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二 黄巾 第六十三回 兵发徐州

kinghappycat 收藏 38 46
导读:梦想三国志 卷二 黄巾 第六十三回 兵发徐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7/


第六十三回 兵发徐州


兵贵神速,张郃大将得到命令后,立刻亲自率领第16军赶往前线。同时,张郃传令给驻防城阳郡东武的第4军、驻防乐安郡高苑的第5军、驻防北海郡平寿的第18军,一同进军徐州。青州只留下第6军驻防威海郡东牟,负责保护烟台港,留下第第17军驻防济南郡历城市扼守青州要冲。

很快,大军在徐州东莞郡境内邻近琅邪国的东安县集结,刘备率领的第21军也随后抵达。

臧霸战败后,担心王琦报复,派到青州很多探子。打探到王琦出兵讨伐自己后,急忙亲自率领孙观、吴敦、尹礼、孙康等,带领所部4万余人,屯兵琅邪国阳都县,妄想抵挡住陆军前进的步伐。

王平也在徐州各郡派有暗探,臧霸军集结的情况,也送到陆军大部队。张郃得报,立刻急召众将商议。

程普自信十足,首先开口道:“臧霸贼兵,虽然人数众多,但是都是乌合之众,不堪一击。”

王平道:“臧氏父子也非同小可,臧霸更是颇有谋略,我军不可轻敌。”

李典道:“不错,孙康兄弟、吴敦、尹礼等人出身贼寇,有勇无谋,略施小计,就能铲平。不过,那臧霸确实智勇双全,是个将才。”

沮授之子沮鹄从国防大学毕业后,在张郃身边锻炼多年,水平日益提高。张郃认为,可以让沮鹄指挥一个军,在实战中继续锻炼。这次征讨臧霸之前,经王琦批准,沮鹄被任命为第18军副军长。沮鹄锋芒正盛,站起身来,大声请战道:“各位,我愿为先锋,杀臧霸个片甲不留!”

张郃一路上仔细琢磨,这时已是胸有成竹,道:“臧氏父子已经败在子均手里一次,军威已挫,士气不振。这次我们大军压境,只要不中臧氏父子的诡计,一定能够战胜敌人!”

刘备一直没有做声,这时插言道:“这个臧霸……如果确实是个人才的话,杀之可惜。如果可能,我们是否应该想法让他归降我军?”

在众人皆言杀的时候,刘备还能冷静地认真思考,提出的建议显然高于众将。张郃闻言,对刘备不由得高看一眼。张郃点点头,道:“玄德所言极是。各位,陆军正是用人之时,只要有可能,我们就要努力收服臧霸父子。”

次日凌晨,张郃督军越过青徐边境,沿着沂河南下。傍晚时分,逼近臧霸所部盘踞的琅邪国阳都县,在离城18公里外扎下连营。

城内的臧霸闻青州大军杀到,立刻召集众将,准备迎战。大家商议一番,决定趁着敌军立足未稳,远来疲乏,连夜劫营。

臧霸自以为得计,可是他没料到,根据陆军条例,张郃早就挖掘堑壕,安排人手,防范敌人劫营。

子夜过后,臧霸军杀到。早有防范的陆军战士也不和敌人厮杀,对准堑壕方向,按照白天就测定好的标尺,射出大批弩箭。其中,还夹杂着不少火箭,既用来照亮战场,也可以增大弩箭的杀伤力。个别敌军虽然越过堑壕,但很快都被枕戈待旦的陆军战士杀得干干净净。

臧霸确实是个将才,看到情况不妙,完全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顺利。臧霸当机立断,立刻下令参加劫营的部队退兵。回到城里后,臧霸下令清点人数,亏得退却迅速,损失人数有限。

臧霸这是第二次败在陆军手里,不免沮丧不已,后悔自己没有打探明白,稀里糊涂地率兵攻打东莞郡,惹上王琦这个难缠的人物。不过,事已至此,后悔也不赶趟,只好打点精神,准备抵御陆军的大举进攻。

第二天,臧霸又犯下一个错误。他没有坚守城池,而是出城列阵,准备在城外和陆军一决高低。臧霸考虑得不错,认为死守太被动,这才选择主动出击。可是臧霸万万没想到,陆军野战能力天下无双,张郃怕的是臧霸固守,一旦出城,张郃可是正中下怀。

因此,张郃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可能多地在城外杀伤敌人,这样就可以减少敌人返回城中固守时的有生力量。

张郃亲自领军,在阳都城北开阔之地展开阵势。张郃本人手持长戟,全身披挂,胯下乌骓马,气势逼人。

因为臧霸军有不少骑兵,因此陆军各军都把重步兵方阵排在突前的位置,准备诱敌杀来,多杀敌军。

重步兵方阵之间,留下较大的空隙,准备让骑兵部队从空隙中杀出去。重步兵方阵两翼,也部署着轻骑兵。

重步兵方阵之后,弩兵已经就位。指挥官已经射出几箭,以测量射击角度,这时,已经做到心里有数。只要军长下达命令,就可以指挥弩手,按照统一的标尺发射三棱箭。

臧霸凝神望去,陆军战阵整齐无比,黑压压一片,衣甲鲜明,杀气腾腾。除战马的嘶鸣声,战士都静悄悄的,毫无声息,可见平时训练有素,军纪森严。臧霸不禁暗吸一口冷气,心里觉得战胜对手的希望实在是很渺茫。

双方都排好大阵,臧霸按照传统习惯,喝道:“哪位将军愿意率先出阵?”

吴敦闻言,大声答道:“我愿往!”说完,催马舞矛出阵。

陆军从来就是号召以集体力量为主,根本不提倡个人英雄主义,这么久以来,一直也没有过和敌军主将之间的对决。将领虽然也勤练武艺,但都是以战阵之中领军搏杀为主。不过,两人之间的决斗虽然都是辅助的修炼科目,但是大家平时也互相比搏击,要是总落于下风,面子上实在过不去,因此,众将的搏斗水平也是上上之选,只不过除平时操练,没有机会显示而已。

张郃领兵多年,也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这次骤然遇到,突然就想检测检测手下大将的格斗水平,因此,他也喝道:“各位将军,我陆军平时训练的重点都放在集群作战上,不知道各位将军的武艺还在不在?”

众将听张郃此话,明知道他是在激将,但都不禁跃跃欲试,纷纷请令出阵。

张郃巡视众将一圈,略一思忖,还是派出资格比较老,把握比较大的第5军军长李典第一个出战对敌。

李典第一个杀上战场,虽然感到莫大的荣幸,但是也不免小心翼翼。身为先锋大将,获胜固然光荣,但万一不敌对方,也是最大的耻辱。

吴敦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因此上,两人刚照面,都是万分小心,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马上交战时,多数骑士都是策马冲刺,在双方相交的瞬间发出招式。然后,利用双方逐渐远离的空当来调整攻势,接着拨转马头再战,这就是回合制交手。

李典和吴敦互相试探十余回合后,都大概了解到对方的水准,逐渐放手进攻,越打越是凶狠,都想一招把对方干掉。

李典追随王琦日久,又得到张郃的器重,首发出马临敌,机会难得,当然要好好表现表现,在万马军前扬威立万。

吴敦本来不是很瞧得起对手,可是李典越战越勇,再这样打下去难免不敌,不由得心生怯意。

两人打交手30多个会合,吴敦不敢恋战,趁着两人错马而过,也不回头,径自拍马败回本队。待得李典拨转马头再战时,吴敦已经去远,无法追上。

李典虽然获胜,但是没有得到全功,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无计可施,只好在本阵的得胜鼓声之中,返回本阵。

张郃见到李典获得胜利,把悬着的一颗心放回肚子里。只要李典获胜,安全返回,至于杀不杀得敌将,张郃根本不放在心里。

臧霸见吴敦怯战,败回本阵,虽然气恼,更是没有办法。也不等到吴敦返回,臧霸大喝一声,亲自率领骑兵,向陆军的重步兵方阵冲过去。吴敦满心沮丧,见臧霸下令冲锋,立刻拨转马头,领先冲去!

说实在的,张郃也有一阵子不亲临前线,这次再次临敌,不免有些紧张,生怕敌人和他对耗。见敌军大举冲锋,这才放下心来,唇边掠过一丝冷笑。

与平时演练时毫无区别,等到敌人进入穿云弩射程之后,各军弩兵师师长几乎在同一时刻下达齐射的命令。

一瞬间,遮天蔽日的三棱箭呼啸而至,臧霸所部纷纷从马上坠落,中箭未死者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受伤轻的还徒劳地躲闪着自己人的战马。

臧霸马快,冲在最前面,这让他恰恰侥幸躲过箭雨最稠密的部分。臧霸见势不好,挥舞大刀,尽力遮挡弩箭,居然没有被射中。臧霸见到对方箭如雨下,知道无法继续前冲,拨马向西侧落荒而逃。身后,跟得紧的骑兵们见主帅逃跑,也纷纷跟着撤下去。排在后面的骑兵,还来不及进入弩箭打击范围,都拼命勒住马缰,停下脚步。最倒霉的就是中间的骑兵,位于弩箭打击范围的中心,受到的打击最凶猛,很快就死伤遍地。

张郃看到徐州军见机很快,仓皇撤退,他当机立断,立刻下令轻骑兵开始冲锋,重步兵方阵也紧跟在轻骑兵之后缓缓前进。

如果臧霸还坐镇指挥,应该立刻组织全军退却,回城坚守。可这时臧霸落荒而逃,指挥的重任落在孙观、尹礼、孙康几个肩上。这几位见陆军冲锋,几乎是出于本能地下令全军冲锋。

面对凶猛的陆军骑兵,臧霸的步兵根本不堪一击。两军相接,臧霸的步兵一触即溃,只剩下在骑士们的铁蹄下躲闪的份。随后而来的重步兵更是迈着整齐的步伐,以摧毁一切的气势,扫荡着在铁蹄下侥幸逃生的残兵败卒。

离城门近的士兵匆忙后退,想回到城中。可是,过多的溃兵甚至阻住城门。这些拥堵在城门口的倒霉蛋们,正好成为轻骑兵手中十字弓的目标。几乎不用瞄准,只要射出箭去,总能射中一个挤在一起的敌军。

等到臧霸转过一圈,重新接近战团时,徐州军的溃败已经无法阻止。臧霸只好向西退却,绕城而走,从西门逃入城中。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