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二十章 长远策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绥南兵工厂。

几个国民党军官正在和兵工厂的干部们办理交接手续,大批半新半旧的设备就堆积在一旁。因为不少机械器材上有了明显的“伤痕”,所以这让贺高兰等人心痛不已。

“长官!”一个国民党带队军官敬礼后大声说道:“交接办理已经完成,请长官一一查收。”

“谢谢。”刘云回礼,礼貌地说道:“请代我想傅司令表示感谢。”

虽然和傅作Y的统一抗战阵线破裂了,但是没料到他还是送来了这批设备。

“那么……”国民党军官迟疑了几秒钟,低声问道:“还请长官付清款子,我也好会去交差。”

“哦!我们的资金近期内有些困难,所以……”刘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为难地说道:“请代为转告傅司令,一个月之内我们一定连本带利地奉还贵军。”

因为这个时候的货币混乱,敌占区内形同擦屁股的伪票不能在国统区使用,所以刘云根本就没有这么多现大洋付款。

“我知道了!”国军军官叹了一口气,神色变得冷漠起来,“根据傅司令的要求,我们必须我们马上要回去了,那笔款子就先欠着吧!”

因为处于战争期间的敌视状态,傅作YI也没指望八路军能一次付清款子,甚至在送走运输队之前,傅作YI就做好了白送的准备。

“这帮人还真是势利!”贺高兰走到刘云的身边,看着那一帮国军的背影,皱着眉头说道:“按照道理来说,他们不但延误了送货日期,还尽送些旧货,就凭这咱们也不用按照原价付款子。”

“傅作YI并没有兵工厂,这些设备都是从后方转卖过来的,并且还要顶着重庆方面的压力给我们买设备,这已经是非常难能可贵了。”刘云微微笑了笑:“所以这款子还是要按照原价给他们。”

虽然傅作Y在其势力范围内清除GCD,但是绥远的前线和后方唇齿相依、缺一不可,傅作Y敢于“顶风作案”也是为了大局着想。

“便宜他们了!”贺高兰忍不住不屑地喷出一口粗气,又对刘云说道:“待会儿就要进行铸造炮弹壳试验,司令员要留下来吗?”

“嗯!”刘云点点头,拿起一块抹布,在机械设备上小心地擦拭起来,当半新半旧的设备抹去黄油后,立刻露出了铮亮、光滑的一面。

“他妈的!”贺高兰轻轻抚摸着机床,恍然大悟地笑道:“原来并不是设备太旧,而是运输的时间太长了,咱错怪他们那帮人了!”

一个下午的时间,刘云就泡在兵工厂,和技术员们商量着怎样用新设备轧制炮弹壳。

因为兵工厂一直缺少设备而无法铸造炮弹壳,所以技术员们只能使用废弃炮弹壳复装炮弹,弹头所用的原料也是劣质生铁;为了节约原料,连信管里的雷汞也是从废炮弹信管里挖出来的……,这极大地限制了兵工厂的生产能力。

傍晚时分。

“司令员!”小五骑马赶过来,大声说道:“军委、军区有重要指示传达,请早点回去。”

“现在什么时候了?”刘云揉揉发胀的眼睛,抬头看了看天色。

“已经吃过晚饭了。”小五跳下马,把缰绳递到刘云的手里,“你骑这匹战马回去吧!我步行回去。”

“哦!好的!”刘云丢下手中一个崭新、黄橙橙的炮弹壳,又对几个技术员低声叮嘱了几句,这才翻身上马。

司令部。

“同志们!”刘云大步跨进来,笑着说道:“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我们也有好消息!诸葛同在林西以北的地区打了一个大胜仗!”戴仙兵抢先笑着说道:“先遣队成建制地歼灭两个‘讨伐队’、打破了‘集家并村’,并且解救了大批老百姓。

被日伪军圈起来的老百姓纷纷逃入我根据地后,区政府已经开始着手发动群众。”

因为诸葛同已经在林北站稳脚跟的原因,这使得戴仙兵的心情变得好多了,并且“忘记”了反对刘云北进的话。

不错、不错!”刘云连连点头。

游击队的即将迅速扩编、以及缴获了大量的战利品都是其次的,最主要的是游击区得到了大量的人力资源,只有得到人民的拥护和支持,人民武装和政权才能得以生存、发展。

“立刻发报嘉奖!”刘云的话音刚落,却又突然想到了一件非常要紧的事情,以至于笑容突然僵在脸上。

因为百团大战的关系,鬼子开始抽调前线精锐的部队回援,给其他各个根据地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个时候GCD军各部都在减员,而到了明年残酷的“五一大扫荡”前后,各个主要根据地将会被迫进行“精兵简政”(部队和地方政权不同程度地萎缩)。

不过,绥远的抗战局面却依托地道战和地雷战在艰苦中崛起!眼下绥南总部下辖绥中、绥西、以及林北支队,一旦绥远分区的两个主力团恢复编制,就有资格组建二级军区。

但是问题就在这里,一旦组建二级分区,可以肯定军委对于绥远的人事任命又要伤脑筋了!绥远分区除了级别上升得太快以至于“不符合规定”以外,还要考虑到山头的问题!在整个GCD内部高层,除了贺师长以外,绥远分区在“朝廷”中几乎没有说话的人,所以一旦升级成为二级军区,恐怕将来的二级军区司令部内,会有高级干部被“下岗分流”。

小五打断刘云的沉思,奇怪地问道:“司令员在想什么?”

“我在想兵工厂的事情!”刘云随即笑了笑,“明天早上请同志们去参观炮弹实弹试射。”

“已经成了?”李远强有些疑惑。

因为以往复装的炮弹十枚倒有五枚打不响,所以为了不贻误战机和避免炸膛,炮兵营拒绝使用兵工厂提供的劣质炮弹。

第二天一大早,警卫连辖民兵早早地封锁了试炮禁区。

在一干首长的面前,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三枚崭新的步兵炮炮弹和三枚迫击炮炮弹。

军分区的一干首长们围着着几枚炮弹谈笑着,当初乍一看上去,还以为这是新缴获的炮弹呢!

“预备!”徐柏生一声大喊,装填手熟练地把炮弹装进炮筒等待着。

“放!”徐柏生又是一声大吼。

“轰”的一声炮响后炮弹飞出了炮膛,几十双眼睛立刻寻找炮弹的飞行轨迹,“轰”地一声巨响,一千五百米外急剧腾起一股灰尘和烟雾。

“成功啦!爆炸啦!”在场的兵工厂技术员们和炮兵营的人高兴得一齐欢呼起来。

刘云还算冷静,走到贺高兰的身边问道:“到现在为止,炮弹的产量有多大?”

“大概每个月十枚各式炮弹!”贺高兰高举着欢庆的双手放了下来,眨巴眨巴着红肿的眼睛,情绪迅速失落下来,“因为鬼子对根据地进行严密的封锁,所以制造炮弹的各种原料不但奇缺还奇差。这些金属还都是我们挨家挨户地收集破铜烂铁。”

刘云轻微点点头,看了看贺高兰变得沮丧的脸色,安慰道:“军分区这就去发动民兵、铁道游击队去破坏铁路,把钢轨和黄铜抬回来给你们锻造弹头和炮弹。”又摸了摸还在微微发烫的步兵炮,笑着说道:“既然兵工厂的设备有一部分闲置,不如你们学着怎样造炮吧!”

从长远来看,刘云打算在抗战结束之前研发成功火箭筒。在对日本的战略大反攻和朝鲜战争的攻坚战中,可不能少了这种质量小、结构简单、价格低廉、使用方便的攻坚利器!

“啊?!”贺高兰的嘴巴张得老开,不可致信地看着刘云。

“上次铁道游击队不是送来了一根火车的大轴吗?这玩艺儿就可以做步兵炮的炮筒。”刘云笑着说道:“仓库内有一门九二式步兵炮的炮筒打坏了,你们把它的炮筒换下来,先试着组装一门步兵炮,等有了经验再制造全新步兵炮。”

九二式步兵炮几乎可以射击一切目标,平射可以当加农炮用;曲射可以当榴弹炮用(它本来就是榴弹炮);大仰角射击时可以当迫击炮用,而且弹道和精确度也比迫击炮好得多。

鉴于九二式步兵炮非常适合在各种复杂地形上使用(特别是山地战中),同时存在制造简单、性能可靠、保养和运输简便的优点(穷人的大炮),所以将来部队扩编的时候,自制步兵炮是绝对少不了的。

“好、好吧!”贺高兰勉强答应了。制造炮筒的最大问题是的膛线,这又要大费一般周章了,现阶段还不如制造粗糙的迫击炮划算。

军分区司令部。

“经过地方上的讨论和军区的要求,地方上准备出资修建一个小型炼铁厂支援兵工厂,但是请求兵工厂支援技术人员。”戴仙兵拿出一份文件,递到刘云的面前。

“必须绝对保证安全。”刘云没有看那份文件,思索了片刻后,郑重地叮嘱道:“这件事情就有你牵头负责,但是工厂地址一定要隐蔽,如找不到合适的地点,就暂时不要修筑。”

抗战期间的局面动荡不安,露天的炼铁厂稍一不慎就会被鬼子连锅给端了,到时候再到哪里去找这些昂贵的设备?!而且进入解放战争后,还要和后套地区的傅作YI展开争夺,到时候整个绥远将不可避免地陷入战火的荼毒。

还有最主要的一点,刘云对炼铁厂的技术含量没有多大信心,原料和设备稀少不说,练出来的劣质生铁估计也是用途有限,这还不如去抢划算!

刘云很快就发现戴仙兵面带“难办”的样子,只好解释道:“炼铁厂不像兵工厂可以进入地下,而且目标也要明显得多。一旦有叛徒或者特务给鬼子飞机作指引、悄悄地放下地标,几枚航空炸弹下来,整个炼铁厂就全部完了。”又笑着安慰道:“再让地方上建立皮革厂、毡厂各一个,以解决我各个主力部队的军需!地点就选在绥中区。”

“钱呢?”李信对于钱财非常敏感,几乎是瞪着刘云问道:“谁会要你抢来的鬼子花票(鬼子发行的军票不但在国统区内禁止流通,而且因为贬值和信誉的问题,在沦陷区也难以流通),我看你的钱到底从什么地方过来?”

自从上次被刘云卷走了几千块大洋给“锄奸团”做经费,部队的后勤到现在还有一个大窟窿没有填上。

“急啥?!一个月之内必然会有大宗的光洋送到。”刘云自信地笑了笑,将目光落在华北的平津地区,这个时候也许邓海公等人已经快要到达目的地了。

李信只看重实利,既不愿意刘云那样对“锄奸团”提前支付“预付款”,也不像李远强那样顾及党形象,看到刘云的嘴角居然带着淡淡的笑意,忍不住喝问道:“到底从哪里弄钱?”

“我们所急需的大笔款子自然会由‘锄奸团’送来。”刘云的话音刚落,一个参谋离开电台,拿着一份电报念道:“报告!平津地区的情报组已经到达了北平。”

一旁正在办公的李远强摇着头笑了笑,根本就不相信“锄奸团”能够搞得到钱。不但李远强不相信刘云的话,而且连李、戴、钟等人也用不相信的目光看着刘云。

“……此次参加受训的‘锄奸团’成员,全体一致要求加入GCD,特请求党组织的考核、军分区总部的批准,其中邓海公的入党介绍人是王良……”这份电报很长,参谋念了很长的时间才收起电报。

“由王良担任入党考察人!一旦经过观察合格、时机成熟之际,准许他们火线入党,祝愿他们即将成为我们的同志!”李远强毫不犹豫地说完后,又郑重地交代道:“作为一个共产主义者,也同时要求他们坚守信仰。”

“给他们发回报!由王良负责党务、经费以及地下情报组,由邓海公负责‘锄奸团’的运作。”刘云想了想,又对参谋命令道:“‘锄奸团’在初期运作必然举步维艰,所以所需经费由邓海公提出审批后,王良必须予以配合,包括‘锄奸团’成员的日常生活所需。”

“锄奸团”要频繁地进入华北方面伪政权的汉奸圈子,其衣食住行当然不能寒酸。

钟天祥忍不住看了看刘云,对于刘云当初如此看重“锄奸团”是始料不及的,随后更加始料不及的是刘云居然大把地洒下大洋、资助“锄奸团”发展壮大。

据人私下说“锄奸团”成员的身份大多显赫(为了保密,根据地很多人都不知道有“平津客人”在悄悄地接受训练),能够战斗在敌人心脏部位,但是,他们能对几百公里外的绥远战局产生什么有利影响吗?

一干干部见到刘云如此厚待“锄奸团”,虽然也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却大都不以为然。

平津地区是日本重兵把守的核心区域,绥远八路军根本就不可能将势力伸得那么远,即便是建立地下组织,也不过是训练一些知识分子、扩大一些政治影响力而已。

如果第二批“锄奸团”成员到达绥远后,万一刘云又偷偷摸摸地奉送几千枚大洋,那简直就是劳命伤财、不可想象的……

“你们都别这么看我!”刘云也知道这帮干部对自己心存不满,只好无奈的说道:“‘锄奸团’和平津地区的日伪高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可以从鬼子的粮秣运输、兵力调动来察觉他们大范围的兵力调动。”

“他们有那么大能耐?!”李信马上嗤之以鼻!

李信对于‘锄奸团’打探情报的能耐不清楚,但是对王良等人进入平津地区后的安排,表示强烈不满和反对(因为那和“烧钱”没啥两样)!

刘云哪会不知道李信心中在想什么?!不但李信是这么想的,恐怕在座的干部,都和李信想到一块儿去了!

“同志们!”刘云走到地图前,在平津地区划了一个圈,笑着说道:“如果平津地区的地下组织能够给整个华北战场提供足够、准确的情报,我相信中央一定会对我们刮目相看!甚至专门成立一个由军委直辖的情报分析室,也并非没有可能!”

刘云的这个“画饼”就像炸弹爆炸了一样,不但司令部的主要干部纷纷看过来,连那些参谋们也惊讶地看着刘云。实际上刘云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一旦获得重大军情,哪怕是只有一次,中央也必然看重绥远。

“咳、咳!”李远强两声不自然的干咳,随后盯着地图不放心地问道:“他们‘锄奸团’能成么?即便是成立了党组织,但力量是不是太薄弱了?”

刘云看了看李远强,却并没有再接着说下去。

事实上刘云压根儿就没打算成立什么“军委直辖的情报分析室”,刘云更愿意他们通过绑架勒索多搞一点大洋过来。之所以哄骗李远强等人,则全都是为了明年的“五一大扫荡”做准备,为了让各主要根据地早做准备、避免丢失翼中区,就只能使用平津地区的地下情报组做掩饰,假手从他们那里“得到”机密情报。

而且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一旦机密情报泄密后,华北方面军必然对辖区内的汉奸产生极度不信任感,甚至于狗咬狗、让鬼子杀掉一批高级汉奸。

#

北平沙河火车站外,高贵典雅的白凤餐厅,几个身材高大的白俄侍女端着西餐盘子来回穿梭。邓海公和一帮恶鬼狼吞虎咽地拔饭,在绥远的那些日子天天都是一些红薯和大芋头,可把嘴巴淡出鸟来了。

“组长!司令部已经答应了我们入党、派遣第二批‘锄奸团’成员的要求,这是第二批成员的部分名单。”一个队员匆匆赶过来,背对着其他成员递过去一张条子,低声说道:“我们的先头经费已经告竭,能否找王书记再请求拨一点?”

邓海公思索了几秒钟,摇头说道:“不行!我虽然可以从王良的手中申请一部分经费,但是这些钱都是用来买设备的,我们不但不能动,还要想办法给他们增加经费,这都是我跟司令员说好的!”

“那么你打算怎么办?”队员低声问道,又顺便看了看角落里围成一桌的王良等人,这些绥远出来的GCD党员硬是不一样,他们满桌子都是一些清汤寡水。

邓海公抹掉嘴巴上的油脂正要说话,大街上的“五色国旗”突然传来被风吹动的“呼呼”声,立刻眯着眼睛看过去。

两辆华丽的小汽车,“嘎”地一声停在饭店门口,四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跳下汽车,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四周,随后在五个稍显紧张的保镖护卫下,大摇大摆地进入西餐厅。

“看见没有,这四个公子哥儿好大的派头!”一个“锄奸团团员”偷偷地从他们身上缩回了目光,低声对邓海公说道:“这里面的人我认得一个,大汉奸温四珍的儿子——我的同学温兆治,还有一个从饰物和手腕上的刺青来看,应该是青帮的高级弟子。”

“温四珍?”邓海公惊讶地问道:“日本外务大臣松冈洋佑保荐的大汉奸?天津市市长?”随即又看了看他们的背影,他们应该都是‘治安维持联合会’的公子、衙内。

日本人最怕他们一手扶持起来的伪官员们贪污、腐败,可是不用这些汉奸,伪政权又没有办法运转,这个时候“品德优良,廉洁自爱”的温四珍就浮出了水面。

“好哇!来得好不如来得巧!”邓海公低低地一声怪叫,目光凶狠地一闪,随后作了一个“切”的手势。

“组长,你要动他们?”一个小个子成员忍不住低声提醒道:“这些人都是显赫人物的内亲,其中还有青帮的高级弟子,做了他们,恐怕到时候整个平津地区都会沸腾,小鬼子、青帮、可能连一贯道也会闻风而起,是不是有欠妥当?”

“要想在平津地区闯出名堂,那就得干几桩大事!”邓海公用眼角悄悄的瞥了一眼看着那些太子党,又冷笑着命令道:“吃完饭后立刻开工,除了温四珍的公子以外,其他人全部弄死。”

“为啥单单留下他一个人?”一个组员不解地问道。

“日本人不是说温四珍‘品德优良,廉洁自爱’吗?我偏偏让他去贪污。”邓海公不屑地一声冷笑。

自从绥远受训结束后,邓海公已经决意脱离“锄奸团”本部,为了扩大政治形象、为了方便新的抗日团体招兵买马,这些敌伪份子的“太子党”将成为新“锄奸团”第一笔杰作。

昏暗包厢内,靡靡之音吹得人软软的,温兆治突然放下手中的酒杯,对身旁的人问道:“你们听到‘噗噗’的声音了吗?”

其他几个人一愣,正要回答,冷不防大门“碰”的一声被人撞开了,几个和他们一样的“粉团”公子持枪一拥而入。

“不许动!谁动就打死谁!”邓海公一边严厉喝止几个衙内、保镖盲动,一边飞快地取下枪口上裹得严严实实的布片(用布片包着枪口能极大地减小枪声)。

……

几分钟后,包厢内留下了几具血淋淋、交叉叠放在一起的尸体,其死因全部是被人用匕首割破了喉管。墙上用人血留了一行字:“‘抗日锄奸团’杀汉奸在此,温家公子暂留一条性命,但需五十万银元做赎金,否则撕票!”

在醒目位置处还留有一根惨白带着少许血迹的小手指、一张身份证。小手指和身份证的主人正是被绑票的温兆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