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3/

特别声明:本故事发生在平行宇宙的其他平行时空,请务将其与书友所处现实世界挂钩。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作者不负文责。

***********

马鸣安静的端坐在巨大旅游车的最末段,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街道,马鸣突然想到这种高档的旅游车自己好像以前从来没有坐过。拿着一面小旗的导游小姐正在用她那极富感染力的演讲,向车中的众人介绍着云南的明珠:丽江。什么玉峰寺、老君山、黑龙潭,在导游小姐那窍笑倩兮的樱桃小口中一一道来,似乎那美丽的丽江这一刻就展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旅游车上的人并不多,不到20个人当中,像马鸣这样的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只有两个。看着车速渐渐的开始加快,旅游车已经脱离那慢得好似乌龟爬行般的巨大车流,插入了进入高速公路的辅道。

看着马鸣望着窗外发愣,身旁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轻轻的拍拍了马鸣的肩膀,用一种似乎看透了生死的语气说道:“既来之,则安之。”

“既来之,则安之。”马鸣口中不由自主也轻轻将着句话念了两遍,眼神依旧望着窗外,开始思考一个问题。自己十九岁高中毕业被保送北大,先四年大学,又四年研究,再四年读博,终于在三十二岁这年拥有了自己的实验室,拥有了四个自己的学生,可是还没让自己的爱人过上幸福的日子,爱人就先一步去了。当自己好不容易经受住了这个上天用来考验自己的残酷打击,刚刚重新振作起来的时候,却莫名其妙的要坐在这念着这句:“既来之,则安之。”

想到这,马鸣下意识的抖了抖身子,胸口和背后穿来的异物感提醒着他,现在的这一切并不是梦,不会掐一下大腿就可以醒来。

顺着牛仔衣和旅行团配发的汗衫看下去,一件小巧的马甲背心此刻正紧紧的贴在身上。背心上那一条条装着蓝色液体的塑料小包和那一串串用巧妙的中国结做结尾的珠串错落有序的交错着,那珠串里包裹着的并不是什么珍珠、明珠,而是一棵棵拇指大小的钢珠,虽然现在这些钢珠已经被马鸣身上的体温捂热了,但是马鸣却记得这件用薄薄棉布缝制的小背心才穿上身时,钢珠那拔凉拔凉的感觉。

旅行车高速而又平稳的行驶着,车上的一共有十八位旅行团员,除了马鸣他独一个是年轻人以外,其余的十七位大多是花甲高龄的老人。现在每个人身上都是一片祥和宁静,带着小红帽的老人们都在各自闭目养神,虽然他们身上也穿着同样的小马甲坎肩,但是从他们悠然自得的表情上,丝毫也看不出任何端倪。

————————————————————————————

山猪他们现在正蹲在一旁背风背景的胡扯着,湖吃海喝完了之后得到上级的命令:大家原地休息30分钟。

看着胖警监屁颠屁颠的忙上忙下,众人都有种看肥猪耍把戏的镜头,已经是满头的汗了,他还“一丝不挂”的忠实的执行着检查的任务。

(非笔误,众人觉得用一丝不挂更能体现其一丝不苟的精神!)

看了半天,在九班里比较文静的扁担蛇开口了:“那丫怎么查的是出去的。”

扁担蛇名叫张强,还没入伍前是北京的高中生,说起来他的入伍经历还有些蛮奇特的,这小子原本就是个不好好读书的主,整天的打电脑游戏不说,据说还是一个做木马的黑客。就是因为盗了几件游戏装备给公安局给抓了,被他盗的那家伙家里后台硬,本来是要被搞去劳教的,但是他家里关系也不错,因此给搞进部队来了。至于扁担蛇这一称呼,原本是大家按照十二生肖选外号,选到最后划剪刀石头布给赢的。1米90的个头,虽然算不上虎背熊腰但起码也多少练出了些肌肉,怎么看都觉得他和蛇这玩意靠不上边。

却说大伙听他这么一说,都跟看傻子似的看着他:“你白痴啊,进来的有危险,出去的没危险,你当那胖子是傻…………”正在笑骂着的山猪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猛的站起来哧溜跑了,后面哥几个也是一愣神,想也没想就跟了上去。

——————————————————————————————————

原本还在行使着的旅游车就这么停了下来,良好的减震效果使得众人似乎丝毫没感觉到车子已经停下,大半的人好像因为起得太早没睡醒似的,由自闭目养神。胖警监龙行虎步的爬上车来,先是规规矩矩的给大伙敬了个礼,然后是一脸春意盎然的对着大家说:新年好啊,给大家拜年了。

看着车头蹿上来的胖警监和几个警察,马鸣的心突然好像被人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咚咚咚”不争气的打起鼓来。这时候车上的人大多已经醒了过来,每个人脸上的表情不论自然还是不自然,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有马鸣的脸上,开始涌出汗珠。

看着警察跟着前面的老人唠了句嗑就要下车的当口,马鸣汗水淋漓的头上,更是汗如泉涌。而现在,正有一个极度艰难的问题困绕着他,突然,马鸣好像决定了什么似的,将手中紧紧握着的东西用力捏了捏,然后塞进了自己牛仔裤里。

做完这一切,马鸣好像刚刚般了几百斤沙包似的如释重负,而他身旁将这一切看着眼里的老头,也是好像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看着又对窗外发呆的马鸣,轻轻的探了一口气。老头自己也是一叹,几个小时前自己还在家里开财门呢,谁知道开了财门迎进来的却是瘟神,原来,这个老头就是那政府大院里的老杨。

老杨这会也闭目养起神来,脑子里开始回放这几个小时自己刚刚经历事情。

一大清早,习惯早起锻炼的老杨并没有按照惯例到家属区的绿化带做晨运,而是呆在家里等着老婆子把那祭祀用的家什一样样的准备好,然后由他来上第一柱香,完成这个“开财门”的仪式。虽说这老杨当了大半辈子的党员,对外是个不则不扣的无神论者,但是这一退下来,也就慢慢的开始入乡随俗了不是。

刚上好了香,正要把摆在门口的供案往回里撤的时候,那楼梯道里快步的奔上来几个人,自称是地质局的,说是什么地方发生了煤矿瓦斯爆炸,领导要求马上把他老杨找去。老杨想都没想,披了件外衣这就走了。毕竟他老杨搞了一辈子的地质勘探,老来还因为他对地质学方面的贡献国家来给了他个中科院的荣誉院士。

谁知道车子没去矿井,而是直接给送到了一个宾馆里,一伙手里把拿着枪的人用枪指着大家穿上了一件挂着零碎的小马甲坎肩,然后为首的人拿出了一个只有小指头大小,同样装着蓝色液体的塑料小包,塞进了一个盖房子用的巨大空心砖里,只听见一声轻响,没有烟,也没有火,那块足有两个人脑袋大小的空心水泥砖被炸了个粉碎,这可比他当年用来开山放炮炸矿用的TNT炸药厉害多了。

就在老杨头还在思量着如果把这炸药用到开山放炮上,将可能产生多么巨大的作用的时候。那些人又交给了他们每人一个信封。开打一看,老杨的全家都在里面,老婆孩子不说,就连他两个媳妇家里的亲家公什么的也全在里面。老杨知道,自己这是被绑架了。虽然还不清楚对方绑架他的目的是什么,光是从这些照片就可以看出来,这是蓄谋已久的计划。

哆嗦着,老杨想说些什么,还没说出来,为首的那个金发女人开口了,还是一口纯正的德州口音:“我的名字是‘Gabriel’(加百列),我希望诸位老先生自己权衡一下利弊,只有与我们合作,才能保证你和你们家人的安全。

(‘Gabriel’加百列上帝七天使只一,负责为上帝传递消息。旧约圣经曾提及加百列坐于神的左侧,由于古时犹太人主人左侧一定坐着女主人,似是暗示其为女性天使。加百列具有破坏人间一切污秽事物的职责,据说本为神最为宠信的天使,但因为拒绝对罗马的制裁而失宠。事迹亦包括为耶稣的受胎、复活和诞生等报讯,而最著名的事迹即为向约翰传递其妻玛莉亚怀有圣子耶稣。亦是亲手埋葬摩西的天使。

加百列为守护伊甸园的智天使们的领导者,以防止撒旦的入侵。加百列在最后审判中负责鸣喇叭以示死人的复活,神秘学中以加百列为司转生的天使,引导灵魂转生而使女性受胎。

加百列身负140对羽翼。其在犹太教和基督教中俱为与生命过程相关的天使,如受胎报知、复活、慈悲、启示乃至于死等等。伊斯兰教则视她为真理天使。因其常为人托梦,又被视为司梦的天使。)

老杨好歹也是省政府家属小区里老年大学的英语教师,已经将所有的话听明白了。而这事,有一个看起来比他还老的人却颤巍巍的用典型的牛津英语对那名叫加百列的女人问道:“‘Gabriel’?,上帝的天使‘Gabriel’?”

看到这个自称‘Gabriel’女人点了点头,老人一面用手在自己头上划着十字,一面咆哮着说道:“这是亵渎,是对上帝的亵渎。”

加百列并没有理睬老人,只是微微一笑,接着说道:“你们身上所穿戴的是6镑蓝色炸药和180枚钢珠。诸位刚才参观的爆炸,只是10克蓝色炸药所产生的,相信大家能很准确的计算出身上这6蓝色炸药的威力。”

这时候加百列用很优美的姿势举了一根手指,在众人面前摇晃:“一点,只需要大家的一点合作。先生们,你们的将会得到比在中国更好的设备和实验室来完成你们的研究和设想,而你们也会因此得到很好的待遇和不错的报酬。甚至,你们的家人也能得到绝对的“安全”。”说到安全两个字时,加百列故意重重的加重了鼻音。看着一班人等都无异议之后,当即指挥着手下将所有人从那间封闭的大厅走到了宾馆外面,并给每人发了一套旅行团的行头,指示众人上了一部旅行车。

“既来之,则安之。”老杨轻轻的念到,现在这样的情况,恐怕除了这一句能稍微安慰一下自己以外,再无他法了。

————————————————————————————————

坐在指挥车里,修罗习惯性的用手指在桌面上敲击着,已经被厚厚老茧包裹着的手指尖部撞击在金属桌面的声音,和用金属敲打在上面的声音没有什么区别。那一下下“咚咚咚咚”的四声连响,响是打击乐器的鼓点一样。

五分钟之前,王龙他们九班的人越权直接用无线电向指挥部联系,被修罗一句:“执行命令”给堵了回去。对这次行动,他修罗,包括他们整个特侦部队都是旁观者,他和“军刀”要做的,就是坚决执行总指挥部的命令。

依旧有节奏感的敲着鼓点,看着其他指挥人员忙碌的身影,修罗笑着看着眼前正在忙碌着的五班战士们,还真有点意思了。

PS:有读者抗议我写文不分段,看着累心,将军虚心受教。其实在将军的WORD文档当中是分好了的,但是起点的这录入系统不认,以后将军会用中划线来分段。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人往人来,虽然惯例大年初一的早晨卖早餐的铺子大多都会选择歇业,但是也总是有那么几家要钱不过节的。

一间开在小区里的早点铺子前,正端坐了四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人。店老板此刻正在殷勤的给着其他比较熟悉的顾客们拜着年,而那服务员正流水价的将那吃过桥米线的家什一样样的摆上桌子。

虽然是大年初一,小店的生意却还是如往常一样火暴,手脚麻利的服务员不多会就将料上齐全了,四个文质彬彬的年轻人却没动筷的意思。正好在边上给老顾客拜年的老板看到这情况,主动上前将吃米线用的汤给推了桌子中间,将那装在桌子里面的电磁炉给打开了:“小兄弟,这过桥米线给得要乘热吃,一会汤冷了,味道可就大打折扣了。”

四人当中一个戴着眼镜的小伙道了声谢,接下来四人虽然都动了筷子,但店老板却看出他们几个都是一副食不知味的样子,也就没往心里去。这过桥米线卖得多了,店老板看人就和看那过桥米线的汤一样准确。

这过桥米线用的汤有说教:鹅油不冒气,烫死傻女婿。说的是这正宗的过桥米线,用的乃是壮年公鹅炖制的汤料,那鹅油有一个特性,就是这种汤在油层下面的最高温度能达到160度以上。而不论下面的温度有多高,表面是那层鹅油却是纹丝不露的。而且鹅油还具有保温的特殊性,可以降低热量的释放速度。但是先如今的过桥米线已经被商业化了,为了大批量的销售,现在的过桥米线所用的汤料,多是用牛油和棕榈油调治的,虽然也能达到类似鹅的效果,保温性能就差上很多了,毕竟这鹅的价钱是不能和那饲料喂养的鸡鸭可比的。

却说这四个食不知味的青年人,此刻正在有一筷没一筷的拨弄着自己的米线。尤其是其中那个年纪在三十左右,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的男人,更是一脸魂不守舍的望着远处的公共汽车站,似乎正在等人的样子。

“嘀嘀嘀嘀…………”正在发着愣的四人突然蹦了起来,眼镜男此时也收回了正在眺望远处的目光,冲西装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在其他人期待的目光下,眼镜男仔细的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嘀嘀”,这种“嘀嘀”听起来还似乎拥有节奏感。终于,手机里传来的“嘀嘀”就这么停了,原本蹦着脸的眼镜男突然长长的松了口气,快速的将手机拿到桌子下面拆开将其中的SIM卡取出来,同时对着另外三个正伸着脖子做望眼欲穿状的兄弟说道:“老爷子叫我们不用去拜年了,让我带着哥们几个好好的逛逛,一会我带你们去世博园去转转吧,哥几个,动筷啊。”

三个人原本脸上还有着几分紧张,听到这话一说,顿时好像喘了口大气似的,各自动手吃将起来。几人正在筷子翻飞的时候,弄好了手机的眼镜男将换下的SIM卡用拇指食指这么一折,就把这卡给废了。

不远处,一队队穿红挂绿的大秧歌们开始在街边聚集起来,人头蹿动的队伍里,不时有那老头老太太吆喝拉着嗓门,看来这春城的大年初一,并不止是一台子的戏码要上演。

——-----——————————————————————————————

太阳升起来了,透过巨大的滤色玻璃。初升的太阳看起来并不是红色的,而是一种带着微红的白色。汤马森此刻依旧有如雕塑般站立不动,看着初升的太阳一丝一毫的爬过地平线,然后犹如被邓MM的球板子抽出的刀削球一样,猛得弹跳出那粘连着天地之间的地平线。而他背负在身后的手,却没有闲着,由自在转动着他戴在右手食指上的戒指。这只看上去黝黑,好像是铁制的戒指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只是在戒面上,铭刻着“Raphae”这几个英文字母。

依旧是那犹如爵士鼓点式的高跟鞋敲击声,用探戈那快四步的鼓点在安静的空间中激起一阵阵的回音。不一会,脚步声来到汤马森的身后嘎然而止,还是那一把不带任何表情的女声说道:“猎物已执行B计划进行回收,各行动小组以终止行动。”

太阳很美,至少在隔着滤色玻璃的这一面来观看,它是很美丽的。汤马森依旧着这种姿势注视着太阳,并没有转身的意思。不过,身后的人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它是一座漂亮的城市,也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汤马森没有表情的说着,身后也并没有回答。

———————————————————————————————————

昆明市公安局的一间巨大会议室里,此时正聚集了一大批人。和修罗所在的指挥部那忙碌的景象不同,这间被窗帘密封起来的会议室的墙上,正缓慢的闪现在一些画面,仔细看话,画面上看起来都是人物,而且同一个人却有着不用颜色,不同背景的照片。

一个身着灰色七匹狼休闲男装的中年人,现在正手拿着教鞭指着墙壁上那人的鼻孔,向台下的众人解释道:“马鸣,汉族,现年三十二岁,北大地质学、地球物理学博士,现担任北大地球物理实验室主管,兼博士生导师。其在北大求学就读期间,曾发表多篇专业性论文在国内外学术杂志上…………”

随着幻灯片的切换,马鸣的独照、和爱人的合照、甚至大学毕业的毕业照都一一显现在其中。只见中年人继续道:“马鸣与前面十五位一样,都是受到云南国土资源部的邀请,就云南地区几处罕见的富天然气矿进行可行性开采研讨。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也就不在重复。”中年人顿了顿,指挥着关闭幻灯机将窗帘拉开。却看见这个原本只有100多平米见方的巨大会议室里,此刻黑压压的坐满了人。数数人头,不下六十个。怪不得那丝丝做响的中央空调也不能解决这会议室逐渐升起来的温度。

中年男人下意识的松了松领带,站到了会议室的演讲台上:“此次的绑架行动,可以总结出以下三点:一、对方是有目的性的针对我科技人员进行绑架。二、干净、利落的行动,显示出对方是有充分的情报支持和消息来源,并且在实施行动的同时,有针对性的反侦察和声东击西行动,干扰了我们对事件的反应。三、到目前为止,已经整整8个小时了。对方至今没有发出任何要挟、勒索的要求,因此我们无法判断出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说到这,中年人把目光扫向了台下,下面这黑压压的人群此时早已经议论开了,各自在那嗡嗡的交换的意见。台下一个穿着警服挂着二级警监牌子的人突然插口道:“这些人绑架这些搞地理勘探的人做什么,如果说是要搞恐怖活动,那得绑些搞化学的才对。学地理的总不能会造原子弹吧。”其于的人一听,都觉得是有道理,也是纷纷附和。

中年人咳嗽了一下,顿时全场安静了下来,现在这些人和那二级警监所想的一样,对方花这么大的代价来绑架这些地理学家,当然是有目的性的,就算用最简单的辨证法也能算出,对方所得到的利益,绝对要比他们的付出大,这样的交易才能成立。

但是错一步来想,中国的这些科技人员又不算什么国宝,就比如说和马鸣一起失踪的另外十五个人,那都是个个七老八十的老家伙,基本上都差不多快送到养老院去了的。中国不同外国,中国的人太多了,每年都就上百万的学生考进大学,几十万的学生出国留学,总之,只要是部队没看上的,那就基本上没什么用处。

而反过来就比如美国来说,在美国境内的高级科技人员都是暗地里受到美国政府的暗中管制的,不论你现在有没有贡献,美国政府都会像看贼似的看着你。就拿那个大汉奸李文和来说把,这小子数典忘祖的忘记了国家对他的培养,在美国留了几年学就忘了自己的祖宗,一心给美国佬造核武器,结果还不是把他给抓了,为什么抓他?不论他再怎么去舔美国人的屁股,老美还是当他是中国人,还是把他防着。但是这汉奸居然还不知悔改,还写了本书叫做什么《我的祖国控告我》,操他丫挺的,还把美国叫“祖国”。

中年人接着从身边秘书的手中拿过一份文,交给做在最前面的各部门头头传阅,开口说道:“对于这次动向不明的绑架事件,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中央领导们的关注,中央要求我们要以XX代表为指导,紧密团结在以XXX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

(以上涉及国家机密,省略1W字。)

正当中年男人正在慷慨激昂的发表在演讲的时候,有人传了份文件进来,秘书等了N久终于在中年人说得口渴准备喝点水润喉的时候把文件低了过去,中年人一看,点头到:“根据我们最新的情报,被绑架的一共是十八个人。”而这时,会议室窗外的太阳,都快要落山鸟。

终于,打完了官腔,中年人才这把实际性可操作的东西给说了出来。首先是成立一个以他为总指挥的指挥部,然后对外要加大昆明各交通要道的检查力度,通报全省展开地毯式的协查。对内则组织警力进行拉网式排查,尤其是各个宾馆、酒店、旅游度假中心、会所,和外来人口聚居区。(搞绑票的大多喜欢隐藏在外来人口聚居区,但是一般搞绑票的好像没那么大胃口一次绑十几个人吧!)

最后是通知海关口岸、机场、码头,严密监控。

搞完了这一切,会议大厅的灯都点了。终于在中年人心不干情不愿的的“散会”声中,结束了这次长大足足7个小时的会议,只见那从冲会议室里出来的人流,都是一路打着小跑飙出去的。仔细一看,跑得贼快的都是些年轻人,可别误会了他们,这些人可不是急着去执行任务的,而是向那渴望已久的1号发起冲锋。

到是那些年纪大,官衔高的,却是走在后面。征战多年会场,他们都知道你越是急,越跑得快,越是会忍不住,可能半路就拉在裤子上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