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一十五章 校长

六指君1 收藏 37 56
导读:异时空之抗日 第三卷 风起云涌 第二百一十五章 校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958/


延安,“共产国际”联络处。

宽大的屋子内挤满了人,包括毛泽DONG在内的一些核心领导都在这里开会,透过浓厚、弥漫的烟雾。可以看到苏俄代表在传达GC国际的指示,介绍“抗联”近期的一些情况。

到会议将要结束的时候,苏联代表突然转头着重地对翻译说了几句话,一旁的翻译一边飞快地作纪录,一边频繁点头。

毛泽DONG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坐着,而是倒背着双手,不时地吸上一口劣质烟。

在不知不觉中,共产国际的“钦差”对延安内部事务指手画脚的地方多了起来,而且在党内也有不少人跟着他们呼声渐长。

毛泽DONG掐灭了烟屁股,中国GCD必须走独立自主的道路。

“主席!”秘书在一旁轻声提醒道:“他们提到了绥远军分区司令员违反纪录的事情。”

“嗯!”毛泽DONG轻声点点头。

当时绥远军分区迅速将这个情况通报了军委,由军委裁决,所以算不上是什么违纪的事情!更何况绥远军分区根本就没有能力和鬼子硬碰,苏联同志要求绥远分区在外蒙一带盲目出击是错误的。

“因为刘云不准代表们参观绥远兵工厂,所以他们要求严厉处罚这个不服从大局的同志。”秘书说完后又看了看那个激昂的共产代表。

“哦?!代表们还记得这件事情?!”毛泽DONG皱起了眉头,忍不住又掏出一支烟点燃了,一边吸着一边在思索着什么,至于“共产国际”的代表在说什么则根本就没有在意。

散会后,毛泽DONG倒背着双手,对身旁的秘书轻声交待道:“给这次参加会议的同志们打个招呼,绥远的事情别传出去,否则不利于党内的团结,而且‘老大哥’方面也会有意见。”

“好的!”秘书点点头转身离去。

毛泽DONG又转头看了看北方,这个刘云真是“不错”!居然敢对“共产国际”挑衅,可惜当初他在“抗大”学习的时候,没有会见他,不然也好了解一下这个胆大妄为的年轻高级干部。

“主席!”秘书看到马泽DONG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不解地问道:“关于绥远司令员的纪律问题,军委是不是需要召开一个会议?已经有人对刘云的这种家长制作风不满意了。”

“嗯!你去布置一下挑个时间开个会议!”毛泽DONG点点头。

绥远的抗战局面一再扩大,刘云有不可磨灭的贡献!而且绥远的抗战局面也间接地支援了其他各主要根据地,特别是鬼子驻蒙军在山西和绥远之间数次来回奔波,给晋西北第五分区创造了战机,使得晋西北军区一再猛烈扩大。

#

绥南军分区司令部。

戴仙兵拿着一份电报念道:“……军委要求绥远分区迅速完成扩编计划。绥南区扩编一个基干团后,由黄青海担任主力团团长;萧士发(原特务营教导员,延安派来的干部)担任政委。肖馍担任基干团团长,赵矮(主力团出身,老红军)担当政委……

要求绥远与晋西北第五区互相配合,近期内打通绥远至晋西北根据地之间的安全通道。”

戴仙兵放下手中的电报后,将目光落在地图上,从日伪军的兵力分布来看,将两个根据地打通并不困难!两个根据地连成一片之后,从短期来看可以让军政学校干部和学员往来更方便,同时两个根据地还可以更好地互相配合作战。

“政委!军区司令部刚刚来的电报,‘军政学校(抗大分校)’的第一批学员已经毕业返程了。”小五手里拿着一份电报,快速走到李远强的面前,“军区转延安来电,军委准备在绥远筹办、建立新的‘随营军政学校’,由司令员担任抗大校长、你担任副校长兼军校政委。”

李远强随手接过电报,忍不住得意地一笑。

经过几年的发展,绥远的广大农村和草原都为八路军所有,敌人的主要城镇、政治、经济、军事中心等都建有我地下组织。三个主要根据地包括游击区内的人口,合计已经达到二十余万之句!主力部队有六个团,其中三个就是主力团。

随着绥远的抗战局面越来越成熟,军委肯定会派遣更多的干部进入绥远。

“把这份电报马上给司令员送去,让他高兴高兴。”李远强笑着说道。

#

教导队一部携新编山地连回来了,刘云正带着一帮人迎接得胜归来的勇士,号称自己是记者的安杜鲁在临走之前观摩了一把山地连。

“哦!”安杜鲁有些惊讶的问道:“刘将军,请问您的战士都是身背两把步枪吗?”

中国军队的装备、士气、供给之差,全世界都“闻名遐迩”,绥远黑八路却总是打破常理,不过身背两支步枪这也实在是愚蠢了一点。

“您误会了!”刘云首先从杨先问身上拿过一支破损的三八式步枪,递到安杜鲁的手里,摇头无奈地说道:“我们八路军是世界上最穷的军队,我们所有的装备都是依靠自造或者缴获!我们的战士出征的时候,只能携带极少数子弹!

而且那怕是已经破损、不能再使用的枪支,我们也舍不得丢掉,而是送回兵工厂修理,比如您手中的这支残破步枪。”

安杜鲁一边看着破损步枪,一边频繁点头。

因为政治上众所周知的原因,国民党政府已经不再给八路军提供装备和给养,所以绥远八路军的装备问题肯定遇到了大麻烦。

但是随后安杜鲁发现,这支经过长途跋涉的部队中并没有伤员。将俘虏偷偷处死并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情,但是将己方的伤员遗弃,这会极大地损害部队的士气。看了看疲倦、肮脏的山地连和教导分队,又好奇地问道:“为什么您的部队中没有伤员?难道……”

“我们沿途打了三仗,都是以骚扰、破坏为主!”杨先问转头看了看安杜鲁,“在最后一次作战中伏击了一个小队的日军,一举歼灭四十个敌人(因为战争的消耗,鬼子很难有满员的小队,鬼子的中队、大队等也是如此)。”

“伤员呢?”安杜鲁不相信四十个日军没有给他们造成伤亡。

安杜鲁在中国这么多年并没有白过,事实上日军的战斗力是极其强悍的,如果更进一步加强日军陆军的现代化程度,安杜鲁相信日本陆军横扫亚洲只是时间问题。

“医疗队在路上接应我们,伤员们被直接送到后方医院去了。”杨先问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个外国佬为啥关心人家的伤员。

“我是问你们这次到底有多少个伤员?”安杜鲁着重地问道,眼睛眨都不眨地盯着杨先问。

“我们牺牲三个同志,受伤失去战斗力有十个同志!”杨先问皱起了眉头。

根据地内的干部平常深受党的教育,除了苏联以外,其它“洋鬼子”都是帝国主义。所以包括杨先问在内的大多数干部,对安杜鲁没有多少好感。

好厉害!安杜鲁的心里涌上一阵冲动,很想去医院看看,看到底是不是只有十个伤员。

等到安杜鲁安静下来后,刘云这才插上话,“那些‘解放兵’的表现怎么样?”

“他们的表现都很勇敢!”杨先问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一个副班长中了流弹失去战斗力后,我让一个立了大功的‘解放兵’暂代副班长,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合适?”

“你做得很好!”刘云毫不犹豫地点头,笑着表扬道:“你们教导队和山地连先休息一天,明天召开一个立功受奖大会,那个‘解放兵’不但要公开表扬,还要正式任命他为副班长,其他立功的‘解放兵’也要一并奖励。”

明天不但要开扩大表彰大会,以表扬实战演练回来的部队,还要将剩下的两百多东北籍“解放兵”打散,补充新编山地营,使山地部队达到近五百人、三连建制的主力营。

“请问刘将军,这个‘解放兵’到底是什么兵?”安杜鲁在一旁有些疑惑地看着刘云。

“在我国东北,日本侵略者操纵‘满洲’傀儡伪皇帝,强征我国青年充当炮灰,用中国人打中国人!演出了一幕手足相残的悲剧。”刘云看着那些笑容满面的新战士,叹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后来我们俘虏了这些受到蒙蔽、被强迫参军的无知青年,然后我们再解放他们的思想、释放他们心中的疑惑、帮助他们找回自我和信心。这就是‘解放兵’的由来。”

“哦!我明白了,他们是一群迷失方向的可怜孩子!好在他们已经觉悟过来了!”安杜鲁一边听一边频繁点头,怜悯之心波浪般地袭来。

几秒钟后又忍不住看了看刘云,和刘将军交谈起来总是很愉快,他的思路和视野都很开阔,这在中国是很少见的。

一会儿工夫,原本打算今天离开的安杜鲁踌躇了良久,又决定暂时留了下来,带着强烈的好奇心,准备参观明天八路军的“立功受奖大会”。

远远的,李向阳带着一干筋疲力尽的“锄奸团”队员正巧跑步路过,看到教导队已经回来了,并且刘云也在人群中,立刻对身后的受训队员们命令道:“过去看看。”

此时刘云刚忙完这一切,正准备去医院慰问那些伤员,远处小五正一边大喊一边跑过来,“司令员,有加急电报!”

“刘将军,看来您的对手不让您有稍微休息的时间!”安杜鲁幸灾乐祸地笑了笑,随后为了避免听到八路军的军事机密,又主动避嫌地站到远处。

“什么事情?”刘云抬头问道。

“军委下令组建在绥远随营军政学校。”小五拿着电报,笑着说道:“军委任命司令员为校长,李政委为副校长兼任学校政委。”

“我看看!”刘云飞快地一把夺过电报,连续浏览了三次之后,嘴角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对小五吩咐道:“这两天你就不要在司令部值班了,去给军校挑一个好一点的地皮做校址,要能够依山挖窑洞,再让地方上出一部分人力帮忙。

如果有新学员到达,先分出一部分时间安排他们挖窑洞,让他们一边学习一边劳动。”

“随营军政学校”实际上就是“抗大”分校!国民党的黄埔军校在国统区大搞分校,GCD也在下面的各主要根据地设立“抗大”分校。双方都在竭力扩充军校、培训各种干部。

等到小五离开后,刘云强压住心中的喜悦。

要知道“抗大”分校的校长可不是随便什么人能担当的!而且到时候“抗大”军校将成为自己传播“种子”的摇篮,先进理论将提前出现。当分校教育出来的干部奔赴军队和地方后,绥远一系的先进性将会不可避免地凸现出来。

“司令员!”李向阳大步流星地赶过来打断刘云的沉思,对身后努努嘴巴,略带不满的问道:“教导队既然已经回来了,我是不是可以卸任了?”

李向阳对身后的这一帮“少爷”极度不满,也不知道他们以前都是怎么打响“抗日锄奸”这张牌的?!难道日本人、汉奸都是面粉团团?!枉司令员对他们那么重视了。

而这帮“少爷”也对李向阳极度不满,没有共同语言也就算了,偏偏这个大不了多少的教官还行为举止粗糙,训练强度也实在是苛刻之极!

“明天开完庆功大会后,你就回司令部待命!”刘云点点头。

说话间的功夫,那一干“锄奸团员”已经非常没有礼貌地、横七竖八地躺到地上去了,其中还有几个人因为剧烈运动后突然停下来的原因,而干呕不止。

停顿了片刻,刘云对那一干筋疲力尽的“锄奸团”成员笑着问道:“你们明天想不想休息?”

“锄奸团”的队员们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道:“想!”并且都异常期盼地看着刘云。

“那好!明天来参加八路军的‘立功受奖大会’!”刘云笑着说道。

“哥!为啥要让他们休息?”李向阳不屑地看了看地上的那帮“软骨头”,想着法儿偷懒倒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他们的训练要劳逸结合!”刘云看了看地上对着李向阳咬牙切齿的“锄奸团”成员,笑着说道:“他们哪像你天生就在野外长大,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很不错了。”

之所以要让他们参加明天的庆功大会,刘云其实也是有自己的打算。这些年轻人的心中虽然对于国民党很失望,但是他们普遍对GCD犹豫不定,其中一些人甚至对GCD有抗拒的心理,所以只能给他们不易察觉的教育,慢慢地熏陶他们。

刘云去野战医院看望那些受伤的战士,回司令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当然,为了教育“锄奸团”的成员,刘云干脆把他们都带在身边。

“刘云!”远远的有一大群人赶着牛车过来,为首的那人正在分明是李信。在根据地也只有老资格李信才敢这么称呼刘云。

“哦!你们终于运回来了!”刘云加快脚步迎上去。

此次从绥中区运回来大批鬼子机甲车的残骸,当初拆卸那些破烂玩意儿可费了刘云不少精力,直到从兵工厂派去了专员,送去了小型绞车、切割器材,才彻底把那些残骸分解。

“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完整的武器?”刘云直奔贺高兰。

“还行!”贺高兰挠了挠乱蓬蓬的头发,笑着说道:“拆卸下来五十七毫米短身管火炮六门,各式炮弹一千一百发;七点七毫米机枪二十挺,子弹四万八千余发。其余的设备因为深埋在地下,已经报废不可使用!”

当初歼灭鬼子的机甲中队后,为了避免鬼子把这些破损的设备又抢回去,刘云让绥中区的同志用泥土将这些破损的坦克掩埋,在这长达两个月的时间内,鬼子机甲车的劣质装甲大多锈迹斑斑,以至于大部分设备报废并且不可再使用。

“可惜!”刘云轻轻地抚摸了这些装备。

“可惜什么?”李信在一旁问道。

“可惜这些设备都不能用!”刘云神色之间无不惋惜。

“可以把它们弄到野战地道里面去!”李信立刻想出一个办法,“当初李远强带人守野战地道的时候,就是因为缺少炮火的支援,才被鬼子的大炮压着打。”

“不行!”刘云摇着头表示反对,“这些炮弹打一发就少一发,没得补充!我们可没有本钱和鬼子打阵地战,而且我们也不能等着鬼子自己来挨揍,必须自己创造战机主动出击!”

一旁的贺高兰有些神色黯然。因为设备工艺和原材料一直不过关的原因,复装出来的迫击炮存在炸药、引信的作用率不良,弹体规则不够(主要是尾翼)、炮弹爆炸强度不够、破碎率不高、精度以及射程不足等诸多原因,不具备使用价值。

李信看了看一旁的有些无地自容的贺高兰,居然又想到了一个好办法,笑着说道:“咱们不是有牛车吗?干脆把这些战车炮弄到牛车上,再让铁匠敲一个炮架子出来,把它当土制坦克使用。”

这样也能成?!刘云思索起来,随即又马上摇头否决,对一旁睁大了眼睛的贺高兰摇头说道:“恐怕还是不行!首先这种土战车没有什么机动力,牛拉车太慢了!其次牛车根本就不能解决后坐力问题,战车炮一旦发射可以把牛车彻底震塌。”

李信、贺高兰以及几个围上来的技术员闻讯后都泄气了,这战车炮居然成了“鸡肋”。

刘云想来想去也实在是想不是什么好办法,这坦克炮还不如那些拆卸下来的机枪实用。

“算了!还是按照你的意见办理吧!野战地道内放几门守备战车炮、再做几辆牛拉的土坦克,至于土坦克的后坐力……”刘云思索了片刻,笑着说道:“多做几个支撑脚架,战车炮开火的时候,撑开脚架抵御强大的后坐力。”

“司令员!”一直跟在刘云身边的邓海公有些疑惑,摸了摸一门锈迹斑斑的战车炮,摇头问道:“这些设备还能用吗?好象炮管的内膛都已经生锈了,这样会很容易炸膛的!”

“待会儿兵工厂会进行处理的!能用的尽量使用吧!”刘云也是没有办法,摊开双手无奈的说道:“只要不是彻底报废的装备,我们都会想尽办法修复!”

“小鬼!除了当初国民党的高官做人情,送了我们一个团的劣质装备以外,其他的所有粮饷、装备都要靠我们自己解决。”李信冷笑着说道:“从你踏入根据地的那一刻起,你所看到的八路军装备除了少数是自造以外,其它的都是从日伪军那里夺来的。”

“我明白了!”邓海公的脸上虽然很平静,但是内心却带着巨大的震撼!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兵工厂一直都是闲人免入,八路军在这种没有补给的环境下,兵工厂的作用至关重要。

刘云看了看那帮沉默不语的“锄奸团”,笑着“赶人”了,“你们去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个下午,明天开完会后还要继续进行训练!”

“司令员!”邓海公有些犹豫地问道:“你们真地很需要哪些报废设备吗?”

“嗯!”刘云很随意地点点头,但很快又反应过来了,盯着邓海公问道:“你有办法弄到设备?”

现在部队的建制扩大了,兵工厂的产量却依旧在徘徊。后套地区的傅作YI虽然答应代为购买一批设备,但是一直遥遥无期,指望他们恐怕要到猴年马月去了。

“可倒是可以!”邓海公依旧是满脸的疑惑,“不过那都是一些报废的设备,有很多都还是从老西儿(阎锡山)兵工厂里抢去的设备。当初日本人把他们拖到天津后,除了少数设备继续使用外,大部分设备都已经报废,再后来鬼子就干脆遗忘了这些破损的设备。”

“开什么玩笑!”贺高兰摇着头说道:“这么多年早就锈成铁粉了!”

“这样吧!”刘云想了想,笑着说道:“到时候我派人跟着你们一起去平津地区,由我们的人负责鉴定,你们则派人出面进行购买或者抢劫。”

“这个法子不错!”邓海公点点头后又忍不住看了看东方,说道:“从今年起,日本商界加大了在平津地区的扩张,很多普通日本商人纷纷改行做起了军需产品。到时候从他们那里抢一点设备和资金不成问题。”

“日本商人等于在间接地屠杀中国人!”刘云突然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不知道你回去以后,是准备小打还是准备大干?”

“我……”邓海公不愧是吃过墨水的人,很快就明白了刘云的意思。

沉默了几秒钟,邓海公还是毅然说道:“我接受八路军的人事安排,愿意听候八路军的调遣。”

邓海公等热血青年都是这个时代的“愤青”,他们的来绥远接受培训的动机是民族仇恨,对于政治取向排在第二位。

刘云笑着点点头,只要你肯接受八路军的安排和调遣,我就有办法让你入党!

绥远军分区司令部,夜色已经很浓厚了。

“司令员,绥西区来电报了!”洪大清在一旁递过来一份电报,“配合作战的绥中区主力团正在向我绥南区迅速靠近,预计不会遇到大股敌人。”

“哦?!从明天起,绥南主力团立刻开展大范围练兵的运动。”刘云又突然笑了笑,听说赵延这家伙平常非常注意仪表!曾经抱怨过“黑军装太难看”的话,片刻后又想起了什么似地问道:“傅司令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傅作YI这个人太厉害,在“反共”的大势所趋之下,不能不考虑他们可能对绥西区的动作。

“暂时没有!”洪大清摇摇头,思索了半天却又说道:“不过到现在为止他们的态度又开始不知不觉地强硬了不少!”

“嗯!”刘云点点头,“我知道了!”

破甲枪榴弹并不是什么高深的科技玩意,“党国”的后勤兵工厂中还是有不少人才的,如果不出意外,他们肯定能够仿制这种枪榴弹,所以傅作YI的态度不知不觉变得强硬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最后,刘云将目光落在绥中区发来的电报上,上级对于这一仗志在必得,一旦晋西北根据地和大青山根据地联成一片,那么晋绥军区将提前一年出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