅是这一点!”魏明涛笑了一下,接着说到,“很快,巴拿马政府就与我们的前线指挥官取得了联系,他们要求我们保证巴拿马平民的安全,并且尽量减少对民用目标的破坏,而他们也答应,将不与我们作战,并且尽量配合我们的进攻行动。当然,这听起来确实有点让人难以置信,因为就在几天之前,他们还在向美军宣誓效忠。这样的事情,我们无法想象它会发生在其他的地方,不管是欧洲,还是亚洲地区,恐怕没有任何国家的态度会转变得这么快。这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

余彬沉默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就是说,拉美的这些国家其实都不想介入这场战争,即使他们参战了,也是被迫的,而不是他们自愿的。所以,只要他们能够保证自身的利益,那么就不会给自己惹麻烦,是吧?”

“对,其实问题就这么简单。虽然巴拿马不属于南美洲国家,但是他们却是拉美国家中的典型代表。而巴西人讲的虽然是葡萄牙语,但是他们在文化方面,他们与其他的拉美国家是没有差别的。其实,从这5年来,巴西在战争中的表现,我们就应该明白这一点了,他们不想得罪任何一方,也不想参加这次的战争,他们的唯一目的,就是自己不受到战争的影响!”

这一点,立即得到了余彬的认同。其实这是很明显的事情。近5年的时间来,巴西一直保持着非常严格的中立态度,因为巴西处于中美两国战线的中间,所以,巴西一方面向美国出口石油等原料,而另外一方面也在向中国提供橡胶,咖啡,烟草等原料,而且一直保持着与两国的正常关系,并没有因为战争而产生多大的变化!当然,为了保证自身财产的安全,以及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中美从巴西进口的物资都是用自己的运输工具运走的,并且由自己的舰队提供保护,巴西不承担这方面的责任!从柏林战役之后,巴西的态度发生了略微的转变,比如降低了向美国出口原料的规模,反而提高了向中国提供原料的数量。这表示巴西已经在考虑自己在这场战争中的问题了。但是,从总体上来看,巴西仍然维持着其中立的地位,并不会因为中国正在迅速的确立胜利的基础,而站到中国一边来,更不会因此而参战!

“那你的意思是,这次外交部与海军方面的努力不会有什么效果了?”余彬觉得这个思想转变确实有点难以让人接受。

“至于有没有效果,现在谁也无法肯定,毕竟我们的优势是相当明显的,而且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们会在两年之内赢得胜利,而要想搭上战胜国的末班车,那么巴西就不应该错过这次的机会了。但是,我对此并不抱多大的希望。我们不要忘记了,几十年前,巴西曾经努力想成为世界的一极,但是他们的努力最终失败了。而这对后来几十年内,巴西的外交以及政治走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本来就是一个懒散的国家,他们已经失去了争霸世界的雄心壮志,而现在要想把巴西拉下水的话,恐怕并没有这么容易!”

余彬苦笑了一下,让问题被阐述清楚的时候,他就发现,其实以前的想法是很幼稚的,正如魏明涛所说,巴西所要的只是偏安一隅,而不是去参加战斗。他们已经在近5年的时间内保持了中立态度,那么为什么不能再等一等呢?

“其实,最关键的是,现在美军在巴西周边地区部署了至少70万地面部队,而且还有大量的空中力量,这肯定会对巴西构成巨大的威胁。而以往,巴西是依靠保持与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微妙平衡关系来保证美军不对他们发动入侵战争的。这个代价是巨大的,就我所知,巴西至少在战争期间向美国提供了大量的无偿援助,或者是无期贷款,这几乎与我们得到的一样多。这足以说明巴西不想参加战争的决心了!当然,如果我们能够想办法消除这点威胁的话,巴西有可能会加入同盟国集团,向美国宣战,毕竟到时候,巴西就不会受到美国的威胁了,他们的参战,也就安全多了!”

“好吧,那你有什么好的办法让巴西能够加入同盟国集团呢?”余彬笑了起来,其实这才是他这次找魏明涛谈话的主要原因。

魏明涛一愣,也笑了起来,说到:“老余,没想到你还会逗个圈子,给我设个陷阱啊!”

“你可别误会我的意思,其实我只是在征求你的意见而已!”

“好吧,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击溃美国大西洋舰队,你也知道南美洲战区的环境,美军曾经在这里投入了上百万的地面部队,结果呢,他们连哥伦比亚的游击队都对付不了。换个角度,你认为我手里的那点兵力,可能迅速的消灭这里的美军吗?当然,问题没有解决不了的,只要击溃了美军舰队,而我们北上威胁到了墨西哥,那么美国是没有选择的,他只有把重点放到本土防御上来,到时候,这里的美军在无法得到任何援助的情况之下,也就无足为惧了!”

“老魏,有的时候,我还真的佩服你的口才,好象任何事情到了你的嘴里,总能说出番道理来一样!”

“呵呵,其实都是一样的,我想,莫怀聪将军也提出让我们南下,去打击美军的意见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余彬一愣,他不得不怀疑魏明涛在总参谋部内还有第二条眼线了。

“很简单啊,他不想让自己的舰队去冒险,自然要让我去,而我也是一样,我现在的任务就是北上,当然也不想去冒险,所以就准备让他去了!”魏明涛笑了起来,“其实,这个担心是没有必要的,至少在短期内,我们采取任何战术,即使几个办法一起上,我们也不可能取得迅速胜利的,哥伦比亚的山区不适合大兵团作战,而那些轻型突击部队在进攻美军驻扎的城市时是没有多少力量的,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围困,让美军自己投降。当然,我认为,巴西的态度并不重要,即使我们无法得到巴西的支持,那也可以把目光放到西部非洲地区,或者是大西洋的岛屿上吧,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我们的陆战队有足够的作战经验,而且工程部队也有足够的能力吧!”

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93137 小子新作,谢谢大家支持!

余彬摇起了头来,这魏明涛是越来越狡猾了,几句简单的话,就把自己放到了一边去,回避了麻烦,但是不可否认的,魏明涛提出的办法确实值得考虑,这也是避免麻烦的一个好办法。但是,决定权并不在余彬的手里,甚至不在总参谋长的手里,所以,最终到底要采纳哪个办法,这还需要看外交部与主席的决定。至少,他们在碰了壁之后应该会发现新的解决办法吧!

结束了与余彬的通话之后,魏明涛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当他知道莫怀聪在搞演习之后,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虽然,他与莫怀聪之间的关系已经改善了不少,但是他们都是战区司令,至少是在实行战区司令的职权吧,所以都要为自己的作战行动考虑,而为了减少自己的麻烦,给别人“增添”点任务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当然,这也无可厚非,至少魏明涛觉得他这么做没有什么错误的地方,他还没有无私到给别人做垫脚石的地步!但是,这并没有能够解决问题,而现在唯一能够避免麻烦再次找上门来的办法就是尽快发动进攻,把部队都投进去,到时候,就不会有人来找麻烦了!

“这是我们的作战计划,魏司令,你看一下吧!”

魏明涛点了点头,翻开了作战计划,看到张廷贵要出去,就叫住了他:“张参谋长,你等一会,自己倒杯茶吧,我这里没有咖啡,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更喜欢喝茶一点,真是不好意思!”

“魏司令客气了!”张廷贵笑了一下,虽然他比较喜欢喝咖啡,但是现在也没有选择了,也许这也算得上海军与陆军的差别吧,海军军官一般都喜欢喝咖啡,而陆军军官更喜欢喝茶。

魏明涛在检查作战计划的时候动作很快,其实他不是挨着挨着看的,而是找找重点,只要重点上没有问题,那么计划就基本上没有问题了!而参谋部内是专门有一个部门负责审核计划的,他们的任务就是检查细节处有没有问题,所以魏明涛也不需要太担心计划上会出了问题。但是,这次他看得比较仔细,毕竟这是张廷贵第一次带着参谋人员制订一个新的作战计划,而该计划中包含了大量的陆军作战任务。而他并不太相信一名海军将领能够对陆军的作战行动有多了解。这也只能说明魏明涛不太了解张廷贵,在此之前,张廷贵已经帮莫怀聪制订了多次作战计划,而这些计划中,都含有不少的地面作战内容。这足以证明张廷贵对陆军的作战行动并不陌生!

“计划很好,虽然其中有一些部分需要修改,但是总体上,没有大的问题!”魏明涛沉思了一下,又说到,“张参谋长,我想你应该发现一个问题了!”

“什么?”张廷贵放下了手上的茶杯,其实他与魏明涛交流的时间并不多,大家都有很多事情要忙,而现在想来,张廷贵发现他对这个新的司令官并不是太了解。

“你注意到我与莫怀聪将军之间的差别了吗?”

张廷贵皱了下眉毛,然后微微的点了点头:“每个司令官都有自己的特点,这是很清楚的,当然,你与莫司令之间的差别也很大!”

“对,我不知道有些话该不该说,但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合作,以及更好的展开后面的工作,张参谋长,我相信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比如,在制订作战计划方面,我的要求并不是太严格,不要求照顾到每一个方面,而我更不喜欢将每一步确定得死死的,而是要留下一定的转圜空间,好在有意外的时候能够迅速的找到解决办法。当然,我不知道莫将军在制订计划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态度。但是,现在由我指挥部队作战,我希望参谋部能够在这方面配合我,这样,我们才能够合作得更好,是不是?”

当然,这个世界上没有要司令官来配合参谋的道理,在这种情况下,自然需要张廷贵让步了。“魏司令,我们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会对计划做出一些修改的!”

“不,这份计划本身是很不错的,这次就让我来修改吧!”魏明涛尴尬的笑了一下,“其实,我是对事不对人的,当然,有的时候说话直接了一点,这需要你能够理解,这也许是陆军将领的习惯了吧。但是你的表现一直很不错,至少,我没有多为参谋部的事情操心,我已经很满意了!”

“谢谢魏司令的评价,其实我们还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好,需要改进!”张廷贵很礼貌的笑了一下,这时候他感觉到,其实大部分陆军军官在面对问题的时候都要直接得多,很少考虑到别人的感受,这一点,从参谋部的那些陆军参谋军官的表现就能够看得出来。但是,他们基本上都没有什么恶意,只对事,不对人。当然,事情过了,他们也不会放在心上,而这与海军军官都比较细腻的感情来讲,是很大的不同了!

“好了,现在说正事吧!”魏明涛也看出了张廷贵的感受,但是他知道,出了用时间来相互习惯之外,他没有别的办法来改变现在的尴尬局面,“这次,我有一个新的要求,能不能加快准备速度,尽快让部队发动进攻?”

“这……”张廷贵皱了下眉毛,“可能性是有,但是必然要加大后勤部队的压力,其实现在我们的很多后勤保障部队都在满负荷运转了,如果没有绝对的必要的话,我建议不要做这样的冒险!”

“当然,我有足够的理由这么做!”相对来讲,魏明涛对张廷贵是相当客气的了,他会想办法说服他,但是在对待陆军的参谋长时,他会用后面的事实来证明自己的判断,而懒得花时间做太多的解释。“这次,总参谋部又在策划一次进攻行动了,方向你也知道,是向北大西洋的进攻行动。而为了不脱南大西洋战区的后退,所以我们要尽快发动进攻,牵制美军的兵力,起到配合的作用。当然,总参谋部现在还没有要求我们这么做,但是我们应该做好准备,相信,到时候,我们的进攻会起到一箭双雕的作用的!”

当然,这完全是魏明涛的借口,其实他担心的是莫怀聪那边的行动会脱他的后腿,当然,他也希望利用好莫怀聪那边的行动,为自己创造进攻的有利条件,而这就需要他在选择进攻时间上做到恰倒好处。当然,准备工作尽快完成,就成为了必要条件,这才能够在必要的时候即使发动进攻!

张廷贵沉思了一下,然后点头说到:“好吧,我会让准备工作尽快完成的,但是无法做出明确的保证,除非我们能够得到更多的兵力,不然的话,以我们现在手上的力量,是无法做到很好的!”

“行,就这么办吧,我也会想办法多搞点部队过来,而且再过段时间,38军,39军与54军就能够恢复战斗力了,到时候也算是一点补充吧!”魏明涛站了起来,“另外,舰队的打击力度继续保持下去,可以适当将打击范围向北扩展,这次,我们的进攻目的不要立即确定,到时候,根据部队的能力,再决定到达打到哪里停止!”

“这就需要对计划做一定的修改!”张廷贵这才真正的理解了魏明涛所说的灵活性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在他看来,这样的将军还真是有点奇怪,他甚至很难理解,魏明涛是用什么计划来获得那么多胜利的?难道,在此之前,魏明涛从来就不在乎一份完整的,严谨的计划对作战行动的重要性吗?

“好吧,我这两天就对计划做修改,然后再交给你们确定,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魏明涛笑着把张廷贵送了出去,至少,现在他又给自己找了些事情做,这总比把什么事情都交给参谋做,自己却闲得无聊要好得多吧!

莫怀聪此时的心情就没有这么轻松了,当他静下心来,仔细审查自己向总参谋长提出的意见时,他也发现自己这个意见其实是没有任何可行性的!如果他能够通过一次演习就迫使巴西放弃保持了5年的中立地位,转而支持中国,甚至是参加同盟国集团的话,那么美军在巴西周边地区保持了上百万军队这么多年,巴西恐怕早就投入美国的怀抱了!也就是说,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这次演习能够达到目的,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达到目的的任务!

莫怀聪做了几天的思想斗争,最终决定还是要把这件事情告诉总参谋长。孔辉金很认真的听取了莫怀聪新的意见,但是因为他也没有决策权,所以只能让莫怀聪继续准备演习的事情,等待进一步的消息!

最终,莫怀聪的意见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外交部派了一名特使去了巴西利亚,与巴西总统进行了一次秘密会谈,但是结果却没有预料得那么好。巴西已经在战争之外安身了这么多年,他们没有任何理由要在现在就倒向中国一方,用巴西总统的话来讲,现在巴西还没有做好参战的准备,而且自身的兵力非常的薄弱,不足以保证巴西的安全,所以对中国提出的要求,是爱莫能助了!

当然,这完全是借口,其实没有做好准备的是中国,只要中国清除掉了巴西周边地区的美军,恐怕巴西就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了。当然,巴西到底有没有做好战争准备,这只是个不充分的理由而已,其实,巴西的根本目的就是要等到他们能够得到更高的安全保障,并且让中国确定了最终的胜利基础之后,再做出决定。而到时候,巴西可以在不付出任何代价的情况之下,就享受胜利者的利益,这无疑是巴西最好的选择,而现在,巴西是不可能参战的!

外交上的失败,最终把莫怀聪推到了台前,显然,政府的高层没有放弃让巴西改变主意的想法,也许他们认为,一次在巴西海岸线附近的一次大规模海军演习将会让巴西的态度出现改变吧!

作为一名军人,莫怀聪知道自己没有评价外交部(甚至有可能是主席本人的决定)的权力,但是他也不得不认为,外交部那些策划这次行动的人有点愚蠢透顶了,但是, 他仍然不得不按照命令,让演习开始了!

“这是我们所能够掌握的美国潜艇活动的所有情报了,至于美国大西洋舰队,现在还不足为虑,他们的主力一直在亚速尔群岛附近活动,离我们最近的舰队也在小安的列斯群岛东面150海里处,这支舰队应该是为即将从西班牙港的一支船队提供护航保护的。所以,我们的主要危险来自美国海军的潜艇,但是可惜的是,现在我们只能够确定在南大西洋上活动的美军潜艇在25艘以上,我们不但没有这些潜艇的具体活动地区的情报,甚至还不知道具体的数量!”

莫怀聪咬了咬牙,很早之前,当时还健在的鲁毅就曾经向他说过潜艇的威胁。这是一种很实在的威胁,虽然在这次大战中,潜艇并没有让所有人引起注意,但是毫无疑问的,中美双方的潜艇部队是对对方构成巨大威胁的唯一地种兵器了!中美两国都需要大量的海外资源,而这些资源极大部分都需要依靠海路运输,潜艇打击的就是对方的海上运输线,双方在后方损失的运输船只以及这些船只上所运载的货物,甚至超过了海军舰艇的损失,以及在战争中所遭受的损失!毫无疑问的,潜艇的存在,对双方海军都提出了一个新的威胁。而相对来讲,要对付一艘潜艇,比对付一艘航母还要困难,因为,在很多时候,你根本就不知道敌人的潜艇会出现在哪里,然后在什么时间发动攻击,以什么样的方式发动攻击!而要想在茫茫大海里搜寻一艘潜艇,其难度恐怕并不比捞起一根针差多少吧!

“我们的反潜警戒线部署好了吗?”莫怀聪心里暗暗的叹息了一声,即使他在这个时候也显得无能为力,他能做的,也仅仅是一些被动的防御,在与潜艇的对抗中,潜艇永远是占据主动权的一方!

“已经按照计划部署好了,但是我们不要抱太大的希望,因为这条反潜线根本就不保险,我们的潜艇已经做过几次实验了,他们可以非常轻易的穿过这条防线,也许,这只能给那些发现了这条防线的美国潜艇艇长构成一点心理压力吧!”

“那我们现在有多少潜艇可以调动?”莫怀聪也知道参谋的话没有错,即使他不是一名潜艇指挥官,但是他也很清楚,如果美军潜艇要想突破这条防线的话,恐怕早就在演习场的某个角落里埋伏好了!

“现在已经有12艘潜艇在外围执行自由猎杀任务,而他们只要发现了可疑目标,就会立即发出警报的!”参谋顿了一下,其实他这个工作也不容易,“另外,还有10艘潜艇正在赶来,最晚的今天晚上就能够到达划定的巡逻区域了!”

“好吧,看来,我们得想个别的,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了!”

“莫司令,我有个想法,不知道可不可行!”这时候,另外一名参谋开口了。

“不管可不可行,先说说看!”莫怀聪点了点头,示意那名参谋把他的想法说出来,这大概就是急病乱投医吧!

“既然这次我们受到的主要威胁是美国潜艇,那我们何不把演戏的内容定为反潜作战呢?”这个年轻的参谋说完之后,很小心的看了一眼莫怀聪的神色变化,他都无法确定自己的这个意见是否可行,大概是他认为自己太年轻了,所以他的意见不会受到重视吧,但是他并没有从莫怀聪的神色里看出什么意思出来!

莫怀聪看了一眼另外几名参谋,然后问到:“你们对这个意见有什么看法?”

开始介绍情况的那名参谋见到没有人发表意见,就主动的回答到:“莫司令,我认为这个意见没有多少价值,这次我们的任务是展示我们强大的海空打击力量,这是政府的最基本要求,而且我们还要在这次演习中检验各舰队的配合情况,找出问题,并且加以改善。如果我们将演习的内容改为反潜作战的话,这将使我们没有办法完成这个任务,兵力上也没有这么多的空余。”

莫怀聪点了点头,这个意见是很现实的,但是他并不这么想,考虑了一会之后,莫怀聪说到:“检查各舰队配合能力是重点,至于政治上的目的能不能达到,这是我们次要考虑的问题,毕竟,我们没有任何把握能够通过这次演习改变巴西的决定!”

“但是,这是政府的要求!”

“少校,我希望你能够明白一点,这次我们是为了后面的作战行动做准备,如果连这个目的都达不到的话,那么就算是让巴西屈服了,那又有什么意义呢?我们总不可能用一支无法有效配合,且问题百出的舰队去战胜美国大西洋舰队吧?”莫怀聪暗暗的摇了摇头,有些年轻军官的思维就是太僵化了,抱着一个死理不放,而不知道根据实际情况作出正确的判断,其实这已经决定了那名参谋军官的前途,他永远不可能成为一名司令官,甚至连参谋长都当不上。“好了,我觉得加强反潜能力是非常必要的,毕竟在实战中,我们可能会受到美国潜艇更大的威胁,这也是加强舰队能力的必要手段。当然,我们的重点还是海空联合打击,但是现在有必要将反潜作战的课题加入到这次演习的任务中去了,上尉,你明天给我一份详细的计划!”

被点到名的那名上尉惊讶的张大了嘴,他根本就不敢相信,自己开始有点冒失的提出的意见就被司令官给采纳了。当然,他甚至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在这种参谋军官会议上提出来的意见就得到了重视。但是,他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虽然莫怀聪已经开始重视他了,但是真正的考验才开始,如果他无法完成这个任务的话,那么他就要后悔自己提出开始的那个意见了!

其实,莫怀聪也早就在这么想了,当然他也知道这么做可能产生的后果,如果让外交部的那帮只知道用嘴去打仗的人知道他挂羊头卖狗肉的话,那肯定会去主席那参上他一本。而这就对他的前途产生了影响。但是,莫怀聪这次相信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而且这么做,才能够保证舰队能够更完美的融合到一起,在未来的战斗中发挥出更大的威力出来,这是最关键的一点!

当然,莫怀聪也在当天就把自己的这个想法通报给了孔辉金总参谋长,得到了总参谋长的默许之后,莫怀聪就更加有把握了。显然,莫怀聪也学乖了不少,以往,他都会利用自己手里的战区司令官的权利来做出这样的决定,虽然这也在战区司令官的权限范围之内,但是这无疑会与政府产生冲突,必然就要受到政治家们的猜疑了!而这次,他事先做了通报,取得了总参谋长的支持,自然免去了政治上的麻烦。当然,他现在还不是正式的战区司令官,所以他更加要小心一点,他也无法预测风云万变的政治最终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所以,多上一道保险,这总没有错吧!

从效果上来看,莫怀聪的这一决定有很大的影响。当时,美国投入到南太平洋战区的潜艇数量远远不止25艘,其规模达到了这个数字的两倍以上。而且,当美国的情报系统发现中国想用一次大规模的海军演习来迫使巴西屈服只货,其海军司令部就立即决定,要不惜一切代价破坏中国海军的这次演习。显然,这已经不再是一场演习了,这是中国海军与美国海军的一次战斗,一次反潜力量与潜艇的战斗!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