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伤——千年浪漫之旅 第一章 有熊氏和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3/


计定而动!烈山用流星索突然袭击了一个到溪边取水的三苗人,将其击毙之后故意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然后逃入林中。爆怒的三苗人果然中计,竟分了六人来追,只留了三个守着俘虏。无伤大喜过望连忙将这六人引开带远。绕回来的烈山用事先砍好的竹矛飞伤了一个看守,然后虎吼一声扑上去与剩下两个战作了一团。虽然以一敌二烈山竟丝毫不见劣势,反把二个三苗人打得左支右绌无法抵挡。看看要赢,哪知边上那个被竹矛飞伤倒地的三苗人用尽全力飞石击中了烈山左膝!烈山一个酿呛,单腿跪地险险躲过了两个三苗人狠劈下来的石斧。顺势一滚来到了躺在地上的那个苗人身边狠狠补上了一斧,当场送了他上路。这边两个三苗人恨怒交加,哪里给烈山半点喘息机会,杀将过来一顿乱辟。眼看无幸,谁知情势又急转而下,边上忽然有人一头撞来把一个三苗人撞了个金星四溅!头晕目眩之下连带把边上另一个三苗人也碰到了一边。

烈山抬头一看原来是个俘虏,只听那俘虏背对着烈山喊道“快快将我手上绳子剁开!”

烈山哪容得多想石斧力挥下,“嗤”!一的声那绳条竟然只被划开了两分!烈山咬牙又是一斧,“嗤”!的一下还有三分未断!这电光火石之下两个三苗人的石斧已经挥到了门面上来,但听得“嘣”!“澎”!两声!却是两个三苗人软软的滑倒在地……

原来第一声“嘣”是那个俘虏聚神力绷断了绳索,第二声“澎”却是他一手拿了一个三苗人的脑袋来了个火星撞地球!大约当时去势太强,这两个三苗人连哼都没哼一声便去见了祖先,呜呼哀哉!

*******

无伤终究走的不快,终于在山谷处不远处被三苗人的首领赶上。

那首领也不打话自无伤背后跃身而起,连人带戈直刺而来。哪知道无伤看的到剁不着,他收不住势从无伤身上直穿了过去。那首领也是非凡,他身形尚未落地头也不回的就向后面撒出了一把粉沫。原来这首领还是个萨满法师,骤然间发现无伤没有肉躯便毫不犹豫挥出了他珍藏多年的灭灵法宝。

无伤见这个三苗人如此强悍心中赞叹不已,心说:“只怪你运道不顺,撞上了我这个‘废物’只怕是力有未逮了。”不觉间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那首领本来心想无伤此刻定然魂飞魄散归入虚无了,哪知一回却看见无伤正自在哪儿冷笑!-_-b(误会了)心惊之下猛然想起传说中的‘杀鬼’,顿时面如死灰。那知无伤并没动手杀他,这时他的手下也陆续赶了上来壮了不少声色。暗中又抓了一把灭灵散,抬头猛得看见无伤抬起手来分明就要杀人!这颗心刚才还在嗓子眼里现在直坠到了肛门,“原来是要将我等一网打尽!”首领痛苦的想。

没想到无伤做了个鬼脸,朝他一摆手说了声:“拜拜!”转身开溜了……

“‘拜拜!’是什么咒语?”那首领呆呆的立在原地心想自己只怕就要死了……

后面赶来的五个人并不知道情况,见到无伤逃走想追吧可首领又像被雷辟了一样定在哪儿没有动静。

过了半晌那首领才发现自己并无异常这才明白原来上了当!只是自己先入为主乱了阵脚而已,想到这里不觉老脸微红。这时无伤只怕走的远了,由于更担心今天的献祭大事连忙指挥手下原路返回。

“唉,这次献礼太少,只怕神不会满意啊!”首领皱着眉头想,“国中疫疠不散,才这样着急。如果多有些时间一定可以凑足牺牲。如果刚才不是想多抓一个也不会亲自己来追了,不知道那留下的三人怎么样了……唉呀不好!只怕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这一想明白首领大急,连忙命令手下急速回营,只盼是自己过虑了才好。

无伤其实并未走远,也跟着他们回去。

急急忙冲回了山谷,那首领看见火堆仍旧烧着心下稍安。这时天色已黑,这火光却让他觉得有些刺眼。

再走进些,发现地下竟然有三个俘虏!怎么多了一个?而看守却只剩下了一个。疾走几步赶上去,正要发问。却见那个看守背着火光跑上前来报告:“长老,方才有两个姜国人偷上来想抢走俘虏,被我等活捉了一个,还有一个受伤遁入山林。鹘和鸺去追他,估计就快回来!”

首领心道:“果然是调虎离山,还好敌人不多。若是今天凑齐了四个牺牲那可是大功一件!”

只是鸦这家伙怎么声音有点沙哑了?抬头想看鸦,却因为他背着火光看不甚清模样只是好像他太高大了点。又想盘问,却见鸦高兴的向自己右边一指说道:“他们回来了!”长老把头稍微偏了偏,向右边一望果然见两个人冲出林子。

无伤这时也到了营地,看见火堆边上的三俘虏心里大急。也不管自己帮不帮的上忙急冲下山。

没拿到人!长老心里大怒!忘记了对鸦的疑惑,向那回来的两人怒道:“俘虏呢!”

却听身边一声爆喝:“在此!”鸦猛的将一把竹刀捅入了长老的喉咙……

其他五人见鸦突然暴起杀了长老,都惊得呆了,等到鸦又用石斧剁碎了一人的脑壳余人才如梦方醒。四个人围上“鸦”正要动手却又一左一右歪倒两个!原来下山的也不是自己人!只可惜他俩知道的太晚,“澎”的一声又是一次火星撞地球,二人随长老他们一路去了……不必说这自然是“鸦”下的手。

等无伤终飘到跟前,烈山等三人已经把战场收拾得差不多了。没办法他就是再急也快不起来……

压力骤减之下烈山他们三个都脱力的软坐在地上,无伤也跟着坐下不过他是为了缠着烈山问事情的经过。

***********

查看了三个看守的尸体,那个俘虏回头向烈山便拜:“在下轩辕国,有熊氏。救命之恩来日定当图报,敢问恩人如何称呼?”

烈山摆手道:“不必如此,这些三苗人杀戮成性原本就与我有仇。你就叫我烈山吧。”说完烈山有些吃力的挪步走到另一个俘虏身边扳过脸来一看,发现正是自己的国人‘伤’。伤的嘴唇干裂发白,看来是多时滴水未进渴晕了。烈山正要起身找水来,却见有熊氏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片山芋叶,掬了一捧山泉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

“这个朋友比我被抓来的时间性长,这两天终天有些撑不住了。但他真是条汉子,从来没求过三苗人半次。”有熊氏一边说一边小心的往伤的嘴里滴进了清泉。

过得片刻伤悠然醒了,挣扎着睁开眼睛第一个见到的人便是烈山。他咧开干裂的嘴唇笑道:“哈!酋长,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

“兄弟,我来得慢了,你莫要怪我。”

“对了!和我一起被抓的朋友,还好吗?他没事吧!”

“多谢朋友你记挂在下,我可比你要好多了!哈哈!”有熊在一旁抚掌大笑。

“看来,是我先晕过去了,你小子厉害!我服了你了。”

“好了有话待会再谈,那些被引开的人里面有一个是三苗长老相顾,为人手段犀利。我们还是赶紧先走。伤,你走的了莫?”

“没问题,我好着呢!”伤咬牙站了起来,抡了抡胳臂示意自己还不用人背!

“不可!”有熊氏却断然否定烈山的决定。

“为何?”烈山奇怪的看着有熊。

“我们三个人可打不过他们!”伤也想不通有熊怎么回事。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走不得。他们对此地了如指掌。只怕我们未走出多远便被他们赶上,到时想活命只怕比登天都难。”

“那样的话,我们只好拼命了!”一说到打架伤立刻双眼放光,全不像刚才还昏迷不醒的人。

“硬拼,只怕死路一条。不如我们先藏起来,恢复一下体力,再慢慢与他们周旋。”烈山可不能像伤一样只管打架,为了国人他必须活下去。

“我倒有个办法,我们只要如此,如此……。”有熊原来成竹在胸。

“恩,办法虽好。只是留下来的人与三苗人一说话,不就露底了吗?”

“不妨,我这几日早就留心他们的言行,少说几句至少有个七八分像。”

烈山和伤也不是寡断之人当既同意,定下计后约定以有熊氏举手为号。便上山藏身起来。

有熊把三个看守的尸体规拢,看看天色已黑,又用炭灰抹黑了自己的脸。再往火堆里添了些木柴,把火全都拔得更旺了些。刚一转身就看见三苗长老相顾疾走而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