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统全球 第三部 征战北方 第69章 重启战争

yxxrmy 收藏 12 63
导读:一统全球 第三部 征战北方 第69章 重启战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578.html


199年年初,拓拔鲜卑与大汉帝国在求和条件上产生较大分歧,未能达成一致,双方有再次进入战争状态的趋势。

从去年大汉军队占领河西鲜卑风原城后并没有守成,而是主动出击与拓拔鲜卑的援军在兰湖天展开了一场40余万人的大战,最后以鲜卑的惨败告终,拓拔天就知道大汉不会善与。

自从8年前大汉太子刘协登基以来,大汉的国力以飞一般的速度递增,让周围所有的部落猝不及防,根本来不及阻止,而且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来阻止。到现在,任谁都看得出大汉的国力比之汉武大帝时还要强上不知多少倍,更是惹不起。

拓拔天知道中原汉族向来有个习惯就是弱小的时候卑躬屈膝求和,强大的时候千里追袭,不给人留一点后路。从秦汉两朝对匈奴的态度上可以看出这一切。秦朝统一中原前基本上与匈奴相安无事,秦朝统一全国后就发兵草原,把匈奴往北赶出了几百里,然后修了长城,根本不给匈奴卷土重来的机会。

等到秦朝灭亡,汉朝建立,趁中原混战南下的匈奴保持了几百年的优势,汉朝用无数的金钱美女取得了与匈奴和平共处的机会。但等到经过几代皇帝的积累后,到汉武大帝可以与匈奴抗衡的时候,马上派兵北进,直把匈奴打到了大漠以北,由于匈奴被大汉打得元气大伤,根本抵挡不住鲜卑的进攻,又被鲜卑打到西域北方一带去靠欺负西域小国家吃饭了。

正是看出了汉族对北方草原民族的态度,因此拓拔天根本不抱希望大汉可以饶过他,一边派使者向大汉求和拖延时间,一边派人联络乌丸、夫余等部落,希望可以结成军事联盟抗击大汉北进。

乌丸是大汉幽州以北的一支鲜卑分部,人口50余万,军队10万,之前经常侵入大汉进行劫掠,但从夫余邪风部的那一次草原大战后就收敛了很多。不过仍不时的南下抢劫一番,却没得过什么便宜,经常要损失大量的士兵才能退得回来,最后不得不停止这种强盗行径,正二八经的用牛羊马等牲畜与大汉商人交换生活物资。这样做的结果就是相比以前多付出了许多牲畜,使丘力居在部落里的威望下降,因此他对大汉也是恨之入骨,巴不得有谁与大汉干起来他好参一脚。这次拓拔天派的结盟使者正和他意,毫不犹豫就同意了组成联军对抗汉军的主意。

而夫余的情形就大不相同了,他们虽然也是少数民族,却不是游牧民族,历史上与大汉根本没有什么说得上的仇恨,除了以前紧邻大汉的邪风部时不时的到大汉境内劫掠一番,但也不敢过分。夫余大体上处于今天的松花江中游平原一带,拥有独天得厚的农业条件。前几年花大价钱从大汉引进了优质小麦的种植,已经基本上解决了族人的生活问题,再不像以前那样饱一顿饿一顿了,夫余的族人大都对大汉有很深的感情,隐隐有归入大汉的趋势。

自从邪风等三部归顺大汉后得到了大汉中央的许多补助,虽然丧失了军队控制权,但所有的人都知道就是有这点军队对大汉也造不成什么威胁,阿灵伏当上了邪风市的市长,出入像大汉官员一样坐豪华马车,羡慕死人了。现任部落首领在一些到过大汉的族人(很多是被收买的外围情报人员)对大汉富裕的描述劝说下时时想带领全族归入大汉,就是不知大汉的态度。因此对拓拔鲜卑的结盟建议根本理都不理就拒绝了,不仅如此,还派人通知了大汉军方,以表达自己的归顺之心。

2月3日,大汉与鲜卑的谈判正式破裂,双方进入战争状态,拓拔鲜卑与乌丸在之前聚合原有军队和新招的士兵共50万人集结在双方边境上,战争一触即发。

大汉军方根据国防部的部署,113师集结在济达、兰湖天北部一带,133师集结在朔方、九原、云中北部一带,信都军区122师集结在马邑、白登、上谷长城以北,123师集结在天终、白蝉、昌离一线,等待出击命令。

2月5日,国防部“战争开始”的命令送达各师长手上。2月9日,113、133、122、123四个师同时从驻地出发,向北推进,寻找鲜卑军队交战。

2月11日,东线的123师首先在白蝉以北150公里处与乌丸15万骑兵部队相遇。这一次谁也没有进行决战的准备,乌丸从大汉对拓拔天部的兰湖天一战知道大汉军队实力强悍,不可硬碰。而汉军为了减少士兵伤亡,也尽量避开正面决战,双方在那个叫雾山的小山坡南北两面停了下来,谁也不愿主动出击,以免对方以逸待劳。

对丘力居来说,避免与大汉军队正面交锋是他最愿看到的。双方停下来后,他马上派出了几千人的巡逻队散布在双方中间千米的对峙空地上日夜巡逻,以防汉军突然袭击。而那个雾山,当然是观察汉军动静最好的地方,丘力居派了3万人驻扎在山上,抵挡汉军的正面攻击。

双方都不想正面对敌,正合123师师长夏侯渊之意。因为根据去年最后一次军事会议的军令,此次作战要首先采用特种作战击杀敌方首领丘力居,造成对方指挥失灵,那自己10万人的精锐部队要消灭收编对方15万人是轻而易举的事。

经过8年的发展,大汉的特种兵素质越来越高,当初那些训练方法已经被拿来训练普通士兵了,特种兵的训练方式变得更为恐怖。能够进特种部队的都是精锐中的精锐,至少也有一人单挑10个普通士兵的实力才行。他们的武器五花八门,只要能让他们完成任务的东西都会被他们拿来当武器,平时的普通装备有手弩、手榴弹(为保密基本不常用)、炸药包、绳钩、刀剑等,特殊任务有特殊武器装备。所有的特种部队中最神秘的是隶属于国家安全局的特别行动组,每人拥有一支武器研究所研制成功的步枪一支,这是只有少数高层才知道的事情,不到特别时候不会动用的。

在雾山南面扎好营后,夏侯渊和宗预就把军区拨给123师指挥的军区特种营2连4排的排长唐龙找来,商量对丘力居的特种袭击。

唐龙今年22岁,是4年前皇上微服出巡时碰到的一个江湖人士,当时唐龙被新城码头的青鱼帮追杀,被皇上救了下来,最后查清唐龙的家族师门没有问题后被皇上推荐到信都军区参了军。

像唐龙这种江湖人士是最受军队领导欢迎的,他们武功高强、快意恩仇,除了纪律散漫需要训练外,最适合军队的豪爽气氛。而由于他们都是从小打下的武功底子,学什么都是事半功倍,不到一年的时间,唐龙就在军中脱颖而出,被选入特种部队。又经过3年的努力,爬到了今天特种部队排长的位置上。别看只是个排长,却拥有营长才有的中尉军衔,而且直属军区司令部,其他人没有调遣的权利。这次唐龙被军长派到123师配合作战,也是抱着捞军功的心理来的,誓要拿个军功章回去迎娶他的小师妹。

唐龙家居陈留,是一个叫飘剑门的江湖门派的弟子。4年前,18岁的唐龙艺满出师,到江湖闯荡,在新城码头与一名搬运工发生争执,年轻气盛的唐龙以为现在还像他师傅描述的江湖一样任他们横着走,把那工人打了一顿,不料那是一个有帮会保护的工人,结果青鱼帮派出3个高手追杀他。唐龙开始还以为这些码头工人聚集的帮会没有什么高手,不料那3个高手武功却高的出奇,唐龙差点就被抓住了,好不容易才逃脱,最后一直被追杀到洛阳旧城,被出来逛街的皇上救了下来。

唐龙并不知道救他的人是皇上,最后把他介绍进军队后他还以为是哪个富家公子。他也不知道其实青鱼帮也是在皇上的授意下由政府派情报人员秘密指导组成的,与后世的工会性质一样,就是保护那些平时处于社会最低层容易受欺负的工人,顺便充当情报来源点。那次追杀唐龙的3个人是正好在青鱼帮办事的国安局的人,听说有人欺负帮会的工人,起了玩心,想把唐龙抓到公安局关几天,就没下死手,结果被他跑脱了,追到旧城后又被皇上救了下来。

皇上一直对江湖中的事情兴趣极大,连剑师王越都被他聘到洛阳军官学校当了一名武艺教授去了,尽管唐龙身上有江湖脾气,但还是被皇上推荐到军队中去了。

到了军中,除了开始不适应军队纪律外,其他方面唐龙很快就适应了,特别是军人直来直去的性格最对他们这种江湖人士的脾气,很快与战友打成一片。后来进了特种部队,唐龙才发现他们江湖人的武功虽然比普通人高,但要说与军队中的精锐比那还差得远,唐龙在特种部队中也只算中等的水平,他猜想即使是他师傅来可能也就能当个连长,500人的江湖高手对上有组织的500个特种兵绝对是惨败。唐龙才知道为什么自古以来都是头脑精明的坐天下,没听说谁以武功高取得天下。天下武功高的人多的是,但谋略能够指挥千军万马的却少的可怜。唐龙喜欢上了军队的生活,4年的军队生涯早磨平了他的江湖习气,穿上军装,谁也不知道4年前他还是个江湖草莽。

小师妹是个孤儿,被师傅收养的,比唐龙小一岁,从小与唐龙青梅竹马。这几年当兵很少回去,只是书信往来。去年年末师傅来信说他再不回去娶他师妹就要把他师妹嫁给别人了,唐龙死磨硬磨才把营长说服同意他在这次北方战争中取得成绩后放他的假,让他回去迎娶他师妹,因此这次击杀丘力居唐龙非常积极,也是誓在必得。

“报告师长、参谋长,唐龙报道!”唐龙走进中军营帐,对正在谈话的夏侯渊和宗预大声道。

“唐龙啊!来,坐,坐,坐!”夏侯渊有点讨好的拉着唐龙坐下,引起唐龙和宗预一阵笑声。不为什么,就为5年前夏侯渊实在受不了那些特种兵的傲气,与当时洛阳军区的一个特种兵排长比了武,结果身为一旅之长的夏侯渊被人家用花样百出的攻击手段放倒了。夏侯渊不服,又来了几次,还是被放倒。虽然对方赢得不公平(有些攻击手段实在不堪入目),但一句“在战场上你早死了千百十回”就把他的理由顶了回来,无话可说。后来夏侯渊主动到特种部队训练了一段时间,虽然因为有基础进步明显,但对那些阴招还真是怎么学也学不会,每次都会被本来武功比他低的战友逼得手忙脚乱。因此他对特种部队的人有点害怕,纯粹是那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态。

唐龙这一路上早习惯了师长对他的“热情”,也不客气地坐下,然后问道:“师长、参谋长,我的部队什么时候出击?”

“唐龙,我们商量了一会,这两天我们和丘力居耗着,等他放松警惕,并让情报人员摸透他的生活规律后你们才出击,如何?”宗预问道。

唐龙想了一下答道:“好的,反正我听你们的安排就是了。军长是命令我可不敢不听。我回去布置有下,让人去摸摸地形。”

“不忙不忙,你看吃晚饭的时间也到了,就在这喝两杯再走吧!”夏侯渊急忙拉住唐龙。宗预不喝酒,他只好找唐龙一起喝。唐龙推了几下推不掉,也就不坚持了。坐下和两人吹起了当年参军前行走江湖的事,直到酒菜上来又和夏侯渊拼起了酒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