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88/


寒假转眼就结束了,任渡回学校的日子也正是在美国纳斯达克三只股票被抛掉的时候,当天三只股票都止住了这十几天来上升的势头,平均下跌二点五美元。结束了这首次长达一个月的操盘,任渡很好的兑现了诺言,狂赚一点三亿美金。这样一来今年全年的筹款额就完成了一半。这一个月来所付出的努力,所承受的压力,让任渡在得知成功的消息时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有些虚脱的坐倒在联络组里的座位上。用五亿美金对三只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热门股票进行操盘,实在显得有些杯水车薪。任渡很好的利用了股民的心理,一直在作着数据分析,决定着每天的买入量,给市场造成一种企业出面稳市的假像,在年度财政报告公布前,使股民对这三只股票的未来失去信心,不会再抱着观望的态度等着财政报告的公布,而将手里的股票抛出。这就让任渡他们每天都可以有货买进。通过合理的成交量控制,让三只股票价格不至于因有人扫货而上扬,也很好的避开了其它庄家的介入。直到三家公司相继公布了年度财政报告,在利好消息的刺激下一路看涨,就在他抛掉后的第二天三只股票因被其它庄家扫货又接着上涨。但任渡已经不想再玩下去了,对他来说这三只股票是不是还会再升已经不重要,他需要的只是这种短期的涨跌价格差带来的收益。不过他这次的操盘也让其它庄家意识到除了他们还有一个历害角色的存在!

虽然之前一直都有参予金融投资,但这首次操盘成功的快感,让一夜没睡的任渡还是觉得精神抖擞,了无睡意!想起接下来的工作,又重新坐好打开笔记本电脑。说起这台价值43800的IBM笔记本电脑,还着实让母亲好一阵心疼。看着儿子已经把那让她们老两口时常做恶梦的30万还回来,这些都是他自己赚的也就没多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教诲任渡要注意节俭。

德国的设备采购谈判已经完成,几台机床亦已装船。派到天津去的技术人员也完成了学习回到了北京军队大院,任渡把先期完成的设备改造设计图纸传给他们,让他们着手准备这些零件的加工,一个月后所有的人和设备都要转移到龙城去。对于龙城计划来说,真正的工作开始了,在那里将会造出大量的航天器材,最终实现飞往火星的目标。

过几天做为整个龙城基地唯一对外开放的窗口,创狮国际投资公司将会在北京正式挂牌,从军队大院里调了一批人做为这家公司的早期职员,董事长则是由对此一无所知的任渡父亲挂名。在瑞士成立的SIAVE(中文名称狮王)公司与中国的创狮国际投资公司,也将过过程序的展开合作谈判。双方共出资3000万美元,在上海成立双狮机械设备公司。因为其真正的服务对象是龙城计划工程,注定了瑞士狮王这次在中国的投资最后会以失败告终,而创狮国际也注定了不被国人所知。

“铃!铃。。。。。。” 一阵电话声响起。

“你好!我是小飞!”

“小飞,我是徐汉!有空吗?我想跟你聊两句!”电话那头是海外小组负责人徐汉,被秘密派遣国外,专门看紧海外外逃资金去向和资金来源。

“你好!徐哥!说吧,什么事?”

“我得到消息,有人在查我们的帐户”

“哦!这很正常啊!这次我们这么一弄,肯定会有人盯上我们的!只要没被查出什么就行了!”任渡平静的回答。

“我们本来用的几个帐户是很安全,可这次动用的几个黑帐户却是没有做过任何处理的,刚刚我泰国的朋友告诉我有人在查这几个帐户,你看我们是不是要做点什么?要不要把资金先调回国内?”

“你是说泰国?怎么这么巧!全都开在泰国吗?”一直没去过问那几个外逃资金帐户情况的任渡,一听到泰国不由的心里一凉,紧张的问道。

“是啊!那几个帐户全开在泰国,你知道这里的移民政策相对宽松一些,很多外逃资金金全都先到这里过一遍,再转几手就到其它国家变成白的了,怎么了?”

“嗯。。。。没什么!徐哥!你知道是谁查的吗?”

“这就不知道了!不过可以肯定一点,这不是政府行为,因为他们查的也很隐蔽。不过速度真够快的,我们刚停手就查过来了。”

“帐面上还有多少钱?”

“一分钱都没有了,这几个账户原有的3000万加上分配的1亿美金,全划到纽约证交所的帐户上了,现在加起来应该有一亿七千万左右。是不是要马上划回来?”徐汉再次征询到。

“泰国那个朋友知道这笔钱是黑的吧?”

“当然,很多人都知道,就那些贪官还以为做的很隐蔽!只是我们拿它没办法啊!要不早把这笔钱收回国内啦!”徐汉对于自己所从事的工作感到无奈。明知道那些钱是国家的,却只能看着它放在外国银行里,偏偏拿不回来。他能做的就是尽量多的追查这些钱是从国内哪里流出来的,把这个源头告知上头由他们去处理,可这些钱还会继续留在国外。

“那我们能做什么呢?。。。。对了,你知道现在泰国有多少这样的钱?”

“我估计单在泰国就有20亿美金,全球加起来不下200亿美金,这都是国家的钱啊!”说着徐汉叹了口气。干这份工作也有五个年头了,这些年来总共也没查到几个源头,涉案金额不过俩亿多点,那些被抓的贪官多数都不会把海外帐号供出来,国家真正能追回的资金也就2000多万。这次任渡动用的几个帐户里就比这要多,这不免让他感到兴奋,所以才着急的叫任渡把钱调回国内。

“对!这都是国家的钱,我们一定要全拿回来!不过这几个帐户我们还有用,不能像以前一样直接划回来,我看还是按原先的安排做吧!这几个帐户的钱仍然留在美国,继续抄股票!那几条蛀虫已经被控制,我们下点功夫把戏演好,摆出一副把钱由黑洗白的样子,让他们去查吧!”任渡的语气中带着刚强,还有一种玩弄人所具有的快感。

“好的!”

“徐哥!还有一件事,你要时时留意泰国外汇情况,特别是国际投机财团的资金动向!”

“你要炒汇吗?”

“不是,以后再跟你说吧!”

挂断电话后,心里尽是不祥的感觉。任渡拿过纸写了一份的人员名单,正想交给何进发出去,又觉不妥。忙叫何进拿来一个机密文件袋把名单封装好,找来陈向东:“陈向东!你要去北京一趟,今天就飞过去,我会让陈将军安排,你要亲手把这份文件交到朱副总理手中。。。。记住!就算你死了,也要把文件消毁!”

陈向东走后,任渡心里的不安一点也没减少,甚至是恐惧!这让他有些狂燥!“小何!帮我准备一张医生证明!”任渡很大声的叫到。

这个世界已经不容他细想的发生改变了,脑子里的历史将会成为一堆废纸,自己还有能力和勇气去面对吗?很多事情自己本可以想的更多一些,更远一点的!也应该早做好心理准备的,自己已不可避免的进入历史旋涡,也是到了要改变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