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兵 第一部 无主之地 第四章 交流(上)

梦中家国 收藏 2 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51/


从禁闭室里出来,外面强烈的阳光几乎让安娜窒息,半天才适应。一路上,安娜很是纳闷,‘怎么和前天自己被绑架来的时候不一样呢,人好少,哪天人可多很多,而且这些人看上去没有一点匪气,从他们对自己的眼光里可以亲身的感觉到,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他们干嘛要放我出来?是不是要拿我去要挟我父亲……’一大堆的疑问绕在安娜的心头。转过几个弯,安娜被杨诚和吴湘带到基地食堂里的一间小房子里,这里原来是基地的东突头头吃饭的地方。待他们三个坐定,几分钟后,一桌丰盛的午餐已经摆上了桌子。看着满桌的饭菜,安娜的肚子开始乱叫,食欲愈发强烈。‘不能屈服,自己不能为了一顿饭就出卖自己父亲和族人’安娜告戒自己。“好了,不要那个样子,想吃就吃。实话告诉你,我们是来帮你的,前天绑架你的那些恐怖份子已经全部被我们杀掉,现在你已经自由了,只要你愿意,你可以随时离开这里,当然你也可以等吃了饭再离开,或者在这里玩几天再走,总之,一切随便,你也可以随便的参观基地,我们先走了,你先慢慢吃哦”,杨诚哼着歌和吴湘离开了,整个小房子里面就只剩下安娜一个人。‘不管了,宁做饱鬼不做饿神,想到这里,安娜嘴跟手就不顾一切的忙碌起来。


“我说头,她会再来找我们吗?”吴湘对于杨诚的这种做法还是有点不理解。“会的,你放心好了,现在她对我们什么都不了解,就是对我们杀了那些恐怖份子帮了她这件事情,她也不一定相信,我们对于她来说,有太多的为什么了”,杨诚抬着头看着远方慢慢地说。“哦,问个事情,她是怎么被弄在这里来的?”杨诚收回视线问身边的吴湘。“事情是这样的,本来和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女孩,听说是她们两个一起在放羊的时候被那些东突抓住的,那个女孩在被那些混蛋玩弄过后,在昨天已经被杀掉了,但安娜还不知道,准备留下了她给基地的东突头头做压寨夫人的,而我们的出现正好救了她”,吴湘听见杨诚的询问,回答道。“哦,那我更有把握相信她等下会来找我们了,你想想,她现在饿得很,而且被我们弄糊涂了,还没有想到她的那个小丫头,等她记起来后,绝对会来找我们的”,杨诚的两个大眼睛眯在了一起。“哈哈哈,我说头,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不过,身材和脸蛋都还不错,只是不知道人怎样,要是你做了上门女婿,那么基地就更有发展前途了”,吴湘打趣道。“好你个头,你怎么就不去做呢,干嘛把我推向火坑。再说,我们现在在这里也是暂住”,对于吴湘的调侃,杨诚有点不快。“你们两个是门当户对,我可攀比不上那位大小姐,”吴湘狡辩。“好了,好了,这件事情我还得去找副队长沈阳说说去”,杨诚摆脱吴湘的纠缠找借口离开了。


摆脱吴湘的纠缠,杨诚一个人独自在基地里寻找自己的搭档沈阳,可基地里面半天没看见一个人,‘大概都还在睡觉吧,昨天真不应该下命令叫他们好好休息,不然找个人也不会这么辛苦,那个家伙又不在房子里,到底去那里了呢?’杨诚想。这个时候,钟翔跑了过来,他是整个队伍的临时通讯员,同时也是第一小队的队员。一天到晚的跑来跑去,好象从来不知道累似的,不过整个队伍就数他最小了,来的那天,他刚刚满19岁。“头,你干嘛呢,是不是找人啊?”不等杨诚开口,钟翔就摇着他的头问。“是的,你知道副队长去那里了吗?我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杨诚询问道。“他啊,正在河边钓鱼呢,你看,这个是他要我给他找的蚯蚓,我去后山挖了半天,才挖得两个”,钟翔打开手中用废纸包裹的两条蚯蚓。“那个家伙,倒蛮有闲情逸致的,把蚯蚓给我吧,我给他送去,他在哪边?”杨诚从钟翔的手中夺过蚯蚓。“哦,他就在操场尽头的河边上”,钟翔转过身用手向喷赤河指了指。


杨诚顺着钟翔指示的方向,不一会儿喷赤河出现在杨诚的眼前。比起上游的急流飞溅,河水在这里已经平静了许多,不然也就不会冲出这样一个平坝来了,甚至在河水的对岸,还有一块百平方米的小沙滩。“你这个家伙,真会享受啊,一个人跑来钓鱼。”一看见沈阳在河边的一个大石头稳坐钓鱼台,杨诚就大叫起来。看见杨诚叫着跑过来,沈阳不得不放下手中的钓鱼杆,转过头,竖起眼睛,压低声音狠狠地说:“死人了吗?别叫!吓跑了我的鱼,我找你算帐!”“呵呵,我是来给你送蚯蚓的,还有找你商量个事情,别这么凶吗”,杨诚赔着笑脸。“把蚯蚓给我,有什么事儿?别叫了啊,我钓了鱼,晚上请你喝酒”,沈阳抢过蚯蚓。这个时候杨诚已经爬上了沈阳坐着的这个一米多高的大石头,石头上很平整,大概有五个平方。“你可真会选地方,这么好的石头”,杨诚羡慕的在沈阳的旁边坐下。


“什么事儿啊?有屁就快点放”,沈阳加重语气说。“别那么凶啊,事情是这样的,现在基地里有一个塔吉克族一个族长的女儿,是那些东突抓来的,和她同来的一个小丫头已经被杀害了,她也差点做了压寨夫人,被我们救了,现在我已经把她放了出来,但是我不知道现在怎样办”?杨诚看着沈阳那专注的神情问。“放了她不就得了,少了麻烦”,沈阳随便回答。“你今天的脑袋没有问题吧,放了?就这样放了?难道我们就放了她?要知道她可是一个族长的女儿!”杨诚就差抓起沈阳的衣领了,一手把沈阳手中的用荆条做的钓竿打下。“你好好想想,我再说一次,她是塔吉克族族长的女儿!”杨诚这次叫了起来。“好,好,别这样,呵呵,我们好好谈谈,别冲动啊”,沈阳赔着笑脸。


“而且,你也知道,我们来到这里刚落脚,什么时候回去还是未知数。如果我们想抓住逃犯,这个地方是我们很好的安身之地。离边境不远,而且又没有什么人烟。如果我们能和塔吉克人搞好关系,那么对我们抓住逃犯,就更有把握了。所以,我建议,对于这个女孩和他的族人,即使做不了朋友,也不能做敌人!”杨诚一字一句的说。“恩,是的。昨天晚上,我去右边的营房已经把那些东突的尸体处理,确实都是东突份子,这一点我可以确认,后面我派人监视吴湘一个晚上,也没有发现什么。所以,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吴湘确实是我们的情报人员,现在我们联系不上总部,逃犯也没有抓住,你看能不能通过吴湘帮我联系下?还有,就是这个安娜在我们的情况还没有明朗之前,我建议你好好的照顾她,甚至可以和她这样”,沈阳边说边把两个大指母靠在一起。“你死啊,要我去做上门女婿,是的,不错!现在我们的情况确实很糟糕,但也不要这样牺牲我的个人幸福吧,你怎么不去呢?再说,我们什么时候离开都不知道,万一我们到时候要走,把她也带上”?对于沈阳的建议,杨诚很是恼火。


“你先别生气,你可以想想。你是队长,她是族长的女儿,你说除了你,我们这里还有更合适的人选吗”?沈阳一脸的无辜。“冤枉啊,我可不想。而且你也知道我在想什么”,杨诚低着头。“你别傻啦,你还要想她吗?何苦呢?别人把你扔了,你还不死心啊,如果她真的爱你的话,就不会跟着那个美国佬走了”!沈阳气愤的扔下钓竿。


“而且你也知道,现在我们虽然有了个落脚处,也得到了些枪支弹药,光AK—47,我们就缴获了500多支,其他还有些手枪、地雷、手雷、冲锋枪、机枪、投掷弹和超过五十万发的子弹,再加上上次得到的一百万美圆现金,以及在基地里又得到一些美圆,现在我们有二百万美圆的现金和十公斤的黄金,而且基地里还有差不多二十吨的粮食,这些物质够我们三十几个人过几年的,但是毕竟我们没有收入啊,我们不可能靠打劫来往的商人活命吧,况且这里一年也没有几个商人经过。所以我们的出路就只有和这里的部落搞好关系”!沈阳坚定的说。“吃几年?沈阳,你是不是头发烧了?难道我们要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呆几年?再说,我们这次来,我们是抓逃犯的。不是来进行恐怖活动的!不过你说的也没错,我们要抓住逃犯确实只有和塔吉克人弄好关系”,杨诚对于沈阳的言辞觉得很不理解。


“不是这个意思,说实话,我是很不想呆在这个地方。但根据这几天出现的种种情况来看,我觉得能不能回去都还很难说。并不是说,什么人能够阻止我们回去,而是我们要抓住逃犯。自从我们一进入阿富汗后,逃犯就没了任何踪迹,就是你刚才说的叫吴湘帮我联系总部,不见得一定成功”,沈阳的脸上看起来认真了很多。“所以,我建议你明天带点礼物送安娜回去,顺便去拜访下她的父亲”。“可你也不能拿我去做什么上门女婿啊”?杨诚一想到安娜就委屈。“也不一定要你去做啊,以后慢慢看再说吧,现在你要做的是稳定好安娜,和她弄好关系,不管目的是什么!”沈阳以长辈的身份坚决的说(整个大队里面,就数沈阳年纪最大,30岁,杨诚比沈阳小两岁,只有28岁)。


“你这个猪头,怎么跑到这里和别人聊天了,害本小姐找得好辛苦”,人没到,声音先到,杨诚和沈阳吓了一跳,转过身。“晕,说曹操,曹操就到,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杨诚看见安娜从操场上奔跳着跑过来。待安娜跑近了,只见她已经换了一套男兵服(是安娜一再要求钟翔提供的),看起来很宽松,很不对称,特别是那条裤子,和裙子没什么区别,但这并不影响她的骨子里透露出来的女性气质。齐腰的长发披在肩上,一条白金项链静静的躺在白皙的脖子上,樱桃小嘴和稍微翘起的鼻子一起呼吸着空气,两只大眼睛在眼皮的上下开合下打量着她前面的这两个人。


“我说大小姐,你看什么呢?是不是看上我们这位帅哥了”?没等安娜再次开口,沈阳笑着打趣。“谁会看上他,我是来找他要人的”!安娜的脸红了一下,不过马上恢复过来反击。“那你找他要什么人吗?是不是就要他啊?”沈阳看在眼里,继续逗着说。“我是来找他要我的那个朋友的,她怎么不在?她现在在哪儿”?安娜开动小嘴气嘟嘟的说。“不好意思,你的那位朋友在昨天已经被那些恐怖份子杀害了,对此,我们表示深深的歉意”,杨诚低着头,不敢去看安娜的脸,沈阳也把眼睛转向一边。“不可能,她不可能死的,她可是我最好的朋友,有安拉保佑她,她不可能死的!你告诉我,她现在在那”?对于忽然听到这个消息,安娜一把扑上去,抓住杨诚的双手问,胸口也不平静的开始起伏,眼睛里渗透出泪水。“你冷静点好吗!我们也很伤心,但是她确实是去见你们的安拉了,你还是想开点吧”,杨诚还是不抬头,只是语气低了好多。“不可能的!你骗我!她现在在那!快告诉我!”安娜几乎是叫着说。“我们也没有发现她的尸体,估计是放在喷赤河里,被水冲走了。其实这样也很好的,至少她不会被他们再侮辱了”,杨诚抬起头,想去拭擦安娜脸上的泪水,但是手举到半空中的时候,又停住了。


安娜放开杨诚的双手,一瘸一拐的走向河边,杨诚准备去把安娜拉回来,但被沈阳阻止了。“让她静静吧,不要紧的,我想她不会做傻事的,我先走了,你看着她吧,”沈阳轻轻的说。“你干嘛?留下我一个人?”杨诚在怀疑沈阳的用心。“恩,我还有点事情要做,为防止万一,你还是留下来看着她吧,”沈阳说完丢下钓竿头也不回的走了。


河水很静也很清,虽然是秋天了,峡谷里也很冷,但一群小鱼还是在不多的几缕水草中快活的游着。而安娜就蹲在离河水还有几厘米的地方,杨诚看她这个样子,仿佛看见了远方的她,心里很不是滋味,也慢慢的靠了过去。“别哭了,我想有这么美丽的喷赤河陪她,她不会孤独的。其实,人的一生就是一个不断经受痛苦和走向死亡的旅程,朋友的离去固然很痛苦,但是当一个人被自己心爱的女人抛弃远走他乡的时候,那可真是比死还难受,”杨诚心不由得抽蓄了一下。“你经历过朋友死亡的感觉吗”?安娜转过满是泪水的脸轻声的问坐在河滩上的杨诚。“经历过,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在一次和恐怖份子的战斗中,为保护一个小女孩牺牲了。哪个时候我真的好伤心,但后来,我觉得这个其实算不上什么,至少朋友失去了,你还可以去找,但是自己心爱的人失去了,那心也就死了”,杨诚的眼睛里泪水在打转。


“是不是你的爱人去天堂了”?安娜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问。“不是,她不是我的爱人,她只是我爱的人,甚至算不上女朋友,她也不是去了天堂,她是去了美国”,杨诚的语气里透出无奈。“那就去美国把她找回来啊,大不了,你也去美国”,安娜嘟起小嘴。“呵呵,你真傻,她现在已经成了别人的爱人,我也不会去美国,但是我有一天要让他们知道,谁更有资格去爱她!”杨诚咬着牙齿。“是的,美国人不是好东西,听我父亲说,那些恐怖份子就是受到美国的支持才来这里的,”安娜止住了哭泣。“是的,他们以为自己有几个钱就可以乱来,到时候他们会后悔的”,“是的,我也这么认为。”杨诚伸出手示意安娜起来,两个人朝一块大石头走去。杨诚先在石头上坐了下来,用手指指自己旁边,安娜也顺从地坐下去紧靠着杨诚,无助地看了一眼身边这个男人,然后将自己的头轻轻贴在了杨诚的肩上。


喷赤河的河水轻轻的从两人的眼前流过,仿佛是要洗刷两人所有的记忆似的。安娜就这样靠在杨诚的肩膀上,静静地眯起了眼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