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战神 第一卷 第一卷:铁血丹心卷 (上卷) 第十六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3/


特别声明:本故事发生在平行宇宙的其他平行时空,请务将其与书友所处现实世界挂钩。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作者不负文责。

***********

“八嘎”

“啪…………”


“牙路”


“啪…………”


一间大堂正中墙上挂着个巨大的忍字的标准的日式房间里面,正有一个身穿和服的秃顶男人正在奋力的抽打着一个同样身穿着和服的女子,响亮的耳光和那女子鼻子上口中喷涌出来的鲜血成正比。又反复的来回了N多下之后,急促的电话铃声促使那秃顶男人将那犹如健身运动般的耳光运动做了个暂停,秃顶男人厌恶的把沾染了女子鲜血的手在那女子一身洁白的和服上擦了擦,拿了起电话。


“嗨……是的阁下,嗨………嗨……遵命阁下。”


原本一脸彪横的秃顶男人在放下电话以后突然表情一变,一股发自内心的喜悦表情突然爬上了他那张已经开始冒出老人斑的黑黄色脸上。


“贞子”男人突然想到了什么,用手在那个名叫贞子女子脸上拍了拍。左右腮膀子已经肿得老高,并且鼻子和口角还在不断流着鲜血的贞子目无表情的望着他,眼睛里没有泪水,也没有愤怒。秃顶男人突然很爽朗的哈哈大笑起来,抓了只雪茄点燃:“最近在支那,有一首歌的名字叫做‘破•东风’…………”


“东风破……”贞子用日文的平假名艰难的拼了出来,那肿胀的腮膀子已经切实影响到了贞子的语言功能。


“嗯嗯,东风破。”秃顶男人并不计较被人纠正,神情兴奋的站起身来开始度步。“三木阁下已经批准了我们的计划,并且将这个计划交给我来执行。因此我决定,将这个计划定名为“东风破”。贞子,这是你戴罪立功的最后机会,希望你不要辜负帝国的培养和期望。哈哈哈…………。”


贞子依旧木无表情的看着这个正在脱着内裤的秃顶男人,用袖子抹了一下鼻子口角的鲜血爬了过去,将秃顶男人从内裤中掏出来那入软皮蛇般的小弟弟塞进了自己充血肿胀的口中。


怎么看,怎么觉得贞子似乎和那个把井上爆头的风衣人很相!


————————————————————————————————————


一间帐篷式韩国烤肉店里,王龙一干人等正在吃着丰盛的韩国式烤肉。铁板上的五花肉片这会儿正冒着油嘶嘶做响,那诱人的香气正洋溢在这间被海风吹的呜呜响的小帐篷里。


喝着韩国所谓的特色美酒,众人心中那就是一个字:烂!


前几天突击学习韩国语和相关的资料时,还对影像资料上播放的那些色香味俱全的韩国美食大流口水,虽然王龙以前在上海工作的时候也没少吃韩国料理,但是其他人就没怎么见识过了。这会一吃之下,才知道一个“烂”字如何写。首先要说的就是这个韩国的酒,资料上到是把韩国的酒说得那是头头是道的,虽然同是谷类酝酿的发酵类白酒,但是基本和日本的清酒一个卵德行,就连王龙他们平时偷着喝的最便宜最烂的二锅头都不如,哪怕是用酒精兑的都比这些个韩国酒好喝些。


接着就是这些料理,该酸的不酸该甜的不甜不说,就他妈的看着好看不好吃。满桌子的泡菜基本上每人就动了一筷子就没兴趣了!到是边上两个化装他们这个跆拳道队教练和领队的老特务在一个劲的劝大家喝酒吃菜。


头发已经花白了的金权浩,正是韩国釜山广域市(釜山)有名的跆拳道馆馆长,随便找个什么人看,都会觉得慈眉善目的他绝对是非常好的老先生。而另外一个肥肥胖胖的张领队,长得还和没减肥之前的王龙有那么一分两分相似。尤其是他那特色的大肚子,更是有得一比。不过说回来,这俩人可不是一般的人物,金老馆长七十年代的时候可是韩国跆拳道界的风云人物,据说是韩国跆拳道始祖崔裴达的弟子,真正的黑带高手。可不是现在这样商业化以后随便考个试,交点钱就能拿到的那种黑带子,就连去年因为收受巨额贿赂而被抓进监狱的原韩国跆拳道协会会长金云龙,见到他都得恭恭敬敬的喊声师兄。而张领队则是他的师弟,虽然工夫不行,但是在管理方面还是可以。俩人八十年代之后,就归隐到了釜山的小地方上开了家小小跆拳道馆,虽然馆子不大,但是出来的弟子却都个个是英雄好汉。


现在,金老馆长一脸兴奋的不断找人干杯,老人已经开始浑浊的眼睛里面正在闪耀着精光。多少年来的期盼和期望,使得他那雪白的头发和苍老的面容看上去更是带上了沧桑。不过,祖国却没有忘记他,借用周星驰大大在《国产007》里面的一句经典对白:就算是一条内裤,一张手纸,国家也会派上用场的。


到是大牛和山羊正在拿着几张韩币在那研究。


这会儿两人研究着这手上10000块一张的韩国币,大牛是山西大同一个什么乡的,入伍前是个开山放炮,没见过大钱是很正常的事情,山羊也是安徽合肥什么地方的农村兵,特长是狙击和爆破,他们两人是九班里狙击手搭档和爆破手组合。


这次行动每人发了这样10000韩元一张的票子100张。那可是100万韩元不是,这个是大数目啊,韩元兑美圆的比例大约是1200:1,也就是1200韩元能换1美圆,而1美圆能换大约8块人民币,那就说,这100万韩元等于大约六七千块人民币,还是不小的诱惑哦!


吃着喝着的时候,大牛突然摸过来挤到王龙身边悄悄的说道:“哥,这些韩元等咱们任务结束了是不是要退回去的。”王龙想了想,一脸所以然的道:“傻逼,这钱就是给咱们花的,退回去做什么?”大牛一听,动了动眉毛继续道:“那咱能不能随便买些东西啊,比如说…………”还没等大牛说出来,就被王龙打断了:“你又想犯错误是不是,别做那心思了。该花的你就花,不该花的别乱花。出来的时候,老大什么交代的?你一点记心都没有是吧!”


看着大牛悻悻的闪开,王龙也是一叹。农村兵就是农村兵啊,有了点钱就想着自己家里。记得出来的时候部队要求每个人都要写遗书,并且把他们的后事都交代了一下,如果这次光荣了,每个人家里能得到20万的抚恤和烈士家属的终身待遇。而且王龙前面在丛林训练和昆明临检时立的功也宣布下来了,升了个少尉军衔,分别记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因此现在的王龙说话开始有些官样了。


明天还不知道自己死在那呢,今天就想着给家里买东西,看着大牛郁闷的身影,王龙不竟有些对这个兄弟表示叹息。


帐篷的门帘子这会又被打开了,湿湿的海风顺着门口灌入了这个香气与烟雾同在,美味与佳肴齐飞的帐篷。众人就这么混合着嘶嘶做响的五花肉片和生菜包裹着肉片在嘴里咀嚼的声音,度过这漫长的一夜。


——————————————————————————————————————


乌山美军基地午夜00:30分


巨大的军事基地里面一片次序井然,位于韩国首都汉城以南60公里处的乌山空军基地隶属于美军的龙山卫戍区。虽然韩国和美国在去年签署了搬迁协议,不过看情况这个搬迁可能会无限期的拖延下去,毕竟,谁都知道这所谓的搬迁协议只不过是聋子的耳朵,做做样子欺骗一下民众的东西罢了!


乌山空军基地:占地6.34平方千米,是美空军第7航空队和第51战斗机联队司令部所在地。王龙回忆着脑袋里面的资料,根据官方的公开报道是:目前,乌山空军基地驻扎有美空军战役军团指挥机构、空军飞行部队及主要战斗支援保障部队。基地现驻美军人员6752人。第51战斗机联队下辖第36战斗机中队和第25战斗机中队。第36战斗机中队主要遂行反航空兵作战、空中阻滞和近距空中支援任务,现装备F-16C/D战斗机28架。第25战斗机中队主要遂行空中打击控制和近距空中支援任务,现装备A/OA-10攻击机21架。


而根据我夜枭特情组织所掌握的确保显示,乌山空军基地不但驻扎着两个F-117A夜鹰侦察战斗机群,还驻扎着一个远程核打击战略机群。另外在这个基地里面还准备有美国最先进的各种战略战术武器装备和先进的无线电、电子战、电子侦察等等部队。


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基地里面有还几帮日本自慰队的人马。自从早些时候,朝鲜宣称因为建水库而炸山产生的巨大蘑菇云,爆出朝鲜拥有中子弹后,不单是美国紧张日本更是紧张。(中子弹就是超小型的原子弹,是区别与真正的核弹和垃圾脏弹中间的产物。虽然它的爆炸威力和辐射强度比真正的核弹还有些差距,但是比脏弹还是要强上许多。不过中子弹还是有少量辐射产生,其战斗效果主要依靠爆炸,而不是像核弹那样同时产生电磁震荡、光辐射和核辐射。)


现在九班的任务,就是进行一次打草惊蛇任务。根据情报显示,一批美国的病毒科学家目前正在乌山美军基地和日本的病毒科学家进行着一项联合实验。九班的任务就是想办法破坏或者惊动美军方面,并且把目标转移到朝鲜方面。


这次众人的装备则是一套四不像的美式装备,凯夫拉头盔、战术背心、美军大头军靴、M9手枪、长枪是韩国造的K25.56毫米突击突击步枪。山羊则抱了把老爷式的SSG69狙击步枪,光是看枪托的痕迹,这枪没二十年也得有十好几年的历史了。


凌晨2点,巡逻着的美军哨兵开始困倦了,就连塔楼上的探照灯旁的哨兵也开着小差抽起了香烟。在韩国呆久了,美国佬们早就没有了那种巡逻时的紧迫感。要知道,在中国的军队里,站岗的时候抽烟被抓到,那可是要关三天禁闭的。而这个基地里的美军士兵这会却可以随意的抽烟什么的,就连擅离岗位去放马吃草(撒尿),也几乎没人管。透过光学望远镜,整个基地的情况几乎全部都在王龙的眼里,这个美军基地看起来似乎松懈,但是仔细观察却发现它的防守安排几乎完美,当然这只能是设计者的劳苦而已。其实九班众人早就在沙盘演练上见过了这个基地的沙盘,并且相应的战术研究和战术方案那都是整理得一套套的了。看来,中国的情报部门可被少对这些个美军基地少做研究啊!


凌晨3点,虽然三五烟和万宝路都很带劲,但是各处是哨兵们都在哈欠连天了。算着士兵正在换岗的当口,九班战士如狸猫般的向营区中灯火最辉煌的西北角摸去。


灯火辉煌的酒吧并不因为深夜的原因而清淡下来,反而不少酒上头颅的美军的阿兵哥开始在咆哮嚎叫。由女兵装扮的酒保这会正在熟练的摇动着调酒罐,如果换个场合你绝对不可能认为她是个美军女兵。由于这两年来,老是有那么几个阿兵哥在休假的时候上韩国街头去惹事,把民愤搞得很大,基地的高官们也绝对不想同意在基地里面开酒吧这个办法。但是现在看来,虽然这个办法能安抚住一些比较老实点的美军士兵,但是那惹事的刺头照样能出去惹事。尤其是上次,两个阿兵哥为了追逐一个做援助交际的韩国少女,一时情急失控就把人家给轧死了。搞得韩国人来基地门口又是烧国旗,又是抗议的。


汤姆上士今天喝了不少,但是他还在拼命的灌酒。他在纽约的女友今天给他发了个分手EMAIL,因为他的女友爱上了一个游戏设计工程师,那人还做了个叫做什么WOW的游戏。所以汤姆上士很高兴,因为他又重新获得自由了,并且又回到了单身贵族的行列中。


“汤姆,嘿伙计,我们来聊聊。”另外一个连队的黑人小伙克林顿靠了过来,亲热的用手搭了搭汤姆的肩膀,一脸贱笑的调侃到。“不用伤心,我可以介绍我在玻利维亚的表妹给你认识,我的兄弟。她的工夫可是一流的哦!”


“滚开,你这个该死的黑鬼。”汤姆醉眼朦胧的叫嚷着,一把推开克林顿冲出了酒吧。


站在基地角落中呕吐的汤姆,诅咒着上帝,因为那该死的婊子虽然和他分手了,但是居然将他名下的现金和证券什么的都占为己有,这才是汤姆郁闷的原因。不断从嘴里翻滚出的液体倾泻在那悬挂着“高压电!危险!”的铁丝网上,吐得很爽的汤姆终于爽了,抓住铁丝网慢慢的坐了下来。正当他脑袋里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想些什么乱七八糟东西的时候,一双温暖且柔软的手轻柔的抱住了他的脑袋,在十又分之一秒的时间后,一声清脆的骨头折断的声音通过耳膜>中枢神经传达到了他的大脑,我们的汤姆上士终于在毫无痛苦的情况下,去见上帝去鸟!


“GOGOGO!”王龙低声发布着命令,摸进这美军基地实在是太容易了。不论是理论上还是实际上,太过容易的事情总会要引起怀疑,不过王龙倒是没一点怀疑。


管他龙潭虎穴,老子都要闯他一闯。


成田国际机场六月四日下午02:30


一队大约由四十多人组织的队伍,此刻正站在成田国际机场的第一候机楼外面的空地上等待着。已经站在这快半个小时了,虽然导游小姐和领队都在一个劲的表示歉意和保证旅行车马上就到,但是已经饥肠辘辘的团员们而是忍不住漫天的抱怨。


虽然这半年多来,先是老问题钓鱼岛,日本又印地图又是搞视察忙得屁颠屁颠的,然后日本那煞笔首相要参拜那什么鸟社,跟着就是日本的右翼分子狂妄的挑衅,什么开车冲击中国驻日本的大使馆啊,什么教科书问题啊。接着是前几天,我们的外交部长到日本访问,没谈什么东西就回国了。


虽然这都是政治问题国际形势,作为一个参加旅行团的人来说没必要知道。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你起码得爱国吧。既然小日本这么张狂,那你就别去日本旅游,不给他们赚这钱。但是看看现在这个旅游团的成员,好像那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一样,虽然嘴巴里对这个日本的狗屁太阳抱怨着,但是看着这些站在成田机场门口的人们,却都是一脸的苟且之相。


终于在众人的怨声快要载道的时候,一辆三十八座的旅游车终于开来了。看着那个小日本司机一个劲的鞠躬哈腰赔礼道歉,这群中国人爽了。众人心里那想啊,想不到还真有日本人给咱鞠躬道歉的时候,这事回国给就是一个传奇,可以好好说道说道了。于是对于那四十五、六个人挤一辆三十八座的车也就没计较,大家挤挤也就算了。


倒是没有人留意,团队里有那么十来个青年人,从国内上飞机到这会上车,都没怎么言语过。


迟到的旅游车终于上路了,顺着巨大的车流,渐渐的没入了。


导游小姐用中文夹带着日语和英文正在喋喋不休的交代着各种注意事项,和基本的日常用语,比如什么关于厕所、饭店的笑料包袱那是一个接着一个的抖出来。不过却没人注意到,那帮同来的年轻人这会并没有向其他的年轻人那样挤在前面和导游小姐套近乎,而是全部窝到了车后面。


“猛子哥,我看有些不对劲。”车尾通排座上,几个年轻人正在交头接耳。


“随机应变,如果发现危险,立即分散。”猛子哥用手扶了扶脸上的太阳眼睛。从过海关起,一股子不安的气氛突然在个人心头涌现,他们这个一班可都是身经百战的猛将,出国执行任务也不是第一次,但是这一次却非常的心惊肉跳,这绝对不是怎么好兆头。


旅行车平稳的在通往东京的高速公路上飞驰着,车厢里流动的是日本的流行歌曲,不知怎么的,众人突然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尤其是前面一些年纪比较大的团员,早已经闭上眼睛打起了盹,猛子身边一个假装看风景,负责监视着车后面有没有跟踪的小兄弟也是觉得困意连连,但是条件反射似的,他用手掐了掐大腿用来提神,按理说才坐了3个小时的飞机,不可能回疲倦啊。可是这一掐之下,居然没有丝毫痛意,他大惊之下,急忙转头回望身边的兄弟,却看见他们也是昏昏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不好,是麻醉气体”小兄弟心到,要不是他的意志比较集中的负责监视,可能现在他也和身边的兄弟一样昏睡过去。现在他已经开始感觉到,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身体开始边得放松,急忙闭住口中的呼吸,用余下的力量奋力向自己的大腿内侧的酸筋部位掐去。要知道这时候痛觉神经已经被麻痹的情况下,唯一可以提神和力量的办法就是通过刺激局部的神经组织。而痛和酸这两种神经是不相同的。果然,在大力掐扭着内侧的肌肉后,先是感觉到了一阵酸麻,接着才慢慢的恢复了点点疼痛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先前坐在车头的那个日本领队站了起来,开始向后面走来。小战士一看这情况,已然明了,在毫无选择的情况,聚集着全身所有的力量奋力向车窗玻璃打去。只要能让车内通风,就能解除这催眠气体的危机。就算战友们不能醒来,起码也能先把自己逃脱。


“咚…………”这拳虽然不足平时一半力气的拳头,被无情的谈了回来。面前这块看样子并不是普通的加厚玻璃或者其他什么玻璃,还没得他再试一次,一支细小的针头已然射入了他的脖子,在失去意识之前,最后进入眼帘的正是那领队招牌式的笑容。


“军刀…………”带着金丝眼镜,长相斯文的领队看着渐渐闭上眼睛的他,轻轻的摇头狞笑道:“不过如此。”


——————————————————————————————————————


横滨


日本第三大城市,旱在130多年前就已开港。它的发展与我国上海相仿,原为一个小渔村,在西方列强使用炮舰外交后被辟为自由港。该港是京滨工业区的核心之一,其工业产值仅次于东京和大阪,居日本第三位。


横滨离东京弯不远,是日本最大的货运贸易港口,也是日本第二大港口。今天虽然是日本乃至全世界法定的休假日,但是横滨港码头上依旧是一片热火朝天的工作场面。半空中来回移动的吊臂,轻巧的将停靠在泊位上万吨巨轮上的集装箱吊到地面上摆放起来,或者直接吊到地面等待着装货的卡车位上运走。


这不,一个印刷着崭新青岛啤酒广告标志的集装箱直接就被放在了卡车上,巨大的集装箱卡车顿时发出入牛吼般的轰鸣。作为日本人最喜欢的啤酒,根统计每年每个日本男性平均要消耗掉大约500升的啤酒,基本上比某些嗜酒如明的西方啤酒发源地国家的消耗量还要大。因此虽然日本因为中国在对日本加入联合国常任理事和关于日本教科书问题、慰安妇的问责,还有钓鱼岛争端等等事件上对中国存在普遍不满,喊出了抵制“中国造”的口号,但是对于啤酒这样的日常消费品,却是没有太大的反映。


(中国出口小日本的大多是中国的轻工业产品和日用百货、玩具、纸制品等等非奢侈品。而日本出口中国却是电子产品、汽车、家电等等中高等消费品。将军斗胆说上几句,其实就将军看来,所谓的日本抵制‘中国造’也好,还是中国的抵制‘日货’也罢。对于我们所谓的振兴中华,和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样崇高的理想都是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想起上次因为日本批准右翼教科书和日本准备入常而引发的4.3深圳大游行和4.9北京大游行里面的两句经典语言,将军非常之感叹。


其言一:‘今天你购买了日本产品,明天开进中国的坦克就是你投资的。今天你购买了日本产品,明天投向中国的日本导弹就是你赞助的’。


其言二:‘日本松下有一位高官说过:即使我们不去拜靖国神社,韩国人也不会买我们的产品,但不管我们再怎样的去拜靖国神社,中国人照样会买我们的产品。每买一百元日货就会给日本政府送去5元钱,让日自卫队多造10颗子弹,多印8页反华教科书。’


将军以为,完全抵制日货是不可能的,光是看看从四月到现在以来的种种,并没有证明有多少日本企业因为中国的抵制而垮台了,也没有说某某产品因为中国的抵制就滞销了。毕竟中国人当中喜欢说一套做一套的人太多,喜欢当汉奸走狗卖国贼的人更多,喜欢占小便宜的更是数之不尽,多之又多。因此就将军看来,好用的日货买他何妨,但是记得要商家给你开发票,要知道你在购买正牌商店的日货时,同样也给中国政府上缴了税款。而其他那些可买可不买的日货,则可以选些国产的,或者其他什么国家的,比如电脑电子产品,你要是实在对国产的没信心,那你干脆买台湾美国的吧。抵制日货这种东西,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达到目的的。毕竟,日本人很需要中国的商品,真的搞到双方断绝了贸易往来,损失也是相对的,何必不让咱们的企业去赚小日本的钱呢?


装载着啤酒的集装箱货柜车平稳的在高速公路上飞驰,作为中国出口的高档青岛啤酒,已经屏弃了国内常用的玻璃瓶装的样式,全部采用的是听装。因此在分量上也是着实的厉害,只见那货柜车的大轮子都呈浑圆状,不过这到没影响到它的速度。


一辆放着狂暴音乐的小马自达正在高速路上疯狂的溜达,车里的四年打扮另类的小青年正在一边HAI一边叫喊着,就在四人非常“嗨皮”的时候,这样时速已经达到120的小马自达居然被后面一辆拖着巨大集装箱的卡车给超车了。


坐在后座的一个老大样的人猛的一个手刀砍在司机的脑袋正中,吼叫道:“混蛋,小犬你他妈怎么开车的,居然让这么大的车超过,八格呀路。”两眼正在冒着星星的小犬急忙猛踩油门,试图追将上去,可惜小马自达的油门就那么高,时速表也只到160,就算往死里踩也只能跑到140就卡住不动了。


车子里的四个人都悲愤的吼叫着,纷纷把怒气发泄到了小马自达的主人身上:“混蛋,你他妈的混蛋,老子还没到东京就让老子丢脸了。”手刀犹如砍瓜切菜般乱砍,也不管现在可是140的高速,就在车里四人正打得热闹非凡的时候,突然前方传来一声巨响。愕然中,前方那辆超过他们的货柜车前轮突然爆了,由于车速过快,在四人还没看明白之前,巨大的货柜车头一斜,撞向了路边的防护栏,在撞毁了近十来米的防护栏后一头栽进了高速公路旁的空旷地带。


虽然小犬脑袋上一直挨着手刀,但是也没忘记自己在开车,在发现前方出了车祸,当下猛的一脚将刹车踩死,只见那小马自达因为紧急刹车,车身犹如特技般开始在路面上打起转来,在转出了好几十个圈之后,终于一头扎进了路边的防护栏上,车上被转的晕头转向的四人缓了好一会才下来呕吐。


巨大的货柜车倾倒在路边,基本上车体全部已经冲出了路基。由于现在是清晨,路上的车辆并不是很多,因此避免了发生追尾的悲剧。四人死里逃生的家伙傻傻的站在自家那型同报废的小马自达前,看着那装载着啤酒的集装箱开始从缝隙中流淌出黄色的啤酒,正脑子一片空白的时候,突然巨大的集装箱毫无征兆的爆炸了,巨大的气浪将四人如同纸做的风筝般抛起,重重的砸在身后的车上,耳朵里面的巨响直接将四人震晕了过去。


“老大,啤酒会爆炸吗?”躺在救护车上,小犬用他脑袋上唯一没被纱布裹住的嘴问道。“不知道。”老大比他好,脸没事就是腿折了一条。坐在小犬身旁,一头红发已经差不多被爆炸后的火焰烧光的同伴却道:“白痴,啤酒里面有酒精,酒精是可以燃烧和爆炸的。”


看着三个兄弟奇异的目光,红发男骄傲的说:“这是国中物理教的基本常识!”


“可是为什么?”最边上一个耳朵上穿着一排耳环,几乎没怎么受伤的帅哥问道:“会有这么大的威力呢?”


四人同时转头望远处那货柜车翻到爆炸的地方,一个巨大的足足有半个足球场大的凹坑出现在眼前。不过让人意外的时候,惯例应该拉上警戒带保护现场的警察并没有出现,而是道路上正来往着各种施工车辆正在紧张的填补着那个因为爆炸而产生的大坑。


四人对望一眼,各自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


“A组就位!”


“B组就位!”王龙低声在通讯器里说到。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最安全,在这个巨大的军事基地里面,士兵宿舍居然是不设防的。


通过定向检索,很容易的就区分出了普通军官宿舍和高级军官宿舍,然后根据室内摆设分辨出那些是军官的,那些是目标的。


“目标确定,A区目标共计五男四女,请求行动指示。”通讯器里传来了光头的声音,王龙看看东方已经升起了启明星,妈的现在才三点半啊。“清除目标,注意,目标所携带的电脑设备一律收缴。”


轻轻的,老鼠很轻巧的打开了一间宿舍,但是不到十秒就闪了出来。看着门外的王龙,老鼠满脸通红的打了个手势,是个女的。王龙暴怒,是女的就不杀了?一把拉开老鼠冲了进去。


窗外透射着基地里夜间照明用的白色灯光,一个曲线玲珑的美丽女性裸体正横卧在床上,远远看去,那女子一头金色的秀发犹如金丝般富有质感,并且在白光的投射下显得她整个人分外的妖娆。面对这样一个浑身赤裸而又如此诱惑的女人,换做是你,你下得去手吗?王龙摇头苦笑,看来自己也得栽了,果然是下不去手啊。如果换做是个男人,恐怕他会毫不由于的上去一刀抹了他的脖子,可是这样一个美女,王龙还真不忍心。


正筹措间,耳朵里突然传来光头请求通话的讯号,王龙暗叫天助我也。急忙退了出来,一面表示要通话,一面物色该派谁进去干这个事情。


王龙他们这一组人分别是大牛、老鼠、山猪、山羊还有小猴子。这个大牛是肯定不行,这家伙绝对不是干这个事情的料,山羊和小猴子这会正一个劲的往两边缩脖子,也是靠不住的货。至于山猪嘛,这家伙好像特别仇视日本人,对就是他。当下王龙打了个手势要山猪进去干活,山猪一脸愕然,然后对着王龙比出了中指。


“什么情况?”王龙同样比出中指回应,打开通讯器问道。那头的光头却道:“老大,目标的电脑全部是台式电脑,怎么带走?”


“你煞笔啊,不会拆硬盘吗?”我靠,王龙骂道,这些鸡吧鸟人都什么素质。这那是来出任务,根本就是来玩嘛!这一点都不像那些什么电影。正一肚子火的当口,突然楼道处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还有几道手电的光闪过,众人急忙退到美女房间里面。


听着巡查人员远去的脚步,这才打量起山猪和床上的女子。


美女依旧保持着那个美丽的裸睡姿态,一点都没有挣扎过的迹象。但是看到山猪搞定的手势,王龙有点郁闷,这家伙是怎么搞的。看着兄弟们不解的神情,山猪来到床边轻轻的抚开美女的头发,只见这个美女果然面容娇好,但是在眉心处,却露出了一根没入其中的针头。


看来山猪是用他祖传的针灸杀人法,安静而又不失侠义风度的送这美女上了路。王龙在心里暗下决定,要是一会都是这样的货色,那就要山猪一人包了。毕竟这种杀女人的事情,自己是无论如何下不去手的。


就在众人退出房间的当口,没有人注意到山猪悄悄的将一个摆放在窗头的像框顺手牵了羊,然后又忍不住将目光停留在了那依旧保持着动人姿态的美女身上。


“祝福你,希望你能上天堂。”山猪在心中默念道,悄悄的在胸口划了个十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