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72/

第四章 秋日 第三节

初秋迈着大步紧追狂风,一下子就把时光拉到了马肥草枯的深秋。这时节,肥的不止牛马,就是那些在长安郊外的开阔地上奔驰戏嬉的各类小动物,也一律圆滚滚,胖乎乎,全身流动着让人垂涎三尺的光韵。那些快乐的小家伙们不自知,以为只要避开它们的天敌,就可以在寒冬来到之前,尽享秋日的阳光。它们哪里知道,长久以来,觊觎它们那身肥肉和柔软皮毛的动物,除了它们的天敌之外,更可怕的就是人!

这不,一队人马悄无声息的逼近。为首的少年已选中目标,他搭箭上弓,使出全力,“嗖”的一声,一只在草丛中瞎乐的灰兔应声而倒,其余的兔儿立马四下逃窜,即刻不见踪影。少年催马过来,他拾起猎物,兴奋的向后边的人大叫:“我打中猎物了!看,我打中猎物了!”

后边还有四个人,居中的是霍去病,另外三人分别是赵破奴、徐自为和卫山。看到少年欣喜若狂,徐自为撇嘴道:“瞧这花梗,一群兔子里就射中一个,还兴奋成这样。”

“这是他第一次打猎,一出手就有收获,自然要高兴。”赵破奴微笑着替花梗辩驳:“他跟你们不一样,原来只是个地道的农夫,就会拿农具挖地而已。”

徐自为略略点头,承认花梗有欣喜若狂的理由,但他更想在冠军侯的面前一展风姿。他举目一扫,发现约在百米之外的草丛动了一下,他立刻抽出弓箭,瞄准那儿。果然不出所料,一只灰狐狸窜出来,快如闪电。就在它的身影稍纵即逝时,徐自为放开勾弦的指,箭镞便狠狠的砸中那小东西的脑袋。然而徐自为来不及高兴,他立刻就看见另有一颗灰色的小脑袋正要往后边的草丛里缩,显然,狐狸是一对。这个时候再搭弓上箭自然是来不及了,就在徐自为心头叹息时,耳边听有一声轻响,另一支箭不差毫离的击中目标。徐自为回头一看,卫山一手持弓,一手正缓缓放下来。

看着两位新部下的表现,霍去病微微含额,赵破奴则大声嘉许:“好!不愧是能骑善射的西北良家子!”

花梗看得大大佩服,除了捡自己打的兔子,一并将徐自为和卫山的猎物捡过来,他满口赞美:“神了!你们两个真是神箭手,我得多多向你们请教。”

有人赞美,自然就有人乐在心头。徐自为和卫山美兹兹的回望票姚校尉,却见他目不转睛的抬头看着前方。众人便一齐看过去,约在一百五十米处,有几只鸟斜飞穿梭,时高时低,全不把人类放在眼里,自顾自的玩得高兴。

霍去病看了一会儿,他把目光转到众人身上,其意不言而喻。徐自为和卫山对望一眼,他们心里都没底:这个距离已经大大超出了他们的射程,就算要逞能,他们也自知没资本。这时,赵破奴笑呵呵到开口了:“票姚校尉若是爱那几只鸟,属下就打下来给你。”

说罢,他抽出自己的弓和箭。徐自为、卫山、花梗有点不相信,便屏息静气,静静观望。赵破奴举起弓箭,眯缝着眼,瞄了一会儿,只听“嗖”的一声,一只箭细到几乎无影时,一只鸟儿就从空中坠了下来。徐自为和卫山你望我,我望你,又是高兴,又是倾佩,再不敢妄自尊大,目中无人。

花梗欢天喜地的嚷起来:“赵大哥,原来你这么神!我花梗真是有眼无珠,不识真神!”

听着花梗的狂喜之语,看着徐自为和卫山的倾佩之色,赵破奴只是气定神闲,淡然安笑,仿佛宠辱不惊的样子。这时,从高远的天空传来声声雁鸣,众人一齐仰头上望,见一群大雁排成人字行,正往南飞。花梗不由得自语曰:“天哪,飞得那么高,就是再好的猎手,肯定也是射不到它们的。”

徐自为和卫山点头含首,表示赞同,却见赵破奴似笑非笑,只管望着霍去病,那意思也很明显。要说冠军侯在战场上枭勇无敌,徐自为和卫山信——毕竟他能封侯,是在战场上一刀一枪拼得来的;但要说他能将二三百米高空上的大雁射下来,恐怕就是汉军中力勇善射大名鼎鼎的飞将军李广也做不到。因而两人看着霍去病,眼里尽是怀疑。霍去病却未看他们中的任何人,他只是再一次目测距离,慢慢的,他抽出弓和箭。像是在一瞬间,又像是过了很久,众人只看到他微微用力,弓成满月,刹那,箭去如疾,一击中的,那领头的大雁只来得及“噶”的一声,便直坠而下。

一时间,徐自为,卫山,花梗的嘴都圆成一个圈,足可以塞下一个拳头。赵破奴看着那仨人的傻样,乐了:“哎,哎!先别流口水,要想吃大雁的肉,得先把猎物捡回来。”

花梗最先回过神来,他已经惊喜到无法言表的地步,只是一迭声的道:“我去!我去!我这就去!”

等到徐自为和卫山能开口说话时,只听到霍去病对赵破奴说:“好久没练射箭,感觉有点手生。”

徐自为和卫山一听此语,顿时大感汗颜,恨不能把自己的弓和箭收起来,再不要在冠军侯面前现眼。这时,却见赵破奴极为惊奇的指着花梗去往的地方道:“呀,那不是司马家的小迁么?另一个孩子是谁?”

徐自为和卫山可不知谁是司马家的小迁,只跟着看过去。但见两个都约莫十二三岁的少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他们一个劲的迎着花梗纵马奔驰。霍去病也聚精会神的看着,他不只看到司马迁和他的同伴,他还看到在他们之后的大人——那个人正从一片小树林里钻出来,只是距离尚远,不辨面目。当花梗正要捡起草地里的大雁时,他和迎面而来的两个少年起了争执。也不知他们说了些什么,总之就是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甚至说到脸红脖子粗。看着三小孩就要拔刀解决问题,对方的大人催马过来,霍去病便低声道:“走,上去看看。”

随着距离的驰近,霍去病惊讶的发现,从树林里出来的人竟然就是在“三步醉”里一块喝过酒的那个大汉。他有点欣喜,对方认出他来,也有点欣喜,两人以最快速度赶到起争执的地点。看到援兵到来,花梗高高的提起大雁嚷道:“侯爷,这只大雁身上没有箭,只是两眼流血,该归谁呢?”

众人一齐伸长脖子细看:果然,大雁的身上没有箭,只是它的两眼血肉模糊,还滴着血。于是,大伙儿糊涂起来,有些想不明白:若说它是被一箭夺命,那箭就该稳稳当当插在它身上,但是,箭呢?若说它的两眼各被一支箭射穿,那么,也是箭的问题,那箭在那?霍去病沉思着,几乎是同时间,对面的大汉和他一起开口道:“看看周围,把箭找出来!”

其余人不知何意,但仍按命令行事,纷纷下马找箭,连斯斯文文的小迁也很卖力的找着。不一会儿,赵破奴率先找到一支箭,他将箭呈给霍去病。霍去病先瞟一眼箭尾的羽毛,确定这不是他的箭;接着他抹去箭头上的血迹,看到箭头的尖端略有和利器刮过的痕迹,显然,这支箭曾和自己的箭碰撞过。他抬起头,看到司马迁正把自己的箭递给对面的大汉,那大汉抹去箭头的血,脸上露出极度惊讶的神情,看来,他检验的结果正和自己的一样。由此可见,那人和自己不止是同时射中大雁,而且两人选取的角度正好相对,因两人的臂力同样惊人,致使两箭在射中大雁后,因为撞击力过大,又都从大雁的体内弹射出来。

这个巧合是多么令人震惊:即便是最好的箭手,这种巧合的机率也只有千万分之一!

霍去病向来是冷静的,但此时脸色也不禁有些激动,他的目光立刻移到箭的下端,他看到上边刻着四个小字:“陇西李敢”。

原来如此!霍去病把目光转向那大汉,拱手施礼,语气很诚挚:“原来是‘飞将军’李广的三公子,难怪如此神力!不愧是家学渊源,佩服!”

李敢忙还礼,满脸“英雄惜英雄”的神情,他热情洋溢的道:“小兄弟别夸了,李敢惭愧。人常说‘能人之外有能人’,李敢今天算是见识了,真不愧是英雄出少年。”因霍去病没在箭尾留名号,李敢又道:“上次只顾喝酒,忘了请教兄弟名号,现请兄弟告之。”

霍去病自进入期门军以来,不论是平日训练还是上战场,也不管是那一方面的挑战,他从来都未遇着对手,便养成高傲的脾性;难得今天终于有人有实力可以和他争高下,论长短,在他心里引起的震动不可谓不大。因之,他心内也生出“惺惺相惜”的心态,有心把对方引为知己。为显示自己的诚意,他既不显露自己的军衔,也不炫耀自己的爵号,只报姓名:“兄弟姓霍,无字,就叫去病。”

霍去病的话才说完,李敢的脸色就变了,他的声音听起来像有点颤:“是冠军侯霍去病?”

霍去病的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再平稳的心,也不免有虚荣的成分;连赵破奴也以为李敢是为票姚校尉的威名所折服,哪知李敢在霍去病的脸上得到肯定答案之后,他的表情变化莫测,阴晴难定。他的眼,来来回回的游走于霍去病的脸和手之间,特别是看着霍去病的手,大有一种“恨不相逢”的心痛。他好像决意要放弃什么,但心头明显又舍不得,短短的一瞬间,如此心态反复几回,最后不知是哪一种情绪最后占了上风,拿定主意的他,终于有了直视霍去病的眼睛的决心。在李敢心里盘点小九九的短暂时刻里,霍去病虽然感到诧异,但他遵循君子之道,不肯打断别人的思路。现在见李敢心意已决,便颜色舒缓的等侯李敢的解释,哪知李敢绷着脸,冷冰倨傲,硬梆梆的话,砸不死人也能把人砸晕:“不知冠军侯到此,失敬。”

李敢前后的反应如此之大之快,不仅把霍去病弄得莫名其妙,就是旁边看的人也一头雾水。李敢却不再理会他们,只管拨转马头,对身后的司马迁和另一小孩道:“迁弟,陵儿,咱们走!”说罢,他狠狠的抽了马一鞭,那马疼得飞奔而去,一下子就把众人远远的甩在后边。司马迁回头看了霍去病一眼,他眼神复杂:似有无奈,又似有同情,还混杂着说不清的意味;那个叫“陵儿”的少年更干脆些,他不但眼里,就是脸上都写满“鄙视”二字。两个少年也不说话,挥动马鞭,直追李敢而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