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保国安 第二十五章 比武开始 第二十六章 越野赛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57/


比赛进入第三天,基础项目比赛完毕,最考验人的项目在第三天开始了。天还没亮,我们就被投放到一片深山里。接下来的七天七夜,所有比赛队伍必须要完成100公里的野外急行军,路程都是深山野林,那真是攀山越岭,翻崖涉水。每人只允许带一壶淡水、没有粮食,身负重达30公斤的装备,而且在急行军的路上,还有假想敌设置的各种障碍和陷阱,在夜晚还要小心防范假想敌对的围追堵截,(这次的敌人是有首都军区各个集团军的侦察兵出任,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对同军区的参赛对放水。)最后要在指定的时间到达指定的地点。如果说单单完成100公里的野外急行军,那么这些特种队员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但是还防范敌人的偷袭,绕过敌人的障碍和陷阱,那就得来显示特种兵们过人的本领来了。


看着其他七支的兄弟那藐视一切的眼色,感受到大家发出那摧毁一切的战意,我脑海浮现一句话:八仙过海,各显其通。


在确定路线和方向后,我们开始明确分工。我这全能军人,自然是突击手,综合能力排第二和第三的胖子及王军也是突击员。许光荣对爆破情有独钟,爆破手非他莫属,和平和猴子为阻止手。(其实胖子想做阻止手,但被和平以他身体庞大不以隐蔽为由。也许你会说阻止手不是很严格的吗,怎么你们好象谁都可以胜任。对,我们特战系虽然只有我是全能的,但其他也差不多接近全能。所以做阻止手对我们来说只是能熟练运用技的能之一。)


东方的天空已经发白了,在白亮的天幕背景衬托下,那突兀高大的黑色山峰轮廓也就显得更加清晰了。西面,那月亮沉下去的地方,也有着一道白亮亮的光圈,但是这光圈却渐渐地暗淡下去,一会儿,就被东边那渐渐扩大的白光所融化了。晨星开始稀疏起来。


鸟儿的叫声破坏了丛林中的宁静,清晨的阳光透过树叶照在地上,斑驳陆离的光点让这片丛林有一种神秘的感觉,雾气升腾,飞舞在空际,逐渐消失在阳光中。


一只灰白相间的野兔急匆匆跑到一棵树下觅食,香嫩的小草显然很对小野兔的胃口,两只小小的前爪不断地扒着小草往嘴里送着,不时的还翘起小脑袋东张西望,以防天敌的来临。


小野兔正树下觅食,树上有根光秃秃树干动缓缓地动了起来,与此同时小野兔的后方地下的土慢慢地凸了起来,似乎和树根一般无异的一只手猛地抓住了野兔的后腿。


四周的草丛动了起来,一条、两条、三条身影窜了出来,那抓住野兔的手整个从地下穿出,紧接着一个人从地下爬出。


树上那根光秃秃的树枝也长出了双手双脚,活动了一下四肢,跳了下来。几条人影立时汇集一起。如果你在现场肯定认出那就是我们。


急行军已经三天了,在这三天里,我们小队至少躲过七波假想敌的分搜查,突破四道封锁线,越过两道河,翻过的山头早已记不清有多少了。当然也不知道吃了多少山珍。


多年的训练让我们在丛林中尤如回到了家一样,那般轻松自如,那般的熟悉,不费丝毫气力从容地在假想敌所布置的陷阱和包围中脱身呢。


这会儿我们抓到的野兔,将会是我们一顿丰盛的早餐,就在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找不到食物和水,没有吃东西,饿一顿多还不影响我们的战斗里,如果今天再找不到就必须吃些山野菜和树汁来填饱肚皮了。


虽然我们已经习惯野菜和树汁的味道,但我们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还是不要吃这些东西。有一回我们吃过之后,苦涩的味道让我们的味觉失效,只留下了满嘴的麻木感。直到出了丛林,回到营地才缓了过来。


胖子手脚麻利地解剖了这只野兔,把内脏埋好,许光荣早已挖好了一个隐蔽的土坑,我们可以在这里享受一下“叫化兔”的味道了。这是我们的一手绝活,无论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甚至是水里游的,到我们手里,不用半个小时,就变成天下最美味的叫化菜,这个绝活让我们度过一个一个美好的野外生存。下次有机会请你吃一顿,保证让你吃了猛回头。


猴子早已爬上树去,去充当哨兵了,谁叫他是叫化呢?他的那双眼睛可毒的很,像鹰眼一样可以看清很远,并且很清楚。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叫化兔”熟了,散发出一阵阵肉香,真怕将敌人引来。猴子闻到香味,从树上一纵而下,伸手就向火堆里扒,那速度真快。但遇到吃,大师兄怎么能和二师兄比快呢。猴爪还没到,“叫化兔”已被胖子捞在手里,胖子不顾烫,剥开外面泥和树叶,但他还没剥完外面的杂物,已经被我抢了一个后腿,他见状,大呼上当,也不去剥了,忙抢下另一条后腿,埋头就啃,可能想赶快吃完,抢吃别的,其实大家都是这心思,这时,如果有敌人来,我想都没人反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