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战神 第一卷 第一卷:铁血丹心卷 (上卷) 第十七章

天下战神将军 收藏 3 91
导读:末日战神 第一卷 第一卷:铁血丹心卷 (上卷) 第十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3/


特别声明:本故事发生在平行宇宙的其他平行时空,请务将其与书友所处现实世界挂钩。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作者不负文责。

***********

有了老鼠的经验以后B组的行动速度快了许多,老鼠开锁、进门、直接用装了消声器的手枪对准脑袋就是三枪,也不管床上是男是女,是单是双,然后拔掉电脑电源就拆硬盘,末了大牛还把一个小当量的微型遥控炸弹装在房里。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基本没有遇到什么抵抗。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就将这一层房间的清除干净,其中有几间房是空的,看来其中的人应该跑去开夜班了。对于空房间也没忘记搜索,并且同样在隐蔽的地方由大牛安装上了微型遥控炸弹。


看着兄弟们训练有素的动作和快节奏的作战方式,突然让王龙觉得现在这场景看起来和自己入伍前非常喜欢玩的CS一样。只不过脑袋中一个真实的信息告诉他,这是真的,如果这一句挂了并不可能重新开局。这就好像CS比赛中的决胜局一样,只不过王龙觉得,似乎打CS的时候比现在还要更刺激些。


没有遭遇,没有警报,没有枪声。B队有如逛居民区那样安静而又潇洒的撤离了这栋被他们报销了七条生命的死亡地带。


东方的天空开始有一点鱼肚白了,现在还没到凌晨四点。虽然王龙B组众人中此前真正杀过人的只有王龙和大牛,不过这一次基本上好像比赛似的,每个人都开了荤腥,尤其是山猪,挂掉了三个。


回收地点就在汤姆上士被挂掉的地方不远,而汤姆上士的尸体此时正安静的躺在一个冰冷的巨大垃圾桶里。王龙焦急的看着表,离撤退时间不足一分钟了,但是A组的身影却还是不见。看了看兄弟们的表情,王龙咬牙道:“再等三分钟。”


这不是打CS,不是一局五分钟的战斗。按照修罗的教导,如果过了时间那是一秒都不能等的。因为谁也不能保证,下一秒你等到的会是你的战友,还是敌人的子弹。就在众人焦急等待着A组归来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那冒出来的两个美军士兵突然来到了这个基地堆放杂务的一角,猫腰找了个比较隐蔽的角落,不一会就看见一溜火苗升起外带燃起了两点火星。


“日”王龙将手枪保险打开,密切的注视着这两个开小差的倒霉蛋,藏身在杂务堆里的几人也都纷纷瞄准了他们的脑袋。


又过了一分钟,还是迟迟不见光头他们的A组出现,发出的联络信号也没回音,王龙急了。两个煞笔小兵这会还在有说有笑的抽着烟,并没有过过瘾就闪的迹象。焦急的看了看表,时间过了,王龙低声命令道:“撤退。”


六个人开始轻轻的退却,此时远处也适时的传来一阵清脆的犬吠,看来光头他们果然是出事了。可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必须把身边的人安全的脱离。王龙咬咬牙向来路看了走后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带着兄弟们一头扎进了已经开始蒙蒙亮的黑夜之中。


——————————————————————————————————————————————


这一头,我们来说说光头到底是为什么耽误了撤退。


话说这AB两组分别进入的是两栋并不相邻的高级士官宿舍,在中国,连长级的军官是有自己的文书(警卫员)和单独的宿舍。排长以下的才会和士兵一起住大通铺。(某些部队里地方宽余的排长都能有自己的单间。)


美军似乎在这一点上似乎更强调一些,基本上好像中士以上就可以住小间,上士或者尉官的待遇会更好一些。美军规定,所有现役军人不分等级,每人每月享受154.16美元的伙食补贴;有眷属的军官每月住房补贴约为500至千余美元不等,无眷属的军官每月住房补贴约为400至800余美元。同基本薪金一样,伙食补贴和住房补贴每年也进行调整。生活补贴共有30多种,主要包括浮动住房补贴、差旅补贴、交通费、安家费、家庭分居补助、海外驻扎补助、服装费、特殊服装费等。如因公出差,美军官兵可享受丰厚的差旅补助,最高可达每天约220美元,最低也有80美元。美军规定,因工作需要在特殊环境中(多指对身体有危害和对生命有危险的环境)任职的军官还应享受特殊津贴和奖金,特殊津贴和奖金多达57种,如海上津贴、潜艇任务津贴、飞行津贴、核任务津贴等。除此之外,美军官兵还享受免费医疗、军内超级市场和军人服务社廉价购物、军人俱乐部免费娱乐、教育资助、休假期间优惠搭乘地方飞机、火车、汽车等其他福利待遇。


看看这些美军的福利待遇,咱中国简直没得一比。不过对于王龙他们来说,也正因为这样的特殊化,才使得这次的任务顺利进行。和全世界的军事基地一样,虽然美国人的军事基地也有哨位和巡逻人员,但是这部分都严格的控制在关键的军事区域和特殊地点。对于军属区和住宅区,打死也不会想到有人会去这些地方搞袭击破坏,这么多年来的习惯成了自然,因此才让九班的人马钻了个天大的空子。


废话也不多说,光头带着老蛇、东北虎、山鸡、白马还有野狗钻进了这片高级军官住所,根据我情报特侦机关的情报显示,这批美日科学家表面上是打着防御朝鲜方面可能进行的生物打击而进行预防工作和研究的。但实际上是选择韩国这个第三方国进行细菌病毒武器的合作研究工作。


首先下手的是东北虎,东北虎的专长是器械和格斗,但是在其他方面也有专精,比如这个开锁的技巧。只见他从大腿枪套处抽出了两根特殊形状的金属条,灵巧的在那门把手上拨弄了几下就把门给打开了。按照敌后潜破作战训练的战术指导,想也不想掏枪就把床上还纠缠在一块的两个人给米西了。完了上去一检查,那个被干掉的老美身下还压着一个大约十五六岁年纪的韩国女孩。


和王龙通话以后,快速的执行着命令。唯一不同的时候,光头这边全部是东北虎一人包了。开锁、开门、开枪,睡梦中虽然也有个别警觉的,但是没有一个人能逃脱死亡的命运。完了就拆电脑的硬盘,并且把一切可能有用途的光盘资料也装进战术背囊里,走之前山羊和大牛一样将一些炸弹给按在了房间里比较不引人注意的地方。


野狗比了比手势,两个巡逻兵钻进了楼道,不过看起来并没有上楼巡查的意思。几人迅速的集结到了楼道里,准备着强行突破。光头看了看表,离集结时间不到五分钟了,可是楼下的两人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站在那调侃起来。


一分钟,楼下两人没有离开的意思。光头果断的带着众人撤退到刚刚清除过的房间里,打开窗子看了看。现在几人的位置是位于四楼,这一边虽然没有巡逻兵,但是远处却有光源,这意味着如果从这爬出去,很有可能会被看见,不过现在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见光头第一个敏捷的钻出了窗口,顺着阳台和其他附着物犹如壁虎般迅速的爬到了墙脚。然后摸出战术匕首,向楼道摸去。


两个美军士兵正有滋有味的在楼道里享受着香烟,并且在小声的谈论着自己和这栋楼里的女科学家那不可不说的故事。“嘿,比利,你是说那个婊子喜欢从后门?那么你知道她喜欢3P吗?”其中那比较年轻的士兵现在正用羡慕的表情,看着另外那个正在吞云吐雾的老兵。


“嘿嘿,这些日本婊子就是喜欢被人从后面操,当然,如果你的家伙有五英寸或者更长的话,我相信她会非常的喜欢。”老兵目光暧昧的看着新兵,又低头看了看新兵的胯部,一脸猥琐的问:“嘿,你的有五英寸嘛”。


就在两人同时嘿嘿发笑的时候,新兵突然听见一声轻响,接着感觉到什么东西好像洒在了自己脸上,抬眼一望,老兵那猥琐的笑容凝固了在脸上,那脑袋正中央此时被开了一个拇指大小的血窟窿。愕然之际,经过美军军营那地狱式训练的新兵,条件反射式的连忙将抓在手上的M16抡起,跟着就做一个转身卧倒的战术动作,不过却在那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内,他感觉到一丝冰凉从脖子上传来,接着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把穿越了他重重颈部骨骼的战术匕首。


一顺间干掉了两个,第一次杀人的光头居然没有丝毫恐惧和不安。快速的将两具尸体搬到楼道的角落里,一面对楼上打着信号。


众人当即迅速撤离,可就在众人前脚跟着后脚,两个牵着军犬的美军出现了。


两个穿着士官服的美军牵着一条半人高的大狗漫步走到了楼下,过楼梯口的时候,那狗好像闻到了什么,叫了一声。可奇怪的是,已经开始蔓延的血腥味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两人感冒了闻不到,对这已经开始有点刺鼻的血腥味熟视无睹。只见两人一拉狗头,继续往前走,隐藏在角落的众人都暗呼万幸,遇见俩还没睡醒的傻兵和一条傻狗,但是光头却看出了端倪。


“美国佬里面有一米六的吗?”光头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突然问到。在中国军队里面,一米六是基本身高,大多是一米七左右的,一米八以上的那就是特殊人才了,众人经过这么一问,也都发现那两美军怎么看都只有一米六上下。不过大家还是没把握重点,这个一米六有什么问题?


光头眉毛一皱,想到了什么似的:“跟上去看看。”


——————————————————————————————————————————


看着东方透过来的光线越来越强,站在基地不远处一座小山上的王龙正焦急的用望远镜观看着基地方向。到现在,光头他们都没有和王龙联系,无线电也是关着的。“龙哥,怎么办。”大牛正在换着衣服,将换下来的装备和服装塞进一个特制塑料袋里,接着换上一身运动装。


又看了看表,离回收时间不到五分钟了,如果过了时间,山下负责接应的车子就会开走。没办法,看来光头他们应该是凶多吉少了,现在还不撤退的话,那么他们这六个人也得挂在这。于是也开始换下身上的装备,并且统一埋进了一个事先挖好的坑里,然后用一棵伪装树把坑给读填上。六人这才快速的下了山。


负责接应的是一部大平头的货车,车上拉了各种蔬菜和肉禽,估计应该是辆搞采购的车。开车的是个大胖子,看着众人从山上下来,也没问什么,直接开车走人。


刚回到作为潜伏地点的跆拳道馆,金老馆长那红红布满血丝的眼睛更上张大了许多,看着出去的是十二条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却只有六个垂头丧气回来。虽然还没激动到老泪纵横的地步,但是那打骨子里传出来的悲愤却感染了在场的其他人。


王龙上前拍了拍金老馆长的肩膀,故做镇定的道:“您老别担心,他们一会就回来了。”


老人一听,眼睛光芒一闪,猛的点了点头当下招呼着几个穿着道服,啥事都不懂的家伙给六人上吃的。不多会,那大盆大盆的泡面就上来了,韩国人的泡菜那是一流的,而这泡面却是一流中的一流,因为怕众人吃不饱,居然是用那种小号的盆子装的。


王龙一面想着关于光头这事该如何向上面交代,一面呼啦呼啦的吃着,就在这时,金老馆长拿了个手机过来。


“哎哟,娃咧,出大事情咧,你叫我可咋办哟!”电话里柴政委一口标准的河南腔在那喊着。


“爹呀,出啥事情咧,你末急咯,慢慢说,慢慢说。”王龙也装着河南腔回着,周围几个人都听出来了,知道有事情,也都自觉的用眼睛警戒着。


“娃啊,你哥他们的那个矿,塌了咧。你大哥、二哥都在里面,怕是已经不行了,你说我可咋办啊。”电话那头的柴政委唱做俱佳的念叨着,从电话里愣是能听出那类似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音效,而且周围的还有许多哭哭啼啼的环境音,王龙一边听一边想,这柴政委不去日本当声优(配音演员),真是浪费材料了!


“儿呀…………,咋咧咋咧,你抢啥…………。


给我,让我和我儿说话……,儿呀,你大哥二哥怕是出不来了,我可咋办呀…………。


孩他妈,把电话给俺,俺和孩说,你说不明白。


你一边起,儿呀,你快回来啊…………。”


王龙傻傻的听着柴政委的演出,这戏演到这份上,可是独一家了。不但有男主角,还有女主角,你说叫柴政委做爹吧,还不怎么吃亏不是,可是这不知道什么地方冒出来的个女的,一口一句的叫着王龙“儿啊、儿啊”,还真让王龙觉得自己被人占了便宜。


他妈的,阿猫阿狗都来扮演自己爹妈。听着电话里犹如上演河南豫剧那样热闹的展开着电话争夺战,王龙已经大概明白另外两个战术小队出了状况,上头的命令立即撤退。


现在王龙越来越觉得,怎么真实的世界里,什么特工啊、特种部队啊,干的事情和那些电视电影电视剧里面写的都是不一样的。你稍微不一样也就算了,也不至于那么离谱吧。原本以前看《007》看那什么《谍中谍》系列等等各种特工电影,对里面的什么高科技装备崇拜得摔倒。尤其是《谍中谍2》里面,分派任务的时候用的都是那种带显示屏幕,能自爆的高科技眼镜。谁知道真实的世界里,只是通知撤退而已,居然会来跟你演一初河南的豫剧。


挂了电话,挨着比较近的大牛已经开始乐了,凑着王龙笑道:“嘿嘿,连师母都上了。”


“师母?”大牛看着王龙困惑的声音,解释道:“毕业舞会哪天,柴老大带着师母和他女儿一起来的,我听过师母说话,能听出来。”


王龙想起哪天好像自己只跳了一曲,就上楼开房间去了,果然对这个师母没什么印象。不过既然是柴老大的老婆,那么化装一下自己的老妈,应该还能过得去吧!对于这种被人占了口头便宜的事情,王龙还是很计较地!


——————————————————————————————————————


牵着狗的两个美军士兵若无其事的在路灯下移动着,一路上遇见了几组巡逻兵都十分顺利的过关了。尤其是有一组人,居然还认识这条叫做巴顿的德国军犬,热情的和狗打了招呼以后,继续各自巡逻。这状况让跟在后面的光头众人更是不解。


如果说这狗真的是美军的军犬,而这两人是美军士兵的话,那么为什么刚才那么浓烈的血腥气味两人充‘鼻’不闻,就连狗都闻到了,却强制将狗拉走。一不报警,二不检查,这里面真的很有玄机哦。


眼看两人一狗就要走出营区,从哨卡走出基地,光头给难住了,虽然明知道这两人有问题,想跟下去看看到底有什么问题,但是前面是哨卡是肯定过不去的。就在筹措间,突然一队穿着标准美军野战作训服,佩带全副武装脸上抹着迷彩的一小队士兵唱着:“我是一只小绵羊,站在那个高冈上。”呼哧呼哧的跑步进了哨卡。而那两人一狗等在小队士兵经过了以后,这才进去。


看看天已经白了,离太阳出来不到一时三刻了。现在卡在这里是进退两难,退回去吧,可能被暴露,这从正门出去吧…………。


等等,从正门出去?


光头正思索间,突然又看见一小队同样全副武装,脸抹迷彩的美军士兵同样唱着小绵羊跑了出去,看来这应该是基地里面的海军陆战队在开始早上的越野训练。当下光头要众人把长枪隐藏起来,掏出迷彩也自在脸上涂抹起来。


眼看着又一队美军士兵跑了出去,光头带着五人双手提着裤子转出主道向哨卡冲了过去。


“谢特、发哥油、别吃…………”光头带着众人一通地道的美式国骂冲了出去,只见他们六个衣衫不正,双手提着裤子,跑得跌跌撞撞的,白痴都能看明白,这一定是被人偷走了裤带。一开始哨卡的卫兵们还不是很明白,直到其中一个可能智商稍微有点高的家伙明白了,发出了第一声笑,哨卡上其他的士兵这才醒悟过来跟着哄然大笑。


当然,光头众人在过哨卡的时候,没忘记一手提着裤子,一手对着这些煞笔哨兵们比出中指。


绕出了大路,全然没发现那两人一狗的踪迹。众人急忙把皮带系上,这会出了美军基地,大家不由得喘了口大气,纷纷道班副好计谋,不过光头这会却没吃上马屁。而是一门心思的想着那两人一狗到底那里去了。


乌山基地分机场区和营区两部分。机场区建有1条2743米长、45米宽的水泥跑道,可起降战斗机和侦察机等。跑道两端各有300米长的保障道和1个警戒停机坪。与跑道平行的滑行道南侧有3个矩形集体停机坪和3个菱形单机停机坪区。在停机坪区的四周筑有60多个供战斗机停放的带混凝土防护拱顶的单机掩蔽库,供停放侦察机等其他机种。在东集体停机坪南面有1个大型飞机修理厂。油库和弹药库位于机场区的西南部。营区在基地的南部,除工作和居住区外.还建有1座高尔夫球场。而现在众人正是站在居住区外面的大道上,两边近千米的范围内没有人影。


从一开始,光头完全是凭借直觉感到那两个人不正常,现在这种感觉更是强烈起来。不过现在全部停在这也不是办法,天色渐渐亮起,这条通向美军基地的路也渐渐繁忙起来。就在光头要放弃的时候,东北虎突然一声低呼,众人顺着他的目光望起,在高尔夫球场上,正有辆草地车在跑。再仔细一看,就车上就坐了了一个人。


——————————————————————————————————————


公路上,一辆车箱上画着精美即使面广告的货柜车正在快速行进着,而车厢里装载的并不是即使面,而是七八个大活人,王龙和老鼠这会正在紧张的将拆回来的硬盘进行破解工作,而大牛他们着把其他的什么光盘、U盘、各种资料进行筛选。


在九班,专攻电脑黑客的是老鼠和扁担蛇,王龙虽然搞游戏在行,不过在电脑黑客方面并不是听几堂客就能学会的,至于大牛那样的农村兵更是不行了,不过做点基础的工作还是可以的,这叫做学有专精。


忽然一声响亮的口哨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只看见蹲在一边翻着资料的大牛居然翻到了一本花花公子。这玩意大家第一次见,是在云南的武警部队里做集训的时候,修罗搞来的,这次算第二次见面了。山猪几人看着大牛那口水淋漓的表情,各自比出了中指。不过大牛却没不好意思,还大叫道:“龙哥,你快来看啊。”


“日,你是不是看见有三个奶子的了?”王龙一看封面,就知道那是一期老的,修罗拿回来的杂志里面也有这本,这本上面确实有一个三个奶子的女郎。大牛却道:“不不不,你来看。”


拿在手里一个,一个白种女人的屁股上,被人用铅笔画上了一个草图,咋一看之下觉得没什么。再一看,这似乎有点和他们在基地里看到的那个日本细菌研究基地的地图很相象,再这么仔细一看,果然在轮廓方面,还真有点意思,当下叫了大家过来参观。


大家这么一看,也都觉得这可能是什么基地的地图,也不知道重要不重要。因为当天做任务简报的时候,就王龙参加了。而且那屏幕上的地图,也只扫了一眼,而且后面因为没被选到去日本做这个任务,因此更没机会接触,只是在脑子里有那么一点影象而已,这可就为难了。


从地图上来看,这并不是一般人画的简易地图。在地图上每个门、警卫点、监视器点、通道、侧后门等等都做了标记,这应该是接受过特种渗透训练的作战专家画的战术地图。


瘙了瘙脑袋,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然出现在王龙那贼聪明的脑袋瓜子里!


不过,如果光头不能在12个小时里赶回来,什么点子都是废的!


事实上,光头对于这个冒险的举动根本没有多少底气,他可不会像王龙那样胆子大到可以包天,只不过心里强烈的第七感让他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为什么说是第七感而不是第六感呢,这还得从光头的来历说起。作为九班里最为神秘的光头兄,一直以来都是比较低调的,基本上兄弟们只知道他的名字叫释永福,祖籍是河南,特长是格斗和医疗,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其他的就什么都不清楚了。这小子基本上那是不抽烟不喝酒,没特别嗜好。估计入伍以前也是个农村兵,什么现代化高科技的东西一样都不懂,就连刮胡刀都用的是那种老式的剃刀,山猪丢了个电动剃须刀给他,他还不会用。不过在格斗方面,这小子走得是套路,和王龙、东北虎这样的实战派是两回事。王龙到是从他的名字上猜测到这小子应该是少林寺里出来,不过一问他,这小子嘴巴一咧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不过在格斗和各项科目上,也都是紧紧跟在王龙后面的,因此才被大家推选了个副班长的小官。


说实在话,这小子话不多,也不像王龙那样处处有老大的气质,什么领导能力,煽动性都远远不是一个档次,但是事实证明,跟着王龙走那是有风险地,而跟着光头会很安全。不过大家更知道,跟着王龙能立功,比如上次野战训练和在昆明的特勤任务。


而这会,光头的这种第七感更加强烈了,这并不是那种预感到危险或者其他什么的感觉,而是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很有一点师傅当年传授的那种气机感应的味道,正是这种气机,让光头不得不死死追寻着这种感觉。越是靠近那开着草地车的男人,这种感觉就越强烈,光头就越是急迫的想冲上去看看到底这车上坐的什么人。


“下车,双手抱头,立刻!”标准的美军检查标准用语,光头抓着手枪注释着这个正双手抱着头慢慢下车的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个身穿男式西装的人一转脸,却是个女人。


——————————————————————————————————————————


看着老鼠把最后一块硬盘给拔下来,意味着他们带会来的所有电脑硬盘全部没有价值。而且带回来的各种文件和资料经过仔细筛选以后,也是全无用处,都是些常规的报表和材料。看来,现在唯一的收获,就是那张画在裸女屁股上的机密地图了。


挨着墙壁正打着瞌睡的大牛翻了个身,把身体靠着了还算凉快的集装箱钢板上,其他几人也打了地铺正补着觉,只有老鼠还在摆弄着带回来的光盘资料。王龙眼睛里没有血丝,这表示他还不算很困,不过脑袋上那一层层的皱纹却告诉大家,他现在很烦躁。现在让他焦急的两件事分别是:光头在四个小时前打了个电话回来,表示很快回来,有新的进展。上峰的紧急撤退命令是今天夜里12点,必须全部撤离。


看着手上的光屁股美女,王龙很郁闷。首先,王龙并不确定当时在听任务简报的时候,到底这个秘密细菌基地的位置是在那并没有听清楚,但是现在到韩国执行任务的就他们这一队。如果说画这个地图的人是从日本过来的,画出这个地图的目的是做为留恋,这个从表面上说有点牵强。但是如果假设,这个细菌基地就在韩国,就在乌山基地或者附近,那么画这张图的人为什么画这张图的目的就能解释清楚了。


可是现在,一是光头能不能追上部队,二是这次任务不是在云南搞野外训练,不能不服从命令。所以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等光头他们回来,等晚上撤退的时候和领导联系商量一下。


“老大,没什么事情了,你也去睡会吧。”老鼠做完了手上的活,走过来拍了拍王龙。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快18个小时了,要不是他一搞起电脑来就能废寝忘食,这会不早累趴下了,到是王龙虽然帮不上什么忙,却是一直陪在左右。


王龙摇了摇头道:“你去睡会吧,过一个小时我会叫大牛起来换我的,总得有人站岗放哨吧。”


——————————————————————————————————————————


窗外的街道飘起了毛毛小雨,不过这却没有减低韩国人喜欢逛街的兴趣。川流不息的车辆和人群,还有那色彩缤纷的雨伞,将这条街道点缀了起来。


光头安静的坐在床沿上,看着面这个正在欣赏雨景的美丽背影,久久的说不出一句话。


“小福哥哥,师傅又打你了哦,来来,我给你吹吹……乖哦,不疼不疼。”


“小福哥哥,今天师傅奖励了我一个大苹果,你看…………怎么样?眼馋了吧……不行不行,你答应带我去抓知了的,你带我去我就分你一半。”


“小福哥,师傅今天教了我一套新的拳法,你保证没学过!什么?你不信,那咱俩练练,你要输了,你得帮我洗袜子……”


“小福,你今天死那去了,师傅找你呢,看师傅这次不把你屁股打烂掉。”


“死小福,我要走了。师傅叫我别告诉人,就告诉你一个…………我也不知道去那,不过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不能去帮那些武术班的女孩子洗衣服,你听见没有…………”


光头渐渐迷离的目光中开始如幻灯片一样,开始杂乱无章的播放着某个记忆深处的片段,那朦胧的感觉显得很不真实,却又无法抗拒。虽然这些片段的主角就在面前,但是他却发现,两者之间的关联却决断了。


光头突然间,想起那个清冷的早晨,他和师傅在那云雾缭绕的山颠上看着两条人影消失之后,师傅说出的那句话:“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你们的功绩与世长存。”


窗前的人回身一笑,用那种刻意放软的声音轻轻道:“死……小福哥,我走了之后,你没去武术班帮那些女孩子洗衣服吧!”


“没有”光头一激灵,从脑子中的幻灯片中解脱出来。


“那……师傅他的身体还好吗?”


“好”


“……………………”


她变了,光头跳开了脑子里的幻灯片,开始从新审视着眼前的这个熟悉的陌生人。穿了高根鞋的个子有一米七多点,脑袋后面是金、黄、红三色混合染成的一袭长发,浓浓的眼影和粉底,还有那闪亮着金属光泽的唇膏和长长的眼睫毛。尤其是那双充满挑逗和欲望的丹凤眼,以及这一身正牌的韩式蛊惑女造型,像足那些红灯区的应召女郎和满大街拉着大叔大伯的援交女友。


厌恶的皱了皱眉头,女孩似乎很在意别人这么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看的样子:“怎么,没见过美女吗?”说着突然一撩大腿,一脚踩在光头身边的床框上,很肉麻用手在自己光滑的大腿上来回抚摩着说道:“老板,一个钟两万韩元,包夜五万。”然后嚣张的从乳沟里掏出了各种品牌的安全套和一小包女烟,点燃后一个烟圈砸在了光头脸上。


————————————————————————————————————————————


(http://202.202.240.251/storage/leo821210/docs/music/%u5E0C%u671B%u4F60%u5E78%u798F.mp3)


王龙安静的靠在车厢的角落里伸展的肢体,不过他却没有睡着。而是竖着耳朵在倾听着从马路边穿来的音乐声,这是韩国最新的火暴电视剧《豪杰春香》的主题歌曲:希望你幸福。王龙并没有看过这部电视剧,但是却从王凤MM那里听过她存在MP3里的。


不知道她们这群女特警们这会正在干什么呢?王龙突然想到,自己在出发前只写了一封遗书。里面除了感谢了父母的养育之恩和表示自己对党对祖国绝对忠诚以外,还写了自己的几张银行卡的卡号和取款密码。可就是没写这个凤儿MM是他王龙未来的老婆,他们王家未来的儿媳妇的事情。


万一自己真的挂了,这个事情就可大可小了。


不知道街边那家放着音乐的店到底是怎么想的,一个下午的时间,翻过来覆过去的放的都是这首希望你幸福。虽然对别人来说,这不是个问题,可是在王龙来说,心里就不是个滋味了。先不说这到底是在希望谁幸福,首先是王龙越听着个就越想念他的凤儿,其次他脑子里就在一个劲的转悠:如果自己挂不了,那肯定是回去把凤MM娶了,虽然知道在‘军刀’里是没退役的可能,但是好像军队里是可以军婚的吧。就算你三年期满了不让退役,也得让人结婚的不是,那这样王龙和王凤俩人就算幸福了。


可是又一想,万一王龙他这次挂了,凤儿会不会幸福?


首先,俩人接触的时间不算太久,王龙都还没把握这凤MM的脾性是什么。想起《鹿鼎记》里伟小宝的那心思,王龙还是有些想法的。


万一自己真挂了,那凤MM是恕不奉陪呢,还是会给自己守节终身不嫁。毕竟自己是她的第一个男人不是,不过万一没等自己尸骨已寒,凤MM就来个梅开二度,把自己这个死人当羊沽,于是呼,这新的爱情故事又有得写了…………


展转一下午,我们的王龙大大就在这些无限可能和未知中困倦睡去,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挂掉,谁也不知道他挂掉以后,他的凤MM会不会改嫁。


谁知道呢?


可能只有天知道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