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翔的心 正文 第七章 军校学员

聪明猪 收藏 1 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8955/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间,进入飞行学院就快一年半的时间了,在这一个半年头里,我敢说我吃的苦比我过去的22年吃的苦都多。每天除了必须的文化课之外,“小狗”还经常给我们加料,除了教学大纲和训练大纲里要求的东西之外,他们还不断的从各种途径找来了一些课外资料,比如各国空军的训练大纲、外国空军的战法研究等等。最变态的是,“小狗”竟然还要我们去学习《日本陆军防御阵地构成纲要》、《航空母舰编队作战规则》等其它国家非空军军种的作战资料,还说要计入考评成绩。我靠,真把我们当无所不能的神仙啊!

我们每天的本身任务就已经很重了,为了对付这些“额外的小点心”(摘自《“小狗”语录》),我们不得不充分的把每一点时间都给利用上。于是乎,如果你在食堂,在厕所,甚至在澡堂里洗澡的时候,看见一个或几个人嘴里还在碎碎念悼着什么的话,不用想,那一定就是我们一中队的。


当我们实在是觉得过分,集体去到“大狗”那里反映“小狗”这种“惨无人道”的训练方式的时候,这狗日的居然还笑着说他很满意肖中队的这种主观能动性,还说什么要提醒肖中队在实践中更加注重“全面性、科学性、对抗性”。


我操,早就知道这家伙没人性,不过还是没有想到这家伙没人性到这种地步。从此以后,我们一中队的全体学员彻底丢掉了幻想,老老实实的省下精力一心一意的对待这些训练了。


“今天终于有一天可以休息了,我们去干什么啊?”,刘湘南一边整理内务,一边问我。


“恩,去网络中心吧,给那个姓章的发封邮件吧。再看看我的小小有没有回信啊。”


“去死吧,你一天到晚就想着你的那个小小,嘿嘿,你又不在她身边,到时候她跟别人跑了也说不定啊。”,刘湘南虽然已经在军队里锤打了一年半,但这种“亡我之心”一直不死。


“你是嫉妒我吧?滚到一边去,靠,要不是学院里严格规定不允许打架,老子早就一拳锤死你了。”


“哈哈哈,你算了吧,现在大家都是半斤对八两,谁胜谁负还不知道呢。”


“那好啊,下次上格斗课,我会坚决要求和你组成一对的”……


两个人就这样一边斗嘴,一边向学院里的网络中心走去。


近一年半以来,由于学院里严格的军事化管理,再加上“大、小狗日的”毫无人性的地狱化训练,我们一中队几乎没有个人的时间。在新兵训练的日子里,我们根本不允许与外界进行任何联系。即使新兵训练期过后,我们也不能随意的与外界沟通。手机是绝对不允许使用的,能打外线的电话,基本上已经排满了预约,而写信也需要转到一个特定的邮箱地址,所以,只有电子邮件这种方式比较适合我与小小保持联系了,当然,也包括了那个在空降兵学院的“难友”。不过,我们使用的是军方专门开发的一种电子邮件系统,强大的服务器会对邮件里的内容进行自动识别,当出现“台独”、“军事行动”、“机密”等关键词的时候,系统就会将邮件转到纠察队所下属的邮件处理中心进行人工审查,以确保不会泄露军事机密。


看到这里,也许有的读者会问,为什么不用QQ啊,MSN等这样的即时聊天工具啊?那多方便啊,还可以视频。


兄弟,你以为这是在地方上啊,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是有着严格管理的。况且现在我军的技术还没有发展到可以由计算机实时监控语音的地步。所以,只能忍受着这种相思之苦,再说了,这总比用手写信要快些吧?


打开我的电子邮箱,一堆未读邮件跃入我的眼里。我最先打开的就是我亲爱的小小的来信。每次读她的信,看到她在信中叙说着相思之苦,看到她说好想好想我,我不论训练再苦再累,都总能够找到坚持下去的信念。在我的怀里,胸口的位置上,一直揣着一张小小的照片。照片上,她那甜甜的笑容,含情脉脉的眼神,给了我极大的鼓励。从她的信中我了解到,现在由于已经进入大三了,她们不但课程更多了,而且社团活动也多了起来。象小小这样的艺术专业的优秀学生,已经被学校里的校艺术团点名要了去。经过这一年半的锻炼,她已经成为了骨干,几乎每次学校的大型活动,她都成为了校领导点名出场的演员之一。作为她的男友,我为她所取得的这些成就感到由衷地高兴。我们都在相互打气,相互鼓励。光是这一点,就让刘湘南和章斗这两个人羡慕不已了。


给小小回过信之后,我又打开了章斗发来的邮件。这家伙,在空降兵学院里也吃了不少的苦头。我看到了他寄过来的照片(我们的电子邮件系统不允许传送附件),人比过去黑多了,但也结实多了。最重要的是,从他眼睛里冒出来的那种目光,充满了中国空降兵特有的锐气和自信。


从他来信的字里行间中,我和刘湘南可以隐隐的感觉到,现在的局势越来越不对劲了。虽然对于老百姓来说,国内依然是歌舞升平,到处都开着这样那样的晚会,报纸上,电视上也总是千篇一律的报道着GDP又增长了多少,人均收入又上升了多少。但在军队系统内部,已经可以感受到逐步升温的紧张气氛了。


就拿我们空军系统来说吧,前一阵子,福州战区与海峡对面的摩擦升级了不少,双方都增派了参与巡逻的飞机,上周三的时候,一名空三师的飞行员驾驶苏-30执行巡逻任务,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竟然飞过了中线10公里,搞得对面的大为紧张,不但立刻升空了4架战机进行拦截,还对这架苏-30进行了雷达锁定,连“爱国者”3型防空导弹的火控都打开了。所幸的是,空三师的这架战机被紧急召回,双方才没有发生更激烈的对峙。


这件事情,在军队内部,被作为一个严重的事件进行了通报,通报上说,该飞行员被处以禁闭一周的处罚。不过据空军系统里传来的小道消息,该飞行员在宣布处分的同时,还被授予二等功。原因是他的这次“违纪”行动使我军的电子战部门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爱国者”3型防空导弹火控雷达参数,这在将来的作战行动中能够挽救不少飞行员的生命。


章斗在他写的信中也提到了另外一些情况,他们现在的训练重点开始向城市作战转移了。每周都有两次巷战训练,从早到晚都处在很紧张的环境里。据他所暗示的情况看来,每次巷战训练里所反应出来的伤亡率总是居高不下,尽管已经采取了不少措施,他们也想了不少办法,但伤亡率降到30%的时候,就怎么也降不下去了。


从网络中心里出来以后,我和刘湘南边走边谈,心情都比较郁闷。


“你说,那个差家伙有没有可能在毕业后就被调到南边去啊?”,刘湘南问我。


“恩,有可能。要知道,他们毕业后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就是我军目前唯一的一支空降军空15军。如果要对海那边动手的话,空15军是绝对要用上的,要不然,他们现在也不会加紧巷战科目的训练了。”


“妈的,巷战的伤亡率这么高,难道上面的就不会再想想办法吗?”


“亏你还是一中队的,小狗叫咱们读的书你都白读了吗?巷战本来就是各种作战形式中伤亡率最高的。当年俄军在第一次车臣战争、美军在索马里,不都遇到了这样的问题吗?我查过了最近公开的美军资料,连这种世界第一军事强国对巷战都没什么好的办法。按照他们的说法就是,尽量避免打巷战,如果实在是要攻占一个城市的话,就把它给炸平。”


“我靠,那也就是美军有这样的条件。他们作战都不是在本土,反正炸的是别的国家的城市。可我们将来还是要收回对面的,全打坏了的话,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是啊,对面也是中国人啊,我们必竟不能象打日本人那样的战法啊。但愿到时候章斗这家伙的运气不要太坏。”,虽然平常都是你骂我,我骂你的,但大家总是兄弟,感情还是很深的。


“应该不会太糟糕吧,这家伙不是说他是狙击手吗?总比突击手直接冲在最前面要好点吧?”


“但愿如此。咦,我们去查查以色列军队的资料吧,他们常年在城市作战,对这方面应该是有很丰富的经验的。找到点好的东西就给那个差家伙寄过去,让他自己多加小心点。”


“恩,也对,平时多下点功夫,到了真正开打的时候,说不定一个小技巧什么的就能救命啊。走,上图书馆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