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SIX 别了,“西塞德” [5] 无奈的挣扎

百合浪子 收藏 7 97
导读:最后的狙击手 PART SIX 别了,“西塞德” [5] 无奈的挣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去找军官么?你觉得有用么?”餐厅外,西蒙边追杨锐边喊。

“为什么没用?”杨锐停下反问。

“可能你不了解雅凯,也不了解军官们的想法。”

“那你告诉我,都说雅凯有后台,他到底有什么本事?后台又有多大?”

西蒙看到周围没什么人,便小声对杨锐说:“法国政府被查出有通敌的嫌疑,你知道么?”

“通敌?”杨锐吃惊地问。

“很早就有这事,如果你不知道,那他们向地上的‘自由阳光’组织出售武器的事你总该知道吧?”

“这倒听说过,也不是什么新闻了。就这些能说明法国通敌?现在不止一个国家偷偷地跟地上人有贸易接触。”

“关键是数量,我听说法国干这种武器买卖已经有十年了,西欧的叛军之所以那么嚣张,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有法国为他们提供武器支持。对,我知道你想说为什么法国会这么干,这很简单,法国人并不想在重新走上陆地的时候还只有那么大的土地。”

“那国际上就没有什么举措?国际宪兵都是吃闲饭的?”杨锐气愤地问。

“我曾经告诉过你,国际宪兵只是大国管理小国的工具,”不知什么时候,霍克也从餐厅里走了出来。“而法国现在的地位,在欧盟除了德国再就没有哪个国家能与之抗衡,他们可以说已经控制了大半个欧洲,而在整个世界,欧洲的安定也决定了整个世界的安定,所以,没办法各国对待法国只能用绥靖政策。”

“这就是他能这么猖狂地横行于猎狗之中,而没有人管他,是么?”杨锐感到自己的嘴唇在哆嗦,倒不是他以前不知道这些事,让他愤怒的是国际上的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同时他也感到,自己或许真的有些天真了。

“这家伙以前就不是个善茬。我听拉伯雷说,雅凯在国内时就是个让人恶心的家伙,他的上司是受不了他才把他扔了出来。按说他应该被开除出军籍,但他的叔叔在法国一个挺有名的流氓政党里任要职,得罪不起,于是就把他扔进国际混编部队了。他叔叔不想让他的侄子太窝囊,毕竟他还想通过雅凯赚点政治资本,所以他就被分到混特部队了。这你我都知道,他那样当个步兵可以,进混特,也就是体能上比安迪尔能强些,其它的他可以跟白痴划等号。”西蒙说。

杨锐沉默了,心里不停地起伏,他感到身体里有种不断涌动的怒火,却不知道怎么把它发泄出去。最后他愤愤地扔下一句:“这他妈的不是部队,这他妈的是垃圾桶!”随后,他头也不回地回到餐厅。

霍克和西蒙对视了一下,然后同时慌张地冲进餐厅。再次看到杨锐后,他们松了口气——小孩没有去找雅凯的麻烦,而是把自己餐盘里的东西一股脑地倒进一个塑料袋里,然后默默地从霍克和西蒙之间穿过,向海滩走去。除了雅凯,其他人都注视着杨锐离开餐厅,眼神里多少都流露着同情,包括值勤的国际宪兵。他们没有按条例阻拦杨锐,而默许了他带食物出餐厅的行为。

********

“安迪尔!过来!”杨锐看着在海滩上艰难跑步的安迪尔,大声喊。他已经不知道喊了多少遍了,后者依旧在跑,没有理会他。

几次呼喊无果后,杨锐索性跑了过去。

“安迪尔,你怎么了?别再生那个无赖的气了,看,我给你带了吃的。”

安迪尔看也没看,仍在跑。

“安迪尔!”杨锐觉得这个丹麦人今天有点不对劲。

安迪尔停了下来,红着眼睛看着杨锐和他手里的食物。“小孩,谢谢你,不过我想以后我不会再接受你的帮助了,对不起。”

“安迪尔,你在赌气,这不是什么好主意。”

“没有,我没有赌气,也没有生谁的气。要生,我只能生我自己的气,因为我无能。我知道我会被退训,但我不会放弃。我想过了,现在我什么也没有了,仅有的就是我的尊严。所以,请让我自己去面对吧。我很感激这些日子你对我的帮助,也请你能理解,我不能再在别人的帮助下活着。”说完,他一瘸一拐地跑开了,留下了愣愣的杨锐。

********

日头偏西,杨锐无聊地坐在一块石头上,看着远处沙滩和树林交接的地方——那就是考核的演习场,安迪尔正一个人在那里拖着跛脚反复地做着突击渗透的演习科目。

“好不容易有一个下午的休息,你就这么浪费?干吗不去睡一觉,这还有什么风景好看的?”西蒙走了过来。“他没吃?”

“是的。”杨锐看了看手里的塑料袋,里面的面包已经被菜汤泡得完全变了颜色。

“那你也不吃?真是浪费!上战场还不知道能不能吃上这么好的东西。”

“我吃不下。”他的眼睛又回到了安迪尔的身上。

“你就是看他看了一个下午?”西蒙点上根烟,坐在杨锐身边。“他这么做没用的。”

“什么?你怎么知道?”杨锐有些气愤地看着西蒙。

“嘿,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要知道,现在没时间了。如果一年前,他这么做,可能到现在还有点效果,现在……呵,”西蒙干笑了一声。“他来不及了。说实话,小孩,他的生死成败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别去理会了,这对你不好。你很单纯,也很直爽,但我希望这是你的优点,而不是你的弱点。”

“我只是觉得他太可怜了。”被西蒙一说,杨锐的情绪缓和下来。

“知道吗?谁都觉得他可怜,但我们必须得现实点,因为我们是军人,即将上战场的军人。你的这种爱心泛滥会让你在战场上送命的。”

杨锐没再说话,他远远地看着安迪尔,看着他一遍又一遍地跑来跑去,一次又一次地摔倒,他的脚已经严重地干扰了他的动作,但他依旧顽强地在沙滩上战斗……当哨塔上亮起第一盏灯的时候,安迪尔已经爬不起来了,可他还是没有停止,爬着按预定路线运动。杨锐闭上了眼睛,他不忍心再看下去了,他感到此时的安迪尔仿佛是一条被扔到沙地里,窒息的鱼,他正在为那渺茫的生存做最后的挣扎。

杨锐突然明白了,安迪尔是绝对不可能通过了,无论他怎么努力,到头来都只是挣扎。杨锐一直觉得只要努力就会有回报,只要有足够坚强的意志,什么困难都能克服。但他现在觉得,这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真正的现实,是只看结果的。

回过头,杨锐看到西蒙还在自己旁边,他嘴里叼着根烟,脚下已经有了十几个烟头。

“看够了?”西蒙微笑地问。

“我不想再看了。换个话题吧,我想你和芬治从很早就认识了吧,能跟我讲讲么?我有点好奇。”杨锐想分散一下自己的精力,随便地问道。

“我和芬治?呵呵,可以说是很早了。恩……好象是上七年级的时候,那时他就不上学了,在街上当个小混混。”

“小混混?芬治?”

“是啊?不象么?”西蒙有些调皮地皱起眉头。

“是有点象。”杨锐轻轻一笑。

“当时在那个社区,我是有名的乖孩子,于是他就打起我的主意。在一天放学后,他在校门口堵我,想抢我的钱。不过,他绝对是估计错了对象。我那时乖,可并不意味着我好欺负。何况我父亲是退伍军人,他时常教我一些部队里学来的格斗技巧。而且那时爱德华的体格就不敢恭维。于是,我赢了。”

“然后呢?按他的脾气,他可不会那么轻易就放弃。”

“没错,几天后,他又来了,还带了几个人,把我堵在一个僻静的巷子里,该死!他不动了!”

“啊?什么?”杨锐一愣,他看到西蒙的眼睛一直盯着演习场,回头一看,安迪尔已经趴在那没了动静。“我操!”

两个人赶忙跑了过去……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