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一 潜龙 第十四回 今世恶来

kinghappycat 收藏 91 1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7/


第十四回 今世恶来


王琦一行人在返回真定途中,路过一个小小村庄时,一个彪形大汉突然飞也似的从村里跑出来,后面一群乡农手持木棍、锄头、钉耙,乱哄哄地追赶。

大汉跑得飞快,眼看着就要冲撞到王琦的队伍,依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在前面领队前行的颜良随即勒住马头,大喝一声:“来者止步!不可冲撞我行军队伍!”

见那大汉恍若未闻,颜良一摆手,士兵们立刻站成两排,拔出刀剑,准备拦住来人。

那大汉显然是慌不择路,见前面有人手持兵器拦住了去路,惊怒之下,大喝一声,抽出背后一对短戟,杀将过去,不费吹灰之力,就突破了士兵组成的人墙。不过,那大汉显然下手很有分寸,并未伤及这些战士。

颜良见状,一声令下,后面又有数十人分几层围成一圈,把那大汉围在中心,刀枪弓箭,指着那大汉。然后,颜良派人飞报王琦,请令定夺。

那大汉虽然被围在圈子中,仍是毫无惧色,手执双戟,傲然而立。颜良看这大汉一副英雄气概,心生敬佩,见那大汉暂时无意破阵而出,也没有下令攻击,等候王琦前来处理。

那些乡农追至,见这么大的阵式,不敢近前,但又不舍得离开,稀稀落落地站在一旁窥视。

很快,王琦、高顺、张郃飞马赶到。王琦见那大汉身材魁梧至极,脸色铁青,满面钢髯,一身衣服很是破旧,撕开几个大口子。那大汉手执双短戟,虽然身处重围,却视刀枪为无物。

王琦看到大汉的兵器,心中一动,低声吩咐高顺几句。高顺领命,对那大汉喊道:“壮士何人?何故冲撞我行军队伍?”

大汉冷哼一声,却不回答。

高顺道:“汝已被围,还不速速弃戟投降!”

大汉傲然答道:“这几个人,焉能围住某家!某家要走便走!”

高顺道:“我若是把你乱箭穿身,想必你也不服。来,我与你战上几百合!”说完,翻身下马,让士兵们收起武器,自己拉出佩剑,向大汉走去。

大汉见对方居然不倚多为胜,诧异非常,也不打话,双戟搭成十字架,等着高顺攻击。

高顺见状,挥剑砍向大汉。两人剑来戟往,战在一起。

两人大战数十回合,仍然不分胜负。但以王琦、张郃这些大行家看来,这个大汉显然是因为身处包围之中,还要留有余地,以待万不得已时好突出重围。不过,即使大汉没有使出全力,看来高顺也无法支持多久。

王琦又小声吩咐张郃几句,张郃随即翻身下马,走进战团,高声喝道:“两位且住!”

两人闻言住手,大汉气不长出,恍若无事,高顺虽然强自抑制,却还是掩盖不住气喘吁吁。

张郃道:“好汉武艺高强,在下特来领教!”

高顺闻言,默默退到一旁休息。张郃则拔出佩剑,冲了上去。

两人也激斗数十回合,还是不分胜负,不过,张郃的情况比起高顺来,也好不到哪里去。事实上,如果大汉不是因为手下留情,一上来就全力以赴,痛下杀手,张郃恐怕早就非死即伤了。

王琦看张郃眼看就要不敌,遂示意颜良,让他继续伸量大汉的斤两。

颜良更不客气,也不下马,催马舞刀,杀将过去。张郃见颜良杀到,不再进攻,稳稳封住门户,跳到一边。

如果只论武艺,颜良比起张郃、高顺,其实还要略胜一筹。大汉又已经连战张郃、高顺,无论如何勇猛,体力也难免下降。颜良更是倚仗战马之利,居高临下,手中大刀也比张郃、高顺的佩剑顺手,泰山压顶一般劈下。饶是如此,那大汗居然还是丝毫不露败像。

没打多久,王琦看他俩越打越激烈,生怕两人又失,连忙催马近前,高声断喝道:“住手!”

那大汉见状,随即停手,不知所以,瞪着大眼睛打量着王琦。颜良也勒住马缰,不再动手。

两人停止打斗后,王琦稳坐马上,对那大汉道:“足下莫非陈留典子长否?”

大汉闻言大吃一惊,道:“阁下何人,如何识得典韦?”

典韦!果然是典韦!三国时代的顶级猛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王琦下定决心要把典韦收到门下,改变典韦因为曹操搞女人而被杀害的悲惨命运。王琦按捺住激动的心情,深吸一口气,道:“我乃河间王琦,字崇德。子长英雄盖世,实乃今世恶来,天下英雄,谁不钦佩!”

典韦可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居然有如此大名,也不知道这个恶来是哪路神圣,一时呆在当场。

王琦跳下马,走近典韦,问道:“子长为何至此?”

典韦青脸泛红,讷讷不语。

这时,乡民中有胆大之人走近道:“这人在酒肆之中饮酒吃饭,却不给钱就跑,我等自要追打于他。”

王琦不禁笑出声来,叫人结算酒饭钱,打发众乡农离开。

乡农走后,王琦对满面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典韦道:“子长英雄无敌,怎会竟然被一众乡农紧追不舍?真是怪哉!”

典韦赧然道:“我无钱付账,吃人白食,已是不对,怎能打人。况且,我手重得很,一旦有所杀伤,也是不忍。”

王琦道:“那子长又何故阻我行军?

典韦道:“我叫众人追得慌不择路,前面遇到拦阻,也来不及多想,就径直冲将过去。”

王琦奇道:“这些乡民手无寸铁,追得你乱跑,我军士卒手持利器,你却毫不畏惧,这是为何?”

典韦道:“我只不过想夺路而走,这些人虽然手拿刀枪,也吓不到我。况且,我一定能冲过去,倒也没放在心里。”

典韦越这么说,王琦越是喜爱,道:“子长,过来和我坐坐如何?”

典韦见王琦毫无敌意,把短戟放在地上,走过来坐下。

王琦叫人在路边铺上席,请典韦落座,高顺、张郃、颜良作陪。

王琦道:“子长,你在家乡杀死几个人?”

典韦道:“你……怎么知道我杀人的事?莫非你要抓我报官不成?”

王琦失笑道:“抓你报官,于我何益?子长不必多心。”

典韦仔细一想,确实如此,摸着后脑勺憨笑。

王琦的好奇心还没有得到满足,又问道:“你到底杀死几个人啊?”

典韦道:“我在李永家里,只杀他夫妻二人。然后,我就要走。永居近巿,一巿尽骇,追者数百,我为脱身,不得已又杀死十几个吧。”

王琦道:“我素知子长膂力过人,志节任侠,不知子长今后如何打算?”

典韦长叹一口气,沮丧地道:“我被官府追捉,惶惶不可终日,充饥都成问题,有今天没明天,哪有什么打算。”

王琦对张郃使个眼色,张郃会意,连忙引导典韦上路,接过话茬道:“子长今日与我等各战数十回合,子长以为我三人武艺如何?”

典韦道:“三位武艺高强,我平生仅见,不知各位如何称呼?”

张郃道:“我乃河间张郃,字隽乂,这位是常山颜良,字维文,还有巨鹿高顺,字得魁,我三人皆在我主崇德公帐下听令。”

典韦对王琦居然知道自己的底细本就吃惊不小,得知高顺、张郃、颜良这等高手全都是王琦的手下,愈发感到王琦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颜良也适时插话道:“子长不如投靠我主,意下如何?”

典韦亡命天涯,饮食难继,走投无路,在患难中见王琦风范超卓,高深莫测,又见王琦手下将勇兵强,哪还犹豫,当下大礼参拜,道:“如主公不弃,韦愿听主公差遣,万死不辞!”

王琦大笑道:“子长请起,我怎么舍得你死?”

汉灵帝光和三年(公元180年)九月中旬,王琦一行人马回到真定。

王琦离开真定时,只带着颜良和20人,自己骑着一匹马。

离开真定短短一个月时间,王琦一路上招兵买马,再加上高顺、张郃的家丁和马匹,回到真定时,多带回来990人和180匹马,还有高顺、张郃、典韦三员大将,真可谓满载而归。

王琦在廮陶特意买下一匹上等白练,送给赵蕾。来自22世纪的王琦虽然不懂服装裁剪,但他是这个时代唯一一个看过时装表演的人。他找来高手裁缝,参照22世纪婚纱的样式,设计出一款古今合璧的裙装。赵蕾穿上以后,虽然年齿尚幼,但已显玲珑的身材和艳若桃花的小脸在白裙的衬托下,犹如仙女一般。


作者按:恶来是商纣王的臣子,力大无穷,深受纣王宠信。周武王灭商时,恶来为周武王所杀。

在《封神演义》里,姜子牙奉太上元始敕命封神,敕封飞廉、恶来为冰消瓦解之神。虽封神榜上有名,实为恶煞。

典韦归顺曹操后,曾见帐下大旗为风所吹,岌岌欲倒,众军士挟持不定。韦一手执定旗杆,立于风中,巍然不动。操曰:“此古之恶来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