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讲坛》的前世今生:当年险被末位淘汰 zt

山东游子 收藏 2 44
导读:《百家讲坛》的前世今生:当年险被末位淘汰 zt

《百家讲坛》的前世今生:当年险被末位淘汰 zt



文/张英 梁轶雯


去年易中天(blog)就火了,今年更火了。《品三国》签售现场,近万名读者排成的长龙从北京西单图书大厦中央大厅一直蜿蜒到了大厦后的胡同根儿。考虑到读者太多,签售主办方要求每位读者只能买一本书。


有居民痛感出行不便,就找110排忧解难。在警方的干预下,签售进行两个半小时后被中止,此间,易中天以每3秒签售一本的速度,共签了近3000本书。


众多读者非常失望,甚至有人嚎啕大哭。


《百家讲坛》的制片人万卫说,类似情景也曾出现在阎崇年、纪连海、刘心武等人身上,当然最火的还是易中天。


因为巨大的社会影响和高收视率,原本在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播出的《百家讲坛》甚至作为暑假特别节目在一套综合频道播出。对一个曾在央视考核“生死线”上徘徊的节目来说,这真是个奇迹。


学者的《百家讲坛》


《百家讲坛》前任制片人聂丛丛说,《百家讲坛》与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一起诞生。《百家讲坛》的创意最早来自科教频道当时的负责人高峰,感于大学里的讲座很受欢迎,他就想把一些讲座搬到电视上来。当时《科技博览》的编导李炜受命筹备生产《百家讲坛》,成了这个节目的第一任制片人。


2001年7月9日,科学教育频道正式开播,《百家讲坛》也跟着登台亮相。在早期的定位里,《百家讲坛》走的是“文化品位,科学品质,教育品格”的路,是一部电视版的“百科全书”。与科教频道其他节目一样,《百家讲坛》将观众群基本定位在受教育程度较高、欣赏品位不俗的知识阶层,主讲人选也瞄准了全国最好的学者、教授。


第一个在《百家讲坛》亮相的是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当时他刚刚从美国退休回国到清华大学执教,正在准备一场主题为《美与物理学》的公开演讲。编导得到消息后,立即和清华联系录制,回来后剪辑播出。


《百家讲坛》的门槛很高。“从自然科学、人文科学,乃至饮食起居、养生保健,只要与学术领域沾边儿,都在我们的选题之列。主讲人有杨振宁、李政道、丁肇中等学术名流,也有邹静之、张维迎等少壮派学者,都是在各学术领域自成一‘家’的人物,当时的《百家讲坛》是靠知识性极强的选题和高水准的学术专家来保证学术性的。”聂丛丛回忆说。


因为领导希望原汁原味地呈现大学演讲的原貌,《百家讲坛》早期更像是一个转播和录制节目,没有自己的演播室,没有自己的专职主持人,没有固定的录制时间、地点。节目编导用电话和北京的大学、研究所联系,收集演讲信息,确定选题,然后派人前往录制。


干了一年多,制片人李炜离开,聂丛丛成为《百家讲坛》第二任制片人。聂丛丛当时为《百家讲坛》想出的广告语是“建构时代常识,讲述智慧人生”,《百家讲坛》被描述成一所汇集各路专家、学者的“开放式大学”。


随着央视推出“栏目警示及末位淘汰”考核机制,聂丛丛觉得摆在《百家讲坛》前那条平坦的“大学之路”突然断了。


虽然央视科教频道开播时,央视的台领导和广电总局领导就明确指出过:“10套科教频道的节目如果人人都爱看那它就失败了。”但问题是“栏目警示及末位淘汰”考核机制是面向全台所有频道的。根据规定,一年内连续两次或累计三次被警示的栏目,收视率最低的节目就会被淘汰。


“我们是小众性的学术节目,内容定位决定了收视群体窄众化,但我们的观众平均文化程度是央视节目中最高的,当我们的节目中午12:30播出时,这部分人员都在单位食堂吃饭。0:15的重播时间,又让这些早9:00还要上班的人实在难以等待……而目前我们的收视率考核却是不管什么节目,都是在‘人人都爱看’的基数上抽取和计算。”这让聂丛丛觉得不公平。


在考核面前,《百家讲坛》的日子自然不大好过,和后来消失的《读书时间》、《美术星空》一样,收视率屡次位于频道后列。即使《百家讲坛》全台满意度排行第15名和网络点击率全台排行第15名,甚至排在《焦点访谈》、《开心辞典》前面,但收视率上不去,依然会遭遇“警告”和“黄牌”。


阎崇年“救场”


在聂丛丛的记忆中,2003年真是难过的一年。《百家讲坛》和《读书时间》、《美术星空》等节目忙于改版转型,力求提高收视率。为此,《百家讲坛》几度停播,四处学习,在节目普及性和可视性上下功夫。


首先,《百家讲坛》放下“学术”架子,将具有中学文化水平的群体作为主要收视人群。在节目上也有大的改变:如为高考的学生做了为期一个多月的《备战高考》系列节目,加强科普知识类的节目播出;固定了现代文学馆、青年政治学院几个拍摄地点,开始请人来做专题演讲;请龙应台、李银河(blog)、陈丹燕等人主讲《女人说话》;请红学家周汝昌、蔡义江、王蒙等人讲16集《新解〈红楼梦〉》。此外,在节目的可视性上也下了很大功夫,加强画面资料的运用,甚至强行规定过“三分钟专题片导入”制度。


这些努力收效不大,在2003年里,《百家讲坛》节目总体收视率最高端为0.20,最低端几乎为0。


在年终工作总结时,《百家讲坛》的3个策划组不约而同提出了放弃“百科全书”,重点强化人文类节目系列专题,注重演讲人表达能力而非权威资历,在内容上注意悬念和起承转合,在节目的结构上注重包装和生动,以规模效应和贴近观众来拉动收视。


在这一指导思想下,《百家讲坛》在2004年里推出了《品读〈水浒传〉》、《2004女人说话》、《天文系列》、《民法系列》、《清十二帝疑案》、《中国电影百年史》等多个演讲专题。慢慢地,聂丛丛发现,《百家讲坛》的收视率开始攀升。


谁也没想到,一个名叫阎崇年的人会成为《百家讲坛》走出低谷的转折点。编导杨晖回忆,“起初,我们请一知名专家做主讲人,每个人讲一个帝王。但想要让每个专家都积极配合我们,并不像当初设想的那么简单。”


阎崇年是北京社科院满学研究所的研究员,他之所以被《百家讲坛》选中,是因为他在1983年出版过一本《努尔哈赤传》,因此,他被认为是讲《清十二帝疑案》第一讲清太祖努尔哈赤的最佳人选。聂丛丛拿着聘书到阎崇年家,结果阎崇年很是犹豫,只答应试一试。


结果这一试讲,现场效果非常好。录完以后,聂丛丛和编导请阎崇年吃饭,并提出请他全部负责讲完《清十二帝疑案》。阎崇年不敢答应,只同意再讲一集顺治。讲完顺治后,《清十二帝疑案》的收视率开始节节高升,《百家讲坛》的综合排名保持在科教频道的第二位。阎崇年也慢慢有了信心,于是又讲了康熙、雍正、乾隆,就这样延续下去,一直讲到了宣统。《清十二帝疑案》讲完了,阎崇年又开始讲《清十二帝疑案总说》、《清十二帝疑案答疑》,创下了当时科教频道的最高收视率0.57。


聂丛丛认为,阎崇年的走红不是偶然的。“阎崇年的认真让我吃惊,为一期节目他能写上12页稿子,内容上万字。他能把学问当评书讲,而且每期节目录完,他都要看一遍,对自己表达不够准确的地方,甚至编辑过程中的错别字都一一挑出来。在来过《百家讲坛》的几百位演讲者里,像他这么认真的学者还没有过。”


《清十二帝疑案》创下的收视率让《百家讲坛》的策划人很振奋,3个策划组都开始抓历史文化选题。2004年7月,因筹备新的节目,聂丛丛离开《百家讲坛》。9月,原担任《夕阳红》主编的万卫成为《百家讲坛》的第三任制片人。


初中生的《百家讲坛》


万卫上任第一件事就是研究阎崇年现象。他得出的结论是:《百家讲坛》找到的老师第一要会讲,第二才是学术功底。


在“生存还是死亡”的压力面前,《百家讲坛》的栏目定位从人文、自然和社会转向到中国传统文化和历史,还把讲台搬到了室内演播室,加强了内容结构的组合和包装。比如阎崇年讲皇太极时,编导会插入皇太极的画像。电视画面除了主持人的身影,还有主持人的解说词字幕、优美动听的音乐。


万卫上班第一天,就赶上了“二战60周年”选题会,与会的专家有十几个,最终万卫看中了国防大学的马骏教授:“虽然具备演讲才能,但马骏一开始用长官对士兵讲话的态度讲了几集,我们跟他反复磨合,马骏慢慢变得心平气和,用悬疑贯穿始终,结果反响非常好。”后来的数据调查,马骏讲的“二战”收视率平均达到了0.20,对《百家讲坛》来说,这个成绩已经是相当高了。


现在在《百家讲坛》讲课的刘心武、易中天、纪连海、王立群都有过马骏这样的经历。为了让节目更精彩,每个名家在录制节目前,必须进行试讲。通常情况下,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打字员是第一道评审。


“如果他觉得打字很累了,这说明这个老师讲的效果不大好。如果他听得很带劲,打字不觉得累,那证明老师讲的效果好。”这样做的结果是,《百家讲坛》把一个学者变成了说书人、讲故事的高手。


真正让万卫感到惊喜的是刘心武。“如果说,阎崇年是一个不自觉的突破,那么刘心武让我们找到了真正的定位。刘心武以故事带观点的演讲方式,也同样获得受众好评,他的《秦可卿之死》收视率达到了0.30。”


对刘心武说《红楼梦》引起的争议,万卫倒是不以为然,他还透露:“批评刘心武最凶的红学家,其实都在《百家讲坛》讲过《红楼梦》,只是大部分都很失败,还有几个人录的节目根本就没有播出。”


易中天虽然靠《品三国》走红,但他起初并不喜欢这个专题。易中天最早在《百家讲坛》讲的汉武帝很是让万卫着迷,他想请易中天继续说下去,并选定了“三国”这个大题目,当时易中天表示自己对《水浒传》兴趣更大。经不住编导反复游说,易中天还是接下了“品三国”。


在电视里,讲到汉代礼仪时,易中天甚至会离开讲台,弯腰跪下身来模拟讲到某个人物的动作、表情和形态。这自然会引起争议,引来“有失学术水准,不够专业,思想不够深刻”,有“戏说嫌疑”等批评。更有批评说,《百家讲坛》培育的是学者型明星,不是学者;提供的是娱乐,不是思想和文化。


但这些在策划人谢如光的眼里都无关紧要,也许从传播效果上讲,争议正是一副助燃剂吧,巴不得多一些呢:“现在的《百家讲坛》不再是原本给高级知识分子开的学术论坛,而是‘一座让专家通向老百姓的桥梁’,主要是给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普通观众看的。”


而万卫高兴的是,《百家讲坛》终于找到了生存空间,没有像《读书时间》和《美术星空》那样死去,而且活得很热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