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29/


这时突然一个同学跑过来趴在我的耳边小声说道“那个被你打坏的刀疤脸也被送来了,听医生说这个人够呛,折了三根肋骨,肋条还把脾脏扎破了,有内出血。搞不好就救不过来了。警察也来了,你快跑吧!!”


“啊”我没想到我一时气急竟下手这么重,怎么办?跑!往那里跑,我从小就没离开过家,身上没钱不说,我家外地也没有亲戚啊。再说,如果我走了话,家里怎么办!在我母亲的眼里我是一个乖巧的孩子,她不会相信我能打死人,她怎么能承担这种打击。



想到我慈祥的爷爷和疼爱我的爸爸、妈妈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不行,我得跑,我还没有孝顺他们呢。


眼镜见我哭了,以为我是因为猴子的伤势而伤心,走过来对我说“别担心,猴子会好过来的。”说罢,他自己倒哭了起来。十多年的感情在此时表现的一览无余,毕竟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


“兄弟,你在这里盯着,我出去一趟”我道:眼镜以为我受不了这里的伤感气氛就没有在意,点点头“你去吧”。我回头看了一眼手术间心里想‘兄弟,对不起了,希望我们还有相见的一天’心里一狠扭头走跑了出去。这时,那个同学也告诉了其他的同学发生的事情,“啊”同学们发出了不可思议的惊呼。我的那一拳有那么大的威力吗?紫嫣的眼神更是轻蔑了起来,说道:“哼,自己做的事就应当自己承担,若不是你挑起的事端,猴子会受伤吗?若不是你强自出头,猴子会这个样子吗?这算什么?哼,还是个男子汉吗?我瞧不起你这样的人”声音虽然嗨听,但是语气更是无情。我假装没听见快步跑了出去,我还能说什么吗?为自己辩解,算了吧。


眼镜说道:“你不要那么说,他不是那样的人,我了解他”眼镜给我辩护道“我们从小就一起长大,感情很好,他一定是有他自己的苦衷,决不会扔下自己的兄弟不管的”。


兄弟,你错了,我不但扔下了自己的兄弟,还扔下了自己的父母,我对不起你们啊!!。此时的我六神无主,正跑在通往火车站的路上。我必须赶在警察前面跑走,跑到无人认识我的地方。我不敢进车站候车室,绕过一排一排的房子,跑到了货运火车码头,发现一列火车正徐徐开动,我紧步上前,扒着一个没上锁的集装箱就跳了上去。离开了疼我、爱我的父母亲,离开了生我、育我的小县城,离开了我的兄弟、我的学校。我将独自踏上陌生的人生路。不过,我相信,我凭着自己的一身本领我会生活的很好的。


面前的路会象我所想的那样吗?我不确定。


深秋的风通过没有锁门的缝隙打在我的脸上,很冷。我的心更冷。我将何去何从,没有目标,没有目的,没有希望。懊恼、悔恨一个劲的冲击着我的大脑,我为什么挑起事端?为什么强自出头?是啊!紫嫣说的对,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难道我真是为了抱打不平吗?当时我就是这样想的,可骨子里哪?意识中还不是显摆自己的能力?难道我就是这样的人?


我在饥寒交迫中迷迷糊糊的要睡着的时候,就听“当”的一声传进了我的耳朵,同时感觉车速慢了下来。我不想下车,我觉得离的越远越好,可等了半小时车也没动。难道到了终点站了?这时突然一个铁路工人走了过来,“嗨!你,你给我下来!这是你呆的地方吗?快走”。他见我穿的还不是太落魄,又背着书包,就没有象轰乞丐似的拿东西轰我,只是让我快走,还拿奇怪的眼神瞅了瞅我想道‘又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好像他见的这种事多了,没理会我就继续巡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