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雪·烟花·断肠酒 正文 嗜血蜘蛛

fwl115842 收藏 1 2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9/


“你不是风月,你到底是谁?”杀手艰难地站起身,左手紧紧握住一把漆黑的长刀——饮血刀。饮血者,刀出鞘,必饮血;刀出,血流,非敌即我。腹部的伤口还在不断地向外流血,白色的衣衫已经被染红,剧烈地疼痛不禁使杀手微微皱了皱眉。

“我?!咯咯咯······”“风月”讥笑道“我不就是你亲爱的风月吗?怎么,你不记得我了吗?看来你的伤还真的不轻啊,记忆都要衰退了吗?”

“你不是···”杀手用力地吸了口气“你是谁?你把风月怎么样了?!······”

“看看,你还真是个多情种啊,让我差点都下不去手了。”

“少废话!风月呢?!”

“风月?!那臭丫头你真得想见吗?”

杀手没有说话,刀伤加上失血已经使得他呼吸变得困难起来,努力地将饮血刀横在身前,冰冷的目光望着山坡上那酷似风月的女人,浓烈的杀气从杀手身上散发出来,在空气中蔓延,仿佛像要吞噬地面上的一切。

“风月”浑身不禁打了个寒战,这样浓烈的杀气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抵挡的。“既然你想见她的话,那我就满足你的愿望吧,你可不要感谢我哦。”说完,一个黑色的物体从山坡上被扔了下来,落在地上,滚了几下,停在了杀手的脚下———是颗带血的头颅,准确的说是风月颈上的头颅。熟悉的面孔依然是那么的安详,就好象是在熟睡一般。好快的刀,只是轻轻一刀,人还未感觉到痛苦,就在宁静中死去了。也许这才是我们最好的归宿——没有痛苦,没有悲伤,抛开了尘世间的纷扰,抛开了人间的虚伪,就这样安静的进入另一个世界——这,不正是我们所要刻意追求着的吗?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你到底是谁?!······”杀手狂暴了,饮血刀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身随刀动,直扑“风月”而去。

“下去!”猛的一声怒喝,一个身影从山坡上飞掠而下,射人心魄的钢刀在身前划出夺目的光华,迎着杀手的刀急速而来。随着一声沉闷的声音,杀手的身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从半空中飞了出去,重重地跌落在地。呼!呼!呼!在地上挣扎了片刻,杀手摇晃着站了起来,腹部的伤口被撕裂得越来越大,血水不断地涌了出来,顺着衣角慢慢沁红了整个衣衫。失血,大量的失血使得他的面孔变得苍白起来,一阵阵的昏厥侵袭着他的大脑,仿似要将他推倒。杀手拼命地摇了摇头,想要使得自己清醒过来。慢慢的刚刚摇晃着的大地平静了,杀手看清了眼前的一切:山坡下不知何时出现了四十几个黑衣人,头上都蒙着红色的布,手中武器在月光下发出阵阵寒冷的光芒,脚下踩着碎步,不紧不慢的向杀手围了上来。山坡上那原本酷似风月的女人也已经露出了她本来的面目,一个比风月要美丽上百倍的女人,她的面孔却让人看了有一种不寒而厉的感觉。

“嗜血蜘蛛沈沧海?!”杀手惊异地望着山坡上的女人,他当然认识,江湖上有不认识剑神的人,却绝对没有不认识沈沧海的——

流水无情,行云冷血。

沧海阴毒,长空热肠。

花流水、聂行云、沈沧海、司马长空这四个人是江湖中刚刚崛起的新秀,他(她)们每一个人都代表了一个独霸一方的武林豪门,江湖中的新进之人俱将他(她)们当做自己前进的方向,但是,真正能成为像他(她)们一样的却没有几人,更多的早已变成了埋藏于地下的枯骨和尘土、落叶为伴。

“交出碧玉乞灵书,自废武功!饶你不死!”一名黑衣人大吼一声,手中钢刀带着呼呼风声向杀手重重地劈砍过来。

“小心!”沈沧海刚要出语阻拦,黑衣人已经惨叫着倒了下去,没有人看见杀手是怎样出的手,就好象是黑衣人自己撞上了一堵刀墙,将他硬生生的割成了两半一样。场中的人全部都惊呆了,这样快的动作,这样精准的刀法,又有谁能够逃脱?。似乎看见了黑衣人的胆怯,沈沧海站在山坡之上高声喝道“夺得碧玉乞灵书者,赏银40000两,杀得杀手者赏银10000两,有伤得杀手者赏银2000两;有退缩不前者,杀!临阵脱逃者,杀!扰乱军心者,杀无赦!”

众黑衣人相互看了看,金钱的诱惑和严酷的惩罚驱使得黑衣人忘却了眼前那可怕男子给他们的死的威胁,四十几人怒吼着奔向杀手。四十几道寒光夹着呼啸的风将杀手围了个水泄不通,每一道寒光都是都好象一根勾魂的线,只要一不小心就能将人撕裂得粉碎。人群刀意越来越近了·······终于,杀手动了,就像一道优美的弧线,饮血刀轻轻割开了冲在最前的黑衣人的喉咙,血水在压力的作用下从喉部的刀口如泉般喷涌而出,黑衣人的身形却向前冲了几步才不甘的倒了下去。这时,杀手的刀也已经深深的吻上了另一个黑衣人的腰,刀吻腰断,血涌三尺。飞溅的鲜血却阻挡不了黑衣大汉前进的步伐,他们的眼神变得空洞无神,就好象一个个杀人的机器,不知疲倦,不知停歇的挥动手中的武器砍向杀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生命在此刻已经变得没有任何的意义,而撕杀就成了生存唯一的需要。

没有预兆的,沈沧海出手了,杀神剑一声长啸,直刺杀手的左手,失去了左手,饮血刀就失去了;没有了饮血刀,重伤之下的杀手根本就抵挡不住黑衣人的围攻,留个他的大概也只剩下死亡一条路了。沈沧海不是个莽撞的人,在杀手连杀2人,杀向第3人的时候她出手了,因为她看清了杀手破绽,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破绽,但就已经足够了。有时候人终其一生就是在等一个机会,一个破绽,幸运的人等到了就会改变他的一生。破绽不够大,即便是给黑衣人们看见了,他们也无力去捉,因为,杀手的速度掩盖了他的破绽,但重伤之下这样的速度在沈沧海看来根本算不了什么。于是江湖传言:破绽出,沧海动。沈沧海动了,她的目标就是杀手的左手,没有一丝花哨的动作,一切简单而又快速,杀神剑破空而出,直逼杀手而去。一声清脆的声响,杀神剑与饮血刀在空中狠狠的撞在了一起,立时溅起点点火花。也没有人看出是怎么回事,明明杀手砍向一个瘦高男子的刀会突然改变方向迎向了杀神剑,难道杀手就是在等沧海的出手?他所露出的破绽其实并不是他的破绽?一击不中,沈沧海立刻变招,剑走偏锋,饶过饮血刀刺向杀手的面门,没有丝毫的犹豫,依然是全力的一击,不留任何的余地。杀手回刀侧击厚重的刀背狠狠的砸开了沈沧海的剑,刀锋不减斜斜地斩向沈沧海。再击不中,沧海退。

退一步海阔天空,逍遥万里,只是,真的如此吗?沈沧海刚退了一步就发觉更加肃杀的寒气从背后袭来。人在空中,沈沧海头也不回,反手七朵剑花迎向袭来的寒气,剑花在寒气中绽放开来,绽放绽放,不在寒气中凋谢,就在寒气中盛开。一声长啸,沈沧海喷出一口浓浓的鲜血,头也不回地飞射向东而去。地面上只剩下遍地的尸体和残破的刀剑。

刀气!

杀人于无形,伤人于千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