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潜入 第四章 秘密接头 [5]

usemax 收藏 4 83
导读:秘密潜入 第四章 秘密接头 [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88/


9月17日,风浪极大。钟勇久再次下令准备让潜艇重新进入南韩水域,迎接上岸执行任务的回撤的侦察小组成员。

“我是侦察小组,我是侦察小组,我们已完成侦察任务,我们已完成任务,请求回艇,请求回艇!”

“让他们回来!”金东源站在摇晃不已的艇内大声地冲通信兵说完后,转过头对钟勇久说道:“快点,接他们回来!”

钟勇久怒眼注视金东源,要知道目前潜艇已经身处于敌方海域,任何声音都会倒致灾难性的后果!

就在此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艇长!”

声纳兵轻轻地呼唤钟勇久。钟勇久的内心猛地一沉,迅速地来到他的身旁,接过耳包听了起来。

一阵沉默。扬声器中传来劈啪一声响,继而是连续不断的声音。

“乒----乒-----”

“妈的,反潜艇、驱逐舰!这回可要大干一把了。金东源同志,敌人的驱逐舰冲过来了,没有时间接他们回艇了!”

“怎,怎么会这样!”金东源上前一步抢过通信兵手中提着的水下通信器大声嚷嚷道:“侦察组,侦察组!我是金东源,我是金东源!敌人的反潜力量发现了我们,敌人的反潜力量发现了我们!你们现在执行第二套行动计划,执行第二套行动计划!”

“收到,执行第二套行动计划!”

三名侦察员相互看了看,急忙扔下身上背着的潜水器具―――氧气瓶、蛙爪等,检查了一下武器装备后迅速地潜入了山林中―――

石虎听到钟勇久兴奋过度的声音,左眼皮开始不听话的跳动起来,他真是搞不明白艇长为什么这么兴奋,当了这么多年的艇长总不至于不明白这艘艇上连一颗鱼雷都没有吧,总不能用机枪、手榴弹打战舰吧?

他的两肩两臂起了一阵热辣辣的针扎般的感觉。指挥塔内寂静无声,所有的目光都射向艇长。钟勇久抱着双臂沉思着,现在一切声响都来自艇外,机器的嘈杂声,敌方声纳在探索时发出的声响。

乒!乒!乒----!乒-----!

“航向1点方向,180度!是敌人的战舰!”

“来吧,同志们,咱们玩一次猫捉老鼠的游戏吧。”钟勇久凑近传话筒带着一点轻松,带着坚决的声音命令,道:

“全速潜航,下潜九十米!”

“全体艇员到船尾!”

“增压!”

“增压仪已开启。”

接到命令的艇员快速地依次穿过艇身钻进了艇尾。

在扬声器中,他的声音变得沉闷,听起来很别扭。潜艇在摇摆中发出“嘎吱嘎吱”的暴躁声。

“已下潜到五十米!”

“六十米!”

“九十米!”

潜艇在加速,加速时艇身不出声地那么一抖,于是潜艇尾巴一翘,沉了下去。


各位读者,这本书写的到底如何能不能给句话啊-----真的很郁闷哟!


“敌舰,右方向,20度。”

“前后平衡仪同时使用!”

“平衡仪已开启。”

嗡----嗡隆---隆,呯---呯---嗡隆!

“过,过去了两艘!”声纳兵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水轻轻说道。

石虎听到此,刚想吐出憋了半天的气,突然自回声测距仪里发出的,那原本越来越浅的音调猛地高了起来,敌舰信号发出了尖叫的锐鸣声,而且叫声越来越频繁、急促。

乒,乒,乒,乒!“停车,关掉所有发动机!”


“又调头了!”声纳兵的声音开始发抖。

敌方军舰像被一只狡猾的狐狸耍弄了般,带着刺耳的尖叫,充满着怒气扑了过来,它像一头怒气冲天的怪兽,吐着火焰,咆哮如雷般掉转头冲杀了过来。

嗡----嗡隆---隆,呯---呯---嗡隆!嗡----嗡隆---隆,呯---呯---嗡隆!

“妈的,转航向220度!”

“航向220。”

“紧急关闭左引擎!”

“左引擎关闭。”

钟勇久大声命令道:“准备拖曳,要轻点,一要一次性放进去!”

“明白。”舵手叫道。

“全体做好拖曳准备,做好拖曳准备!”

石虎大声地重新报了一遍。


“拖曳?”艇内倦缩的新水兵不解的质问。

“怎么这都不明白?学到的知识都跑到哪去了?拖曳就是准备将锚下放到水下,然后刹住它,当然动作越缓慢,越轻灵效果会更好!”

水兵好像想起什么似的,恍然大悟起来。

听到潜艇要施行拖曳,艇内到处都是“噼噼啪啪”的关闭舱门之声。

怪兽更加迫近了,一瞬间就从潜艇上部开了过去

“----咣----咣---咣啷---啷--咣啷---咣啷---咣啷---”

刺耳的声纳声越来越悠长,控制塔内那几张煞白的脸儿转过来互相望着。

只听得清脆的“噗”的一声响,艇身上溅起一块螺栓。伴随着一名水兵的哀号声,深水炸弹爆炸了。

金东源上校从来没有听到过深水炸弹在水下爆炸的声音,这艘艇上除了艇长和军士长林永浩谁也没听过这东西发出的怒吼声。深水炸弹的“呯呯”的爆炸声由远而近,声音越来越沉闷起来。

突然,伴随着连续刺耳的“轰隆”声,潜艇猛然一震,随即就是左右一晃。艇内到处可闻艇员的叫喊声,那些没有系牢的物品在甲板上四处乱滚。此时,钟勇久收到了底舱报告:

“底舱密封埑漏水!”

未等钟勇久回话。

第二声锐利的爆炸声再起,大都数的灯光瞬间熄灭,就着“噼啪”作响的灯火,专业水手长的容貌显得恐怖到了极点。艇里呼天喊地的声音甚至盖过了艇壳外轰隆隆的怒吼,一个双臂乱挥的沉甸甸的身子猛地向石虎撞了过来,把他撞到艇壁,痛得他够不停地往里吸气。

那具还有暖气的尸体沉甸甸的压在他身上----一股骚尿味直钻进他的鼻孔内。敌人的声纳正得意洋洋地以窄频带脉冲信号响亮而急促地频频发声。

乒,乒,乒,乒!

又是一声爆炸,潜艇一头扎进了海水中。一股沁骨的凉意漫布于石虎的全身,他仿佛看到了美丽的妻子,看到自己那可爱的孩子----

这种特殊改装的“鲨鱼”级沿海侦察潜艇装备非常薄弱,哪怕浮到水面,全力行驶也躲僻不开上面那艘最先进的驱逐舰的追逐。在水底,它下潜时的最大行驶速度是12节,驱逐舰有足够的时间陪你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也许不用费大太的劲就可以将这艘轻型潜艇压扁。所有人都瞪着大眼,等待那立刻的来临。

它无非就是一段细长的圆筒,正如艇长所说,一段放在火炉上的烤香肠罢了。



“右满舵!”

“满舵右!”

“我要让它不停地绕圈子,直到把海水搅浑,直到那家伙找不到我!”石虎颇为担心的看着来回踱步,自言自语的钟勇久。他非常担心在目前最危急的时刻,作为艇内尤如被天神一样令人敬畏的艇长会失去分寸----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那么这艘潜艇就真的完了。

“目前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我们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只能维持半个小时。但是只要给我2个小时,我就能换掉密封圈。但---”在底舱手握话筒的军士长舔了舔嘴唇,道:“但必须浮出水面才行,在水下我没法完成这项----”

钟勇久打断了水手长的话,他摸出一根香烟点起来。耳畔传来一声比一声闷,一声比一声远的爆炸声----显示敌方驱逐舰已经渐行渐远。发出“乒乒”的无耐的声响。

“平航!暂时解除警报!”

石虎一颗怦怦直跳的心渐渐平缓下来,现在他总算是真正体验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危险。一想到自己差一点就和上次执行任务的同志被迫选择在海底窒息而死,浑身就不停的打颤。当初执行渗透任务的同志们必定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这种死亡前的恐惧比在战场上被敌人一枪打死还要可怕千万倍,让学校里学到的一切知识都见鬼去吧!现在他总算明白为什么艇长的脸上总是带着一副玩事不恭的笑容,那是一种自信的笑容,谁能读懂?任何一个人在鬼门关前这么走上一回,对生命多多少少都会有一种全新的看法。

“妈的,幸亏艇长的经验丰富,幸亏遇到了钟勇久,换了别人早他妈的喂了鲨鱼!”

所有的艇员都咧着嘴笑着,满怀无比崇敬的目光看着钟勇久。搜索的驱逐舰鸣咽着,垂头丧气的只得恢复进行常规搜查。

钟勇久却铁着脸,这令沉浸在脱险中的水兵们面面相觑。

“艇,艇长不会有什么事,事了吧?”石虎颇为疑虑地问道。

“右全舵,转二八五!”

“什,什么?艇长那可是回到敌-----”

“石虎同志,执行命令!”

“是!全舵右,转二八五!”

钟勇久轻轻吁出一口气,他知道强大的敌方海军已经动员了所有可能的一切反潜力量,沿着东海岸组成了一道密不透风的反潜屏障。

现在潜艇内密封圈已经损坏,即使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顺利回到祖国的怀抱---浮出海面,更是不可能。敌人早已动员了海、陆、空大搜捕,浮出海面只能加速潜艇的灭亡!但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本次秘密潜入的最终目的是侦察,只有拖延时间,才能最大限度的保证已经逃逸的侦察顺利的带着情报回到祖国。


“艇长,已经到达指定地点!”

“准备弃艇!”

钟勇久在传话筒中生硬的发着命令,通信兵大为吃惊的望着艇长。

“钟勇久同志,难道没有其它办法了吗?”

钟勇久注视着金东源轻轻地摇了摇头,一直站在金东源身旁的石虎走上前,重重的在通信兵的肩膀按了按:

“执行命令吧。”

“是,弃---艇!”

钟勇久铁着脸,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的发出了弃艇的命令。残酷的事实告诉了艇内的每一名水兵:

潜艇受损严重,已经无法胜利返航!

9月17日,21时。历经万难的“海狼”号搁浅,最后停靠在离安宁海滩(位于江陵以南5公里)20米处。并卡在了海底,金东源上校命令放火焚烧艇内具有军事价值的物品及资料,带领全体工作人员弃艇,上岸―――


给一直支持本书的铁血书迷们发个满汉全席,呵呵呵呵----上传的时间虽然不长,但能得到大家的观看,挺知足的。只可惜啊---发言的人太少了,其实本书自创作以来,有很多的漏洞,本人一直希望能得到广大军事爱好者的雅正,谢谢大家,还有近五万来字,上卷就要结束了,能不能坚持到底,真的希望你们的全力支持!作者:金海留


1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