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955/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搭乘着空军的专用运输机飞到了海南岛三亚机场。一下飞机,我立刻向指挥中心赶去。

“报告方师长,空军第3师中校飞行员余奇前来报道。”


在我面前的,就是海航9师的最高长官——方军大校。


“小余是吧?呵呵,久闻你的大名了啊。你在空军里已经成了热点人物了,各级指挥官对你的印象都很深啊!”方师长微笑着说到,象是一个熟人在拉家常一样。


“这都是祖国的培养和上级的正确指挥,我个人的成绩微不足道。”我把胸一挺,立正,目光直视前方。


“很好,不居功自傲,这样的年轻人值得重点培养啊。”方师长看了看我,“我也不再说什么客套话了,这次从空3师借调你来的目的你都清楚了吗?”


“报告方师长,都清楚了!”


“好。我们长期以来都以大局为重,对那些小无赖们没有太过分的举动。可是今天我们不发威不行了。这些小丑以为中国现在已经陷入了台湾海峡的危机中,无力管他们。他们就想趁着这个时机来霸占我们的南海。现在,是我们回敬他们的时候了。这次上级首长从各个部队都抽调了一些精锐,我们将组成一个临时性的混编部队,去完成一个特别的任务。具体的任务,将在下午的作战协调会上分配。”


“是!”


在下午的作战协调会上,我竟然还看见了章斗这个家伙。原来,总参这次是想利用台湾海峡的紧张局势,搞一个声东击西的作战。由一部分的特种部队假扮成我国的普通渔船,在越、菲两国海军行动之前,进入他们的预定航线上制造阻碍,然后用国际明码呼叫我海、空军进行支援。以制造一种我方被迫反击的局面。在此次的行动中,海军的任务是对特种部队快速支援,并且负责将其安全接回;而打击越、菲两国军事装备及人员的任务则由海军航空兵部队来承担。只是由于此次特种作战对飞行员的飞行技巧有着相当高的要求,海航9师没有足够数量的特级飞行员,因此才从空军其他部队抽调了一批特级飞行员来助阵。


根据任务的分配,对敌海军舰艇的攻击将由海航的飞行员们实施,而空军的飞行员们主要负责制空权的保障。特种部队的任务最危险,难度也最大。他们必须要伪装得象普通的渔船。而且也很有可能在敌火力下出现伤亡。


散会后,我立马找到了章斗。


“你怎么也来了?”他看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此。


“去你的,你能来老子就不能来啊?”我上去就给了他一拳,“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能打越南猴子和菲律宾土著,能不来吗?”


“嘿嘿,我开始还不知道是什么任务,来了之后看到是这件事情,高兴死了。”章斗显得比我兴奋多了。


“妈的,不要张口闭口就是死字,不吉利。”


“放心好了,这次啊,死的是越南人和菲律宾人。好久没有出任务了,手都发痒了。”章斗一巴掌拍在我的肩膀上,“我哪里象你那么好运气啊,上次还可以击落小日本的飞机,爽呆了吧?”


“废话!只是刘差那个家伙运气不好,一架也没打下来。”


“切!什么烂水平!要是我去啊,保证全包圆了。”


“吹吧你!就你这鸟样,上了天后找不找得到目标还是个问题……”


两个人的见面就如同以前的每一次一样,都是在相互对喷口水中度过的。


2014年8月14日,行动日。


经过昨天一天的突击性训练,我们这些从空军抽调的飞行员与海航飞行员的磨合基本上已经完成了。大家都是高手,上天之前就各自安排好了位置。大家相互间把飞行参数一报,就已经有了大半的谱。


象电视里演的那样,手里拿着个飞机模型比来比去什么的,纯粹就是业余导演们活跃气氛用的,是在那蒙老百姓呢。


根据拟定的作战计划,担任“蝉”的特种部队,乘坐着远洋渔船于昨晚半夜就已经出发了。经过一晚的航行,现在已经到达了指定的位置。他们将在越、菲联合舰队的必经之路上进行“远洋捕捞”。


而我们就是“黄雀”。作为第一攻击波,我现在已经身着全套飞行代偿服,坐在机舱里,停在跑道的起飞线上。按照计划,我和另外的三架歼-10C将携带4枚中距空空导弹、2枚格斗导弹、一个大容量副油箱,以四机编队同时起飞,负责为攻击机群提供前方预先警戒;海航的8架歼轰-7D型战斗轰炸机则各携带2枚C-804超音速空射反舰导弹、2枚自卫用格斗导弹和2个副油箱随后起飞,负责攻击敌舰;最后,还会有4架歼-10C型战斗机以与我机相同的挂载负责攻击机群的后方警戒。另外,还将有一架预警机、三架电子战机和相关的掩护部队在距离目标400公里的空域处指挥作战。


此次任务,为了彻底的给越、菲两国一个教训,也为了测试一下新型武器的实战效果,总参特别批准了使用刚刚研制出来的C-804型超音速反舰导弹。这种导弹是在C-803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采用了冲压发动机推进,速度高达3马赫,射程更是远达300公里。这种武器的研制成功,使得我们的海军航空兵第一次能够在亚洲范围内任何国家的舰队防空区域之外发动攻击。用来打越、菲的海军其实是牛刀杀鸡。不过正好可以通过实战来检验其作战效能。


完成了一切的准备之后,我静静的坐在座舱里,等待着战斗信号发出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