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一卷:爪哇海 第一章:影子皇帝(三)

红色猎隼 收藏 73 81
导读: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一卷:爪哇海 第一章:影子皇帝(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泰王国,位于中南半岛的中部,国土总面积51万多平方公里。对这个国家林光昭并不陌生,7年前染上了毒瘾而被家族“流放”的他就带着为数不多的生活费来到了这里,开始了他生命不同寻常的新历程。银白色的“比奇喷气”400A型商务私人机盘旋在美丽的泰国湾的上空,眼前熟悉的场景竟令林光昭不由得眼眶泛湿起来。他不是一个脆弱的人,但经历了如此之大的人生起落之后或许没有人可以处置泰然吧。飞机缓缓的降落在泰国首都曼谷的廊曼机场的跑道上,走下飞机迎面走来了一个皮肤黝黑的华裔男子,尽管他的年纪不过30左右,但一种干练和肃杀的气质却令林光昭对这个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林先生,您好。很幸运我和您同姓,我叫林归航。蒋先生正在等您。”来人很客气,带着云南口音的汉语之中吐露着一种自然的亲切感。在他的带领之下,林光昭一行人毫无阻拦的离开的廊曼机场。机场门外一溜黑色的丰田轿车前别着对讲机的保镖正列队迎接着林光昭的到来,气势丝毫不弱于他竞选印尼总统时的私人卫队。“大家在印尼的表现,蒋先生很满意。现在你们就可以去放松一下,不过保持联络哦!陈刚,你要和我一起去见蒋先生。”将林光昭送上了车林归航对着一路护送林光昭来的那7人说道,而他特地留下的陈刚在7人中却并不出众,看样子一路沉默寡言的陈刚就是这支“特殊部队”的领队。

车队行驶在泰国的街头,眼前熟悉的街道、水上集市令往事又历历在目。但此刻林光昭却无心怀旧,他的心里记挂着远方生死未卜的亲友。“尊夫人和大部分的印尼华人富商现在都很安全。林先生不用太挂心。”似乎看透了林光昭的心事,林归航略带安慰的说道。

车子在一贯拥堵的曼谷街道上竟未遇到一处堵车,很快就驶离了曼谷市开往它的目的地—大城府。大城府南距曼谷64公里,是泰王国的古都,但毁于18世纪西方殖民者的入侵,现在是泰国稻米产区的中心。而有着“东南亚影子皇帝”的蒋天养的私人豪宅就位于这座的古老的城市的西郊。巨大的私人庄园外围是一望无际的水稻田,似乎和一般的私人农庄没有区别,但是一旦接近它的核心区域装备精良的私人武装人员的身影便处处可见。而看似通畅的道路却往往通向陷阱,车队在稻田中绕行了好一阵子才抵达了蒋天养的私人豪宅的正门口,正是可以比拟一座“非请莫入”的皇宫。

蒋天养今年不过52岁,而且一向信佛远离酒色,看上去精神熠熠,丝毫没有许多富豪人过中年便发福老衰的样子。7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见到了潦倒至极的林光昭,帮助他的初衷只是因为大家都是华人,但渐渐的从林光昭的身上他看到了印尼华人的希望,于是资助他重回印尼建立保护华人利益的政权。“是不是操之过急了?”让金雕为自己上完今天的朝香之后,蒋天养突然问道。“长痛不如短痛吧。”金雕被问的一愣,犹豫了一下回答道。金雕、林归航和陈刚是蒋天养手下的三员干将。在东南亚的华人圈中“三英”之称,三人各有所长,而其中金雕由于其出众的管理能力和交涉能力,一直以来稳具组织二号人物负责打理组织内的大小事物、经营蒋天养旗下的各种产业。“海山这个月的花红昨天已经到帐了,但是他们的龙头差宏达说山英这几个月一直在故意压低安非他命的价钱,要蒋先生出来管一管。还说……。”海山和山英是泰国最有势力的两大华人地下社团,论其出生海山以前的成员主要是华人渔工和码头工人、而山英则是华人矿工组成。“又是摇头丸,他还说什么?”听到金雕欲言又止,蒋天养追问道。“他说如果蒋先生不肯出来主持公道的话,他就自己解决。”金雕看了看蒋天养低声说道。“呵呵!他倒是口气很硬嘛,为了点迷幻药搞到要动刀动枪,泰国的华人是越来越出息。这件事你先别管,明天我让归航走一趟班邦博。对了,和那些犹太人谈的怎么样了?”蒋天养冷冷一笑说道。“犹太人果然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商人,咬住我们急需这批货,价格一点都不肯松动。其实我们完全可以从其他渠道进货,不一定……。”金雕摇了摇头回答道。“不,我就是要他们的货,钱不是问题。”蒋天养闭着眼睛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但是我们已经砸进去好几千万了,加上这笔定单的话可能要上亿。何况……”金雕还想再说下去,蒋天养冲他摆了摆手。“林光昭和归航、陈刚他们快回来了,你去叫以色列IMI公司的巴拉斯先生一起来吧!”

巴拉斯是一个典型的犹太商人,但他的精明和吝啬却来源于过硬的演技,因为他的实际身份是以色列大名鼎鼎的国外安全机构“摩萨德”的特工。对于位于中东的以色列来说东南亚是实在是一个遥远的地域,但在这里却存在许多对以色列存在潜在威胁的伊斯兰国家,比如拥有二亿多人口的印度尼西亚。所以无论是出于国家安全还是经济利益,以色列都乐意在东南亚扶植华人政权。历史上最成功的例子就是帮助新加坡建立自己的国防力量,脱离伊斯兰国家马来西亚的控制。如果不是这次蒋天养货要的太急、太多的话,他本人倒也乐意将价格降一降。来到蒋天养的私人靶场,蒋天养正在把玩着那把他提供的IMI公司生产的最新型伽利尔.5.56×45毫米MAR短突击步枪的样品。“巴拉斯先生,我想再听一下货单。”蒋天养将枪递给巴拉斯示意让他打几个点射看看,巴拉斯当然摇头示意说自己不行,蒋天养也不勉强。在蒋天养不断扣动扳机的枪声中,巴拉斯将价值2400万美元,包括伽利尔突击步枪、乌兹冲锋枪、铁拳反坦克火箭筒在内的武器定单徐徐读完,此时林光昭、林归航和陈刚也出现在了靶场上。“归航、阿刚你们俩也来试试这批新货。”蒋天养冲他们招招手,让两位武器专家来出任他的“实验员”,陈刚同样挑了伽利尔MAR短突击步枪,试着打了3个点射和1个长射,赞许的点点头。而林归航则选了一支以色列国防军标准配备的内格夫式机枪,单手扫射但着弹点却稳稳的压在靶盘上。看到这样的景象,蒋天养和巴拉斯握了握手,同时说道:“就按你要的价格吧,不过记住要快。还有你们的‘毒刺’单兵防空飞弹怎么卖?”

“亚梵。我说过我终有一天会掌握这个国家的。”印尼首都雅加达的印尼国防部大楼的会议室内,达布拉基面对着空旷的会议大厅,自信的对身旁的那位中校说道。亚梵中校是印尼特种登陆突击部队的指挥官,达布拉基入伍以来多年的好友。达布拉基发动政变时,他和他的部队正在加里曼丹岛上搜捕伊斯兰激进分裂势力—“天堂旅”。但为了清剿雅加达的华人武装,达布拉基还是用C-47式运输机将他接了回来。“潘希拉查怎么样了?”看到好友得意的样子,亚梵更关心的是他的同僚的生命。“还好!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他的脊椎断了,这辈子大概要靠轮椅生活了。哎!他还是幸运的,和他一起出动的两个中队的兄弟全完了。”短时间之内达布拉基手中直属的两支机动力量中的反恐部队恐怕无法恢复元气,所以他唯有依靠亚梵特种登陆突击部队了。“收拾那些华人其实不难,一个晚上我就可以搞定。不过要抓到林光昭却几乎是大海捞针。”亚梵多次从事过这种拘捕的任务,对印尼情报部门的效率的确不敢恭维。“先不谈这些了。”达布拉基挥了挥手提议一起去医院看潘希拉查。但就在这时印尼陆军少校楠加皮诺突然跑了进来,虽然对他的行为有些不满,但是接过他递过来的那张名片达布拉基的脸色也变了,名片的正面平平无奇,“日本南海石油开发会社专务经理—资部利良。”但背面却是一张拍摄于今天的数码照片,林光昭站在一群手持武器的华人中间。“他说什么了没有?”达布拉基一把抓住楠加皮诺的肩头说道。“今天,今天晚上日本领事馆外的大、大和寿司店见。”疼的直吱牙的楠加皮诺回答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