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心 正文 第十九章,重新振作

聪明猪 收藏 1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955/


出乎我意料的是,当小小看到我的时候,并没有显示出特别高兴的样子,只是目光闪烁了一下。

我冲到了小小的面前,却发现此时在她的身边还有另外一个人——27军防空旅长刘定。


“刘旅长”,虽然他并不是我的直属上级,但长期以来的军营生活,再加上他的军衔比我高太多,我还是向他敬了一个礼。


刘定又只是点了点头,仍然没有回礼。“怎么?你们认识?”,刘定显得很随意的问到。


“是的,我们是……”


“我们只是校友,他比我高三届,是我的学长。”,没等我说完,小小打断了我的话。


我立刻被震惊给包围了。这是什么意思?


“哦,原来如此。那你们校友要不要叙一叙旧?”,刘定问道。


“不用了,我很累了,想回去休息。”,小小一口把话给说死了。


“那好吧,石小姐,我送你回去吧。”,刘定殷勤的打开了他那辆本田车的车门。


小小扫了我一眼,没有再多说一句话,低头钻进了轿车。


车子扬长而去,只留下我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原地发愣。紧随我跑出来的刘湘南目睹了全过程,他也呆住了。良久,才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兄弟,我们回去吧。”



小小的这件事对我来说太突然了,在随后的几天中,我一直都是恍恍忽忽的,精神怎么也集中不起来。训练的时候,好几次都出现了菜鸟级别的错误,让常正很是生气。这种情况持续了四天之后,常正终于找我单独谈话了。


“你这是怎么回事啊?你看看你现在的这个样子。你的事情我已经问过刘湘南了,象这种女的,你用得着为她伤心成这个样子吗?”


“师傅,我……我是真的很爱她啊!”


“叭!”的一声之后,我的脸上顿时火辣辣的。


“你还是个中国军人吗?你还是个中国空军的飞行员吗?”,常正这下子是真的发火了,“就算你爱她,但你能够用这个为借口,自甘堕落吗?”


“他妈的,你知不知道国家要花多少钱来培养一个飞行员?而战斗机飞行员又是最优秀,也是最昂贵的!培养你一个人成为战斗机飞行员,国家花的钱换成黄金能够堆得比你还要高!”,常正一边骂,一边来回的在办公室里走动。


“你狗日的还真不知道好歹。你的感情问题是你的私事,这我不管,也不想管。但是你到了训练的时候,我不论你有什么样的情绪,你都不能带到训练中去。你个狗日的,你自己想想看,昨天训练完毕返航的时候,你居然会忘记了放起落架。要不是地面及时发现,你驾驶的那架歼10C就得完全报废。你知不知道一架歼10C在国际上能卖到多少钱?3000万美金啊!你他奶奶的,为了一个不再爱你了的女人,你就准备让国家的2个多亿人民币白白的打水漂是吗?”常正越说越气,“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有什么权力去浪费国家的财产?”


“你自己摸一摸良心,你对得起我,对得起培养你的空3师,对得起你身上的这身军装,对得起你军帽上那颗庄严的国徽吗?!你这个混蛋!”


常正的一席话,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但也让我彻底的冷静了下来。是啊,我是一名军人,是共和国空军的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啊!我怎么能够因为自己的感情出现了问题,而使得国家蒙受损失呢?


“师傅,我……我错了……”,我真真切切地感到了自己的错误。


常正见我明白了错误,说话的语气也缓和了不少。“你还记不记得,你自己曾经跟我说过,你要成为共和国最优秀的飞行员;你还记不记得,师长与我们的谈话:国家现在还不富裕,不可能大量装备先进的战斗机。只有最优秀的飞行员,才能驾驶我们最精锐的战鹰。”


是的,我想起了特别中队成立的那一天,空军司令员刘海上将在接见完全体队员后,所说的那句让我们热血沸腾的话:“现在,祖国把最好的飞机交给你们了!”


我心头一热,立正站好,大声的说到:“中队长同志,飞行员余奇请求处分!”


“你坐下吧。”,常正又恢复到了平时的那个样子,“处分就算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从明天开始,我们就要进入新阶段的训练了。你到时候给我好好的打起精神来,拿出一点实际行动来。别让人说我常正的徒弟是个孬种!”


“是!”



自从我重新调整心态开始投入训练后,时间似乎变得很快了。每天都在紧张的训练中度过,编写新的训练大纲,担任带队长机,担负起新队员的训练任务。我尽量让自己忙得停不下来,以此来冲淡心里的那种痛苦。


实战演习之后,由于我们中队的成果突出,空军上级领导对我们的作战能力大为赞赏,决心要在全军推广我们的训练模式。特别中队也被扩编成了特别大队,下辖十个飞行小队。常正晋升一级军衔,出任上校大队长;而我,由于在“明珠行动”中的优秀表现,被提前晋升上尉军衔,并担任了第一飞行小队队长。我的死党刘湘南,在此次扩编中通过自己的实力,也考入了进来,而且被我要到了我的第一飞行小队。



台海地区的局势越来越不稳定了。对岸的“总统”陈扁辉频频试探北京的底线,而民进党那些所谓的“精英”也在大叫着要成立真正的“台湾共和国”。钓鱼岛那里,小日本又开始蠢蠢欲动,一些右翼分子还公然登上钓鱼岛,在最高处树立起了一个高达二十米的旗杆,升起了日本国旗。外交部就此事向日本方面提出了最严重的抗议,并且强烈要求日本在一周的时间内自行拆除旗杆。而一向以办事效率高闻名于世的日本政府,此时却表现出了极其拖拉的官僚作风。


石小小那里,我和她后来又单独约出来见了一次面,我知道我的这段感情已经彻底划上了句号。正如她所说的,我无法给她带来任何的好处。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上尉飞行员,没有任何背景,也没有显赫的家世。而这些条件,对于刘定来说,却是毫无问题:年纪轻轻的就当上了王牌军防空旅的旅长,官居上校,家里还有一个当将军的老爸。和地方上的不少官员们都是拜把兄弟,将来无论是在军队还是在地方,前途都无可限量。对于一个想进入上流社会的女孩子来说,不管从哪个方面都比我这个普通的下级军官要合适得多。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我也就释然了,心理反而觉得无比轻松,终于放下了包袱,可以用我的全心全力去投入我所热爱的飞行事业了。


正当我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我再一次被常正单独的叫到了他的办公室,而且是在晚上12点,我们都已经入睡了的情况下。


“师傅,有什么事情吗?”,被人从睡梦中吵醒可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啊。


常正带着我到了停机坪,一架直升机正等在哪里,连引擎都没有关。


“我们到底去哪里啊?这么急?什么东西都来不及带。”,上了直升机,我赶紧问常正。


“我们将要去完成一个重要的任务。”常正的眼里冒出了兴奋的光芒。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