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心 正文 第十二章 生死时速

聪明猪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955/


两机相撞的一刹那,我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得晕头转向,顿时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

该死!


等到我清醒过来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看高度表。因为撞机之前我们的高度就只有1000米左右了,下面还有海拔高度几百米的山丘,要是反应慢了,我就得直接去和土地爷打招呼了。


500米!天哪!


我向前看去,一个更糟糕的事情出现了:我的前方不远处就是两座山峰。


妈的,飞过去!


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操纵杆向后拉到底,同时死死的踩住左舵,想把飞机从两座山峰的中间穿过去。但是,平时很听话的战机这一下子却变成十分的狂暴,飞机不停的左右摆动,方向性变得极差,我怎么样也无法把高速飞行中的战机保持平稳,眼看着对面的山峰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可我还没有上升到足够的高度。


“跳伞!快跳伞!”,耳机里传来了常正急切的呼叫声。


我用力一拉弹射手柄,安全带把我向后一拉,紧紧地让我贴在了弹射座椅上,然后只听见“嘭”的一声,座舱盖被抛了出去,可是最要命的事情出现了,弹射座椅竟然没有反应!


弹射失败!


这下完了,我要死了。我的脑子里顿时闪过几个人影:爸爸、妈妈、小小……


小小!


求生的欲望让我的大脑一下子无比清醒。我要活下去!


我没有再试一次弹射手柄,没时间了。


我将油门收小,打开减速板,放下了起落架,以此来降低飞机的速度,让飞机撞山之前能够争取到宝贵的几秒钟。


操纵杆变得无比的沉重,我已经拉到最大限度了,飞机正在一点点的上升。


快点啊,快点啊,快升起来啊!快啊!


山峰向我扑了过来,还差一点点!


飞过去了!我都几乎能够听见机腹挂着树梢的声音了。


成功了!


还没有等我喘口气,机舱中的警示灯闪动了起来。


失速危险!


由于刚才为了减速,我把减速板和起落架都放了下去,速度下降得很快。再加上我用大迎角上升,现在的速度已经降到了失速的边缘了,再不加速,飞机就会立刻象一块铅一样的摔到地面上去。


我操,狗日的,拼了!


我接通了加力开关,飞机就象匹被狠抽了一鞭的马,猛然的发力前冲。然后,我立刻收减速板,收起落架。一看速度表,好险!


两秒钟后,我关掉了加力,油门也摆在了70%的位置。我已经获得了足够的速度,不能再快了。刚才那次失败的弹射抛掉了我的座舱盖,现在强大的气流把我几乎都压在座椅上无法动弹了。虽然还有飞行头盔的保护,但我还是觉得很难受。


终于可以喘口气了。虽然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但对于我来说却是那么的漫长。


我把飞机拉高到巡航高度,开始检查机上的设备完好情况,准备返回基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座舱之前的机头部分全都消失了。


“么肆拐呼叫么肆勾,你现在情况怎么样?刚才为什么不执行命令跳伞?”,常正见我暂时没事了,说话的语气也严厉了。


“弹射座椅出现了故障,我没法跳伞。”


“你还能坚持吗?”


“坚持不了也要坚持啊。我现在除了想办法飞回基地,别无选择。对方的情况怎么样了?”


“和你撞机的那一架已经坠毁,飞行员跳了伞,肯定是被活捉了;与我较量的那一架见势不妙,早就跑得没影了。我现在引导你回基地。”


“好的,但是现在飞机不好控制啊,比歼教6还差得多了。不过你放心,我怎么说也是你的徒弟,不会给你丢脸的。哈哈哈!”,现在的情况基本上稳定了,我的心情也平静了下来,与师傅打起趣来。


“我当然放心啊,有其师必有其徒嘛。”,常正见情况不再危急,情绪也缓和了不少。“么肆拐呼叫洞么,目标一已经逃离,么肆勾与目标二发生碰撞,损坏严重,请求立即返航。”


“洞么呼叫么肆拐,同意返航!我们会做好接应准备。”


已经可以看见基地的跑道了。我开始慢慢地收小油门,进入着陆前的准备阶段。


“么肆拐呼叫么肆勾,你现在还挂着导弹。这样子带弹着陆太危险,你必需把它投掉。”


“么肆勾明白”,我顿时醒悟了过来。是啊,我还挂着四枚导弹呢。要是平时,我带着这四枚导弹着陆一点问题都没有,但现在飞机这种状态,万一在着陆的时候发生点什么意外的话,那我前面的努力不都白费了吗?


“么肆拐呼叫洞么,么肆勾现在还挂着导弹,需要投掉,请引导我们到投弹区。”,常正向地面指挥中心发出请求。


“洞么呼叫么肆拐,六号空域可以投弹。重复,六号空域可以投弹。”


“么肆拐明白”,常正摆动了一下机翼,示意我跟着他飞。


“么肆拐呼叫洞么,我们已经到达六号空域,请求投弹。”


“准许投弹。”


“么肆勾,开始投弹。”,常正命令。


“是”,我依次按下了各个按钮。


“一号弹投掷,完毕!”


“二号弹投掷,完毕!”


“三号弹投掷,完毕!”


“四号弹投掷,四号弹投掷失败!”,我发现四号弹按下投弹钮之后,挂弹指示灯还亮着,这意味着四号导弹没有脱离。


常正也立即发现了这个大问题。


“重复投弹操作。”常正下达了指示。


我再一次摁下投弹钮,还是没反应。挂弹指示灯象是在看笑话一样,依旧没有熄灭。


“做急跃升投弹,把导弹甩出去!”


虽然现在飞机很难控制,但我还是在投弹时尽力做了几个大过载的机动,希望利用离心力把导弹甩掉。


还是失败!情况紧急!


“师傅,快告诉我怎么办?”,这下子我可是真的急了。


“别急,冷静点!”,常正的大吼让我清醒了些。“接通导弹电源,打开保险,把导弹发射出去!”


我飞快地按照操作要领完成了发射准备。我一扣扳机,只听见“呼”的一声,然后导弹象箭一般的拖着烟柱飞了出去。好险啊!我这时才感觉到背后凉嗖嗖的。


终于再次看到了基地的跑道。我努力控制着越来越不听话的战机,压机头,放起落架,放减速板,收油门,跑道在我的面前越来越大。在主起落架接地的一瞬间,我打开了减速伞舱,一股强大的力量就象一只大手一样拖住了飞机,只用了不到400米,我成功的完成了着陆。


当我从战机上下来的时候,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看到飞机的惨状时还是大吃了一惊:驾驶舱以前的整个机鼻部分都撞飞了,座舱盖在弹射失败的时候就无影无踪,一道深深的刮痕从座舱左侧机身一直延伸到机腹,里面许多的零件都被刮得七零八落,一片狼籍。


“我的天,真是我把这架飞机飞回来的吗?”,我轻声的问我自己。


“没错,你做到了!”,常正已经走了过来,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师傅,我……”,我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