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安烽火 德安烽火 第五章 夏家铺——县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46/


夏家铺坐落在一个形如两头开了口子的葫芦状的大山沟中,往南出山沟就是磨溪,往北就是爱民,葫芦的肚子部分很空旷,这里住着一百多户人家,游击队三中队的驻地就在这里。


夏家铺从未象今天这么热闹过,初战告捷,萧寒他们以区区三四个人,打死打伤六七个鬼子,从敌人的枪口和刺刀下成功救出了上百个老乡,极大地振奋了磨溪、爱民、聂桥、等乡及周边地区的老百姓.萧寒他们会合了中队胜利回到驻地,刚刚布置好远哨近哨,防止鬼子报复,乡亲们已经赶到夏家铺了!


半个下午,得到消息的乡亲们自发送来的慰问品堆了半间房,鸡、鸭、鹅、蛋、成块的猪肉摆得中队部到处都是,收了不行,不收乡亲们不肯。大声感谢、推辞的语言和鸡鸭鹅的叫声混在一起,把个中队部变成了集市,弄得中队长黄克银和萧寒他们几个中队干部满头大汗口干舌燥。


推拉间,空中到处飘舞着家禽的羽毛,这边正劝说推辞,那边乡亲们放下东西就走,东西堆在一起,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干脆成了退都没办法退了。



送走了乡亲们,黄克银苦着脸指着满屋的品冲萧寒坏笑道:“你惹下来的祸,你负责处理,我不管了,看你这回有什么招。”


“哈哈哈,你是中队长啊,不管不行,这你可有领导责任哦,”萧寒笑道:“要么这样,你明天不是要到大队汇报战斗经过嘛,一顺两当,把这事儿也请示一下,看看方书记和辛政委他们怎么说,咱们负责执行,我想这总可以吧?”


黄克银正要调侃萧寒几句,远远地传来阵阵锣鼓锁呐声,招呼一下萧寒,正要出去查问,哨兵已经来报告了。


原来这次是柳田村付家的乡亲们为了感谢游击队的救命之恩,特地杀了头猪,收拾得干干净净,还每家摊了只鸡,七八个小伙子抬着,敲锣打鼓送到中队驻地来了,黄克银和萧寒连忙带人迎了出去。


看到他俩的身影,老远的,领头的付家村族长付宝贵老人推开掺扶着的人,紧走几步抢上来一手拉着一个,道:“红军同志啊,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我这老倌的(老倌:当地人对老年人的称呼)给你们下跪。”说话间,老泪纵横两腿一弯就要给两人跪下。


慌得两人一边一个紧紧架住,黄克银急道:“使不得,使不得,老人家千万使不得,游击队打鬼子保乡亲是该当的,快请屋里歇着。”一边让战士招呼后面同来的乡亲们,两人一边将宝贵老人“架”到屋里坐下。


二、三十个人年长的坐年轻的站,把个中队部挤得满满当当,招呼乡亲们的战士只好退到门外,大家七嘴八舌一边哭诉日本鬼子的暴行,一边表达着对游击队的感谢,宝贵老人年纪大、辈份长,读过私塾见过世面,在村上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最有威望,听得大家连哭带比划吵吵嚷嚷叽叽喳喳,老人皱了皱眉头,两手虚按,乡亲们这才住了口拿眼睛望着德高望重的老族长。


宝贵老人这才咳嗽一声道:“红军同志啊,这次要不是你们,哪里止只是死了四个人,我怕付家连根草都留不下啦,比满门抄斩诛连九族都要干净,这可是无以为报的再造之恩啊!在家里大家商量了,人不死情不忘,你们几个过来,”六七个小伙子挤到他面前,他指着他们几个, 接着道:


“除了给部队这点心意也拿不出来什么东西了,几被鬼子糟蹋光啦,可我们付家还有人!光靠付家这么些人这仇是没法报了,这几个我就交给部队上了,让他们为部队出力,请红军为我付家报此血仇!二位红军首长首肯!”说着话已是满脸泪水,拿眼睛恳求地望着两人。


听着乡亲们和宝贵老人的话,望着面前这些布衣单衫衣不蔽体人群众,两人心情非常激动:三个男人一个孩子被鬼子打死,尸体还没有下葬,整个付家村房子被烧得只剩下六幢,百十个乡亲们除了投亲靠友就只能住山洞搭茅棚了,他们的吃住、生存都面临着极大的困难,这怎么行,这个节气本已经很冷,由着乡亲们长时候衣食无着不等于没救下来吗?不行,游击队一定要把乡亲们的事负责到底,正好——两人不约而同地在心里想着,不由得会心地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


萧寒:“付大爷,这样好不好,这七位兄弟还是先回去,东西也——”


宝贵老人手足无措,急忙抢着道:“这怎么行?这,这——”


黄克银在一边摇手打断宝贵老人的话,满怀深情地道:“我们的意思是他们先跟大伙儿回去,鬼子刚杀人烧房子,把村子里祸害苦了,砍树割茅搭棚正是要人手的时候,现在他们不但不能来,游击队上还要去人,帮乡亲们想办法,让大家过得去这个冬天,等大家家里都安置好了,我们再到村里去把他们接到部队上来,好不好?”说着话,关切的目光从屋子里乡亲们的脸上扫过。


......


经过一番劝说,乡亲们总算把人全部带回村去了。


第二天一早,两人分手,黄克银到大队汇报,萧寒带上全中队的战士们抬上昨天乡亲们送来的慰问品,加上部队上战士们挤出来的和连夜到各村筹措来的衣被,一起送到付家村去顺便帮助乡亲们抢修房屋迎接寒冬。


就在乡亲们自发慰问游击队战士们的时候,德安县城里的鬼子中队长平野正气极败坏阴沉着脸在屋子里转磨,他刚刚把狼狈不堪、抬着被打死的指挥官和同伴尸体回来的鬼子兵们痛骂了一顿,挨个地扇了一通耳光,惩罚他们脱光衣服,光穿着裤衩在下午的寒风中立正了两个小时,然后又下令将未受伤的鬼子统统关禁闭,自己的手到现在还在痛着,仍不觉得解恨!


“八格!败给几个农民,中队长和五个士兵玉碎,两个士兵重伤,却连袭击他们的是几个人都不知道就大败而回,大日本皇军的脸全被他们丢光了,不行,一定要报复支那人,我要亲自带人,杀光这些胆敢跟皇军作对的民兵——”


想着想着,平野停止了继续转磨,冲门外叫道:“来人,命令集合部队——慢!”


平野好象突然想到了什么,收回了命令转口道:“把黄蔌朗先生请来!”


原来,平野突然想到他临来时九江警备司令部交待给他的两个任务:一、短期:南昌—九江铁路线的安全,这条铁路线担负着向江南作战前线输送武器弹药、粮草给养的重大使命,这条线出了事,误了前线的作战大事,他平野就只有向天皇剖腹谢罪和被送上军事法庭这两条路可走了,因此,确保南浔铁路动脉不出问题在目前是头等重要的大事;二、长期:占领区内治安,消灭皇军的敌人,建立傀儡政权并使之巩固,达到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之目的,这个目标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达到的,要慢慢来。


自己的全部兵力除了一个中队和宪兵队留在县城及城郊,其他的要不布置在北与九江县交界南与永修县交界长达一百多公里的铁路沿线,要不就在正加紧施工的河东、黄桶等据点上强迫中国的百姓建造炮楼、碉堡、营房......


如果没有一个万全之计贸然抽调人马前去报复扫荡,万一哪里兵力空虚被敌人钻了空子,不是得不偿失了?再说,这次袭击皇军的人是些什么人?有多少人?老窝在哪里?战斗力如何?这些没有弄明白就去,万一......


——对,还是请黄蔌朗来问问,做好充分的准备再去讨伐不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