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25/

果然不出我所料,刚刚狼蛛落下去的地方再次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嚎叫,紧接着传来了树木倒地的声音,被瘦小男孩一招撞飞老远的狼蛛此刻简直是怒不可涉,天生的感觉让它知道眼前的敌人并没有它强大,但是就是被这群弱小的生物欺负到现在这个境界,丢了一只爪子不说,还让它最最讨厌的火烧到了。本来就头脑简单的它这会简直失去丝毫理智,只想冲回去把那几个人撕成碎片,让吃了他们。

乖乖,看来这只狼蛛气的不清啊,走路都不会绕路了,居然一路撞树的开出一条路来。此刻树下的几个男女已经是脸色煞白了,红衣女孩已经喊开了“修卡,你个乌鸦嘴,让你说中了吧,我看你怎么办,我就是死了,我第一个拉你垫背。”无辜的修卡此刻则一脸的无奈,他也不知道今天自己说话这么这么灵。

眨眼的工夫,狼蛛就开了一条路过来,愤怒的它早早的举起了俩只前爪(不对,是一只,刚刚让砍下一只,不好意思记错了)准备将众人撕成碎片。也许它怕眼前的敌人再次站起来给它造成伤害,张嘴就吐出一个巨大的冰锥,朝对面射去,不过这个冰锥的准头可不怎么地,明显的偏开好远。心里正在嘲笑狼蛛准头不好的我突然发现了不对,因为那只冰锥虽然射偏了,不过现在的方向居然正对着我冲过来,不知道是那个狼蛛歪打正着还是早就发现了我的存在,想乘机干掉我,反正现在这只冰锥就好死不死的向我冲了过来。

“妈的,我还没找你呢,你倒先找上我来了。”杀它要用上我的速度的话,简直是太轻松了。一个闪身直接从树上飞身而下,运起轩辕心法身上顿时有一层淡淡的金光,要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腿上有了真气的防护估计现在就是刀剑也不能轻易伤害到了,这个功用还是上次杀一只特像蟑螂的怪物时候运着轩辕心法被那个怪物的俩只巨大的钳子状的爪子砍了一下居然没事,我才发现轩辕心法居然有着少林金钟罩、铁步衫的作用,既然腿可以保证不被伤害,那干嘛不用。要说人的身体除了用武器和特定的条件下外,腿的攻击力是最强的。中国古代就传下来“拳打三分,脚踢七分”的古话。

冲到狼蛛面前简单的一个横踢,在它没反映过来之前揣到狼蛛的头上,巨大的冲击力让狼蛛向后飞去,而此刻我身后的大树则被那个冰锥击中变成了冰棍。身体一个前冲,再次向狼蛛冲去,没等它落地,我已经到了它的后面。又一脚上踢,把狼蛛踢向空中,用力在地上一借力,追上狼蛛的身子,三连踢,狼蛛刚止住上升趋势的身子再次向上飞去。而我在旁边的大树上一借力,飞到狼蛛上空,右腿一个直劈,狼蛛的身子再次加速向下落去。妈的,我叫你拿冰锥砸我,看我的半月斩,左脚在空中对着狼蛛的脖子划出个弧度,随着我左腿的划动。体内的轩辕真气,从左脚冲出去,形成一个半月形的能量刀冲狼蛛脖子飞去,由于脖子是狼猪身上最脆弱的地方,所以没等它落地,巨大的脑袋已经离开它的身子飞出去老远。

刚刚那个半月斩就是我在发现轩辕真气可以通过我的手脚或者手中的兵器冲出体外进行能量攻击而发明的。落地后向那群人走去,准备问问他们最近的城市在哪,我好打听打听我来了什么地方,同时换点必需品。走近了才发现对面六个人脸的表情那个精彩,除了那个瘦小的男生一脸崇拜外,其余的人都像看见了外星人似的一脸痴呆(其实也对,就是看见了外星人)。

修卡他们此刻那个郁闷,先不说这个救他们的人是好心还是歹意,人家在旁边看了那么长时间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六个拼死拼活的打了半天都没消灭的魔兽让人家三分钟不到,收拾了个彻底。本来以为自己在整个帝国算是年轻里面比较厉害的了,看来自己还差的很远啊。想到这6人不由的一阵气馁,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看到对方向自己走了过来,不管怎么说都是人家救了自己的性命,几个人连忙怕起来。看到自己的救命恩人准备说话,那个穿红衣服的美女赶忙走了出来说:“你好,谢谢你救了我们,我叫慕容清影,刚刚真的非常感谢。这位先生等走出这片森林,我向我父亲说明后,慕容世家一定会重重的酬谢你的。”虽然嘴上在说着道谢的话,不过这语气可是傲气十足,一看就是大家族养出来的娇小姐。不由得皱皱眉头,既然对方说话了还是道谢,咱也不能不礼貌是不?虽然对方说的不情不愿的。

“你好我叫龙羽,刚刚的事情没什么,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至于什么酬谢这类的就算了。”本人对她说话语气感到不爽,所以咱也没什么好脸色,用周星星那句话说叫“干什么你也得有点职业道德不是”。“哼,那最好了。”说完这个名叫慕容清影就那么直接走了回去。这时那个穿白衣服的美女走了过来,“你好,我叫慕容雨涵,谢谢你得救命之恩,姐姐的脾气就那样,你不要生气。”这个女孩就比刚刚的那个好太多了,刚刚太远我看不清楚,我这时才发现眼前的女孩真的很漂亮,凝脂般的肌肤,瓜子脸,大而明亮的一双眼睛,樱桃小嘴,加上她身上那种与身具来的柔弱气质,简直就是美女中的极品而且最能让男人兴起保护欲望的那样类型。虽然刚刚那个和这个相比长的丝毫不差,可是那个脾气,估计受得了的没几个,谁娶了她谁倒霉。日后的事实证明,我现在的推测是多么的正确。“雨涵你和他说这些赶什么,过来陪我坐,让他们几个臭男人自己去说。”已经走到旁边一棵树下坐下的慕容清影冲这边叫道。

听到姐姐在叫自己,慕容雨涵歉意的超我笑笑,向她姐姐走去。看到俩个女孩都走开了,那名叫修沙的简直是兴奋的冲我扑了过来,我稍微一闪声躲开他这一扑后就听到“你好,我叫修沙,龙羽大哥是吧?很高兴认识你,兄弟你刚刚那招太帅了,改天能不能教教我,我一定很勤奋很勤奋的学习。”看着眼前这个热情的过了头的青年,我不由的苦笑了一声“那个当然可以,只要你想学,我改天一定教。”“恩,谢了啊哥们。”接受了修沙冲我肩膀捶过来的一拳后,我再次苦笑一声。这时穿过来一声大嗓门“你好,龙羽兄弟,刚刚谢谢了,我叫威尔,今天你可是救了我一命,以后有人欺负你,你叫我,我一定帮你。”“威尔,你搞错没,你没看见刚刚龙羽大哥的实力吗?人家那么高的武功,打架用的着你吗?”听了威尔的话,还没等我说话,一边的修沙就叫了起来。“哦,也对哦。”可能是想到了自己话里的毛病,威尔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看着眼前明显粗神经的壮汉,我友好的向他点点头,“恩改天有人欺负我,我一定叫你。”听到我这么说,威尔立刻咧开大嘴笑了起来。

“你好,我叫修卡,谢谢你的救命只恩,我们是想来锻炼锻炼自己的实力才到这里来的。只是不知道龙羽兄弟你为什么一个人到这个全大陆有名的恐怖森林来呢?”看着眼前这个露出警惕神色的青年,我心里不由的满意笑了笑。看来这个团队里数这个叫修卡的青年稳重,毕竟在这种情况下,要是真没人怀疑我的来历,那他们能活到现在简直是一个幸运。心里转转念头,嘴上说道:“没什么,我不小心走错了路,刚刚从森林那边过来,我都在这个森林里走了半个多月了。”“什么!”听到我居然穿过了这个森林,几个人都惊叫起来,毕竟自己刚刚在森林边缘走了三天,却差点死在里面,而人家居然穿过了整个森林都毫发无伤。这事估计给谁,谁也是这个表情。

听到我居然穿越了这个森林,修沙的眼睛变的更加火热。妈的这可不是个好兆头,这个叫修沙的不会有什么断袖子的毛病吧。这时,那个我一直注意的瘦小男生走了过来,由于他从我看见他们开始就没说过话,我以为他是那种不爱说话的人,不过我马上就发现我错了,而且错的多么的离谱。以下是看见他们都说完后,那个名叫慕容浩的瘦小的男孩在我没反映过来这前就扑过来抱住我的腿发生的对话:

慕容浩:“这位大哥,我叫慕容浩,是刚刚那俩个美女的弟弟,我叫你老大了,老大你就收我当小弟吧。”

慕容浩:“我真是太崇拜你了,这个我对你的景仰如滔滔黄河之水连绵不绝.....”(这个他们那没有黄河,嘿嘿,口误口误,不好意思)

慕容浩:“我对你的崇拜上比天高,下比海厚。”

慕容浩:“以后老大你指哪打哪,就是上刀山,下火海,进暗血森林,我都不皱一下眉头,甚至你让我偷我姐姐内衣

我也偷给你。”

我:“我没那么龌龊吧!难道我就像你想的那样,会跑去偷女孩子的内衣!”此刻我脸都绿了。

慕容浩:“不是,不是,老大,我错了,无论如何你收下我吧!”

我:“我不收小弟。”

慕容浩:“不要啊,老大,你要是不收下我,我就死给你看。”

我:“那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死的。”

慕容浩:“混蛋你收不收。”

我:“不收。”

慕容浩:“到底收不收。”

我:“不收。”

慕容浩:“最后问你一次,你到底收不收。”

我:“不收。”

慕容浩:“呜呜,老大我知道错了,你就手下我吧,你让我做牛做马都行,你就当做善事,你就收下我吧。”

我:“不收。”

慕容浩:“呜呜,我孤苦伶仃,无依无靠,流落街头,冻死也没人管,老大你就忍心这样吗?”

我:“不收。”

慕容浩:“嘿嘿,我告诉你,我可是慕容世家的小少爷,你不收我小心我让手下砍断你的手。”

感情这就是他的无依无靠,孤苦伶仃。我觉得我都快被他折磨的疯了,威逼利诱,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在过了半小时后我终于顶不住了他的狂轰乱炸,只好点头答应:“收了,收了,我怕你了行吧,你现在让我休息会,小弟我对你的景仰上比天高,下比海深,老大我求你了,你就让我安静会好吧。”

慕容浩:“哇哈哈,老大当然可以,你说杂就杂,你让我偷二姐的内衣,我觉不偷大姐的。”(以上我忘了是哪位大大写的,简直是经典,我抄下来的)

我靠,还是把我想的那么龌龊。

抬头看看众人的脸色,修沙修卡兄弟都翻着白眼离慕容浩远远的,摆明了我不认识此人的态度。而威尔虽然没有走远,但是脸上也是一副平静,显然众人都已经习惯了这不知道多长时间就来一出的好戏。再回头看看旁边树下的俩女,虽然俩人的脸都是红红的,不过看着二人并没有什么奇怪的表情,显然慕容浩这家伙把偷内衣这件事挂在嘴上不是三次五次了。

喘口气,走到修沙他们旁边苦笑着向他们说道:“你们这位兄弟太强悍了吧,这么一场下来,我觉的比我杀十只狼蛛还累。”修沙笑着说:“呵呵,你这已经算好的了,以前有个有幸见识到这一招的一个家伙,当场就给吓跑了,以后见了他掉头就跑,死活都不肯再和他说半句话。”“修沙大哥,人家说的有你那么坏嘛。”慕容浩听了修沙这句话幽怨的说到。修沙顶着一身鸡皮疙瘩连连摆手:“别别,你别这样对我,你知道这不管用。”看来修沙也是怕了这家伙了。我回头看看了刚刚就跟在我身后的慕容浩,没想到这家伙一副人模鬼样的面孔下长了这么毒的一张嘴。

这时修卡也是顶着一脸苦笑说:“好了好了,小浩,你老大也拜完了,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再在这呆一会要是再来一头魔兽就不好办了,龙兄你说呢?”听到他问我,我连忙说道:“恩,也对,要是来一个我是没问题,不过你们我就怕照顾不了了,先换个安全点的地方吧。”“恩,在往外面走半天,我们知道那个地方有个挺大的树洞,我们今天就去那过夜吧。龙兄要跟我们一起走吗?”听到我也这么说,修卡马上就安排了今天晚上过夜的地方。看来在这个小团队里,修卡很有威信。

听到他问我,我假装想了想说:“恩,我先和你们一起吧,我刚出来我也不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走到哪了,离我的目的地有多远,一会到地方了,你们给我说说这是哪,现在我们先走吧,天快黑了。”抬头看看天色大家才发现经过这么长时间打闹,离天黑也不远了。这时众人的体力也都恢复的差不多了,大家都站起来收拾了收拾自己的武器和物品向修卡那个树洞走去。

慕容清影这时发现我也要和他们一起走,就说道:“修卡,为什么他也要和我们一起。”修卡回头看看我的脸色,而我则假装没看见,对慕容清影说道:“龙兄暂时没去的地方,所以和我们一起走,等到了外面再说,再说人家和我们一起也是为我们好,万一再来个厉害点的魔兽,我们都得死在这了。”慕容清影听见修卡这么说,也就再没说什么,哼了一声后拉着慕容雨涵走在了前面。看见慕容清影这个样子,我就忍不住想逗逗她,于是我故意大声问跟在我旁边的慕容浩:“小浩,你大姐这个名字是谁给起的?”慕容浩听见我问他忙说:“我爷爷给取的,怎么了?”我看见慕容清影听到我们在说她,正竖着那可爱的小耳朵在听,于是我故意说:“看来你爷爷不会起名字啊。”慕容浩听见我这么说就问:“老大,你为什么这么说,我觉的我大姐这名字挺好听啊。”我故意摇摇头说道:“不是好不好听,是不般配啊,你想想一头母暴龙要起个温柔的名字是什么效果。”听到着,大家都明白我是在逗慕容清影,都哈哈大笑起来。连威尔那个粗神经都听出了我的意思,咧着一张大嘴笑个不停。

慕容清影听到我这么一说,立刻气的小脸通红,一个转身冲到我面前,“叫龙羽的臭混蛋,你凭什么说本小姐是母暴龙!”“我有说是你吗?我说过吗?没说过吧!这可是你自己承认的,嘿嘿,不能怪我。”听到我这么一说,慕容清影立刻气的说不出话来,而一旁的修沙他们都笑的合不笼嘴。慕容浩更是笑的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看见整治不了我慕容清影转向了她弟弟“慕容浩,你要死是不是,你信不信我回去‘家法’伺候。”慕容浩听道他姐这么一说,马上像嗓子里卡了鸡蛋的鸭子。众人看到这又是一阵憋笑,不过谁也没敢在大声笑出来,看来慕容清影的“家法”还是很厉害的。看到姐姐吃鳖了,慕容雨涵忍着笑把她姐姐重新拉回了队列的前面。

就这样,众人一路打闹,终于在天上这个太阳落山前(为方便,我这些就不改了)走到了修卡所说的那个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