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二十一章 乌合之众

六指君1 收藏 33 33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二十一章 乌合之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清水以南的我地下政权建立后,晋绥军区正式成立。

绥南总部,“报告!延安来的‘动员组’以及三十多个随营军校教官,合计八十多人已经到达清水以南地区。”一个参谋拿着一份电报站起来,大声念道:“第五分区请求我部派兵接应,以保证‘动员组’等人员的绝对安全。”

李远强点头,又对参谋吩咐道:“明白!部队立刻出发。”

“政委!”刘云突然递上去一份名单,“部队的粮食压力很大,不如我们精简一些战斗力比较差的干部战士复员,进入地方上工作,如何?”

李远强接过名单后稍微一愣,没料到刘云居然会莫名其妙地要精简人员,虽然这个时候部队的供给情况比前两年要差了一些,但并不代表粮秣就已经供给不上了。

李信在走上来拿过名单也看了看,撇撇嘴后不屑地丢在一旁,对刘云正色说道:“没有那个必要!”这次刘云要精简差不多半个连的下级干部,可是部队的后勤并没有达到连这五十多个人都养不起的程度。

在李信看来,刘云这样做岂不是看不上自己的能力?!

钟天祥也拿起名单看了看,渐渐地,钟天祥敏锐地看出了端倪,这份名单所表几乎全部都是一些成份不好的下级“刺头”干部,有当过土匪的、有当过伪军的、还有当过“自卫军”的,他们绝非如刘云所说的“能力差”。

“我支持司令员的决议!”钟天祥放下名单,正色说道:“部队应该保持纯洁。”

李远强和李信几乎同时看了看钟天祥,又看了看刘云,仔细一想后顿时明白了刘云这份名单的意思。

“就按照司令员的意见办理!”李远强点点头,又对钟天祥吩咐道:“这件事情就由小钟亲自去办,部队的那些同志一定要做好思想工作,不要让他们有什么心理负担。”

如果不做好他们的工作,让人以为八路军要遗弃他们了,八路军辛辛苦苦建立的政治形象就会毁于一旦。

几分钟后,刘云走出指挥部,看着外面正在操练的主力部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虽然突然把这些人调出部队显得很理亏,但是考虑到开展工作的政工小组马上就要到达,为了避免军心骚动,把他们调出部队也是不得已为之。

为了给“钦差大臣”留一个好印象、利于以后开展工作,刘云亲自带部队和一些党政军的干部出来迎接“动员组”。

可惜这个时代不能喝酒接风、贪污腐败,不然事情也会好办得多……

野外,八路军的侦察骑兵疾驰而至,大声说道:“第五分区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

刘云等一干高级干部立刻踮起脚看过去,远处,一溜穿灰白军装的骑兵小分队正在急速接近,正是第五分区的骑兵部队。

“走!”刘云对身后一挥手,“咱们再上去迎接。”

一干干部们只好又跟着刘云向前走,说句老实话,干部们差不多都认为刘云有点“过”了,亲自出来迎接也就算了,偏偏还要跑这么远、并且还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在绥南区警卫连、第五分区骑兵连的双重护卫下,总算接到了姗姗来迟的“动员组”一行五十余人。

“同志!等了你们好久了!”刘云亲热地握住当头一个“眼镜”的手,又大声问道:“请问谁是卓安盛同志?”

“同志你好!我就是卓安盛!哎哟!”“眼镜”的手掌就好像被铁钳夹住了一样,被刘云握得生痛。

“哦!对不起!”刘云立刻松手,一边慌忙赔礼道歉,一边暗中观察这个即将掌管绥远分区生杀大权的“钦差”。

“同志,您是?”卓安盛文质彬彬地笑了笑,又疑惑地问道:“他们叫你司令员?”

“我是刘云。”刘云主动说破自己的身份,指着身后的一匹战马,笑着说道:“我们总算把你们盼来了,请您上马吧!这一路上辛苦了!”

卓安盛感激地笑了笑,接过了缰绳后却并没有骑上去,而是顺手递给了身后一个面黄肌瘦的女同志,“你来骑马,这一路上你的身体总是不好。”

……

李信没有学刘云那样拍马屁,而是带着一些人走到队伍的后方,拆卸师部和第五分区支援的金属、炸药以及各种原料。

“你们每个月能造多少炮弹?”第五分区的参谋长笑着问道,眼睛却不自觉地向绥南黑八路看过去,就是他们在清水一战中让老牌主力丢尽了脸面。

“如果原料充足,每天能制造十发各式炮弹。”李信说完后就后悔了,警觉地看了看第五分区参谋长,这样一来他们第五分区岂不是要眼红?!

果然,第五分区参谋长立刻笑着说道:“不知道你们绥远分区能不能支援我们一点?这个价格好自然商量……”说完期盼地看着李信。

第五分区的一个主力团有四门迫击炮,其他团就只有一门迫击炮或者干脆没有炮,至于炮弹更是奇缺,实际上不仅仅第五分区面临这样的窘境,差不多所有八路军都是这样。

“你们送多少原料来,我们就给你们多少炮弹。”李信狡黠地笑了笑,又指着正在拆卸的原料,笑着说道:“这一批例外。”

军分区司令部。

千里迢迢赶过来的“动员组”成员们不顾辛苦,要求开一个见面会,把军队、地方的大员都召集过来。

“卓同志!”趁着间隙李远强走到卓安盛的身边,低声笑着问道:“关于此次绥远分区的学习事宜、政治方向,卓同志能私下透露一点吗?”

面对全党全军地开展的政治思想学习,即使是党性极强的李远强也有所警觉。

“这件事情……”卓安盛思索了片刻,还是摇着头拒绝道:“开会后自然明白!”

虽然隔得很远,但是这句话刘云还是听到了。

历史上的这次“ZF”运动,其主要针对的目的是以下几个方面:针对张GT、以及山高皇帝远的“山头王”,还要督促下面各地开展大生产运动、整顿促进党内的廉洁作风,最主要的还是防止苏化(毕竟苏联对中国GCD的影响太大了)。

绥远分区和其他地方根据地不同,其他根据地大多都是GCD的主力发展起来的,上面有“山头”可以联系,而绥远却是“杂牌”,不但在“朝廷”中没有山头,甚至高级干部也大多不是红军出生,军队也掺杂了大量的少数民族干部战士。

正是因为绥远分区的情况复杂,所以刘云特别担心“动员组”会给绥远分区造成严重的民族问题,害怕由此导致根据地内的人心浮动。

#

林西以北,诸葛同在几个警卫员的陪伴下,进入当地国民党散军在珠沁峰老窝。

盘踞在珠沁峰的国民党军是本地最大的一股“官家土匪”,足有五百多人,据说还有两门迫击炮。而且珠沁峰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处在三个人口众多的镇子中间,如果将来关东军发动“讨伐”作战,必然会首先解决珠沁峰的国民党散军。

“先把他们的枪给卸了!”几个土匪模样的国民党士兵拦在诸葛同等人的身前,斜着眼睛不怀好意地看着诸葛同。

几个警卫员顿时大怒,纷纷拔枪对准了这些“土匪”。

“把枪给他们。”诸葛同飞快地拦住警卫员们。

警卫班长委屈地问道:“为啥要我们缴械?从参军起我就没想过要缴枪。”

“给他们吧!”诸葛同轻轻摇摇头,率先把自己的驳壳枪递了上去。

破旧的山神大殿,形容枯槁的国军游击团长从窗阁上收回目光,对身后的一干小头目吩咐道:“待会儿八路军上来了,可不要堕了我们的威风。”

“大柜!”一个头目打了一个拱手,问道:“当真要降了八路吗?不可啊!大柜!”几个小头目也纷纷站起来,七嘴八舌地劝说胡子头。

“少罗嗦!”胡子头一生冷喝,训斥道:“这件事情我自有分寸!”

八路军歼灭“讨伐”队、打破鬼子的并屯后,附近十几个山头的小股“溜子”(土匪)或者陆续投靠八路军、或者和八路军暗中曲通,这给珠沁峰的国军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当诸葛同就已经出现在山神庙大门口的时候,雪亮的梭镖、上了膛的步枪对准了诸葛同等人的胸口。

“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诸葛同看了看国军士兵们,他们虽然穿着破烂,但也虎视眈眈地气势逼人。几秒钟后诸葛同的面色一冷,问道:“夏惯富,我身上没枪没炮,你到底在怕什么?”

这里国军游击团长的名字就叫夏惯富!众国军顿时被激怒了,几个人眼看着就要下毒手。

“都给老子退下去!”夏惯富一声怒吼,又对诸葛同冷笑着说道:“我这里不是菜园门,恐怕你们来得去不得!”

因为这里所谓的国军得不到给养和纪律监督,已经蜕变成顶着“国军”帽子的大股土匪而已!他们对于抢劫之外的事情不感兴趣,并且大多对“官家”厌恶痛绝,对于专门打鬼子的八路军也不例外。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诸葛同等人从缴械起,生命就危悬一发,只要有一句话不对头,土匪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开枪射杀诸葛同。

“哈哈哈……”诸葛同朗声大笑起来,在夏惯富眼看着就要发飚之际,这才止住笑声大声说道:“我来这里是来救你们。”

“胡说!”一个小头目忍不住喝道:“你以为你是谁?你也配?”

“一旦日本人‘并屯’完成,别说你们,其他几个山头的‘溜子’也要饿死!难道以后你们自己开荒种地?”诸葛同摊开双手,脸上的神情缓和下来,问道:“眼下日本人是我们的共同敌人,这一次我们八路军把日本人打痛了,再过不久日本人的大部队会来报复。覆巢之下无完卵,请问夏团长还有活路吗?”

“这不关你事?”夏惯富冷冷地说道:“看在你是打鬼子的份上,今天我放你一条生路,以后你别来打我的注意,我们国共两家互不相干!”

诸葛同皱着眉头盯着夏惯富,夏惯富也狠狠地盯着诸葛同。

几秒钟后,诸葛同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淡淡地说道:“好吧!”走到大门口,又回头正色道:“我来之前,就已经预料到夏团长不会加入八路军,但是我们八路军却不能见死不救,如果夏团长将来落难了,不妨到我们这边来。”

“哼!”夏惯富不屑地一声冷笑,其他一些土匪也大多都是满脸不屑。

诸葛同等人走下山口的时候又遇到了一点麻烦,那些收缴武器的小头目居然拒绝交还枪支,枪支是战士的生命,警卫员们哪里肯答应?在暴怒之下就要抄起石头开战了。

“我们走!”诸葛同拦住气愤之极的警卫战士,对那个嚣张的小头目笑了笑,温和地说道:“将来你求我收回我的驳壳枪,可不要哭!”

“切!”年轻的小头目一脸不屑。

凭什么?这八路军要啥没啥,如果不是他们自己先报了一个名号,早就把他们当其他山头的“溜子”给收拾了。

先遣队临时指挥部河架子沟。

“这帮家伙太嚣张了!我们根据地又被他们国民党流寇给抢了!”宋致勇忍不住抬头向地图看过去,“等我们先遣第三支队上来了,找个机会狠狠地揍他们!”

“自然会有鬼子去动他们!”诸葛同轻轻摇摇头,脑子却开始思考起来,这个时候如果是刘司令员遇到这种情况(刘云在部队中主管军事),他会不会也是这样办?!

“可是这样一来,盘踞在珠沁峰山头的国民党肯定会大肆造谣,说什么八路军不过如此、草包之类的话,这对于我们的形象不利。”一个明白熟知本地事宜的干部立刻说道:“也对于我们拉拢其他山头的‘溜子’不利,我看还是打他们一下!别让他们蹬鼻子上脸。”

这个干部原来是某个山头的“掌柜(土匪头子)”。东北人称土匪为“胡子”是有原因的,“胡子”其实就是“胡作非为、无法无天”的简称。当初八路军在本地落户后,和一味自保的国民党军绝然不同,迅速出兵剿灭了三股为非作歹、拒不投降的“溜子”,收编了大量顽匪。

威慑周围地区后,几股小伙的土匪看到八路军实在厉害,考虑到自己手下不过百把人,实力太弱小恐怕会被官家围剿,还不如跟着官家混一个好出身。没料到刚有受降之心,八路军就上门招降了。

不长的时间内,诸葛同通过又打又拉,不断吞并小股“溜子”加入八路军。随后诸葛同又亲自在土匪中择其精壮、去其老弱,挑选出精干的战士加入部队,并且将原土匪的山头彻底打散后再重编。

为了避免其他山头不愿意投降的土匪兔死狐悲,诸葛同又任命投诚的“胡子”头为连长,再在从绥远系干部中挑选政工人员进入新部队但当指导员。

所以,部队虽然扩编了,但是也使得本地干部几乎都是土匪出身。

“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诸葛同斩钉截铁地说道:“再给司令员发一个电报,将我方部队扩编的进展和根据地建设的进展向司令部回报!”

“好吧!就暂且先放过他们!”宋致勇迅速收敛脾气,背着旁人,在一张发黄的纸张上飞快地写了起来,“我地方工作委员会已经顺利组建两个小区政府,因为大屯内老百姓纷纷逃回家园,使得在我地方政权控制下人口急剧膨胀到一万余人。

群众对于我开创根据地表示异常支持,眼下地方政权已经发动群众进行开荒、挖地道等事宜,并且开始使用黑火药制作地雷,……

部队的建制扩编得很快,以先遣队为骨干,现已经扩编至两个营合计九百人的兵力,但是部队的素质极差、装备极差,三分之一左右的战士还在用大刀长矛!并且还存在严重的军纪、扰民问题;新部队大部不能进行激烈作战,也不能保证他们的忠诚度,一旦鬼子重兵进剿,部队如不能突围,则有可能无法抵抗而崩溃……

我地方政权、部队不但面临粮荒,还要面对土匪、汉奸、日伪特务等。

综合上述,新生政权不但急需种子和粮食,还需要大批政工人员、兵工厂器械、军事教官等。”

电报发过去半个小时后,绥南总部及似地发回来了电报。

宋致勇拿着电报念道:“……,粮食、种子、器械无法送到,因为路途遥远无法运送,你部只能从敌人的嘴巴里面夺取。第三先遣队之后不会再有部队进入林西地区,他们到达后,可以将抽调人手进入新部队担当政工人员……

总部决定,先遣队第三支队到达后,将先遣队改成团建制,诸葛同为团长,万仁担任政委,王东华担任副政委、宋致勇担任副团长兼参谋长。鄂三担任骑兵营营长,苏世昌担任山地营营长……”

“给总部回电!”诸葛同略一思索,说道:“保证完成任务,开拓林西局面!这小鬼子现在不来找我,我也要去找他们!”

“报告!”一个骑兵利索地跳下战马,急切地说道:“我方在八林左、右两旗的暗哨传回来了准确消息,鬼子已有大范围调动的迹象。”

“知道了!”诸葛同沉稳地点点头,眼睛却不自觉地向一旁看过去。

一旁的一个本地连长立刻自豪地挺起了胸口,并且还向自己麾下的这个骑兵含笑点头。

土匪虽然是一群乌合之众,但是土匪内部却有严密的分工,其中有联络官、作战部长、执法官、通风报信的情报官、出谋划策的“搬舵(军师)”等,每个“溜子”的土匪还有“山规局事(类似于军纪)”。

先遣队初来乍到,可没有能力迅速建立覆盖周边地区的情报网,只好把土匪的情报网拿来使用,虽然和绥远八路军的效率比起来差得远了,但是有总比没有的好!

“队长!”几个连级干部纷纷看着诸葛同,手忍不住捏紧了武器,这一仗肯定是要大打出手了。

“立刻给地方上送个信。”诸葛同转过身,缓缓地说道:“让他们遣散群众,迅速掩埋财产、粮食、遮盖水源实施坚壁清野。”

“啊?!”在座的四个本地连长顿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其中一个本地连长气呼呼地站起来,大声说道:“队长,你这么说就对不住人了!如果你要拉着部队逃走,嘿!请恕我不能奉陪,老子不干了!”说完愤愤地将破毡帽甩在地上。

如果八路军要把本地土匪拉到外地去,在军心未稳的情况下,那些土匪出身的干部、战士绝对不会跟从,那样还不如留在本地当土匪。

“你在干什么?谁说要逃走了?”诸葛同将眼睛一瞪,喝问道:“给我坐下!”

“我……”那个连长看了看满脸严肃的诸葛同,后面的话吞了回去。

“和优势敌人硬拼,无异于自杀!”诸葛同走到地图边,划了一个圈,大声说道:“我们就这么点地盘,一旦鬼子大部队开过来,压也可以把我们压死了!但是只要我们跳出了鬼子的包围圈,趁机攻打他们虚弱的后方,就可以缴获大量的粮食、吸引鬼子回防。”

宋致勇拿着一份刚收到的电报站起来,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将电报塞到诸葛同的手中,然后也走到地图边上,给那帮干部们解说道:“打仗不能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只有歼灭日伪军的有生力量才算胜利。眼下鬼子伸出双手打人,结果他们的胸口就露出来了,如果我们这个时候进入他的后方来一下,他们会怎样?如果鬼子迅速回援,而我们又在半路上伏击他们,情况又会怎么样?”

几秒钟后,诸葛同喜悦地收起电报,踌躇满志地看了看在座的干部们,正色说道:“告诉同志们一个好消息,我们的先遣第三支队马上就要到达。”

在座的干部明显分成两派,绥远出身的干部立刻面带喜色,而占大多数的本地干部却依旧提不起什么劲头。

见状,诸葛同的心猛然一沉,如果这一仗不能完胜,这些刚刚收编的土匪肯定会四散崩溃,连带整个林西的抗战局面也跟着受到重创或者颠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