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诗词中的英雄气与儿女情

龙尘一 收藏 0 564
导读:毛泽东诗词中的英雄气与儿女情

毛泽东,以渊博的学识、伟岸的气质、浪漫的情怀、跌宕起伏的革命生涯,熔铸了他大气磅礴,乐观浪漫的诗词风格,而诗词中所蕴含的丰富的历史内容、真切的情感以及独特的美学价值与哲理内涵则成为后人研究不尽的话题。本文侧重对部分毛泽东诗词中的英雄气与儿女情进行赏析,所选诗词基本按作品时间先后排序。

一、儿女情——我自欲为江海客,更不为昵昵儿女语

毛泽东素有大志,不屑于风花雪月春愁秋恨缠情绵爱的吟咏,世人能够见到的毛泽东的情诗,寥寥无几。以天下为己任的历史责任感使他从青少年起就有“我自欲为江海客,更不为昵昵儿女语。”的舍家为国无私忘我超凡脱俗的品质。然而毛泽东也是性情中人,悲欢离合之际,也同样显得儿女情长。毛泽东的最早一首婉约之作是《虞美人.枕上》“堆来枕上愁何状,江海翻波浪。夜长天色总难明,无奈披衣起坐数寒星。 晓来百念皆灰烬,剩有离人影。一钩残月向西流,对此不抛眼泪也无由。”此词作于1921年,情感真挚、动人心弦。

另一首婉约之作《贺新郎.别友》(1923年)。上阙写与情人离别之际,充满了凄凉和悲伤。“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 “人有病,天知否?”一腔愁怅,毕现纸上。下阙延续上阙的情感,诉说离别后的凄清,“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真是“断肠人在天涯”,但后面的两句 “凭割断愁丝恨缕。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重比翼,和云翥。”一扫悲愁,转而激昂奋发。 该词一稿为“我自精禽填恨海,愿君为翠鸟巢珠树。重感慨,泪如雨!”意境上虽更为和谐,但修改稿更能表现作者的伟岸豪情 。

《蝶恋花.答李淑一》(1957年5月)是悼念故妻杨开慧的作品。这首词想象力奇特,作品的基调激昂,如黄钟大吕之鸣,在宇宙间奏起一曲千古绝唱。伤痛借浪漫的奇想和一腔浩气化解,尾句更急转直下,压抑已久的痛楚之情喷涌而出。面上是杨、柳二人在流泪,其实这泪也是作者为死去的英灵而流。

《卜算子.咏梅》(1961年12月)。陆游的咏梅词“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倾诉被冷落的委屈,诗人反其意而用之。“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开阔的诗境,许多政治情怀、人生感慨都可寄寓这诗意空间。格调轻松,乐观浪漫,胸怀博大。可以看出晚年的毛泽东不以儿女私情为念,超脱了人世间的凡俗之爱。

二、 英雄气——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能充分展示毛泽东风格的诗词是革命战争时期的作品,这类作品可以称为史诗,充满了志在破旧立新以天下为己任救民于水火的革命英雄主义豪情,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作者在风云变幻的革命斗争中坚强不屈斗志弥坚的英雄气质。

《沁园春.长沙》(1925年)可以看作毛泽东登上诗坛的第一首词,青少年时代的理想抱负载词抒发。作者少年壮志,独立桔子洲头,面对苍茫秋色,滔滔江水,不禁浮想联翩。中国古典诗词大都悲秋,毛泽东的这首《沁园春》也是以秋天为背景,但无悲无愁。深秋的季节虽然萧瑟,但是他的词里的秋天却是一派生机,虽寥廓苍凉但高远大气,与他博大的胸襟和英雄的气概融为一体。面对“万类霜天竞自由”的秋天和受奴役受苦难的人类,青年毛泽东发出类似屈原的“天问”,“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历代有志之士,多以“万户侯”为目标,在词中毛泽东一反其意,“粪土当年万户侯”,表现了他与众不同的献身祖国不逐名利的英雄壮志。

一九三六年二月,可以说毛泽东基本上取得了主宰历史沉浮的权柄,一首脍炙人口的《沁园春.雪》使他的诗词境界登峰造极。上片写景写空间,虚写儿女;下片写情写时间,实写英雄。时空交织,上下三千年,纵横九万里,背负青天高瞻远瞩,过去未来尽收眼底,诗境的视界阔大深远,气势恢弘无以复加,气魄前无古人,确为千古绝唱。

该词上半阕写北方的雪景,“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字句虽朴实无华,但景象雄伟壮丽,“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由远至近,从虚到实,动静结合,交错生辉。面对如此景色,诗人超然物外,放眼未来。“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指点江山,化为美人,豪气中见多情。下半阕以“江山如此多娇”一句,总括了前片壮美境界,引出历史上曾主宰这美丽江山的“风流人物”。从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到成吉思汗,过去叱咤风云的封建帝王在诗人的眼中既“略输文采”又“稍逊风骚”,都将被今天的“风流人物”所超越。“欲与天公试比高”的凌云壮志,“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不同凡响,作者雄视天下之情溢于言表 ,难怪蒋介石和他身边的一些人看了此词之后说毛泽东有帝王情结。

有人认为,此词有一处欠工,就是上片“山舞银蛇,原驰蜡象”两句。这两句大概典出韩愈《咏雪.赠张籍》:“岸类长蛇搅,陵犹巨象豗。”如果就诗言诗,“山舞银蛇,原驰蜡象”的喻象确实不太贴切,山舞银蛇犹可解,北国雪花大如席,在风的吹拂下,浓稠的雪絮在空中形成不规则的弯曲的长条状衬托逶迤的远山峰岭与飞动的银蛇还有某些相似,但是“原驰蜡象”和句中的一个“驰”字赋于那些黄土高山“象”的形态和快速的动感似乎牵强,而且用蛇和象来表达一种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气势应该说远远不够,甚至还稍嫌滑稽。但是,九方皋相马,只见其骨,不见其毛。诗人眼中所见只是亦真亦幻的迷茫景象,由此突生奇思,突生豪气。诗词中的前句有时并不需要和下文有必然的紧密的联系,文句可以笔断,情思可以跳跃,前几句所有的描绘铺排都是为“欲与天公试比高”这句豪迈冲天的绝句作铺垫,所以可以忽略其粗,因为作者要表达的感情和所指并不在兹。他所要表达的是“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这一革命英雄主义的壮志豪情。

《菩萨蛮.黄鹤楼》(1927春)写于大革命失败前夕。黄鹤楼是历代文人吟风啸月登临怀想之处,毛泽东登斯楼并没有怀愁悲己,却沉重地嘘出心忧天下之叹,情系国运民途。词的格调沉郁苍凉,但却空阔大气,前面表达了毛泽东在革命低潮时期的苦闷,但结尾处一扫沉郁迷茫,英雄气长,陡起振奋。

从1928年秋到1935年,其间南昌起义、秋收暴动、井冈山斗争、瑞金红色政权及三次反“围剿”、长征,人民革命斗争风起云涌,毛泽东于戎马倥偬中也诗兴大发,留下了十多首小令,多用白描手法,生动口语,直抒胸臆 ,慷慨激昂,充满斗志,催人振奋,谱写出一阕阕革命战争的绚丽史诗。《清平乐.蒋桂战争》、《 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 清平乐.会昌》、《 清平乐.六盘山》、《 十六字令三首 》等篇,以寻常话语入篇,生动明快,再现了早期革命战争的场面与声势,许多词句气势非凡,显示出诗人不惧艰难险阻,坚毅刚强,顶天立地的英雄气魄 。

《西江月.井冈山》《采桑子.重阳》《菩萨蛮.大柏地》《七律.长征》《菩萨蛮.大柏地》等篇章好句俯拾即是,无一首不充满革命英雄主义和浪漫主义逸志豪情。“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起句不凡,造语奇特。“雨后复斜阳,关山阵阵苍”则一改古人战场凭吊“西风残照”的凄凉景象,弹洞斜阳尽皆“好看”!“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艰苦卓绝的长征,在诗中表现得极为浪漫和乐观。

《忆秦娥.娄山关》有很高的艺术水准,意境开阔、气韵沉雄、悲凉中见沧桑,战争的惨烈悲壮被表现得极为凝重。词中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一句的气象与李白的“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异曲同工。在《念奴娇.昆仑》中,诗人畅想“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均贫富的共产主义思想跃然纸上,且大气磅礴。

《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是毛泽东在革命斗争年代的最后一首诗。诗人指挥百万大军,一举推翻国民党的统治,改天换地的宏伟大业即将实现,此时诗人闲庭信步,激情奔涌,妙笔生花,一篇格律工稳的代表作一气呵成。诗写得大气横流,慷慨激昂。“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是对历史沧桑的哲理思考,历史的发展必将顺应天道民心,顺应历史潮流的人必将是最后的胜利者 ,也注定成为真正的历史英雄。

三、英雄气——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新中国成立之后,从1954到1965年是毛泽东诗歌写作的又一高峰期。这一时期新中国面临国内国际政治斗争的风云变幻,掌握了国家最高权力的毛泽东同样也面临着种种挑战,诗词创作成了他倾泄内心情感,表达政治态度,警策人们思想的一条独特的途径。

《浪淘沙.北戴河》中,面对茫茫无际的一片汪洋大海,“往事越千年”,诗人想起了当年的风云人物曹操,思绪万千,感慨颇深,“秦皇岛外打鱼船,一片汪洋都不见,知向谁边?”这时的毛泽东也许是体验到了一种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悲怆,但有博大胸襟的伟人,其情感体验是不会仅停留在宇宙、生命大小之叹上的,词的结尾处“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表现出的是一种超越古人的自豪感。此词依然有《沁园春.雪》中的“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的英雄情怀。

《水调歌头.游泳》(1956年6月)词中对社会主义建设中遭遇的困难和战胜困难取得的成就以及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充满了期待、自信和喜悦之情。

《七律.到韶山》(1959年6月)毛泽东在这首诗里情系劳动人民,把他们视为真正的英雄,视为推动历史前进的唯一的动力。

《七律.答友人》(1961年)有屈原《楚辞》的浪漫神韵,构思奇绝,色彩绮丽,从天上到人间,是诗人对积极投身到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劳动人民充满激情的热烈赞颂,字里行间依然可以感觉到诗人的英雄气质。

《七律.冬云》(1962年12月26日)寓意幽深,暗示严峻的政治斗争的来临,表明了无所畏惧,坚决斗争到底的决心。愈是沧海横流、环境严峻恶劣,愈显英雄本色。毛泽东以苍蝇喻敌人,表现出他对腐朽的敌对势力的嘲笑和蔑视。

《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1963年1月9日)同样表达了对政治斗争乐观的革命英雄主义态度。

《念奴娇.井冈山》(一九六五年五月)毛泽东在三十八年后重上井冈山,感慨万千。忆往昔峥嵘岁月,更加坚定了他在新的政治斗争面前的决心和必胜信念。

《念奴娇.鸟儿问答》(1965年秋)借用庄子寓言中的鲲鹏与蓬间雀的形象,借题发挥,冷嘲热讽,喜笑怒骂,皆成文章。

在诗人的许多诗词里,把一切反动派都看作纸老虎,是苍蝇、蚂蚁、蚍蜉、蓬间雀。他要捍卫的是经过殊死斗争之后所建立的的新的社会秩序,是消灭了一切旧制度建立起来的平等的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权;他所想往的是数千年的大同梦。从这一时期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毛泽东永不屈服、绝不言败、无私无畏的英雄气概。

毛泽东的后期作品不象前期作品那样注重诗味诗格,往往是有感而发,以意取胜或以气取胜。诗人随意驱遣文字,纵情挥洒思想,全不受清规戒律的束缚。如果就诗言诗,他的一些诗作里诗人的素质与政治家的胸襟气度未能契合的天衣无逢,未能使诗的艺术性更加丰满,未能使诗的韵致和品格臻于至善至美。但毛泽东毕竟是一个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在戎马倥偬、日理万机的纷繁革命斗争中,不可能以太多的时间推平较仄,坐而论文。他是一个思想家、革命家,而非文学巨匠,我们不能求全责备。毛泽东历来认为,“阳春白雪,和者盖寡”,因此偏重思想性、革命性、大众性、不高蹈、少匠气也是他的创作取向。

总的来说毛泽东的诗词意象阔大,含苍凉而不悲,于平常中见壮丽;英雄气长,儿女情短,不屑琐碎;引经据典,激情磅礴,化用前人语,多反其意;胸怀宇宙,超然物外,随意挥洒,不落俗套。

“天若有情天亦老”,毛泽东是人不是神,毛泽东有情,读他的诗词,我们可以感受到他有儿女情,但是小而少,他有英雄情,却大而多,他把一腔热情,一腔豪情全部倾洒在中国身上,倾洒在人民身上。他的诗词展现了如火如荼改天换地的全过程。他执著地热爱他的人民,热爱他的祖国,热爱世界上所有被压迫被剥削人民,敢于和强大的旧势力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并且为此奋斗终身,最终催新换朽,江山再造。何等情怀,何等英雄!

毛泽东是一个具有浪漫的诗人气质的政治伟人、民族英雄。他的诗词创作贯穿了革命斗争的一生,其诗词体现了他独特的情怀、人格和政治理想,蕴含着丰富的哲理内涵,是一卷珍贵的文史篇章,“它流光溢彩,瑰丽壮美,发黄钟大吕之强音,吐山川日月之精华,必将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灵深处激起强烈的共鸣和回响。”

在又一个即将辞旧迎新之际,以本人一首怀念毛泽东的词为本文作结,借以表达对这位历史巨人、浪漫诗人的崇敬之情。

沁园春

户户桃符,紫夜曈昽,斗柄横东。纵凌高炮仗,声惊霄汉;风摇花雨,星闹寒穹。岁月无情,流光有憾,几度衰枯几度荣?谁之手,推乾坤又转,往复匆匆?

斯人点画从容,以大笔闲涂气自雄。任扬眉快意,江山再造,金鸡一唱,是处齐红。万象重排,催新换朽,笑以诗魂傲冷空。将春色,洒天南地北,浓淡皆同。

2005、2、1 (参考网文佚名)

毛泽东诗词与数字

在欣赏毛泽东诗词时发现毛泽东在诗词里喜用数字,笔者就查阅的53首诗词进行了统计:

53首中有数字的44首,占百分之八十三。(39首本的占了百分之八十八)

其中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亿都曾一再使用,“万”字和“一”字用的最多:

53首中有“万”字的21首,占百分之四十三,21首中“万”字出现29次,每首一点三八字。

53首中有“一”字的23首,占百分之四十八,23首中“一”字出现33次,每首一点四三字。

“一”字和“万”字在汉语里有“全”的意义,一统,天下定于一,道生一,一生二,是为阴阳,阴阳生万物。万物万象就是全部存在了,就是世界宇宙了。从中可以使人感觉到伟人包容八方吞吐宇宙的广阔心胸和大英雄气概。

送瘟神二首七律中一口气连用了十三个数字,这么多的数字入诗并不使人感到牵强无味和生硬的堆砌,反而使该诗陡然生色,别开异彩,动感无限,气势磅礴,视野阔大,境界高远。也更衬托出诗人爱国爱民的厚重情感和喷涌的才思。

说毛泽东对中国和世界的大事“心中有数”、“胸中自有雄兵百万”,从他的并不算多的诗词中也可看出确是实指而非虚言。

毛泽东是人不是神,但是他的思想,他的实践,他一生的事业和对中国和人类的贡献是无人能比的;他在人类历史上的地位在目前来看依然是无人超越的。他是自人类有史以来一位真正为大多数人民的幸福而奋斗终生的战士。他既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同时又是一位百折不挠并且取得巨大成功的社会革命家、实践家。他给人类留下了毛泽东思想这一巨大的精神财富,其中包含毛泽东诗词。他的伟大的人格力量,他的思想将会影响和指引人类数十个世纪。

(ZT)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