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流云传 西访昆仑 相顾之尸(注)

徐务 收藏 1 51
导读:上古流云传 西访昆仑 相顾之尸(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3/


“哇!厉害了!有熊大哥举手之间就用计摆平这么多人,不服不行啊!”无伤听完烈山所讲,对有熊的机谋赞叹不已。

“哪里,哪里。不知道小兄弟,你如何称呼?”有熊被无伤这种大呼小叫的夸奖搞的很不好意思,竟然有点脸红。

“我叫无伤,这名字还是烈山大哥给我起的……”如此这般,无伤手舞足蹈的把自己从认识烈山以来的事情添油加醋的都说了一遍。

烈山见无伤又在胡扯,在一边听得只好摇头苦笑。

倒是伤听说,无伤的名字和自己颇有渊源大是得意。非让无伤也叫自己大哥不可,哪知无伤偏不理他。让伤很是恼火了一阵~

伤这个人个头中等,身材均称皮肤也白。要不是脸上身上尽是伤疤绝对是个帅哥。无伤把伤从头到脚看了几遍死也不信,烈山说伤是姜国第一力士的这件事。

无伤实在是没东西可吹了之后又缠上了有熊,非让有熊讲自己的故事。

烈山对这个好奇的小兄弟也很是头痛,不过他也很想知道这个有熊的来历。

有熊倒是个爽快人,当既就一五十的把自己的经过倒了出来。

原来,有熊是西北方轩辕国人。据他说轩辕国里人人长寿,早夭之人也不下百岁。不过他自己今年也不过二十五岁而已。

有熊说自己并不算是个爱冒险的人,原本在国里生活的很快乐。哪知道有一天国里的大巫师巫真,告诉自己将有大劫,东南西北皆不利。唯有到了天下的中心之地或有一线生机。

巫真是可以和天神沟通的先知,国里所有的人都非常相尊敬他,更对他的预言深信不已。

无奈之下有熊寻问大巫师,天下的中心在哪里。大巫师说他也无法知道,说只要有熊按照自己的意愿往一个方向去寻找就一定会找到的。因为不知道方向,有熊出了国之后逐决定跟着河水流去的方向一路走下去。

自己一路上没病没灾的走了很长的路,就打算折回故乡,找大巫师理论的。哪知道东行到此却被三苗国人捉了来祭天。要不是烈山和无伤只怕这条小命就搁在这里了。如今看来是自己对大巫师不敬所以才得到了惩罚……

烈山三人听有熊说起他们国人生活安宁,长寿无争都羡慕不已,神而往之。尤其是“车”这种神奇的东西让烈山和伤很想见识一番。无伤倒是无所谓,不过原来祖先这么早就有了“车”的概念倒是很吃了一惊。

不过三个人都对巫真的神奇法力佩服之至。

烈山又问起伤被俘的经过。伤说自己到处找药,没想到遇到了几个也在找药三苗人。便动起了手来,打的太忘形不想中了圈套才被带到了这里。半路上他们又抓到了有熊,云云……

休息了这么久,三人体力也恢复了一些。烈山感觉此地终究不宜久留,便提议将这些三苗人尸身烧了。

伤也应和说三苗人有蛊毒之术善御死尸,烧了干净!

于是几个人四处找来木柴枯枝,堆成了一个台子将十个尸体都放在了上面,取来旁边篝火里的余炭投了进去转瞬间便见大为冲天而起,只怕要烧个半日天才行。

烈山不想多待,叫齐众人翻山越岭去也。

哪知道山里天气,娃娃脸说变就变。烈山他们才走了没多久,这谷里便下起了暴雨把火堆都浇熄了。十具尸体全都没有烧毁,尤其大长老相顾几乎还是他倒下时的模样……


**************


拔开纠结缠绕的荆棘老藤,有熊带着众人来到了一个颇大的岩洞。

这个洞生在山腰上,洞口横着一段巨岩,加上草木丛生如不是事先知道绝对难以发现此处。

有熊之前也是因为追赶一只兔子才跟踪至此。烈山用手拔了拔一块石板上的厚厚尘土,心想这里就是山禽走兽也来的稀少,要想避开三苗人的追踪再合适不过了。

无伤觉得好奇,在洞里四下走了几圈之后便兴味索然。这洞没有其它出口,也不怎么深。除了洞底一块大石让人觉得有些突兀再没半点可奇之处。

这会儿,有熊不知道从哪找来了一截枯木,将洞口壁上剥来的干苔藓垫在下面。又搓好了一条树皮绳索套住枯木,踩住了枯木一头,两手各抓绳索一端来回用力拉伸。不过片刻就冒出了一股青烟,有熊手掌一扇“忽”的一声火便着了。

伤实在是挺不住了,进洞之后便一下歪在岩壁上睡了过去。

烈山见火生好了便脱下了身上的树皮衣衫在火旁边背烟的地方铺开,转身想扶伤起来才发现伤已经昏了过去。只好把伤抱到了树皮衫上,安置了一番之后对有熊和无伤讲:"我去去便回.”

有熊见烈山要出找吃的连忙说:“此处野果多不能吃,我上次便吃得拉了几日肚子。还有西面林子里似有瘴毒,恩公要小心了。”

*************

天刚麻麻亮,激战过后的山谷里依然下着小雨。透过雨雾依稀可以看见一群人下沿着山溪向谷地走来。其中一个冠羽纹面,手拿藤杖的老者尤其引人注目。他身上似乎散发着道道黑气忽凝忽散,缠绕纠结不停。

身边其他几个武士也许正因为如此都与老者保持着三步的距离,不近不远默默护卫着。

这时迎面赶来一人急急走到老者三步之外,行礼之后报告说:“禀报大巫师,我等探查过此地方圆十里由于暴雨冲刷,未能发现任何敌人踪迹。”

大巫师闻言默然无语,片刻之后他说道:“知道了,带我去相顾长老那里。”

望着十具尸体,大巫师依然木无表情。只是缕缕银发忽然无风自动,身边的黑气也活跃了起来。

良久,他向背后的武士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手中藤杖微一顿地,身边黑气好像解缚野马猛然暴张而起,越来越浓瞬间填满面了二十步以内的空间。远远看去就好像凭空忽然出现了一个要吞噬一切的黑洞。

黑气摭挡了阳光,一缕灰色的魂魄显身而出。

“你不该留在这儿……咳,咳……这场雨是你的作为吧?咳……”也许刚才施法颇不轻松,不止的咳嗽让大巫师原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越发苍白的吓人。“若是你不乱来,咳……咳……我们的人也不会丢失他们……咳,的踪迹。”

“哼,老夫纵横几十年,用不着你们替我报仇。这次被这帮小贼玩弄于股掌,我有什么颜面去见列主列宗?这次我不能手刃这些兔崽子决不干休。”原来这竟是那个被有熊杀死的相顾的鬼魂。

“你平生杀人无算,应该知道,咳……这样结果并不算太坏。”

“少废话,快快把我尸身炼了。不然当心我把你的老底都翻出来见光!”

“咳……咳……呃咳,咳……”大巫师咳嗽的更加厉害了他佝偻着身子两只手都抓在了藤杖上人几乎是靠这藤杖才能勉强不倒,一张脸也因为痛苦而扭曲变形。

好不容易,大巫师终于才缓过气来。“炼尸易,炼魂难。如今你六魄三魂具全,只怕熬不过去。”

“多说无益!若我神形具灭便也认了!”相顾狠狠的说道。

“也罢,他日若是你逆天功成,当佑我族!”

相顾魂魄斜眼瞄了一眼其他九具尸体,冷冷的说道:“这几个也给我一并炼了,生前是我的手下死后也该做我的手下!”


注:《山海经》海内经:北海之内有反缚盗械、带戈常倍之佐,名曰相顾之尸。

北海之内有一个被反绑着双手身戴枷锁,旁边放着一把戈的死尸。他的名字叫做相顾之尸。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