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心 正文 第二十章 重要任务

聪明猪 收藏 1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955/


“师傅,什么事情值得你这么兴奋啊?”,我正在纳闷,常正平时很沉稳的啊,今天是怎么了?

“呵呵,我高兴啊!你猜,我们要去哪里执行任务?”,看他那个样子,都象是乐疯了似的。


“我要是知道去哪里,还问你干嘛呀?少卖关子了,快说吧。”


“我们要去钓鱼岛!”


“什么!!你说什么!我们要去钓鱼岛?”,要不是在直升机里,我都要跳起来喊万岁了。


“恩,是的。”,常正压抑住兴奋的心情,“小日本在钓鱼岛上立了一个旗杆,升起了膏药旗,还修了一个简易的小木屋。大概有3、4个倭寇右翼分子在里面守着。”


“这我知道,这些狗日的王八蛋,外交部也是孬种,就知道他妈的抗议抗议,人家鸟都不鸟。”


“你懂个屁!国家大事,岂能象我们平常人打架一样的好解决啊?”


“这么说,这次叫我们来,是要给小日本点颜色瞧瞧吗?”,我一听有门,眼里就开始放光了,“难不成……这次是叫我们去炸了那狗日的旗杆吗?那就爽了啊!”


“你得了吧,如果我们那么做了,不就是摆明了跟日本开战了吗?”,常正在我头上敲了一个爆丁,“你不会用用脑子啊?上面能让我们这么做吗?”


“那叫我们来干什么啊?”,我又糊涂了,“又不让炸,我们去了摆看的吗?”


“就是因为这是个棘手的问题,所以才把你给带上了。”常正好象挺头疼的,“等会下了飞机,见到首长再说吧。”


“你们就是空三师特别中队的两位同志吧?”,在一间戒备森严的地下作战室里,我们对面就站着一位空军中将。


“是,首长好!”,我们立正,敬礼。


将军回了一个礼,“坐下吧!”


“你们上次在东海演习里的表现我都看到了,我很满意。”,将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你们的训练方法虽然危险大了点,但对于提高飞行员的战斗力是很有帮助的。不过现在空军里条件还不是很成熟,暂时还无法把你们的方法推广到全空军,但可以逐步扩大试点的范围。这次叫你们来的目的,你们师长和政委都告诉你们了吧?”


“报告首长,都告诉我们了。”,常正大声回答到。


“恩。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外交部发表了一个声明,要求日本人在一周的时间内自行拆除那个旗杆。但是现在日本人故意处处为难,想把这个事情搞成既成事实。上级的意图是,既然日本人不愿意自己拆除旗杆,那我们就帮他们拆掉!不过这里有一个难点就是,必竟现在我们又没有与日本开战,所以不能用武力去解决。也就是说,你们不能想去把它给炸了。叫你们来,是相信你们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办法的。”


“我们一定完成任务!请首长放心!”,我和常正都异口同声地表明了决心。


“很好,明天中午12点以前,我需要得到你们的行动方案。有问题吗?”,将军显得很高兴。


“报告首长,没问题!”


“好!杨参谋!”,将军向门外叫了一声


“到!”,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中校军官出现在门口。


“你和这两位同志到保密会议室去,尽快制定出方案来,记住,一定不能动武!”


“是!”,杨参谋转过来面向我俩,“这边请!”



墙上的时钟都已经指向了凌晨4点了,封闭的保密会议室里,已经烟雾缭绕。三个人还没有想出好的办法来。


“难啊,又不能用武力。难不成叫我们跑到岛上去,劝那几个小日本自己把旗子给扯下来啊?”,常正在用力的抠着头皮。


“要不,我们用特种空降?”,我觉得这是个好办法,“用特战队悄悄的空降到岛上,打晕那些日本鬼子,然后再把狗日的旗杆和木屋给拆掉?”


“你省省吧!”,杨参谋已经跟我们混得很熟了,“这跟用炸药有什么区别啊?你以为那些小日本在醒来后不会到日本政府那里去喊冤吗?除非把他们全部都给咔嚓了,要不然你能捂住他们的嘴?”


“他们叫叫又怎么了?难不成还能把天给叫塌了不成?”,常正没好气的说到。


“等等,师傅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我突然好象来了灵感。


“我是说:他们叫叫又怎么了?难不成还能把天给叫塌了不成?”,常正又说了一遍。


“我有办法了!”,我的叫声把他们都给吓了一跳,嗑睡也没了。


“说说看!”,另外两人一听有办法了,都兴奋了起来……



行动日凌晨1点,灯火管制下的福建某前线机场。


停机坪上,两架歼8IID型战斗机静静的伏在那里。这两架飞机和其它的同类型飞机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全身都涂成了黑色,这在大陆空军里绝对是罕见的。机翼下并没有携带任何的武器,只是机腹底下挂着一个副油箱。


“常正同志,余奇同志,你们要注意安全,相信你们一定能够圆满的完成任务,平安归来。”,将军亲自为我们送行。


“谢谢首长的关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常正表明了我们的决心。


“出发吧。”


我和常正向将军敬礼,转身跑向了飞机。


我们的计划是这样的,起飞后,超低空飞行到钓鱼岛上,然后在钓鱼岛上空以超音速低空飞行,利用所产生的强大的音爆,摧毁小木屋和旗杆。这样做,需要很高的飞行技巧,即使是白天,超音速低空飞行都是极度危险的事情,更何况是夜间。不过我们相信自己的飞行技术,但也不盲目的蛮干。这两架歼8IID型机本来就是高空高速战斗机,最大速度可以达到M2.2,有“载人火箭”的美称。为了执行此次的任务,还临时加装了高性能的夜视装备,更换了最新型的定位系统,加注特别燃料。由于超音速飞行特别耗油,所以虽然从这里距离钓鱼岛只有不到500公里,但我们还是加挂了一个最大的副油箱,而且歼8IID型机还可以进行空中加油。为了以防万一,还安排了加油机在机场待命。


一切准备就绪,我们分别登上各自的飞机,在检查完设备之后,关上座舱盖,向舱外的机务竖起了大拇指。在机务手持荧光棒的指引下,我们滑行到了起飞位置。跑道的两边,各有一排小小的指示灯伸向远处,为我们指示出了正确的位置,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到任何的灯光。


我打开了通话器,问常正:“Areyouready?”,为了掩护真实的身分,我们在此次作战中将全程使用英语对话。


耳机里传来了常正兴奋的声音:“Gogogo!”


当我们的战鹰呼啸着冲进夜空的时候,机场跑道上的指示灯也随即关闭。四周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好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夜间超低空飞行可真不容易啊!为了避免被日本本土的远程警戒雷达发现,我们将飞机的飞行高度始终保持在100米左右,高了,会容易被发现;低了,又太危险。夜间海上飞行的时候,只能够完全依靠仪表。由于海天一色,很难分出哪里是天,哪里是海。长时间的夜间海上飞行,又极易产生飞行幻觉,会使人误将大海认作天空。如果没有过硬的飞行技巧,这几乎就等于自杀。


“1分钟后到达。”看着“北斗”系统的指示,我向常正发出了提醒。


“投副油箱,接通加力,注意保持高度。超音速通过岛上后在距岛50公里处回转,然后再次通过。”常正下达了命令。


夜空中,只见原本就很醒目的两对光点突然间变得更加的耀眼,长长的尾焰表示飞机已经进入了加力状态。两秒后,速度表上的指示已经达到M1.5,这是海平面超音速飞行所能达到的最大速度了。



渡边犬是这次“尖阁列岛保卫战”的策划者兼领队。他是日本极右翼团体“日本军国联盟”的一个小头目。现在他正躺在小木屋的地板上,与其他三个人悠闲的喝着带来的日本清酒。他回想起临出发前首领对他说的话:“渡边君,你放心吧,支那人是不敢用行动来阻止我们的,他们只会提出无用的抗议罢了。等你坚持完这十天,我亲自在东京给你设庆功宴。到时候,你就是大日本的功臣,拜托了!”


这几天以来的事实也证明了首领的话,支那方面只是抗议再抗议,此次上岛的日本勇士们甚至闲得叫嚷着要开一个岛上运动会。支那人真是劣等的民族啊!


渡边犬喝完了手中的酒,边上的一个人起身正准备给他满上,此时,所有的人都同时听见了一个奇怪的声音。又象是雷声,又不象。杯里原本平稳的酒也开始颤动起来,紧接着剧烈的振动起来。那声音象是一道催命符一般,呼啸着逼近,整个小木屋也随即发生了抖动,木屋上的玻璃就象是被一个无形的大锤砸中,突然间同时粉碎。众人大叫着跑出木屋之外,死死的抱紧头,堵住耳朵。没想到这声音的穿透力是如此之大,就象一把锋利的钢刀,直接插在了众人的心上。一瞬间里,所有的人都失去了知觉……


第二天早上,当日本海上警示厅的船只准备来迎接他们的“英雄”的时候,看到的却是这样的一幅场面:那根高二十米的旗杆已经折断,“日之丸”的国旗泡在了水中,遭受着海水一遍又一遍的冲刷;小木屋已经还原成了木板,在它的周围,躺倒着四名“勇士”,已经昏迷了过去,每个人的耳朵里都在流着鲜血。


“天哪!这简直就是人间的地狱!”一名警示厅的警察惊呼。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