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二十四章 释疑

六指君1 收藏 34 41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二十四章 释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林西以北地区的野外。

诸葛同倒背着双手,一边走一边思考,片刻后对参谋吩咐道:“记录!除山地营未改动编制以外,部队合编已经大体完成,但是关东军和‘满军’也已经结束了休整,并且对我进行积极的追击作战,以捕捉我之主力!

因为及时地开展了新式练兵和诉苦运动,虽然时间太短,但却已经取得一定效果!在日寇的重兵压境下,我部每日仅仅只有少数战士逃跑,且全部为顽固之伪满解放战士……

虽然我部的粮食和战马的马料已经接近告竭,但是我已找到敌之弱点,准备背水一战……”

“报告!”一个侦察骑兵疾驰而至,喘着气跳下战马,“鬼子集结了大约一个联队的兵力,突然进攻珠沁峰上面的‘溜子(国民党散军)’!当地的‘溜子’来不及转移就被围了一个严严实实!”

“部队立刻转移!”诸葛同飞快地转身,对身旁几个参谋命令道:“你们立刻下到各个部队传达作战任务,目标是珠沁峰附近的五家镇的日伪军驻地!”

日伪军为了能够长时间地攻击八路军,在珠沁峰附近的五家镇临时修筑了大型军需补给站。如果珠沁峰上的国军在这段时间内“识相”一点,驻扎在军需补给站内的鬼子也不会这么大动肝火,毕竟珠沁峰的地势易守难攻,鬼子没那么多兵力填窟窿。

但是国军毕竟“匪性难改”,放在嘴巴边上的肥肉哪能不吃?!国军趁夜血洗了一支鬼子的汽车辎重队后,鬼子在暴跳如雷之际立刻抽调大部队进剿!

让鬼子的重兵被国民党散军所吸引,这也就是诸葛同安静一直等候的战机!一旦偷袭了日军的补给站,除了能够沉重打击日军以外,还能取得急需的补给,有条件带着鬼子在山区继续转圈。

“同志们!”万仁看了看诸葛同,对那些参谋、文书叮嘱道:“你们下去了可要负责。”

按照刘云所说的“只要有六成把握就要坚决打”的指示,诸葛同决定就在鬼子大部队的眼皮子底下进行奔袭作战。

但如果不能迅速解决补给站的日军,八路军恐怕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所以为了打好这一仗,诸葛同下了死命令,下达的任务谁完不成,该追究责任的就追究责任、该枪毙的就枪毙!这些参谋、文书就是被派下去充当“督军”的。

因为珠沁峰的地势崎岖,所以鬼子下狠心调集了一个联队、一个旅的伪满军,拉开了大炮打蚊子的架势,准备一劳永逸地消灭珠沁峰的“土匪”窝。

而珠沁峰山脚下的一侧,八路军主力一千四百多人安静地窝在草丛里,干部战士的身上盖着稻草、树叶,遥望着一公里外的战场。

因为就在敌人的身边潜伏,连队的干部将注意事项传达下去之后,这使得乌合之众们非常自觉地遵守纪律,即使是脾气再毛躁的土匪,也不敢大声喧哗、跑来跑去。

“团长!”一个参谋悄悄地跑过来,低声说道:“我们遇到了从珠沁峰上逃下来的溃兵,他们向我们求援,现在该怎么办?”

“只要我们偷袭了鬼子的身后,鬼子必然就会撤军。”诸葛同看了看珠沁峰主峰山顶不时冒起的一阵阵硝烟,轻声说道:“不过现在还不能打!他们现在还能支持得住,而且小鬼子也没有用上全力。”

当初诸葛同去说服珠沁峰国军的时候,就留心观察过那里的防御设施,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峰顶的地势及其险要,典型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如果峰顶的国军能够以死相抗,小鬼子要夺取山顶最后的阵地,恐怕需要付出巨大的伤亡。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从山顶传来,一股粗壮的黑色硝烟拔地而起只冲凌霄,爆炸产生的强大回音在山峦之间来回震荡,那种“嗡嗡”声很长时间都没有消失。

潜伏的干部战士斗懵了,不知道鬼子哪来的这么大威力的炸弹!

几秒钟后,一个本地干部悄悄地凑到诸葛同身边,指着战场所在地,幸灾乐祸地说道:“团长,国民党当初撤退的时候,曾经在本地留下了大量的炸药。据说珠沁峰的大当家将火药全部埋在峰顶,以防被外人拔寨,没料到居然是真的!”

“哦!”诸葛同一愣,随后立刻对身旁的宋致勇吩咐道:“立刻给下面传令,部队还需要继续潜伏几个小时!”

“这是为什么?”宋致勇有些不解。

“这次爆炸让小鬼子肯定吃了大亏,这使得他们的攻势不得不停下来。”诸葛同看着远处冒起的冲天硝烟,脸上带着冷笑,“不过等鬼子恢复过来后,就会要拼命了,到那个时候我们再冲击他身后的补给站,就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和诸葛同所想象的一样,经过这一声巨响后,山顶的枪炮声明显稀少了,鬼子开始整理战场、收敛伤兵、重新配置阵地、评估损失。

两个小时后,天空中有两架鬼子飞机带着“嗡嗡”声飞过来。

“这是从张家口飞过来的飞机!没料到鬼子连飞机都派上了,刚才的那一次爆炸肯定让小鬼子吃了天大的亏!”万仁指着天上的鬼子飞机,对身旁的干部低声说道:“大家伙儿别乱动,万一被他们发现了,咱们就要被鬼子给包饺子了!”

鬼子轰炸机大摇大摆地从八路军头顶上飞了过去的时候,做梦也没有料到就在他们的身下,潜伏着一个主力团!

几分钟后,鬼子飞机开始俯冲、轰炸,山顶冒起了一阵阵黑烟。接着,半山腰又响起了络绎不绝的枪炮声,关东军、伪满军再次向山顶展开攻击。

“准备进攻!”诸葛同眯着眼睛看着天上的两架飞机,对宋致勇吩咐道:“让山地营实施攻击、让骑兵营截住补给站内小鬼子的退路。”

#

晚上,绥远军分区司令部。

一个参谋递上来一张电文,嘴角带着笑意说道:“诸葛团长来电!他们打了一个大胜仗!”

刘云心不在焉地笑了笑,却没有往日对胜利的那种兴奋。

这个时候“动员组”已经进入了绥中区!绥中区的情况比起绥南、绥西区更加复杂,军队、地方政府中的少数民族同胞更多!整顿纪律的问题一旦变成民族问题,事情就麻烦了!

参谋在一旁大声念道:“……我已在根据地外围之五家镇大获全胜,再次歼灭一个鬼子中队、一个营的伪军,彻底端掉了日伪军在当地的后勤补给基地……

经此一战,日军两个联队、数个地方伪军旅的庞大部队,恐再难以支持如此大范围的作战,估计不久就会撤兵……”

“政委给他们发一个嘉奖电报吧!”刘云满脸都是懒洋洋的表情,接过电报直接递给笑容满面的李远强,自己站起身来就要出司令部的大门。

李远强看了看刘云,满肚子要说的话还是吞了回去,对身旁的戴仙兵吩咐道:“给游击区发电,让他们趁着难得的空闲,立刻让万仁在部队中继续开展诉苦工作,提拔此次作战勇敢的干部战士、淘汰不合格的干部;发动群众开展生产自救,并且开展广泛的地雷战和地道战;建立地方民兵,将主力部队中的老弱病残淘汰下来转入地方……”

刘云走出了司令部的大门,看了看新修筑的会议室。

在那里,“动员组”正在安排一些干部开会。在会议上,卓安盛明确要求党员干部带头检讨自己、互相揭发同志之间的问题……

因为开会的时间极其冗长,这已经影响到了干部们的士气和耐心。

而且今天“动员组”还派来了人,要求自己写一份详细的调查报告,把当初和红军失散到后来进入绥远地区的过程,原原本本地写出来……

当初为了有惊无险地渡过“ZF”,刘云可谓作了无数准备!首先就是拒绝了苏俄专家参观兵工厂,以表明政治立场;其次就是将那些成分不好的人“下放”!

至于苏化、张GT、以及山高皇帝的“草头王”思想,在整个绥远更是没有!

可惜“ZF”真的开展了,却又显得没心没底、无可奈何。

第二天一大早,刘云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绥远分区第一次发生成建制的反叛!绥中区一支投靠八路军没多久的蒙古旧军队,突然杀死了“动员组”的干部、指导员,随后逃之夭夭。

李远强的住所。

“什么?叛变?这是怎么回事?”李远强匆匆从床上爬起来,因为昨天晚上睡得很晚,眼睛上还带着黑烟圈。

“他们都是德王那边投靠过来的骑兵部队!”一个参谋递给李远强一块洗脸毛巾,继续说道:“昨天晚上,绥中区骑二团七连发生了哗变,骑兵连连长突然带人杀死了指导员和一些干部,随后带着旧部逃跑了!”

“司令员呢?”李远强急迫地问道。

这个时候如果司令员也“病倒”了,事情就更不好办了!

“司令员已经到了司令部。”参谋低声说道:“从绥中区传回来的消息,事情的起因好像是因为‘动员组’要求投诚过来的蒙古族连长交待问题。”

“就这么简单?”李远强不相信地问道。

“‘动员组’把人家新投诚过来的连长扣了差不多一天,后来那个蒙古连长下面的人忍不住了,由争执发展到动武,直至最后就发生了反叛……”

李远强坐在床头上愣了几秒钟,随后胡乱抹了一把脸,抬腿就向司令部赶去。

司令部。

刘云仅仅穿着一身内衣,正在有条不紊地下达命令、指挥,一转头,发现李远强也是上身穿一件背心、下身穿一条裤衩,和自己急匆匆的样子差不多。

几秒钟后,刘云摇头说道:“政委,马常青已经发来电报,一些不愿意参与反叛的战士已经陆续逃回来了,但是叛首和一些心腹已经窜入了草原深处!”

“给绥中区发电报。”李远强接过后面勤务兵递上来的衣服,“告诉他们,这次只追究叛乱首要分子的责任,其它受蒙蔽的战士只要肯回头,则一律既往不咎!”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没有要求“动员组”进行配合。

“我已经向绥中区下达了这个命令!”刘云也有些犹豫,停顿了片刻,又说道:“发生了这种大事情,我们俩都逃不了干系,待会儿还要联名给军委、军区发检讨书!”

如果部队发生了反叛这种严重的军纪事件,不管是出于何种原因,其军事主官和政委都逃不了干系,这和有没有“动员组”都是一样的。

“好、好吧!”李远强急速思索了几秒钟,随后点头说道:“我这就来起草电文。”

“我已经写好了!”刘云拿着一份电报草本递了过去,“政委看看后再修改一下!”

李远强接过电报后,看完后只是匆匆地在上面签了一个名。

#

延安。

毛泽D刚刚坐在办公桌前,就收到了两封电报,都是绥远发过来的。

“……绥远的情况复杂,受到分裂势力、叛徒、汉奸等坏份子的挑唆,新投诚的部队因为军心未稳,发生了如此重大的军纪事件,给部队的政治教育造成了极大的恶劣影响!……

因此,军分区的领导愿意负全部责任,并且就此事表示公开检讨、以及接受党内的任何处罚!绥远军分区政委李远强、司令员刘云。”

毛泽D的脸色稍微显得阴霾起来,刚开始还以为是林西地区又发生了什么变故,没料到居然是这种事情!

几秒钟后,毛泽D放下绥远军分区发过来的电报,拿起另外一封电报浏览起来。

“绥远‘动员组’加急汇报:因为我‘动员学习组’在当地语言不通、风俗习惯不同,给我开展工作造成了极大的麻烦……

此次我‘动员组’的三个干部遭到叛徒杀害,起因有两个,其一是部队的政治工作领导不力,一百多旧军人投诚过来后,没有得到过硬的政治教育;其二就是因为我们的工作不得力,因为我们的急功近利,造成了此次投诚骑兵的哗变,所以此次重大军纪事件,我们‘动员组’愿意负全部责任!……”

良久,毛泽D放下手中的电报,点燃一根烟吸了起来。

事情很明显,这是因为“动员组”处置不当,而造成的严重军纪事件!这和“部队的政治工作领导不力”没有半点关系!因为新投诚部队的军心,一时半会儿根本就不会凝固!

中午,“学委会”副主任康S推开毛泽D的办公室的门,轻声问道:“主席,您叫我?”没等毛泽D说话,又将一份名单递到毛泽D的手里,“主席,‘动员组’通过深入调查了解,发现绥中区是地广人稀的大草原,面积几乎是绥南区与绥西区的两倍,所以应该再派出一批人加强那里的政治工作。这是第二批赶赴绥远的‘动员组’名单。”

“你自己看看!”毛泽D没有接“动员组”名单,而是生硬地将两份电报递过去。

片刻后,康S的眼角闪着寒光,放下电报说道:“我这就让第二批‘动员组’即刻动身绥远,原‘动员组’组长就地免职!”

这些“动员组”、“学习组”都是康S主持派出去了,眼下绥远发生了这种大事,身为学委会的副主任康S自然也脱不了干系!

“你们是派人去开展工作!不是派人去逼得部队造反!”毛泽D忍不住要生气了,几秒钟后又迅速冷静下来,问道:“听说你们不但要军区司令员写调查报告,还软禁了人家的军区副司令员、硬要人家交待问题?”

“是的!可是……”康S正要辩解。

毛泽D冷冷地打断了康S的话,“绥远工作组在当地的工作方针必须要做改动,决不能让整顿纪律的问题变成民族问题!”

这个时候,日本一直竭力宣传“蒙古”、“满洲”是“独立国家”,并且还大力扶持“蒙盟军”、“满盟军”,这使得少数民族与汉族之间存在着民族隔阂。

经过权衡,在政治与根据地稳定这两个问题上,毛泽D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稳定!

康s尴尬地在房子内转了一个圈,临走之际又有些不放心地回头问道:“主席,绥远分区司令员的身份真的不需要证实?”

毛泽D盯着康S看了良久,直到康S有些不自然了,才生气地反问道:“国民党和日本会放出这么高级的特务吗?会给你写《步兵战术》吗?”

#

下午,绥远军分区收到了军委发来的一封电报。

“绥远的情况复杂,‘动员组’的工作姿态必须做改动,决不能给地方上、军队上造成负面影响,若‘动员组’万一发现问题,则必须由双方开展讨论解决之!若双方有重大分歧,则上报军委,由军委解决之!……

绥远军区副司令员李信抗战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成家,年龄又已经偏大,所以特批成婚……”

刘云拿着这份电报一阵惊愕,难道是因为“蝴蝶效应”的原因,使得绥远分区受到了毛泽D的格外信任?!

一旁的李信倒没有想这么多,虽然捡了一个大便宜要结婚了,但是要忙的事情多!而且自己不在的这几天里,后勤安排也需要叮嘱下面的人负责。

“你走狗屎运了!”刘云看了看李信,把那份电报重重地摁在办公桌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