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三卷 安达曼海 第二十三章:破竹之路(三)

红色猎隼 收藏 21 86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三卷 安达曼海 第二十三章:破竹之路(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2007年12月30日晚上8点30分,印度海军“英迪拉.甘地” 直升机航母两栖突击队第一连在印度陆军第93装甲旅的T-72M主战坦克的掩护下,击溃了马来西亚2个国民志愿兵组织“家园卫队”营的守备,攻占了吉隆坡市郊西南的“马来西亚第一工业卫星镇”郊八打灵镇,在这里印度的士兵第一次可以通过望远镜看到吉隆坡的灯火和那高达88层的国油双峰塔。

而在吉隆坡东部的高速公路上,不时闪过的车灯下,一支精锐的铁甲雄兵也正全速奔赴战场。中国陆军第58机械化步兵旅先遣作战集群在马来西亚东海岸的关丹艰难登陆已经48个小时了,经过长时间的摩托化行军,此刻先遣作战集群的机械化步兵营前锋已经距离吉隆坡市郊不到15公里了。

中国陆军第58机械化步兵旅的前身是39年5月由新四军第6团与江南抗日义勇军第3路合编的江南抗日义勇军,46年1月改称山东野战军第1纵队1旅,49年2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军58师。

这支部队是有红军基础的新4军老部队,参加过著名的郭村保卫战、黄桥决战、苏中反清乡作战、宿迁战役、鲁南战役、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豫东战役、淮海战役、抗美援朝第2次战役等。

部队机动能力强,尤其善长野战条件下的攻防作战,亦能攻坚。有强大的突击力和贯穿力,号称“百旅之杰”的美称。作为这支钢铁雄师的开路先锋,旅先遣作战集群指挥官刘凌峰中校此刻除了由衷的骄傲和自豪之外,更多的是踌躇和紧张。毕竟光荣只代表过去,初战吉隆坡,自己和今天的第58机械化步兵旅是否可以续写辉煌,一切只能在留待时间去作答。

整个白天印度空军的轰炸始终没有停过,先遣作战集群中炮弹混编防空营已经在沿着公路全面展开,掩护机械化步兵全速开进。此刻又有4架印度空军的英制“美洲虎”IS攻击机高速向公路上行进的中国陆军的装甲车队袭来。

公路两侧的制高点上,一个高炮连的6辆PGZ-95式四管25毫米自行高射炮同时开火,密集的曳光弹在夜幕中组织起一张无比的火网。印度空军编队的首机促不及防,被强大的地空火力撕成碎片。

“美洲虎”IS攻击机是 60 年代末研制的攻击机,机载电子设备的抗电子干扰能力较差 ,它只有在压制敌方地面防空火力条件下和对敌防空系统实施了可靠电子压制的情况下,才能有效实施对地攻击。所以后续的“美洲虎”IS攻击机立即放弃了对装甲车队的攻击,转入对地面防空火力的压制作战模式。

在壳体的后部有一个向上隆起的结构的95式自行防空系统的作战指挥车成为了印度空军攻击的首要目标。

隆起结构的上面安装一个CLC-2型监视雷达,雷达的最大搜索距离为45公里,最大搜索高度为4.5公里。可以同时控制多达6~8个95式自行防空系统。CLC-2搜索雷达将信息反馈到数据处理系统,数据处理系统进而给每个自行防空系统子单元分配目标信息。作战指挥车上安装了通信设备,如果通过信号馈线可以传输500米,如果以数字的形式发送信号可以传输5公里,如果以无线电的形式发送信息可以传输15公里。

2枚英制“马特尔” A.37 反辐射导弹呼啸而来,顷刻间将隐蔽在公路旁的树丛中的高炮连95式自行防空系统的作战指挥车摧毁。全连的6门95式自行防空系统被迫转入独立作战模式,单炮搜索雷达、炮塔、光电火控系统协调一致。通过单炮搜索雷达进行定位,夜间采用红外热像仪进行跟踪。

95式自行防空系统在炮塔的前部安装有一个光电探测器,这个探测器包括一个电视跟踪摄像头、一个红外跟踪摄像头和一个激光测距仪。光电探测器将探测到的所有信息反馈到车载火控计算机,计算机根据这些数据计算武器瞄准数据,当目标在打击范围之内时炮手便可开炮。

电视跟踪仪的最大自动跟踪范围是6000米,红外跟踪仪的最大跟踪范围是5000米。激光测距仪的最小测量范围是500米,最大测量范围是5500米,测量精度为±5米。防空炮火只停顿了刹那,便再度猛烈起来。那就是这停顿的刹那,2架“美洲虎”IS攻击机突入中国陆军的地面防空火网,单兵防空的“前卫-1”型肩抗式防空导弹的尾焰在夜幕下闪亮着希望之火。又1架“美洲虎”IS攻击机被单兵防空导弹迎头击中。

但8 颗 450 千克集束炸弹仍旧离开了挂架,公路1侧的制高点上3辆PGZ-95式四管25毫米自行高射炮顷刻被吞没在一片火海之中……。

这就是战争,一场惨烈的人间会猎。

而与此同时,在远离前线硝烟的泰国著名海滨风景旅游城市帕塔亚,中国人民国防军印度洋战区司令部的搬迁工作刚刚完成。随着战线的前推,位于泰国北部山区的清迈显然已经不再适应于指挥部的日常工作。所以在参谋长林太平少将的提议下,印度洋战区司令部被前移到了这里。

“林参谋长,你为战区司令部选的地方还真是不错啊!”掠过帕塔亚的上空,一眼望去,这座城市的街头到处是酒廊和舞厅。中国人民国防军印度洋战区司令胡维风中将一下直升机,便皱着眉对林太平冷冷的说道。

“不敢当,不敢当啊!帕塔亚虽然距曼谷才几小时的车程,但是长期以来一直是座荒凉海滩,,直到二战后期美军在这里建起庞大海空军军事基地。泰国人 纷纷到这里赚钱,为财大气粗的美国大兵提供服务,帕塔亚才有了今天的面貌。”林太平并没有太多的惶恐,继续向胡维风介绍道:

“帕塔亚的美军基地全盛时是在越南战争中,一度超越了菲律宾的苏比克海军基地雄居东南亚第一。不过自越战结束以来,美军逐渐撤出东南亚地区,这里也和苏比克海军基地一样,被美国人无情的遗弃了。在清迈的时候我便与泰国军方协商过,他们表示可以无条件的将帕塔亚的军事基地交给我们使用。”

虽然对林太平的自作主张还是有些心怀不满,但是看着眼前设置齐备,修缮一新的帕塔亚军事基地。胡维风心中倒有些欣喜和好奇。

“今天上午印度陆军开始正面强攻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来到全体作战参谋布置完善的指挥中心内,林太平拿过今天的战报向胡维风汇报道。

“攻城之法,为不得已。修橹辕辊,具器械,三月而后成;距堙,又三月而后已。将不胜其忿而蚁附之,杀士卒三分之一,而城不拔者,此攻之灾也。古今同理。”胡维风冷冷一笑。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