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还差一步到河内(巴别大桥九昼夜续集)

巴别大桥九昼夜续集(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三月二日清晨,白色的雾霭在山谷飘荡。一连发现在2号高地上有一个班的越军在加固修筑工事,为了尽快拿下2号高地,吴连长指导员研究了一下战斗方案,决定二排从左翼担任主攻,一排(欠一班)从右翼担任助攻、三排为预备队。7时20分,我一连两个排在连火力分队的掩护下,再次向2号高地发起进攻,二排各班交替掩护,逐段跃进接敌,先后击退进攻正面和两侧的小股越军反冲击,歼敌二十余人。六班第一战斗小组首先攻占了2号高地的第一道堑壕,又隐蔽的运动到越军的一个正在疯狂扫射的重机枪火力点下,战士们用数颗手榴弹让它变成了哑巴,歼灭越军九人。乘着这股杀气,冯排长带领全班,一鼓作气攻占了2号高地顶部。这时的越军也已打红了眼,咱且不说黎笋和其劳动党的领导层,但说一连所面对的这股越军,仅就其在2号高地上的战斗精神和战斗力来讲,也是值得我们尊敬的。他们屡败不退,顽强冲击。这不,他们又纠集了一个排的兵力,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从3号高地对我二排实施反冲击。二号高地顶部,一时弹如雨下,硝烟四起。嗖嗖的子弹在二排阵地上象蝗虫一样乱舞。

血雨腥风,战神怒吼,二号高低弥漫着黑色的硝烟,呛的人们嗓子眼发辣,胸腔欲炸。二排接连打退了越军数次反冲击,在冯排长的身边仅剩下了八名能战斗的战士,并且手头的弹药也快用完了。他深情的看着身边和他同生共死的部下,一个个浑身布满烟尘,连续的战斗已使他们十分疲惫。他说什么呢?什么都是多余的。“人在阵地在,没有子弹用枪拖,用刺刀,死了也要把敌人拼下去!”他的仅余的子弹压进弹夹,把为数不多的几颗手榴弹摆在壕边,他们做好了最后一战的准备。

这时,又一个排的越军呈扇形向二排包抄上来。灰色的通帽在山坡上晃动,一色的冲锋枪就象二战时的德军冲锋队员,看样子越军要不惜任何代价夺回2号高地。正在这时,指挥员带领一排的十几个战士与二排会合了,两个建制不全的步兵排,在这块弹丸之地,与数倍于我的敌人生死相搏。

越军围了上来,我们的战士毫不畏惧的冒着敌人的炮火和弹雨,英勇抗击着敌人的冲击。冲在最前面的四名越军被何指导员迎头撂倒在地,后面的越军减慢了攻击速度,以战斗小组交替掩护向我攻击。这时冯排长向指导员报告说:“弹药全打光了!”指导员看了下阵地敌我态势,果断命令冯排长带领剩余战士撤回1号高地,他和一排长汤沛金留下掩护。

越军见我后撤,呼喊着向高地冲来,何指导员和一排长用机枪和冲锋枪压制着冲击的敌人。一阵激战又干掉了三个,他回头看了一下1号高地,见战士们安全返回,便命令一排长先撤。这关口,一排长哪肯啊!两个人争执起来。一向稳重的何指导员火了:“这是命令,快撤!”说罢,何指导员抵枪向越军射击,一排长无奈的撤出了阵地。

子弹打光了,何指导员跃出战壕向我们1号阵地撤离。他以娴熟的单兵动作躲避越军的枪弹,他时跃时卧,十分敏捷。在一阵越军猛烈地射击过后,卧倒在地的何指导员再也没有起来。一位优秀的基层政工干部,为掩护战友而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下午,488团鉴于一连伤亡减员过大,决定抽调二、三连各一个排,加入一连战斗序列。两个排到达位置后,一连调整了战斗部署,将本连编被一个突击队,一个火力队,新到的两个排为预备队,由付营长直接指挥。晚18时40分,一连突击队进入攻击位置。19时,向2号高地发起攻击。于20时攻占2号高地,消灭了越军的一个班。在搜索攻击中,将退守在掩蔽部内的残敌歼灭。2号高地的失守,对越军来说是致命的。3号高地的越军急忙呼唤纵深炮火支援。成群的炮弹飞落1号高地和2号高地,在炮击中,付营长受伤,同时与2号高地的一连失去联系。对攻击进展情况不明。借助明晃晃的爆炸火光,3号高地一个排的越军在炮火的掩护下增援2号高地之敌。越军的炮火更加密集,受伤的付营长判断越军可能实施较大规模的反冲击,立即命令突击队撤回一号高地。一连接到命令,各个班组交替掩护撤回一号高地。

3月3日上午,488团首长组织一连和配属分队指挥员进行现地侦察分析,总结了3月2日的战斗情况,组织步炮协同和计划火力。根据团首长决心,决定集中兵力,在师、团炮群的火力掩护下,先歼灭2号高地之敌,再歼灭3号高地之敌。一连剩余人员合编为一个排,为第一梯队,加强重机枪两挺,82无座力炮两门,担任主攻。首先攻占2号高地,再乘胜夺取3号高地,配属的二连三排和三连三排为预备队。

过午14时25分,师团炮群对2号3号高地实施火力急袭五分钟。突击队利用炮火袭击效果,以小群多路向2号高地发起冲击,歼敌十余人。接着以两个班的兵力乘胜向3号高地发起进攻,于15时零5分攻占3号高地。

一连攻占2、3号高地之后,在3面受敌的情况下,迅速调整了组织,加修和改造了越军工事,做好了防御准备。一连原有人员和三连七班,加强重机枪两挺,无座力炮一门,40火箭筒两具,一个60迫炮班配置在2号高地,以三连七班白天前出至3号高地警戒观察,夜间撤回,二连三排、三连三排(欠七班)配置在1号高地南北两侧,以保障2号高地的侧后安全,并随时准备支援一排战斗。连部设在1号高地。营团迫击分队在559高地被侧占领发射阵地,支援一连防御战斗。

3月4日448团接师指命令,继续完成炸毁巴别大桥任务。吴连长决定由本连一排掩护团工兵排炸桥。

下午,工兵排在一排的火力掩护下向巴别大桥接近。越军发现后,一猛烈的炮火和桥头火力向工兵排实施火力压制,工兵排伤亡十二人,炸药失散,药量不足,我第一次炸桥未果。

3月5日,一连根据团拟订的夜间炸桥方案,重新进行了组织和部署:以二连三排和工兵排十人组成爆破突击队,以重机枪和无坐力炮各一个排组成火力队,掩护爆破队炸桥;一排防守2号高地,三连三排在1号高地任预备队。师85加农炮营和团炮群以火力压制敌人,同时各分队做好夜间行动的各项准备。

在漆黑的夜里,3月6日零点,我炮群向巴别附近的越军实施火力突袭。睡梦中的越军,苍忙应战,各种火器毫无目的地胡乱扫射,在火力队重机枪和无坐力炮的掩护下,爆破突击队隐蔽接近桥头,惊慌失措的越军并未发现我军企图。在夜幕的掩护下,借助敌我双方的火力光亮,爆破队于凌晨六时将炸药放置连续完毕,撤离大桥。下达炸桥命令后,起爆手按下起爆器,预想的轰天巨响没有发生。一检查,是引爆火具失效(注:好多器材是文革期间生产且库存多年)未能起爆。爆破队立即返回隐蔽地域取来备用火具(百密一疏)再次连续好。

7时45分,一声震天动地的连续爆炸声响在奇穷河畔回荡,巴别大桥在瞬间坍塌在湍湍河水之中。爆破队安全撤回1号高地。

3月8日黄昏,越军为拔掉这颗钉在无名高地上的钢钉,炮火准备二十分钟,出动了约两个连的兵力,在其炮火和高射火器的掩护下,由郭歌等地出发渡过奇穷河,兵分三路向我一连阵地攻来。一连立即呼唤上级炮火支援压制敌炮火,杀伤进攻之敌。我纵深炮火呼啸着发射出成群炮弹,不断落在冲击的敌群里,越军的炮阵地也在我炮火压制下失去了以往的威风。越军的左翼约一个排,真是一群不幸的士兵,摸摸素索踏进了一连布设的雷区。在“轰轰--”的连环地雷阵中,死伤惨重。中间一路约两个排的越军躲过地雷阵和我炮火的打击,向我一连阵地冲来,刚刚冲到离我前沿约100米时,吴连长一声令下,各种火器一起开火。经过半个小时的激战,在我弹雨的洗礼下,越军伤亡很大。右翼一路越军约一个连攻击到2号高地半山腰时,被我团营迫击炮火力急袭再次重创,进攻战斗队形被打乱,阵地前躺下横七竖八的伤兵和尸体。三路进攻的越军溃退了,在这次激烈的反击中我仅伤两人.

夜幕降临,越军以少量兵力袭扰我阵地掩护拖运尸体和伤员。战地的硝烟还未散尽,越军动摇了,巴别大桥和无名高地的争夺在他们的战斗生涯里,留下了深刻的伤痛和印记。拂晓前,越军全部撤回了奇穷河南岸。此次攻防战我军以伤亡102人(其中包括工兵伤亡12人及加强的两个步兵排的伤亡在内)的代价,为主力部队赢得了时间.

我英雄一连在奇穷河畔,在巴别大桥谱写了一曲可歌可泣的英雄赞歌,他们打出了国威打出了军威,为人民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一连在巴别无名高地三面受敌与优势的越军连续激战九昼夜,连续打退越军二十一次反冲击,毙敌240余人,伤敌95人,俘敌3人,缴获高射机枪一挺、轻重机枪五挺,各种轻武器十四支,40火箭筒两具,40掷弹筒两具,炮弹八十九发,各种子弹一万七千余发,其他军用物资一批,保障了主力部队打过奇穷河,攻克了越军重镇谅山,在本连的战史上又书写了光辉灿烂的一页!(未完待续:插在敌后的尖刀)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