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战神 第一卷 第一卷:铁血丹心卷 (上卷) 第十一章

天下战神将军 收藏 2 12
导读:末日战神 第一卷 第一卷:铁血丹心卷 (上卷) 第十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53/


特别声明:本故事发生在平行宇宙的其他平行时空,请务将其与书友所处现实世界挂钩。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作者不负文责。

***********

清晨的空气其实并不如很多人描述的那样是清新的,最起码王龙是这样认为的。九班的任务是在距离昆明市50公里的一处主干道协助交警进行检查,并且将九班的人分为两组进行策应。

此刻,王龙和老鼠端着手中的95式突击步枪正在那暗中的嘀咕着,良好的伪装习惯使得他们只是微微的张开嘴唇交流着,别人是无法看出端倪的。


“我饿了,什么时候开早饭啊。”王龙目光依旧注视着正在被交警同志检查着的车辆,嘴里不动声色的说到:“早知道昨天晚上就多吃饱一点,运动了大半个晚上,累死了。”


老鼠咧嘴一乐,走动到王龙身前轻声的道:“我口袋里有牛肉干,要不要来一片提提神。”


“你丫头的,出任务你还敢带零食,找死啊,回去给老子写检查去。”王龙口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手却从被老鼠挡住的视线下敏捷的伸入老鼠的军裤口袋,在打开的塑料包里夹出了一片牛肉干,接着一个小动作就塞到的嘴巴里。


此时两人的说话完全是咬着牙的,因此从外面看是完全看不到两人在说话。王龙把那小片牛肉干用舌头顶到了口腔的顶部,口水中夹带着牛肉干特有的香辣味道顿时把他淹没了。“小样,还是高级货。”虽然不能咀嚼,但是能含在嘴巴里就很爽了。


突然王龙用枪捅了捅还继续挡在身前的老鼠:“不对,你看那辆面包。”


只见大约四五百米开外的路面上,一辆白色的平头面包正在开始减速。老鼠看了看还没看出什么时候,王龙猛的开始向前移动起来,同时拉响了枪栓,当即老鼠也跟着冲了上去。


果然,小面包突然往路边一拐就自打起方向盘来,企图来一个快速的转向。王龙心里计算了一下距离,大概在300到350码之间,于是也不含糊瞄准汽车轮子就是一个点射。95式突击步枪的官方有限射程是400米,但是王龙他们都知道,只要安装了光学瞄准器,这枪能当狙击使,因此300米的距离那是十拿九稳的。


看着王龙开枪了,老鼠也不含糊,跟着一个点射也打了过去,王龙打的右前轮,他打的右后轮,两声清脆的枪声伴随着两声沉闷的轮胎爆炸,小面包稳稳的横在了马路中间。“快快……”王龙一面向小面包跑去,一面将几个还在发愣的交警推到在地,口中喊道:“小心掩护。”


在众人还在惊愕之间,停下来的小面包车门猛的一开,一个穿白衬衣黑裤的家伙手中抱着把枪跳了出来,就在王龙倒地做战术隐蔽的时候,枪声密集的响了起来。


蒙了,完全的蒙了。偌大的一个检查站停放了好几辆拉菜准备进昆明的货车,其中一辆上还拉着好几十头生猪,当枪声响起的时候,几乎所有人能做的唯一动作那就是卧倒,还有几个驾驶员那是一下就钻到了方向盘底下去了。


“哒哒哒…………”对方豪不吝啬的倾泻着子弹,虽然大路上基本已经没有还在运动的目标,但是这枪手依旧在有规律的进行三连发点射。“AK47……”王龙心道,对方肯定是在打掩护,火力压制。于是对着靠在另外一边轮子上的老鼠打了个手势,两人同时敏捷的跃了出来,连着几个翻滚钻到了路旁的路基沟里。这些大约半米高的沟渠顿时成为了一道临时的胸墙。就着路边昏黄的灯光一看,在小面包的另外一侧,果然有几只脚在跨步移动着。而此时,王龙他们离小面包车还有大约三百米的距离。


“怎么办,对方火力很强啊。”老鼠有点紧张的问道,努力的压低了脑袋。就在他们两个跳出来的时候,对方也发现了他们。现在两人成为了对方火力压制的活靶子,水泥路面被子弹打得那是火花四溅,直接打得他俩抬不起头来。王龙看了看这条一直延伸的路基沟,当下想也不想的就这么摸了过去。


“呼叫总部,呼叫总部。我们受到敌人密集的火力攻击,请求支援,请求支援。”毛衣小警察窝在警车的车门后面,正拿着步话机叫喊着,正当他喊完了有点类似《少林足球》里的台词之后,步话机里果然传来了一个女声:“小强,你又跟我逗是不是,回去看我不叫你哥收拾你。”


密集的子弹叮当叮当的砸着地面,远处的枪手还在怒吼咆哮着。尤其是对方的枪手虽然在压制着渐渐逼近的王龙他们,但也没忘记不时的向这几辆警车打上几枪做火力覆盖。虽然AK47过了300米基本上威胁不大了,但流弹也还是有杀伤力的。小强缩着脖子对着步话机喊道:“嫂子,不是开玩笑,真的干上了,不信你听。”说着将对讲机拉出来举过车门,只听见“啵”的一声,一发流弹将对讲机打得粉碎。


“我日,跟拍电影似的。”小强赶忙低头缩到了车门低下。


王龙和老鼠一边运动一边低头默数着对方的枪声。就在这短短的一分钟不到,蹲在沟里王龙俩人前进了几乎100米。位置处在比较靠后的山羊、白马还有光头和大牛这时候也跟了上来,(光头的外号原本是兔子,不过由于他的脑袋好像是天生的秃子(兔子=秃子),因此在他本人的强烈抗议下,大家都叫他光头了。)


“九、十……上。”王龙口中默数着对方的射击次数,谁都知道AK47一个弹夹是30发子弹,对方一直是在用着三发连射,算好了的王龙猛的从路基沟里一个翻滚,趴在了路面上。


对方并不是第一次干这个勾当的菜鸟新人,在连续不断的扫射当中也很巧妙的将自己隐藏到了小面包的后面,此前先一步跳下车的大约五个人已经在公路另外一边的树下建立了一个小型的掩护阵地。这在王龙等人来说绝对是意料之外的,在以往的警匪片和教学片中,类似这样的武装分子应该立即逃散或劫持其他车辆继续逃窜,而不会建立阵地和进行对抗。


就在王龙跃出胸墙卧倒的一瞬间,一声沉闷的枪响,让老鼠和大牛等人同时心中一跳。


“狙击手”王龙虽然在枪声响起的同时也已经了解,但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却早一步袭来。靠得比较近的大牛看见一溜火星从王龙脑袋上的钢盔上闪起,原本做着战术翻滚的王龙混身一震,接着直接无规则的就这么滚到了一辆停在路中间的大货底下,一动不动了。


“啊…………”大牛猛的从出作为掩体的小汽车后面跳了出来,对着小面包就是一阵扫射。不过除了在小面包那白色车门上留下了一排弹孔之外,几乎没有其他的用处。


就在大牛扫射的瞬间,老鼠一个虎跃,前滚翻操起冲锋枪哒哒哒哒就扫出一个扇面。一下滚到了王龙身边,企图把他从路中间拖回来,就在这时,王龙手上的枪响了。


一个精确的点射,那个用AK断后的小个子猛男一个疼喊倒在了地上。还没等老鼠反应过来,一个从树后冒头出来准备抢人的衰哥脑袋上喷出了一溜子血箭也倒在了路基的土坎子上。


翻了个身,王龙这时候滚到了另外一边的车轮子下面,手一摸,脖子上流下了一股猩红的鲜血。原来对方的狙击虽然命中了王龙,却只是险险的从钢盔上打了个擦边球。


刚喘了口大气,这时候已经摸上来的大牛一脸哭像的喊着班长,连忙从上身急救包里掏止血绷带。


“喊冤那,前面有狙击手,光头老鼠掩护,大牛上枪榴弹。”窝在轮子上下面的王龙一面接过大牛的递过来的绷带,一面指挥着。只见大牛敏捷的从腰上的武装带里掏出了一个95式突击步枪的枪榴弹发射器挂件,快速的固定在他的枪上。


在光头和老鼠的掩护射击下,大牛敏捷的爬上了这辆当做掩体的平头五十铃,车上装的是几十头准备拉去屠宰场的生猪,此时生猪们正在纳闷,外面为什么在噼里啪啦放着鞭炮,突然“嘶啦”一声,一个人型物体却从车顶上掉了下来。


算计着大牛应该到了预定位置,王龙拔下枪里还剩下几发的弹夹喊道:“注意安全!检查武器,准备火力掩护!”


顺手用止血绷带抹了下脸上的汗珠子,王龙亢奋拉动了枪栓:“一共六个人,我干掉了俩,剩下的四个你们一人算一个。”


战斗还在继续,王龙却把功劳都分配好了。


“上!”王龙转身趴在了轮子边上,手中枪对着敌人用来做掩体的土坎就是一阵扫射。


这批人并不是乌合之众,因为他们都知道,如果向身后一望无际的农田逃跑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这些武警的靶子,因此他们选择了抵抗。毕竟以他们现在的火力,只要消灭了这几个拿着中型武器的武警就能逃出生天。而且他们的目标并不是逃跑,而是进城,并且是不惜一切代价的进城。


一个长得还算酷,染了个黄头发的小个子正在检查着手中的AK,边上抱一着把国产88式狙击步枪的中年男人正在不停的变换着瞄准位置。只不过对方的火力实在太猛了,把这个当作临时掩体的土坎打得噗噗做响。这个土坎本是道班工人清理路基沟渠时挖出来的泥土和淤泥,但由于冬天的关系,虽然昆明的冬天比不了北方,但是也这把这些泥土冻得很硬。


剩下的两人看起来都很年轻,都抓着了把AK在大口的喘着气,似乎他们也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情况。


“老大,我们还是撤吧。”黄头发小子举起枪,看也不看的对着外面就是扫射,然后对拿狙击枪的中年男人说到:“再不撤,咱们都得挂着在,这些武警怎么比那些边防军还玩命。”


“撤?”中年男人心里苦笑,现在大路上一辆车都没有,想跑也得有辆车吧。


就在这四个运气不好的家伙还在思考着怎么跑路的时候,突然传来的一声急速的呼啸,让这个抱着狙击的老大瞳孔猛的扩大。在对从天而降的那种空气被猛地撕裂的啸叫声还没做出反应之前,小金毛突然被他老大用力的压在了身下。


一发榴弹准确的命中了四人身后的巨大梧桐树,在树垭上爆炸的枪榴弹并没有把老大想象中那些锋利的弹片撒落下来,但燃烧榴弹中的那种黏附性极强的高浓度液体却让他们的结局更为悲惨。


顿时,黑暗中的土坎后面被猛烈的火焰和硝烟笼罩起来!两条浑身冒火的躯体硬生生从土坎后面窜出了一丈多远,两人的双脚还没在路面踩实之前,两发正义的子弹已经击穿了他们的头颅。


土坎里面,小金毛此时正在用力的扑打着老大身上的火焰,但是那可燃性极强的燃烧液体却是无法扑灭的,小金毛越是扑打,越是沾染了更多。


当王龙他们几人冲到土坎后面用枪比着他的脑袋时,小金毛还在全然不顾自己身上头上已经被点着的火焰,一个劲的扑打着已经死去的老大,口中喊叫着:“老大……老大……你醒醒……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你醒醒啊,爸…………。”


山猪和东北虎现在正位于一条可以进入昆明的高速公路入口处的收费站,准确的说,应该是在站台上站岗。随便有点反侦察常识的人都知道,越安全的地方就越危险,反之既然。


山猪两人的眼睛警惕的注视着一辆辆经过收费处的车辆,虽然把关这样技术性的伙由交警来干,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要是真能抓到几个武装份子,那还是功劳一件。


冬天的昆明,天亮的不是太早,但由于底海拔的关系,鱼肚白的时候看起来光线就很强了。山猪碰了碰东北虎:“不知道老大那边怎么样了。”东北虎缩了缩肚子,现在他的脑子里想的是刚才王龙同样想的一个问题:“操,什么时候才开早饭啊。”


虽然是清晨,农历大年初一天空中隐隐约约夹带着的火硝味道确实不敢让人恭维,被称之为春城的昆明,依旧逃脱不了传统文化的冲击。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鞭炮纸,还有那因为传统在大年初一开财门而到处响起的鞭炮声,让这个城市看起来充满了过年的气氛。


“老杨啊,起了起了。”


省政府的家属大院里,此时虽然不像其他地方似的已经鞭炮乱响了。但是每家每户都在自己家门口摆上了香烛,毕竟这个一年之计,还都是得从这“开财门”开始的。杨奶奶今年和往年一样,这才刚七点半就已经把各种道具给拾叨好了。就等着他们家老杨起来把这个每年必许的仪式给半了。他们家的老杨头可不是一般二般的人,退休之前那是干了几十年的科室领导,虽然不是怎么一把手二把手的,但起码在这片院子里还是上得了台面的人物。退休之后没几年,还被中央追了个中科院的荣誉院士。这不退休都快五、六年了,不但不是人走茶凉,每年逢年过节还是有不少弟子门生上门来拜年。这不,大院门卫老王头这才迷糊着眼睛给两辆小车开门,车上的来人那可是提了大包小包的东西直接就奔老杨家去的。就在老王头还在思考着要不要睡个回头觉的时候,那帮子给老杨拜年的年轻人此时却带着老杨急匆匆的下了楼来上了车。看着远去的小车,老王头嘀咕道:“嘿,院士就是院士。”


汤马森很休闲的靠在自己办公室里那张巨大的老板椅上,微微翘起二郎腿,注视着巨大玻璃外面正在恢复活力的城市。窗外这个渐渐被阳光所穿透的城市正在逐渐的运转起来,一条条道路上的车辆开始云集,那车水马龙街道,川流不息的高速公路正如果这个城市巨大血管中奔腾的血液。汤马森突然想起曾经有人这么比喻过:城市犹如一个巨大的细胞,而道路则是这个细胞的血管。


到底原话是不是这么说的好像记不太清了,不过细胞是没有血管的。


高根鞋敲打着大理石地面特有的清脆声由远到近,如果爵士鼓的鼓点般富有节奏的敲打着地面:“C组、E组行动失败,A组已暴露。”


汤马森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人突然用很奇怪的表情说:“你看,这个城市美吗?”


站在收费站前面喝着带汽车尾气的东北风,没谁有着好脾气,而且呆在这地方工作量还特别的大,几乎每辆客车和大型货车都需要登车检查。而这些都还不是让人烦闷的,现在都快9点了,还没开早饭。和山猪一组的东北虎这会儿肚子不停的咕噜做响,直闹得山猪也不自在起来。


“你说,咱们刚才怎么不要求和班长一起啊!”山猪为了转移这个比较饥饿的气氛,开始小声的和东北虎嘀咕起来,经过了七点半到九点上班高峰期,总算是忙过了。说着山猪使了个眼色,轻轻的凑上来说:“东西藏那去了,”


“啥”东北虎头也不回。


山猪又压低了三分:“武装带”。


“不知道,不是我擦屁股的。”山猪一听,有点悻悻的。昨天晚上九班策划已久的行动终于实施,为了这此行动王龙带着大家做了N多的准备和计划,并且根据实际情况还设计出了两套如何在特战队员宿舍里偷窃裤腰带的可行性设计方案。在昨天晚上代号为“霸王叉”行动当中,一举将整个营地的宿舍都洗劫了一遍,共计盗得武装带+皮带百余条。


霸王叉,意指古代西方女性之三角裤。王龙在想行动代号的时候,突然想起那部著名的电影《流星•蝴蝶•剑》,里面刘嘉玲曾经拿出一幅画向大家暂时了霸王叉和夫子罩。因此把此行动代号命名为“霸王叉”行动。


意指,男人的裤腰带相当于女人的三角裤。


就在两人还在各自心怀鬼胎的时候,突然前面几两闪耀着警灯的警车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


“同志们辛苦了,给大家拜个早年了,快快快,趁热把饺子吃了。”一个和未减肥前的王龙有一拼的胖警察第一个从警车里面蹦了出来,但是看他那体型,那是根本不可能有这么敏捷的身手的。只见他一脸严肃又但着三分亲切的一一和检查站上的警察和交警握手,那样子就和中央领导似的。当他走到山猪他们面前的时候,山猪看清楚他肩膀上居然是一枚银色橄榄枝和三棵银色四角星。不由的心里打了个突突:乖乖,这可是一级警监啊。


当即一身军姿站得笔挺,胖警监一一握手过来互道了辛苦以后,就开始发表演说。内容不外是什么“同志们辛苦了”,“代表人民感谢你们”等等的官话,反正说了什么大家都没听进去,就知道这伙人给大家带了刚出锅的饺子。接着这胖警监要求所有的领导干部给战士们换换班,站站岗什么的。山猪等人没看见这些一脸正气道岸贸然的家伙,就看着后面跟着电台电视台记者们抱着那摄象机照相机上蹿下跳的把那闪光灯弄得晃眼。


九班众人感叹,官就是官啊!


蹲在角落里吃着用饭盒装着饺子,看着已经黏着的饺子,不知道已经过了多长时间,这些官肯定已经串了很多场子了。山猪这就老郁闷了,为什么刚才他们当着摄象机端出来的饺子就是热气腾腾,看起来刚出锅的样子,而拿到他们手里的却是这德行。至于东北虎,和其他几个,这会都在一个劲的埋头苦干。车上端下来的饺子虽然冷了些,但是管够,这会也没人理这是冷是热的问题了。


胖警监有摸有样的带着干部们忠实的执行着检查来往车辆的任务,来往的不论是开小车的还是开大货的,胖警监都是带着上前“啪”的一个敬礼,然后非常文明礼貌的要求对方出示证件和要求协助检查,而背后几个抗摄象机的家伙忠实的把这一幕幕记录了下来,山猪等人又是一阵感叹那。


汤马森看着身前的人一脸愕然,轻笑着摇了摇头。转身来到窗边继续注视着这个位于60楼外的世界,口中不带半点感情的说道:“取消原定计划,实行B方案。”


“可是……”汤马森身后的女人听罢,有点失态上前了一步,汤马森抬了抬手制止了她的疑问:“容易得到的东西,不安全。”


“那么已经到手的猎物怎么处置…………”


看着满屋子的鲜花和人,王龙有点犯晕。


其实那一枪说起来虽然只是打了个擦边球,但那巨大的力量还是让王龙的后脑破了块不大不小的皮。刚把剩下的那个活口逮结实了,王龙这才坚持不足倒下了。可这一倒下并不打紧,后面所发生的事情可就无法控制了。


王龙一倒下,急了的大牛他们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用枪硬是拦下了一辆民用医院临时路过的救护车,被硬压着送到医院的王龙还没等明白过来,就被几个长期在医院找新闻的记者给抖了出去。然后没过多久,那记者和探望英雄的各级领导就一片片黑压压的全冲了上来。躺在病床上的王龙大半脑袋被头上的绷带所缠绕着。送到医院以后,急症医生只是给他做了简单的清创和缝合就宣布没事了,但是为了安排上级“演戏”,硬是给他换了个高干病房,拿了身新病号服给换上,什么点滴、氧气、心电图的全给插在他身上。


而那一批批来探望的领导个个都是红光满面激动非常的抓了他手那是握了又握,开口的腔调几乎都是什么“我代表人民,我代表党…………”。


并且还有几个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家伙,还传授了王龙几句,说是领导握手的时候要假装挣扎起来,领导说谢谢的时候要说“为人民服务”,诸如此累的话。而王龙现在心里想的却是:到底他妈的什么时候给老子开饭啊。


结果当天晚上,王龙那包着头的半张脸就出现在了云南卫视上,就连称号都变成了“新时期人民卫士”什么什么。不过电视上没具体的说是在和敌人枪战的时候被人用狙击打的,给他挂的头衔是勇斗逮徒,并且还专门派了几个内保科的做思想政治教育。交代王龙记者采访的时候,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