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一十九章 “集家并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鬼子驻蒙军在清水以南地区的反复“清剿”已经过了半个月。

对于这块从侧翼威胁大同重镇的地区,司令部就设在大同的鬼子第二十六师团寝食不安,除了不断派出部队进行“扫荡”以外,还试图调整兵力,重新占据废弃的阵地。

绥南军分区指挥部。

“日军的‘扫荡’一直无果,已经进入了疲倦阶段,绥远分区的基干团可以撤回进行休整,”小五念得很快,片刻后笑嘻嘻地放下了电报,“自从第五分区在清水打了一个窝囊仗后,立刻被贺老总狠狠地训了一顿,所以他们现在打仗好凶哦!”

“他们的参谋长当场就作了深刻检讨,再不表现一下,恐怕军委就要撤一批人了。”戴仙兵忍不住笑了笑,话音中带着一丝得意。

因为第五分区的X旅是老红军,所以对于这支老部队的战斗力,其创建者是非常在意的。

一个参谋手中拿着一份刚收到的电报,大声说道:“军委来电!”

“念!”刘云面无表情的看着参谋。

历史的车轮虽然已经发生了改变,但是依旧没有偏离得太离谱,也许“动员组”已经趁着鬼子“扫荡”的间隙过来了。

“我抗战将士浴血奋战,现晋西北根据地和绥远根据地已经联成一片,为了加强对晋绥根据地的领导,中央决定将晋西区党委改组,成立中共中央晋绥分局,绥远分区也划归晋绥分局统一领导,决定由林H同志负责分局的组建工作……

晋绥根据地将是陕甘与敌后根据地联系的唯一交通要道,战略地位极其重要……”参谋大声念着军委发来的电报。

原来是虚惊一场,刘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却没有注意到茶杯内已经没有茶了。

“我的司令员,你这段时间是不是太辛苦了?”看在眼里的李远强忍不住问道。

“我在想北方的一些事宜,这个时候恐怕日伪军要大举进攻林西游击区了。”刘云撒起谎来面不红心不跳,并且还“忧心忡忡”地看着挂在指挥部内的地图。

指挥部差不多马上安静下来了,不少人飞快地瞥了一眼地图。

当初可是司令员一力主张北进的,等到军分区的三分之一的主力开走了,司令员却居然又开始后悔……

片刻后,刘云忍不住揉揉太阳穴,这些天的精神压力很大,既有对即将到来的“ZF运动”的无助和彷徨,也有对林西以北地区我先遣队能否站稳脚跟的焦虑,这中间的滋味,没有体会过的人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煎熬”。

#

司令部外,一行“锄奸团”成员们已经毕业,他们又恢复了那种西装革履的打扮,原本光溜溜的头上也长出了短短的溜顺头发,并且梳理得很有形,至于身上的体臭、虱子,更是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总之,除了皮肤变得黝黑、手掌上布满了老茧、神色变得粗犷以外,他们和刚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区别。

除了“锄奸团”的十几个人以外,还有一个失踪很久的面孔——当初和诸葛同一起逃难过来的王良。前些天的这个时候,王良还在归绥主持地下情报基站的建设,接到紧急调令后,立刻快马一鞭赶到了绥南司令部。

邓海公看了看聚集过来的部下,郑重地问道:“你们打算入党吗?”

这段时间内,“锄奸团”内部发生了一件大事,“特二科”居然发现一个“锄奸团”成员私藏电台,并且还找到了密码本。稍微审讯后,那个被捕的“锄奸团”成员,对于自己国民党特务的身份供认不讳。随后,这件事情导致了“锄奸团”全面倒向了GCD。

“锄奸团”成员们纷纷对视了几秒钟,对邓海公的提议没有表示反对。

“司令员准备在平津地区创建一个党支部。”邓海公看了看自己的部下,又吩咐道:“既然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那么回到平津地区后,我们就发电报申请集体入党。”

对于刘云亲自主持的热情招待和政治指导,邓海公又哪能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况且,这次“锄奸团”的经费都是从外围黑河镇紧急调过来的,有五千块大洋之多。因为根据地的情况困难,据说司令部有不少人极力反对花这么大的代价支援“锄奸团”。

一番权衡考虑后,邓海公决心要以“国士之恩”作为对八路军的回报。

“大家安静,司令员来了。”一个手下突然打断了邓海公等人短暂聚会。

“时间过得好快呀!”刘云大步走过来,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想不到你们这就要走了。”

“司令员,我们准备脱离‘抗日锄奸团’,成立一个新组织。”邓海公目色坚定地说道:“以前的那个“锄奸团”已经不适合我们再呆下去了。”

“为什么要这么说?”刘云一愣,我还指望你从那里招人过来呢!

“在绥远这么长的时间,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邓海公指着身后的几个成员,正色说道:“国民党贪污腐败、内战内行,我们商讨后,已经对她失去信心了”

“锄奸团”内部安插的国民党特务暴露后,一直都让邓海公很恼火!虽然那个家伙很快就被送走了(这个时候抓住的国民党特务不会关押、处决),但是包括邓海公在内的“锄奸团”,都对国民党有了一种极大的失望。

“不行!”刘云断然拒绝,摇着头说道:“一旦你们脱离了‘锄奸团’总部,以后就不会再得到经费和装备以及宝贵的情报。”

“那又怎样?”邓海公指着身后的成员,毫不客气地对刘云反驳道:“这次和我一起来的成员,都是我特意从各个学校抽调出来的,只要绥远军分区鼎力支持,短时间内我就可以另起炉灶拉起一支人马。”

邓海公的外祖父家族,是天津有名的民族资产阶级,其家族处世的政策是绝对不要介入政治斗争!但是邓海公天津中学读书的时候,受到了抗日思潮影响,违背了家族的原则,成为了抗日“锄奸团”内最早的重要骨干之一(其代价就是与家族断绝了关系),所以凭借邓海公的名气、号召力,完全有实力脱离“锄奸团”自成一系。

刘云立刻摇头,又耐心地劝说道:“‘锄奸团’毕竟还是家大业大,这决不是你们的小组织可以比拟的,而且我还要你从‘锄奸团’内部拉人过来和我们一起抗战,让国民党的装备和人力为我们所用。”

“好、好吧!”邓海公犹豫了片刻后才勉强地点点头。

“报告!师部来了紧急军情!”小五面色凝重地跑过来,大声说道:“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俊趁着兵力增加,发动了中条山之战。一周之内,中条山各山隘据点及南麓沿河各渡口,尽为鬼子所占领,整个战局已经不可挽回……”

“这怎么可能?”邓海公双眼睁得溜圆以至于几乎是瞪着小五,几秒钟后又飞快地从地上抄起一根树枝,笨拙地画起地图来,一边比划一边界说道:“这是位于晋西南晋阎军十余万人、位于潼关宜川之线的河防军两个集团军十余万人,洛阳一线汤恩伯十万人,非但进攻中条山之日军无可奈何,而且还可以积极对日军进行侧击、迂回,甚至于完全可以歼灭入围之日军。”说完后眼神直直地看着刘云。

“不错、不错!”刘云赞叹不已,邓海公是擅长策划型的人才,要是让他溜走了那简直要天打雷劈的……

“嗤!”小五在一旁冷笑一声,看了看地上的草图,不屑地说道:“此次日军合计出动四十二个步兵大队,大约三点五万人,他们置外围三十万国军如草芥,丝毫不顾其侧翼和后方暴露,迅速攻下了有坚固防御阵地的十万国军,其轻视国军的程度可见一斑。

况且此次战役结束后,日军又公然宣称‘收到事变以来罕见战果’。”

听完小五的话后,“锄奸团”的成员们一个个脸色黯然,对国民党主持的正面抗战几乎心灰若死。

刘云看在眼里,叹了一口气,说道:“国民党方面各部或者指挥不动、或者见死不救(保存实力)。而中条山的防卫部队则抵抗意志消沉、战斗力低下,守军的指挥机关脆弱、系统紊乱,很容易失去对守军各部的控制,所以战局演变成一败涂地也就是这个原因!”

对于这个难堪的战果,刘云虽然也不愿意接受,但这就是事实,因为政治和军事上的双重腐败导致了这次大败,并不是国民党军“运气不好”。

而且,接连不断的失败给坚持抗战的军民造成了沉重的心理打击,这使得国民党在不知不觉中正在失去正统的法理依据。

“算了、算了!不想他了!”邓海公懊恼地挥挥手,又一脚踏烂地上的战略示意简图,抬头对刘云正色说道:“我们这就要走了,不知道司令员还有什么指示?”

“没别的,你们不在的这段时间内,当地的形式肯定发生了变化,你们到了平津地区要注意安全。”刘云看了看邓海公,又看了看王良,笑着问道:“对于我给你们安排的‘佣人’,你不会有意见吧?”

此次除了王良这个“生人”以外,还有十几个精干的绥远“佣人”随行,他们都是从各个情报基站抽调出来的老手。军校对“锄奸团”的训练进入尾声后,刘云作为“抗大”的校长,又亲自对“锄奸团”和情报员们展开了突击短期训练,其中包括情报收集、情势判断、反馈、预后处理等方面。

王良小组除了要在平津地区建立地下组织以外,还要在南口地区建立一个地下电台中转站。

“没有!”邓海公马上笑了笑,礼貌地对王良点点头。

在随后的送行路上,刘云带着一干成员们路过一个集镇,刚好本地赶集开市,三三两两衣着褴褛的老百姓挑着、提着土特产沿街叫卖。

根据地因为鬼子的封锁,加上老百姓对各种钱币的不信任,除了很少一部分买卖使用了大洋以外,集市上的老百姓大多使用“以物易物”来换取急需的生活用品。

刘云虽然早就知道发生“百团大战”后,鬼子会调集重兵“清剿”身后的GCD军,使得敌后抗战形势一片黑暗,但是也没料到实际情况会这样困难,就连身为“模范分区”的绥远分区,也面临极大的困难,整个根据地的经济全面吃紧、处于崩溃的边缘!

因为集市上的老百姓还没有见过这么多“西装少爷”一齐亮相,这使得不少人纷纷频繁地看过来,“少爷”们居然抢走了刘云的风头。

在接受“注目礼”的时候,邓海公等人既有些尴尬也有些吃惊,因为平常接受的都是封闭式训练,没有见到过老百姓衣着褴褛的凄凉情景!“司令员。”邓海公轻声说道:“我不但保证上面拨下来的经费全部用在购买设备上,而且我还要给根据地搞到大笔经费。”

“哦?!”刘云来了兴趣,笑着问道:“你怎么弄?”

“平津地区的汉奸要员们一个个贪污腐化、富得流油,他们的豪宅内堆满了民脂民膏,我不抢他们抢谁去?”邓海公的鼻孔内喷出一股粗气。

“不错!有出息!”刘云笑着赞叹道,又给邓海公出了一个主意,“你们不要直接绑架那些要员,他们身边都有保镖,首先从他们身边的人入手,比如说姨太太、家人什么的,而且还有很多日本商人在平津地区投资,他们都是为日本侵华服务的,你们把他们也一并抢了。”

“这样、也算是抗日了!”王良笑着接口道。

#

军分区指挥部,一个熟悉的背影正趴在李远强的办公桌上伏案察看文件,两个参谋进进出出地搬弄桌子、椅子、文件夹,不长的功夫,就在李远强的办公桌旁就摆好了一套桌椅。

“为什么要用新桌子?”背影抬起头有些不悦。

“副政委,您才回来,还是用新的比较好!”一个参谋期期艾艾地说道。

“还是用旧的吧!”副政委——钟天祥淡淡地说道。

在绥西区的时候,八路军在日伪军、国军的夹缝中生存,别说奢望一套旧办公桌,能够在土炕上安心办公就不错了。

看完军分区近期的战略布置后,钟天祥忍不住陷入了惊讶之中,没料到在这段短短的时间内,分区主力居然被陆续派往东北,绥南区差不多已经被淘空了,这以后怎么配合军区主力打仗?

“小钟回来了!”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李远强在门口无不歉意地说道:“本来是要去接你的,你咋先回来了?”

“谢谢政委的关心!”钟天祥礼貌地笑了笑,又举起手中的文件正色问道:“部队只有向南方发展才有出路,为什么军分区会做出这样的决策?”

“因为……”李远强对于刘云的战略布置也有些不理解,但是思索了几秒钟后,还是帮刘云辩解道:“大同和张家口是鬼子的战略支撑点,属于必争之地!以我们的实力,在敌人的大城市周围很难发展。

况且绥远地区受到的直接威胁是关东军,只有向北方发展,绥远的压力才能减轻。”

钟天祥只好轻轻地放下文件。

既然连老上级都这么帮刘云说,这后面也就没有什么可说了。

“你是不是觉得北进太危险、不值得?”李远强主动说穿钟天祥的心事。

“不错!”钟天祥点点头,走到地图前比划着说道:“经过清水一战的消耗后,司令员又从绥南区抽调主力北进,现在绥南区的实力比以前锐减三分之一左右,根本就不能再打大仗!

本来一片消沉的全国抗战局面,说不定可以由我们军分区点燃,但是……”说到这里又惋惜地摇摇头。

李远强笑了笑,对于钟天祥的“点燃全国抗战局面”这句话没有表态,而是从旁侧击地说道:“军委对于分区的北进主张没有任何反对。”

还有一句话李远强没有说出来,军委不可能不知道北进开展局面的困难,但是从历次的电报来看,军委对于绥远分区的北进决策不但不反对,相反,甚至还隐隐持鼓励的态度。

#

林西北方地区,就在分区司令部为了先遣队的问题而伤脑筋的时候,诸葛同也开始面临一个大问题。关东军最高司令部已经察觉到了这颗眼中钉肉中刺,为了连根拔掉这股新兴的抗日势力,迅速抽调了以一个日军独立守备大队为骨干,又从察、热等地调集了十二个县辖警察“讨伐”队的庞大协从队伍(相当连级建制),“进剿”藏在山林和荒漠之间的游击队。

在日伪军重兵压境之下,先遣队和新成立的地方政权有顷刻间覆灭的危险。

先遣队的总兵力不过五百余人,除了一些枪法好的猎手、单兵能力强的土匪以外,战术技能落后新兵占据了一半,而此时实力强大、装备优良的先遣队第三支队(装备仅相对于其他八路军要好一些),还没有走完一半的路程!所以的眼下一切困境都只能是诸葛同自己解决。

“这小鬼子还真是看得起咱们!”一身邋遢的诸葛同皱着眉头看着地图,又伸手在背后抓了抓,大片“盐花”落了下来。

“要不咱们还是跟司令部发一个电报?”宋致勇也挠了挠头皮,顿时“雪花”纷飞。

因为多日没有洗澡,在座的其他干部都是一幅脏兮兮的模样。

“发电报又怎样?难道发了电报咱们就可以回去了?”诸葛同表头反对,几秒钟后声音一沉,“要发电报,也要打完了这一仗再发电报。”

绥南区的主力刚刚打了一场恶战,这个时候却又突然派出了先遣队第三支队,由此可见军分区对先遣队的重视程度!所以这个时候诸葛同是没有脸皮叫苦的。

沉默了几秒钟,宋致勇低声问道:“这个仗该怎么打?什么时候把部队分散?”

面对敌人的重兵压境,只能将这五百余人分散成几十人的小队伍,进入敌人的后方出动出击,这就是当初在绥南区参加政治、战术学习的时候,军分区一直强调的“翻边战术”。

“不行!不能打散!”诸葛同缓缓地看了看各个连、排长,摇着头说道:“‘翻边战术’虽然在理论上说得不错,但是仅仅骚扰敌人是不行的,应该消灭他们的有生力量!”

“歼灭战?”宋致勇有些愕然。

“不打歼灭战,我们的给养和装备从哪里来?如何打破敌人的‘集家并村’。”诸葛同反问道,又在地图的某处重重一指,“主力部队跳出包围圈后,就在这一带守着!”

提起日本鬼子人为制造的“无人区”,就不能不提残忍的“集家并村”(东北人称之为“归大屯”),日本侵略者首先假手“满州国”颁布《关于建设集团部落的通令》,然后派出日伪军警烧毁民房、强迫人民抛弃生活和生产资料,搬到指定的“集团部落”居住。

在“部落”的周围,日伪军警驱使老百姓挖壕沟、修隔离土墙、在墙上围铁丝网、四角筑炮楼、成立“民众联防队”……

“部落”只设一个出入口,出入出示居住证明并登记,种地也不能远离“部落”。日伪通过减少甚至消灭山区中的小村庄后,一方面对驱赶到“人圈”里的中国老百姓,进行经济、军事和政治上的控制,另一方面也达到了使我军民彻底分离、截断了我游击队给养的目的。

野外,日伪军圈定的“部落”附近。

“队长。”一个侦察兵弯着腰跑回来,低声说道:“林西县的一支‘讨伐队’正要进入我伏击圈,估计有两百余人、两个连的建制。”

所谓的“讨伐队”是指“满洲国”用来“维持治安”机动兵力,哪里战事吃紧就调到哪里去当炮灰。

这些“讨伐队”的成份极为复杂,大多都是一些亡命之徒。他们在参与进攻抗日联军和制造“无人区”过程中疯狂之极,双手沾满了军民的鲜血。并且因为其骨干都是受过特种训练的汉奸和叛徒、大多数都有和“抗联”作战的经历,所以其战斗力要强于关内的伪军。

诸葛同偷偷地从草丛内探出一个头来,看了看远处连侦察尖兵都没有布置就趾高气扬行军的反动武装,冷笑一声后低声对宋致勇交待道:“待会儿这边打响后,你立刻安排人手立刻冲入‘模范部落’内解救乡亲。”又对干部们交待道:“立刻在山头两翼展开部队,布置包围圈。”

干部们纷纷点头,正准备离去,诸葛同又叮嘱道:“同志们,不要怕牺牲!牺牲多少人我就给你们补充多少人!一鼓作气消灭这两个滞后的讨伐队!”说完郑重地看着干部们,“只有打好了这一仗,我们才能在本地立足脚跟!”

当然!除了部队在本地站稳脚跟以外,诸葛同自己也明白,只有完胜这一仗才有资格当林西地区的军事主官(团长)、才能一展抱负!

日伪军进入包围圈后,本地猎手出身的战士首先进行狙击。

“啪”一声清脆的枪响,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先头“讨伐队”队长一个倒栽葱摔了下来,紧接着狂风暴雨般的弹雨猛烈砸向茫然不知所措的“讨伐队”……

在诸葛同用多出伪军一倍兵力“包饺子”的时候,宋致勇带一些人化装成败退的“讨伐队”,分头混入各“部落试验区”内。

枪响没多久,近在咫尺的“实验区”内的日伪官员觉得不安全,纷纷溜之大吉(日伪军的主力,老早就被调走参加“讨伐”去了)。被强迫押解来的老百姓们也跟着收拾包裹,三五结群地逃跑。

“部落”内,一个身穿破烂黑军装的人挥舞着手大喊道:“乡亲们别害怕,是我们八路军打过来了,都走这边、走这边……”

一个老百姓推举出来的代表心惊肉跳地走上前,问道:“你们是国军吗?”

东北的胡子、各种牌子的小武装鱼龙混杂,特别是一些反动武装扰民甚烈,所以老百姓害怕出了虎口又入狼窝。

“不错!我们就是中国军队!”八路军干部立刻挺了挺胸口,指着自己破旧的黑军装大声说道:“我们就是打鬼子的八路军!”说完后又跳上一块大石头,继续大声地指挥老百姓远离作战区域逃跑。

和刘云所说的一样,饱受战乱之苦的东北人只对穿“军装”的人信任。

大批老百姓顺从地在少数八路军干部战士的指引下,迅速逃入荒山。紧接着就像推倒了多米诺骨牌一样,在八路军小分队的攻击下、内应的策应下、老百姓自发的暴动下,各“部落”内发生了更大范围的逃散,使得日伪军设立在本地的“集家区”彻底破产!而脱离虎口的老百姓则将给根据地提供大量的人力资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