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7/


第六十七回 刘备出使


刘备来到东安县,以最高的效率把一切安置妥当之后,立刻执行王琦的命令,出使徐州。刘备深知,这次任务非常重要,自己要想飞黄腾达,一定要完成得比义兄期待的还要好。

为展示陆军的强大实力,刘备只留下一个步兵师看家,带着另外的四个师和大量补给出访徐州。

刘备率领大军离开琅邪国,向南进入徐州东海国境内时,已经是汉灵帝中平四年(187年)十月中旬。为避免误会,刘备先派出信使,送达青州官府的公文,向徐州东海国相通报情况,说明自己只是要到下邳去拜会陶使君,顺便归还被臧霸占据的琅邪国。

刘备的说法东海国相虽然难以置信,但面对青州公文,也不能阻挡。东海国相一边小心戒备,一边派人飞报陶谦。

陶谦知道王琦出兵消灭臧霸的消息后,根本也没奢望琅邪国还会回到他手里。闻得陆军大队人马要来拜访,并要归还琅邪国,几乎疑在梦中。

陶谦当下召集手下文武,商议对策。商议一番以后,虽然还是不得门径,但大家都认为,虽然无法确定来者的意图,但来者大约有两万人左右,就算来意不善,也应该不难应付。况且,来者声称前来拜访,如果不允许入境,岂不示弱于人?再者说,来者要是真的是来归还琅邪国的,更不能不盛情接待。最重要的是,如果对方是要攻打徐州,不会大军返回冀州、青州,只派这么点兵来作战。如果来者是为打仗,难道能拦住吗?

于是,陶谦命令信使立刻返回,告知东海国相派人引领来者到下邳相见,一路上要盛情款待。不过,陶谦还让信使转告东海国相,要小心提防。

刘备率军接近下邳城后,离城约10公里下寨。刘备让下属在营中守候,自己只带领100名骑兵,入城拜见陶谦。

陶谦早就接到斥候报告,赶到城楼上等候。陶谦看到来者远远地就停止前进,觉得很满意。

很快,刘备在徐州使者的引领下,快马奔来。陶谦下令,大开城门,自己走下城楼。陶谦让大将曹豹到城门外迎接,自己在城门内等候。

刘备到达城下,飞身下马,走近站在吊桥边等待的曹豹,向曹豹举手敬礼。曹豹一愣,不知道刘备是什么意思,感觉这大概是一种礼节吧,就拱手为礼,道:“在下徐州校尉曹豹,奉徐州陶使君令谕,在此迎接将军!”说完,举手请刘备入城。

刘备道:“多谢将军,将军先请。”

两人惺惺相惜,竟然在城门外客套起来。刘备说几句客气话后,觉得老这么样也不是办法,干脆拉住曹豹的手,两人携手并肩入城。

看到陶谦后,刘备抢前几步,对陶谦举手敬礼,朗声道:“领冀州、青州、幽州牧王使君属下陆军第21军军长刘备,奉王使君将令,特来拜访陶使君,并向陶使君送还琅邪国。”

说完,刘备从亲随手里接过琅邪国引信,双手呈给陶谦。

大印都已经送过来,不由得陶谦不信。刘备把大军屯在城外远处,更表明毫无敌意。王琦这样够意思,陶谦还有什么好说的?

陶谦接过琅邪国印信,递给身后的别驾从事赵昱,这才仔细打量起来眼前这个礼貌周到的年轻军官和他的随从。

刘备身材挺拔,脸色白皙,双目炯炯有神,头戴一顶古怪的帽子,身上穿着短衣、长裤,脚蹬皮鞋,虽然样式古怪,但一看就知道都是用上等的材料制成。刘备腰间悬挂着一柄长剑,虽然隔着华美的剑鞘,陶谦仍然似乎感觉到一股寒气。

刘备身后的卫兵,都身穿连环铠,头戴钢盔,整个身体都被黑黝黝的钢铁甲胄紧密地包裹起来。再看后边鱼贯入城的骑兵,连战马身上,都披着铁甲,马鞍上还挂着各色寒光闪闪的长兵器,一看就知道锋利无比。

看着刘备和他带领的这只精兵,陶谦心中暗呼侥幸,幸亏王琦不是自己的敌人,否则真是不堪设想。

看到陶谦有些走神,身后的赵昱咳嗽一声,才把陶谦从胡思乱想中惊醒,连忙对刘备说上几句客气话,请刘备到徐州官衙叙话。

在陶谦府上,刘备先送上王琦送给陶谦的礼物。陶谦和他的属下看着陆军战士送上的冀窑瓷器、北国皮草、人参、鹿茸、东珠等珍贵礼物,虽然早就对王琦的实力有所耳闻,但眼见之下,都震惊于王琦的豪富。

接着,刘备详细地向陶谦和曹豹、赵昱、陈珪、陈登、糜竺、糜芳等人介绍陆军战胜臧霸的过程。刘备本就口才超群,这次又加倍渲染,直说得众人个个心惊。

当刘备说出自己不但是陆军将领,还是王使君的义弟后,陶谦等人立刻刮目相看。陶谦原来称呼刘备为“刘将军“,知道刘备这个身份以后,马上改口,亲热地称刘备为“玄德”。

当陶谦详细询问王琦的情况时,刘备遵照王琦的吩咐,除军事机密以外,尽量详细相告,以显示实力,为日后陶谦相让徐州打好铺垫。

陶谦和部属早商量过,如果王琦确实送还琅邪国,怎么也得有所补偿,不能太过小气,让天下英雄耻笑。因此,刘备虽然不提这件事,陶谦也只好提起这个话题。陶谦道:“玄德,王使君派兵为我夺回琅邪国,我感激无比。不知王使君受到多大损失,我一定尽力予以补偿。”

关于补偿的问题,刘备认真思考很久。刘备觉得,要是太过大方,反倒容易让陶谦不能接受,从而产生怀疑。因此,刘备答道:“这次围剿臧霸,我军一共消灭大约9万人左右敌军,我军将士阵亡以及重残者大约有9000人。”

陶谦等人闻听陆军战绩如此令人难以置信,不禁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一时之间,连礼貌也忘在脑后。

刘备也不着急,等众人的惊异渐渐平息,才继续道:“根据陆军军制,要支付给死者家属和伤残者一笔钱,大约27万贯铜钱,加上粮草、轻伤员的医疗费用等,大约要35万贯铜钱。”

刘备说出的这个数目,虽然比陶谦原来想的要多,但是以徐州的富庶,还算不上什么大事。让陶谦吃惊的是这笔钱的用途,竟然全用在士卒身上,王琦根本就不想纳入私囊。这种做法,大家闻所未闻。这样的胸襟,让陶谦等人想不服都难。

陶谦想着想着,又有些走神。刘备也不着急,脸含微笑,默默地等候。

半晌,陶谦回过神来,答道:“这笔钱应该由徐州出,绝对没有问题。”

当晚,刘备和亲随就宿在陶谦府中。陶谦不但大摆宴席,款待刘备,还让人准备酒食、猪羊,送到城外陆军大营中,犒赏士卒。

第二天起,刘备带着礼物,逐个拜访徐州高官。这次,刘备和在朝鲜时不一样,所到之处,为义兄歌功颂德,自己的功劳却根本不提。

王琦让刘备去接收徐州,刘备当然不会不动脱离王琦,自己单干的念头。不过,经过若干不眠之夜的思考,刘备终于想明白一个道理,就是王琦志在天下,陶谦要是不让徐州给王琦,王琦早晚会灭掉陶谦的后代,夺得徐州。就算自己借着这个机会,拿到徐州,今后王琦用兵的对象就不是陶谦的后人,而是换成他刘备。

刘备经过深思熟虑,觉得自己如果拿到徐州,实在没有把握和王琦争夺天下,到时候,早晚还得被王琦剿灭。与其这样,还不如老老实实地跟着这个大哥混下去,将来王琦坐上龙椅,不愁不升官发财。要是机缘巧合,兴许还能把赵云、郭嘉等人挤下去,弄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超卓地位。

想明白以后,刘备的出发点自然有所不同,处处为王琦着想,事事以大局为重。那刘备本来就是绝世枭雄,这下收起三心二意,竭诚办事,很快就让整个下邳的官员人等争相传颂领冀青幽三州牧王使君的丰功伟绩,绝世武功。刘备自己,则同时以能力不凡和谦虚恭谨而名扬下邳。

刘备是个明白人,知道王琦让他到徐州来,实际上是考验自己,因此,刘备如有重要活动或者搜集到重要情报,都立刻派人送信给王琦和张郃。刘备这么做的目的,就是生怕义兄对自己有所误会。既然目前只能跟着王琦干,刘备可不愿意让老大对自己产生任何误会。

当然,刘备绝不会完全放弃另起炉灶的念头,只不过觉得时机不成熟,暂时放下问鼎天下的念头而已。一旦诱惑重来,刘备必然再次蠢蠢欲动。

除送礼上门以外,刘备还邀请陶谦和手下文武参观第21军的军营。参观者看到盔甲鲜明的轻骑兵、重步兵、弩兵,都羡慕不已。看到陆军将士的伙食后,比看到战士们的装备更让徐州官员吃惊,他们再也想象不到,陆军战士居然吃得这么好。再看到兵营中官兵和睦的气氛,官兵们对自己战士身份的极度荣耀以及对王琦近乎盲目的崇拜,陶谦和全体官员们总算彻底明白过来,为什么王琦的大军所到之处,战无不胜。

刘备在徐州大搞外交的同时,军令部长荀彧奉王琦的命令来到临淄市,把张郃盼望已久的元帅任命书送到张郃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