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报恩,老婆献身他人!(转帖)

大地恩情 收藏 7 1802

社会上就是有那么多复杂和隐患的人和事,爱情也如此,幸福的生活中突袭灾难事件——当事人尽管痛苦万分,还是选择了牺牲妻子的色相来报恩。面对这样的遭遇,如何看待呢?


倾诉人:沈重(化名)


性别:男


年龄:36岁


职业:国家干部


尽管事情已经过去两年了,但是一直到现在,我看见妻子那种充满女性的温柔,仍然胸中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酸楚。



我和妻子都毕业于哈工大计算机系,只是我妻子是我的学妹,比我晚二年。我们是在一次舞会上认识的。


我妻子长的白白高高的,哈尔滨本地的女孩差不多都是这样的,年轻时看上去都是非常的挺拔,身材特棒。我妻子尽管谈不上美如天仙,但是,却显得非常的骨感同时又充满了女性特有的温柔。


我大学毕业后,因为妻子的缘故,我就留在了哈尔滨,也没打算回浙江的家乡。妻子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年,我们就结婚了。我在市里的机关工作,妻子分配到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可在我心里,我时常想念着自己的家乡。



结婚四年以后,我在一次全国会议中认识了家乡市某局的副局长,我叫他张局。在远离家乡的地方遇到老乡,心里真感到有些亲切。二个人在闲聊中,张局得知我非常的想念家乡,于是说可以帮助我在家乡联系联系接收的单位。当时,我也没太当回事,只是觉得认识了这么一个热心人,心里挺感动的,于是就把他请回了家,由妻子做菜,好好的喝了一顿。醉时,他说我妻子好美,北方的女孩真好!


也许是一种缘分,在接下来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他在家乡帮我找到了单位,就是张局的局里。妻子还是去公安系统,区别只是去了边防局。这在我们外地调回去的人来说,都是算一份非常不错的工作了。


我和妻子回家乡工作以后,才知道张局今年刚五十岁,妻子过世以后,就没再找过。就这样,日子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三个多年头。在这些年里,张局从副局当上了正局,我多亏有张局的照顾,作为引进人才干部,我迅速在在单位里担任了处级干部,妻子也在张局朋友的关怀下在边防局成为了业务骨干,加之妻子原来就从事同样性质的工作,在我回家乡的三年里,妻子在单位里也是负责一片的干部了。



本来非常协调的日子,因为一件事的发生,渐渐的起来变化。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同样也是在一个夏日的傍晚,是周末,快下班时,我去张局这汇报工作,工作谈完以后我请他晚上到我家里来吃饭,由于平时工作繁忙,在张局的照顾下搬了新家也没请他吃过饭,张局于是就爽快的答应了。由于我知道家里有许多菜,而且和张局喝酒一般不讲究什么菜的,所以我在路上买了点蔬菜就和张局回家了。当我和张局回到家时,妻子已经提前到家了,由于夏天,妻子在家只穿了三角裤和背心,连胸罩都没戴,一打开门把张局看的一愣,这时,瞬间大家都比较尴尬,好一会,妻子嗔怪我怎么也不打个招呼转身就去了里面的房间,这时我看见张局还望这妻子苗条的背影在发愣,在我招呼下,张局这才反应过来并缓缓的跟在我后面进了大厅。


张局在饭桌上说局里最近可能会有些人事变动,他得调到另外一个局去当领导,而且,他走了以后,只从处室里提拔一个人担任局长助理,他已经向局里和市组织部推荐我。当时我和妻子听了都十分的激动,这几年有现在的这样成就都是张局一手照顾的。于是我和妻子来回敬酒,张局喝了一会就显得有些醉了,身体总是不自觉的靠向我妻子。这时,妻子让我到厨房去给张局倒些水来,我一进厨房妻子就跟了进来,说是今天张局一定是喝多了,摸她。我想不会吧,我对妻子说:“一定是他喝多了,照顾他一下没事的”。当时我说完以后,觉得妻子脸好红,妻子看我醉成这样子也没再多说什么了。


后来送张局走,为了醒酒,我俩又去了家咖啡厅。那晚我不知道心里应该对张局说什么,面对一个我尊敬而且给了我们那么大帮助的人,其实除了妻子我们是什么都可以给他的。可问题就是出在这里。就这样一晚上,他似醉非的醉的说了我妻子许多赞美的话。


在回家的路上,我酒已经彻底的清醒了,尽管是在炎热的夏季,但是我竟然感到身体好冷。到家以后,妻子关心的问我,我什么都没说,上床就睡了。一直到过去好几天以后,我在和妻子做完爱躺在床上时,我告诉了妻子,可能,我们一直以来的恩人看上你了。妻子听后,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愣了好久才说了句:“不会吧!”



一天张局找我,走进张局的办公室,张局就笑嘻嘻的对我说,我已经通过了组织部门的考核,这二天,任命书马上会下来了。我听了尽管嘴巴上仍一如既往的表示感谢,但是,心里却一点点都兴奋不起来。


晚上回到家,妻子看我阴沉沉着脸,还以为我在单位里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我直到晚上和妻子躺在床上爱抚着妻子琳珑的乳房时,才缓缓的告诉妻子:“张局今天跟我讲,我任命局长助理的事情已经通过了”,妻子听了高兴的说:“这样你就成为局级干部了,我们应该想办法好好的感谢一下张局这些年来对我们家的照顾呀。”


“怎么感谢?张局什么都不缺,而且以前帮了我们那么多忙我们都不曾有什么贵重的表示”其实我在对妻子说这话时,心中略过一阵不好的预感,忍不住紧紧的搂住了妻子。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要不咱们就回东北去,要不----要不干脆我找张局一次,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咱们所想的那样,如果咱们还呆在这里的话,和张局搞坏关系了,对咱们以后都不利,况且,除了这方面近来有些过以外,他真的对咱们不错哎!”妻子说完看了看我。


“你的意思是,如果张局真的对你有想法,你就牺牲自己一次?”我不舒服的问着妻子。


“哪你说现在有更好的办法吗?但是欠别人太多了,总是不好的,我可以找他一次,长痛不如短痛,而且你是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可万一张局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呢?”妻子一口气又说了好多,北方的女人就是干脆,在这里呆了几年以后,把人情要当成交易来处理了。只是,这次牺牲的是我亲爱的妻子,我心里怎么能够接受得了?


片刻,我偶尔听见妻子处传来了啜泣声。我仍然没理她。我仍然在为妻子刚才对我所说的话感到气愤和愤怒。但是,我也找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欠别人的债务,象是越来越沉重的压在了我身上。



就这样,日子又平静的过了两周。在这两周里,张局调到了其它局去主持工作,我和妻子再也没谈及那天关于张局的话题。但我知道,妻子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北方女子,敢做敢为,一直来,在大的问题上,都是她拿的注意。


有个周末快下班时,我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说是今天晚上得晚一点回家,让我别等她了。因为平时妻子单位里的应酬是非常多的,我到了助理的位置上工作也忙的很。常常是晚上我到家以后,妻子还没回来。彼此也都习惯了家乡的夜生活。但是,这天我等的特别的晚,一直到12点,妻子还没回来。我不免的有些担心起来了,于是就给妻子的手机打了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妻子才接,好象是在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妻子说话有些气急,我问妻子怎么了?没事吧?妻子说没事的,让我先睡,她呆会儿马上回来。妻子说没事,于是我就安心的管自己睡了。


我在家里不知所措,出门到楼下走走,心中烦燥不已。我隐隐感到妻子正在做的事情,就是我一直担心但又无可奈何的事,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这时我感到一脸的茫然,我不知道自己此时到底应该去哪里?我更不知道自己妻子和别人做爱的几个小时里,我怎么样才能打发掉这些时间?


我在迷茫中还是踏上了回家的路。



妻子终究回来了,我们都没说话,她只是在我身边躺下。过了一会儿,我疯狂的扒开她的双腿,用手探她,她已湿成一片,于是我们疯狂的不停的做爱。


第二天早上我清醒后,感到身心从来没有过的疲惫,下床以后,直感到二只脚象是踏在棉花地上。我看到妻子仍然还在睡眠之中。我看着妻子秀丽的脸庞,一阵刺心的疼痛由然而升。为了家庭,妻子替我还去了沉重的人情债!


我感到了妻子身上的许多陌生,我爱抚着妻子的肉体,在短短的几个小时里经历了二个男人的性爱。我说不出自己的感觉。如果再回到从前,我不会让妻子作为感谢的礼物!


事情到现在过去两年,我们生活生活再无波澜,每日按部就班,我们再也没提到当年的那件事情,但心中的这颗刺,我想一辈子都不会摘去。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