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面对中国中央电视台的随军记者,马哈拉贾身着印度伞兵部队的黑色夹克,伞兵翼型徽章佩带在右胸上,头戴红色贝雷帽,上面同样别着伞兵章。面对记者的镜头他丝毫没有败军之将的尴尬和惭愧,而是镇定自若的侃侃而谈。马哈拉贾否认他是受伤被俘的说法,而是在被在中国陆军优势兵力长期包围,“弹尽粮绝”之后“为了避免双方再产生不必要的流血”而主动投降的。

虽然中国陆军中国陆军第52山地步兵旅在塔色地区的印度伞兵第1突击营的阵地上缴获了足以应对该营再坚守数月所需的粮食和弹药。但是显然这并不重要,马哈拉贾还在镜头前痛苦的承认自己的祖国长期起来穷兵黩武,“错误的挑起了这场对邻国的侵略战争,必将为印度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云云。这一段采访录象在东盟各国的电视台连续多日转播,甚至还被搬上了BBC和CNN的荧幕。令印度政府颜面扫地。

“怯懦的叛徒,难道一死对于你真的那么难吗?”印度远东战区最高军事长官普拉什中将看着这个昔日印度军界的宠儿,今天在中国人面前阿谀献媚的丑态,险些动手砸烂电视机。不过作为一个沙场老将,他很快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和愤怒,将注意力再度集中到目前的战局上来。

目前在印度陆军在马来半岛作战的北线,克拉克地峡以北,哈林德尔.苏德少将所率领的在春蓬府地区的印度伞兵部队仍有8个营的强大兵力,如果可以保障空中补给走廊的安全和顺畅。普拉什中将相信他们仍能阻击中国陆军1周到2周的时间。

而在马来半岛的南线,足计3个师的印度陆军以及附属部队所组成强大攻击集群几乎已经完成了对马来西亚首府吉隆坡的战略合围。经过了近6天的浴血鏖战,印度海军两栖突击队在优势炮兵和空中支援的情况下,付出了近500人的伤亡艰难的打开了吉隆坡的大门—巴生港。

由巴生港向东直到吉隆坡联邦直辖区不过40公里。一马平川之间马来西亚陆军根本无法有效的组织起象样的防线。但是战争的目的并不是只是为了流血,新德里需要的只是这种兵临城下的态势,接下来的任务要由外交官们来完成。

印度的要价并不高,马来西亚政府只需开放槟榔屿岛地区和巴生港为自由贸易区,同时允许印度军队在槟榔屿岛首府—槟城港租借和建设军事基地。那么马来西亚就可以体面的退出战争,而不必让首都遭受兵火的洗礼。

“马来西亚并不是一个强大的国家,但是它的尊严一样不允许任何强国随意践踏。”吉隆坡市郊的马来西亚陆军前沿指挥中心内,马来西亚军队前沿总指挥的林敬康准将面对马来西亚首相拿督斯里.郭洙镇询问他马来西亚军队是否还能再战时,这个在巴生港连续作战,满眼血丝的华裔军人坚定的回答道。

反击,只有反击才是对敌人诱降的最好回答。隶属于马来西亚联合作战中心的马来西亚陆军第11装甲团奉命执行对由巴生港地区向首都方向挺进的印度陆军部队实施突击行动。24辆来自波兰的PT-91M主战坦克长期以来一直被作为马来西亚陆军的珍宝而雪藏在首都的地下掩体内。此刻参加这次代号为“奔牛”的突击行动的它们被擦拭一新,开上了吉隆坡的街头。

人们还记得在2005年8月31日举行的马来西亚国庆48周年阅兵时,这批马来西亚建国以来首次拥有的主战坦克部队第一次公开亮相。而今天它们再度在吉隆坡市民的注目下,隆隆驶过。驶向那逐渐接近炮声,驶向正在擦亮刺刀的敌寇。

24辆PT-91M主战坦克组成的攻击楔子突入印度陆军的阵地超过20公里,一度攻入巴生港的港湾地区。但是在突破印度陆军前沿步兵团的防线之后,马来西亚陆军的装甲攻击集群便遭遇到了刚刚登陆的印度陆军第93装甲旅的主力部队。

在突破印度陆军一线防御中便损死了15辆坦克的马来西亚陆军第11装甲团,孤独的面对着印度陆军庞大的T-72M主战坦克群,天空中印度海军“猎豹”轻型舰载直升机和印度陆军的米-35“超级母鹿”武装直升机宛如掠食的秃鹫般高速扑来……。

这次决死的突击行动从纯军事角度来看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印度军队仅用了几个小时便调整一度混乱的部署。但是这幕悲壮的人间活剧却最大限度的激发了马来西亚人民的爱国热情。在吉隆坡城区外围的1.4万名马来西亚陆军士兵的背后涌现出了50个营由马来西亚平民志愿者组成的“家园卫队”。

在得知了马来西亚政府拒绝了新德里的“和平”建议之后,普拉什中将被命令:要求集结于巴生港的印度陆军/海军各部队不必再等待两翼部队的合围,立即开始准备对吉隆坡城区最后的总攻。

炮击和轰炸是城市攻坚的例行程序,由于准备时间太过仓促,印度陆军无法即使调集足够的大口径火炮。印度空军承担了对吉隆坡城区最后总攻的揭幕战,印度远东战区调集了开战以来最大规模的对地攻击机群,目标直指吉隆坡。

“印度的名字要让每一个敌人都战栗,吉隆坡将是开始……。”战争足以让人疯狂,国家也是一样。印度国防部长雷纳上将的电令里充斥着骄傲和愤怒,但是这无法改变印度前线各部队已经师老兵疲的现实。

参与对吉隆坡大空袭的印度空军空前庞大的机群,也创下了印度空军自开战以来空前的战损击落。在马来西亚防空部队英勇抵抗,和中国-东盟联合空军的拦截之下。印度空军在12月30日的空袭行动共计损失了179架各式战机,占印度空军所有参战兵力的60%。

尽管如此,新德里依旧要求印度陆军前线各部队在有限的炮兵火力的支援下开始进攻。疲惫的印度陆军和海军两栖突击队沿着通往吉隆坡的公路向前突击着。部署在吉隆坡市区内的马来西亚陆军最后的炮群—28门南非德内尔公司生产的155毫米/45倍口径G5 MK3牵引火炮所发射的炮弹不时在他们的散兵线中炸响。而马来西亚陆军的抵抗也日益激烈和坚决起来。

作为马来西亚首都,和马来西亚全国最大工业中心。吉隆坡坐落于巴生河及支流鹅麦河汇流处,连郊区总面积244平方公里,人口超过400万。1857年华侨来此开采锡矿,逐步发展为城市。因矿场尾砂淤塞,河口一片泥泞。所以“吉隆坡”的马来语读音“瓜拉隆坡”,意为“泥泞的河口”。这座城市的郊区废矿坑蓄水成湖,石灰岩丘陵多洞穴都成为了马来西亚陆军天然的防御工事。

在12月30日的地面行动中,印度陆军损失了近千人和数十辆坦克。但仍无法突破吉隆坡市郊的外围防线。但更大的危机却正步步向印度陆军逼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