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流云传 西访昆仑 信赖

徐务 收藏 4 20
导读:上古流云传 西访昆仑 信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3/


西行路上,无伤自然不会闲着。围着烈山问这问那,见着什么都觉得稀奇,烈山虽然奇怪无伤尽问的是些常识性的问题,但总是耐心的一一解答。不过烈山有时候真怀疑无伤他是从哪块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烈山真心的喜欢无伤这个兄弟,望着身边飘来荡去的无伤不禁感慨:自从有了这个稀奇古怪的兄弟一路同行,原本因为国中之事而终日忧郁的心情变的开朗了许多。也许这就是上天的按排吧。

正思虑间,无伤这边就又问上了。

“啊! 对了!烈山大哥!”

“又有何事?”

“昨天只顾着看你怎么做石斧,把本来想问的事忘记了,还好刚才我又想起来了。”

“哦?那你讲罢。”烈山总是有问必答。

“我看你的皮围裙好酷,好有型啊!也是自己做的吗?”

“这皮裙很旧了,这还是我当年成人时独自猎到的第一条豹子呢!是我母亲帮我缝制的……‘好酷’是什么意思?”

“呃……就是很了不起,很棒,很棒啦……呵呵~”无伤心想这可解释不清,谄笑着连忙转移话题。“那你的衣裳又是什么做的啊?不像是兽皮,倒像是树皮。”

“不错,正是用正是用榖树皮(注:1)做的。”

“这也能穿?树皮一扯不就破了?”

“这个自然是要浆制之后才能用的。不过的确不如兽皮耐用,但得来容易。”

“大哥能做一件给我看看吗?”

“这个却不能了,浆制工具颇繁,再说附近也没有合适的树皮。你如果想看,等我们寻到了药方,回国之后你想怎么看便怎么看。”

烈山这一路走的很是辛苦。劈荆斩棘,晓行夜宿自不必说,其间除了偶尔打些小兽裹腹很少招惹那些猛兽,遇见了都是尽量绕开。

只是无伤这个侦察做的实在乏善可陈,按理说无伤全无重量可言就算不能飞至少该行动迅捷才是吧?哪知他倒好,怎么走都快不起来遇到了平原草地,烈山还不时要停下来等他。好在平地不多,树林山石、江河湖泊之类对无伤来说不成障碍,这才让他勉强没拖慢烈山的速度。只是哨探之事却都由烈山自己做了~~

这一日,二人来到了一座大山之前。

烈山拿出结绳仔细看了看之后说:“过了这座山,就到了独苏山了(注1),这附近可能有人生活。”

烈山对结绳束上的记录一般深信不疑。

而事实上它的确相当精确的记录了在这个危险世界生存下所必须知道的事情。

无伤和烈山走了这半个月,无伤已经把烈山的身家差不多都摸了个清楚,东西并不多——榖树皮衣服、豹皮围裙、一把石斧(这个可以随时做的)、两条三石流星索。腰上还挂了个皮囊,里面放着的便是这最重要的结绳索了。

这些绳索并不简单,一共有九根支条,分别系在三根主绳之上。主绳二黑一白是用三种兽皮结的,九根支条颜色依次为白赤黄赭青灰绿紫黑。根据所记事件的不同这些绳条上打的节长短大小也不一样。

烈山说他们国里凡是要远出的人,都必须在圣地与大祭司学习一年结绳的方法,只有通过了大祭司考验的人才能远行。外出之后都必需将自已外出时所发生的那些事情用结绳记下,回国之后第一件事便是要把这些绳索交给大祭司。如果,将结绳遗失了那将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烈山说的这些话让无伤想起了被西班牙血腥灭亡的印加帝国——据说印加帝国之所以没有产生文字系统,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有一套完善的结绳记事的方法。可惜,由于西班牙殖民者无知凶残的将所有认识结绳的人都杀死了,以至于今天的人们对读懂现存的不多的印加结绳再也无能为力。神秘的印加文明就这样消失在了无尽历史的长河之中……(注2)

“无伤,你怎么了?为什么发呆?”烈山很奇怪原本问个不休的无伤怎么乎然不言语了。

“哦,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点事而以。那现我们要不要去向当地人问问路?”无伤看看了这茫茫的大山,群峰突兀不知道那里才是出路。

“不了,这里的人并不太友善尽量绕开他们才是。”烈山摆摆手表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人迹罕见的这里,当然不可能有宽阔笔直的大路可走,而且就烈山他生活的这个时代来说可能还没有路的概念吧?

但就从无伤跟着烈山的这些日子里看来实际上每座山总有几条由各类野兽踩踏出的小径,而且往往四通八达贯穿整个山脉都说不定!

为了避开当地人可能带来的危险,烈山放弃了这些相对便捷的小径兽道而选择自己在山上开道。

无伤并不知道现在的登山队是怎么去征服那一座座雄峰的,但无伤知道相比烈山现在遇到艰险的一定是小巫见大巫了。无数次的险像环生和化险为夷,连无伤也漠视了死亡的存在。无伤常常想烈山之所以被人们称做“神农”也许就是因为这种对死亡的漠视吧?

烈山说他冒不起险,虽然开山上路也很危险但对于未知的危险他总会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当初发现无伤也是因为有这种预感能力,但他当时感觉到的不是危险而是觉得有人需要他的帮助。

终于爬上了一个山岭。站在光突突的山头上,烈山用手指着东边对无伤说,不远的地方就是三苗国,那里的人相当的危险。他们的成年仪式是猎取他国的人头或者活捉女人,以至于抢劫放火之类更属平常。为这事烈山曾带领国人对他们迎头痛击,由于事先的埋伏而且人多才代侥幸胜了几仗。就是这样还是折了国中不少战士,不过三苗国倒因此安静了不少年。据说他们不只同烈山他们开仗还与南边的姬国打过仗也没得到便宜,也许这才是让他们收敛的原因吧。西边这一带并没有强大的国家烈山担心三苗国这些年把势力发展到了这边。

无伤听后更加了解了烈山的苦心,唉,战争从人类出现起就一直没停止过呢!

俗话说:小心驶的万年船。三日之后无伤跟着烈山翻过了一道山脊,忽见有浓烟从谷底直冲而起。烈山见这股烟火来的不一般,寻常取暖熟食用不着这样大的动静,山上的野火又不可能这样集中。倒有八成像是三苗国祭天时燃的的神火。好在是自己开山要不然定然会遇上三苗国的人。

在山上辗转了片刻,烈山总是觉得有自己的国人被他们捉了,略犹豫了一会终于决定下去看看。

因为知道三苗人总是要等傍晚才天始真正的献祭所以现在并不着急,烈山带着无伤从山腰绕到了山谷口上刚好能观察到敌人的地方。

由于不敢过于逼近,具体情况并不能看清楚但可以肯定的就是,果然是三苗人所准备祭神的仪式。

活人祭祀为烈山所不齿!事实上就无伤所知,这种原始的祭祀活动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控制着地球上大部分的人类族群。直到现代一些所谓的发达国家里仍然有邪教组织用这种血醒而又卑鄙的勾当控制它的门徒。这种活动的愈演愈烈往往就是一个种族崩溃的前兆,据传消失在南美丛林中的神奇文明‘玛雅’便是被这种野蛮的祭祀拉进毁灭深渊的……

烈山发现这次的献祭牺牲并不多,只有两个人而已。相比从前几十甚至上百的庞大场面,这次的行动看来很仓促。过了一会,也不知道烈山是通过什么他突然断定这两个牺牲里有一个是他的国人!这一发现更加坚定了烈山解救这两个人的决心。

无伤对这次的救援行动相当的担忧,“大哥如果失败了,便无法去找寻药方这样一来不是把全族其他病人的性命都葬送了吗?好像有点划不来……。”

不想烈山大怒,他说道:“一群国人是国人,一个便不是了吗!一个国家的人之所以生活在一起就是因为彼此之间有着发自心底的信赖!所以,我相信其他仍然活着的健康的国人一定能给国人以救治,而现这个将要被三苗人杀死国人一定也仍然相信着其他人。我,烈山氏。作为酋长现在的义务就是要去证明这种信赖的正确性。!”

一时间无伤为自己的功利和卑微感到无比的羞愧。现代人总是把自私自利粉刷的冠冕堂皇而不以为耻,一旦遭遇烈山这般光明磊落的气慨终究无地自容。

为了证明自己并非一无是处,无伤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帮助烈山救回那两个落难者。阴谋诡计向来是文明人的专长,无伤似乎也不例外……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无伤对如此这般对烈山说过计策之后,烈山认为果然添了五分胜算!虽然不够光明正大,但考虑到敌众我寡也不能算是不讲道义。


注:1,榖:楮也。(郭璞注)

楮树就是现在所说的构树,其实很常见。我们家乡的人把它叫“红米饭树”因为它结的果子像红色的饭团。朋友们可以在网上查找一下图片。关于用树皮做衣服这并不稀奇我国南方的少数民至今仍有使用构树皮做衣服的。台湾省的高山族也会做,长白山的鄂伦春人则使用的是白桦树皮。在《山海经》里经常提到榖树,说明榖树是在远古是相当重要的资源。

2,传说《山海经》成书于东周也可能是春秋时代,但这本书记载的事情明显要比成书的时间早了太多而且内容又无法考证。所以人们之前只好将《山海经》做为神话传记。可是近代随着人们发现这本书上记载了实在太多真实可靠的事情,于是变的非常迷惑。我通过对一些材料的分析,作出了这样一种假设:既《山海经》中的内容从都是上古留下的结绳、壁画等等一些非文字的记录方式的文件的文字方式总汇。这样一来就可以将为什么《山海经》中的内容遥远重复,且不像一个人作品等等疑惑之处说的明白了。但这只是我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