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骑风口。

特战队在周卫国的带领下已经在路边的灌木丛中潜伏了快三个小时!

由于严格执行周卫国轮流休息的命令,所以队员们都保持着足够的精力。


赵杰再次看了眼边上的周卫国,又收回了目光。

周卫国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后微笑着低声说:“赵杰,我看你这样已经很多次了,要是有问题现在就问吧。”

赵杰尴尬地一笑,说:“连长,出发时您对我们说这次对付的是骑风口的鬼子巡逻队,可连续过去了六拨巡逻队,您怎么都没让我们动手?”

周卫国微笑道:“我们要对付的是鬼子巡逻队,可前面几拨都是伪军啊!”

赵杰接口道:“第一拨巡逻队的九个人不都是鬼子吗!”

周卫国一笑,说:“可那时我们并不知道鬼子巡逻队巡逻的间隔时间是半个小时!再说,我原本以为鬼子和伪军要么是合在一起,要么是轮流巡逻的,哪想到接下来连着五拨巡逻队都是伪军?看来,这里面也是大有文章的!”

赵杰想了想,说:“连长,这能有什么文章?”

周卫国正色说:“这至少表明两件事:第一,鬼子和伪军互相之间没有达到完全信任,所以他们没有合在一起巡逻;第二,鬼子对伪军明显带有歧视,所以带有危险性的巡逻任务大部分都由伪军承担!”

赵杰笑道:“看来汉奸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周卫国一笑,说:“这对我们来说,就是好事了!连骑风口这么重要的据点都存在这个问题,可见鬼子和伪军的关系实在不像他们吹的那么好!这也有利于我们将来分化瓦解甚至团结大部分的伪军!”

赵杰难以置信地说:“团结二鬼子?他们可都是汉奸啊?!”

周卫国正色说:“抗战开始甚至在抗战开始前很长一段时间,的确有不少中国人或出于崇拜日本,或受日本人的威逼利诱,或为了一己私利,或对抗战胜利失去信心而背叛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投向小日本,这些人都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败类,所以我们把他们叫作汉奸!”

赵杰恨恨地说:“我最恨汉奸了!这些连祖宗都忘记的人根本就不配做中国人!”

周卫国叹道:“汉奸!难道人生来都愿意背叛自己的国家民族?其实产生汉奸的原因很多,也不能一概而论!鸦片战争以后,除了一个‘战胜而谈败’的中法战争,我们中国就没赢得过一次对外战争!这大大地打击了我们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部分人也就有了从恐外,到崇外进而媚外的心理变化!明治维新后,日本迅速崛起,这使得一些中国人对日本大为佩服,尤其在日本留过学的人,对日本特别容易产生亲切感和崇拜感,这些人很容易就被鬼子利用,成为汉奸!民国成立以后,内战不休,内战打得久了,什么国家民族的观念也都淡了,在这种环境下,出现汉奸也就不奇怪了!正如孟子所说:‘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然后人毁之;国必自伐,然后人伐之。’”

赵杰皱了皱眉,想说什么,却终究没说出口。

周卫国继续说道:“抗战之初,战局不利,有些人对抗战胜利失去了信心,干脆就投降了日本人,当了汉奸!而长期以来内乱不止、吏治腐败,导致民不聊生,老百姓对政府失去信心,汉奸思想自然大行其道!其实,伪军里面有很多都是穷苦人,他们连饭都吃不上,哪里还会管当不当亡国奴呢?这些人当二鬼子汉奸也只是为了混口饭吃,只是为了争取一个生存的机会!你说他们真的是卖国求荣?只怕未必!”

赵杰皱眉说:“连长,您同情汉奸?”

周卫国摇头说:“我不是同情汉奸,只是就事论事!其实汉奸本身就有铁杆汉奸和一般汉奸之分。对于甘当日本人走狗,出卖国家利益,残害自己同胞的铁杆汉奸,我们自然要毫不手软,杀之而后快!可对于一般的汉奸,像那些普通的伪军士兵,还是应该尽量给他们自新的机会!你还记得我跟你们说过的吗?评判一个人的功过,不能只看一时,要看一世。”

赵杰点了点头,说:“我记得!您还举了李将军的例子。”

周卫国颔首说:“今天我再给你举个例子。有一个国军将领,当年的长城抗战时,这个人手下的一个旅在喜峰口大败日军!但是,‘七七事变’之后,北平被日本人占领,这个国军将领竟然当了北平市市长、冀察政务委员会代理委员长还有冀察绥靖公署主任!所谓的冀察政务委员会,虽名义上归属于南京政府,但人人都知道它其实就是日本人支持的一个自治机构,目的就是要将河北、察哈尔两省从我们中国分裂出去!你说,那个国军将领算不算汉奸?”

赵杰立刻说道:“这样的人,当然是汉奸了!”

周卫国缓缓说道:“可是,同样是这个人,在今年的徐州会战中,星夜增援守卫临沂的庞炳勋部,重创日寇,并收复蒙阴、苔县。之后,又力抗日寇援兵,保证了台儿庄我军取得大捷!这样的一个人,你说,他是汉奸吗?”

赵杰想了想,摇了摇头,说:“不是!不知这位将军是谁?”

周卫国缓缓道:“他就是曾任二十九军三十八师师长的张自忠将军!”

赵杰顿时目瞪口呆,台儿庄大捷全国皆知,张自忠将军的威名更是无人不晓,他怎么可能会在日本人扶植的伪政权里当过官?

周卫国叹道:“当年骂张将军为汉奸的人何其之多啊?可张将军从来就没有为自己辩白过!他只是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自己无愧为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赵杰想了想,说:“张将军是为了国家忍辱负重,那些二鬼子可没有这份心思!”

周卫国说:“不错!那些伪军士兵肯定做不到像张将军这样为了国家利益,置自身得失荣辱于不顾!但是,他们从骨子里流的还是中国人的血!他们现在不明白不要紧,我们可以教他们明白!一方面,我们要狠狠地打击鬼子,给这些伪军震慑,让他们明白,就连他们的主子小鬼子我们都不放在眼里,更不用说他们这些狗腿子!另一方面,我们又要对伪军网开一面,让他们明白,同是中国人,我们可以给他们自新的机会。但是,我们对伪军的网开一面也是有限度的,如果这些伪军不知悔改,仍然死心塌地跟着鬼子,那我们就坚决彻底地消灭他们!鬼子我们都不怕,难道还会怕二鬼子?”

赵杰心里豁然开朗,连连点头,说:“连长,我明白了!对鬼子我们要以打为主,而打就要把他们打痛!对二鬼子,我们则要以拉为主,以次来消弱鬼子的力量,同时也避免我们出现不必要的损失。”

周卫国欣慰地笑了,说:“赵杰,你能用心去想我说的话我很高兴!”

赵杰想起自己刚开始时责问的语气,不由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

过了一会,赵杰突然想起一事,问道:“对了连长,出发时您让我们每人带上一个削尖的竹筒和一支筷子是做什么用的?”

周卫国一笑,说:“到时你就明白了!”

这时,边上的刘三低声说道:“连长,水生给俺们发信号了!”

周卫国转头向三十米外的路口看去,只见隐蔽在那里的林水生正向这边打着手语。林水生先打出一个“9”的手语,又扭头将手掌在颈后平肩处比划了一下。周卫国知道他的意思是说有9个鬼子过来了,于是回了个明白的手语,又左手握拳伸出,右手成掌,盖在左拳上,示意林水生低姿掩护。林水生回了个明白的手语后立刻取出弩上好箭,将身子伏底。

周卫国满意地点了点头。特战队员们都很有悟性,像表示“鬼子”、“二鬼子”、“低姿掩护”等意思的手语都是他们后来根据学过的战斗手语自己发明的。

随后,周卫国伸出食指,轻轻在自己脖子上滑过,向边上和路对面的队员们做出了用刀解决的手语。

队员们都悄悄拔出了短刀,静静地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不一会,鬼子巡逻队转过了路口,果然是九个鬼子。

由于骑风口靠近虎头山根据地,这些鬼子虽然呈巡逻时的一路纵队,但相互之间却都保持着约五米的距离。只是由于周卫国的有意为之,骑风口据点的巡逻队从来就没有遭到过袭击,这些鬼子的警惕心也就多少有些松懈了。而且他们也不知道周卫国早根据第一支鬼子巡逻队经过后的队形重新调整了特战队员们潜伏的位置,所以此刻,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危险正一步步向他们逼近!

眼看鬼子巡逻队已经进入了特战队的埋伏圈,周卫国立刻手一挥,做出了攻击的手势,随后一跃而起,几步就冲到自己的目标后面,看也不看身后的鬼子,迅速将短刀刺入了目标的肝脏,那鬼子挣扎了一会,就软软地倒下去了;几乎同时,其他特战队员也对各自的目标发动了攻击。

不到十秒钟,这九个鬼子就在做出接敌的反应之前被特战队干净利落地干掉!

队员们谁都没有说话,收起短刀后迅速捡起鬼子的武器,又动作娴熟地解下鬼子身上的弹药和各种装具,简单披挂在自己身上,整个过程不到两分钟!

周卫国微笑着看着这一切,赞许地点了点头。随即从身上拿出准备好的竹筒和筷子,走到自己消灭的那个鬼子尸体面前,蹲下,用刀在尸体的心脏部位扎了一个大口子。血很快就从伤口流了出来,周卫国一边用竹筒接着流出的血,一边不断用筷子搅动竹筒里的血(这个作法叫做脱纤维,用以去除血液中的纤维蛋白,去除纤维蛋白后,血液将不再凝固)。

队员们都是目瞪口呆地看着周卫国做这一切。

赵杰忍不住问道:“连长,您这是干什么?”

周卫国笑笑,说:“我这是借鬼子的血用用。回头我们撤退时把血撒在地上,显得我们有人受了重伤。你说鬼子指挥官要是看到他们的巡逻队被人杀死又猜测袭击的人中有人受了重伤,他会不会放弃这么好的追踪机会?”

赵杰恍然大悟,但马上又问道:“那我们为什么不用鸡血、猪血而非要用鬼子的血?”

周卫国微笑道:“鸡和猪是多好的家禽家畜啊?怎么能随便就杀了呢?”

一听这话,队员们都乐了,原来在连长心目中,鬼子的命还不如一只鸡和一头猪!

赵杰想了想,最后问道:“连长,放出来的血为什么还要用筷子搅拌呢?”

周卫国笑道:“这是为了不让血液凝固,要是血凝了,我们的花招怎么玩得出来?”

队员们都笑了,立刻都拿出携带的竹筒和筷子,开始学着周卫国的做法在鬼子的心脏上刺洞放血。

当鬼子尸体心脏不再流血后,周卫国又用短刀将那个鬼子的致命伤口割大,还在尸体其他地方胡乱捅了十几刀。

这回特战队员们就都傻眼了。

连长就算再恨小鬼子好像也用不着这么做吧?

周卫国看着战士们的表情,笑了,说:“还愣在那干什么?把每具尸体都这样处理,别让人看出来这是杀人高手干的!”

赵杰立刻就明白了,微笑着低声说:“连长这叫示敌以弱!让鬼子看不起我们这些袭击者,这样鬼子才会追击啊!”

说完拔出短刀在自己杀死的那个鬼子身上照样办理。

其他队员也醒悟过来,拔出短刀在各自的目标身上胡乱捅着;钟祥更夸张,干脆将短刀翻转,用刀背上的锯齿在鬼子尸体上来回锯着;有个队员在鬼子尸体上捅了几刀后,还从路边找了块大石头,在尸体上又砸了几下。

周卫国心中一动,立刻吩咐队员们再想想有没别的花样可以掩盖这些鬼子真正的致命伤?

队员们立刻动起了脑筋,柱子把一支箭射入了鬼子尸体;刘三则发挥自己的专长,现编了条绳子,打了个套马圈结,套在他那具鬼子尸体的脖子上再收紧,做成那鬼子被绳子套紧窒息的样子;有个队员则在路边找了根粗树枝,做成棍子,往鬼子尸体上狠狠抽了十几下;还有队员将细土撒入鬼子尸体的眼睛……

看着地上伪装成被五花八门方法打死的鬼子,周卫国笑了,这下鬼子就算想破头也找不到他们的真正致命伤了!

随后,周卫国又吩咐队员们将路上的足迹和各自潜伏的地方搞乱,再每人弄出五六个躲藏人的位置。队员们都是微笑着一一照办。

这一切做完后,周卫国向负责警戒的林水生发出了撤退的信号。

林水生立刻矮身跑了过来。

等林水生归队后,周卫国又吩咐几名队员取下步枪,上膛后各朝两边灌木丛开一枪。

队员们立刻照办,很快,几声略有些沉闷的枪声响起。

周卫国微笑着将一竹筒血撒在鬼子尸体边上——要不然鬼子流的血未免显得少了些——随后一挥手,低声命令道:“撤!”

带着特战队迅速撤退,边撤边把竹筒中鬼子的血分批撒在撤退的路上。


当看到九具死状极惨的鬼子尸体时,岗崎愤怒了!

虽说最近一段时间虎头山周围很多据点的巡逻队都遭到了很有可能是虎头山八路军的不明武装袭击,每次都是全军覆没!但骑风口却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类袭击事件!这曾经让岗崎很是自豪了一阵子。

骑风口据点的重要性岗崎自然明白,平时,这里是阻止虎头山支那军队进犯的第一道门户;必要时,又可以成为进攻虎头山的前进基地和战场的有力支撑点。而对于骑风口据点的防御他也很有自信。在他看来,骑风口据点简直就是一个战斗堡垒!不但有足够的兵力,还有充足的粮食和弹药储备,甚至连水源都不缺!就凭训练糟糕装备简陋的共产党八路军那样业余的军人想要打下工事坚固、火力配系完善、弹药充足的骑风口据点简直就是做梦!所以岗崎一直认为骑风口据点的巡逻队没有遭到袭击是因为自己手中强大的实力!

可如今,在重兵防守的骑风口据点附近,就在他岗崎的眼皮子底下,竟然有整整一支巡逻队九名忠勇的帝国军人被残忍地杀害了!

岗崎铁青着脸,等着军医官检查战殁者的尸体并勘查现场,心中已经暗暗下定了决定:“一定要让无耻的袭击者用血来偿还他们所犯下的罪行!”

不久,军医官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这个结果简直要令岗崎发狂,因为军医官的检查结果表明,这些忠勇的帝国军人全部死于“至少五六十人使用包括匕首、锯子、棍棒、绳索、石块、弓箭、沙石等各种武器围攻后导致的失血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