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三国志 卷二 黄巾 第二十一回 复仇之战

kinghappycat 收藏 41 3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7/


历史架空小说《梦想三国志》

卷二 黄巾

第二十一回 复仇之战


公孙瓒、邹靖、程远志围歼陆军第10军之后,为逃避王琦的追杀,迅速退到幽州右北平郡境内。

为平定幽州,更为报仇雪恨,王琦亲率第8、9、11、12、14、15、17军和劫后余生的第10军残部,还有第1、20军的重装骑兵随后紧紧追杀。

在追击中,陆军吸取第10军被围歼的教训,各军之间尽量缩短距离,保持密切的联络,一旦某个军遭到袭击,其它各军就可以立刻予以援手,保证任何一支部队不会落单,以至遭到敌军的围歼。

高句丽的援军见识到陆军的厉害之后,不顾邹靖的再三挽留,坚决要求退出这场本来就和他们无关的战斗。

程远志也不想打下去,要退出联盟,大家散伙,去继续打游击。

程奂是邹靖部属抓的,人是邹靖下令杀的,他现在后悔得要命,恨不得跑到天边藏起来,除了跑路,他还能怎样?

公孙瓒却另有想法,他打算让其他人消耗陆军的力量,仗着自己的部队骑兵居多,趁双方缠斗时撒腿就跑。因此,他使足劲吓唬大家,强调单独作战必将被王琦各个击破,到那时谁都得完蛋,要想活命,只能团结起来和王琦拼命,这才是唯一可行的途径。

众人面面相觑,只好答应公孙瓒,没有各自散去。

公孙瓒得知丘力居叛乱的事情,打发探子到代郡搜寻丘力居的下落,争取取得丘力居的合作,让他从敌后牵制陆军的行动。

在战术层面,公孙瓒认为应该采取程远志的游击战术,避免和敌军正面决斗,等到敌军粮草耗尽时,再狠狠予以打击,或者可以获胜。

在大家没有结盟的时候,邹靖和公孙瓒曾经联手在幽州追逐程远志,以二人对幽州环境的熟悉,始终不能搞定程远志。公孙瓒看来,现在三人联手,对付王琦这个外来人,幽州这么大的地盘,既然自己抓不到程远志,难道王琦能抓到自己?

此计确实毒辣,但是公孙瓒没有考虑到陆军完善的后勤补给体制和战士乘车转进的制度。

联军骑兵有限,运动速度缓慢。陆军在战场间移动时,大量辎重和战士都乘坐马车牛车,虽然速度也不快,但和联军靠双脚的步兵相比,不但速度快,而且士兵的体力基本不受影响。

公孙瓒的探子冒着生命危险,打探到陆军的移动方式,公孙瓒就想趁着陆军在车上的时候,发动突袭。但是,陆军在行动时,侦骑四出,又有望远镜和旗语、号语等联络手段,除重装骑兵以外,重步兵和弩兵乘车时都顶盔贯甲,轻骑兵和乌丸骑兵则只在保证安全的地段乘车,通过有危机的地段时都要骑马武装通过。因此,公孙瓒的毒计行不通,根本无法实行突袭。

虽然陆军的这种行军方式对道路的依赖性很强,联军可以离开干道,躲藏起来,但陆军斥候太多,9万联军又不可能随便找个地方就藏起来,最重要的是,9万大军不可能所到之处不留下大量痕迹。因此,陆军逐渐正确掌握住联军的行动方向,越追越紧,越追越近。

联军开始游击战后,大家公推游击战经验比较丰富的程远志领导大军行动。程远志按照对付幽州军的方式对付冀州军,寄希望王琦粮草耗尽后回去补充时,抓住时机予以反扑。

王琦高度重视军队的后勤保障,陆军的作战部队和后勤部队的比例竟然高达5:3,在三国时代无出其右。一个陆军整编军,除有五个作战师以外,各师还配有1000人左右的后勤部队,整个军还另有4000人的后勤部队,再加上后勤部的辎重车队,即使联军的粮袋空空,陆军也饿不着。

陆军追击几天后,就有掉队的联军士兵被陆军捕获,从他们的口供中,王琦更准确地把握住联军的动向。此外,偶尔还会发现因伤因病倒毙再路旁的联军战士,这让王琦报仇雪恨的决心更加坚定。

不久,陆军指挥官可以在望远镜里清晰地看到联军的大队人马,王琦下令,全军高度戒备,小心敌人反扑。

陆军保持安全距离,抱着施加压力的目的,如同胸有成竹的猫玩弄落在爪中的老鼠一般,又衔尾紧紧跟踪两天。

这两天里,轻骑兵不断策马奔来,远远地用十字弓来上几轮齐射,绕个大圈后,又返回大队人马之中。这种战术的目的,并非杀伤敌军,而是尽量施加压力,让敌人始终活在恐怖气氛之中。

程远志、公孙瓒、邹靖想尽办法,却怎么也不能摆脱追兵。敌军如同附骨之蛆一般,如影随形地跟在后面,但偏偏不急于进攻,目的显而易见是想先在心理上尽量折磨敌人。

联军启程,陆军就前进;联军扎营,陆军也立寨。天黑以后,陆军的热气球升空进行监视,不但防备联军夜遁,还不时扔下几枝火把干扰联军,让联军将士们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好。

联军好不容易跑到辽西郡临渝县以西,几位首脑终于再也无法忍受,决定宁死也要和陆军拼个鱼死网破。

往常,联军在天亮以后就会踏上逃亡之路,可这天联军却没有出发。负责骚扰敌人的轻骑兵也发现联军似乎不想继续逃亡,立刻报告前敌指挥部。

王琦一直在等候敌人失去逃跑的动力,随即下达准备作战的命令。命令迅速下达到每一个军,各军按照事先的安排列阵,准备大开杀戒,为不幸死难的战友报仇雪恨。

这次战斗开始时,模式和联军围歼第10军时一样,不过,双方人数的对比大不相同,结果也就大不一样。

接近崩溃的联军步兵率先向陆军阵地发动疯狂但缺乏组织的进攻,数万大军呐喊着冲过去,妄图借助人数众多打开缺口,逃出生天。

公孙瓒早在冀州军援助幽州时,就见识到重步兵方阵对乌丸骑兵的有效防御,因此他命令所有骑兵暂时待命,让步兵先冲锋。公孙瓒这么做,减少骑兵的损失是冠冕堂皇的表面理由,深层次的原因则是准备找机会先走一步。公孙瓒还吸取围歼陆军第10军时让对方弩兵大量射杀的教训,命令所有步兵冲锋时都要准备好盾牌,尽量抵御敌军的弩箭。

盟军步兵进入射程以后,王琦亲自下达射击的命令,八个军的24000名弩兵按照统一的标尺开始齐射,24000张穿云弩掀开复仇的帷幕。

陆军的箭雨实在是太过密集,联军的盾牌顾得上头就顾不了腿,遮住腿却又露出屁股。虽然盾牌能尽量避免要害中箭,免于丧命,但依然有大批步兵中箭倒地,翻滚着嘶声惨叫。在两军接触之前,弩兵共进行18轮齐射,虽然联军注重使用盾牌护住要害,但也有近万人受伤倒地。

因为杀过来的敌人以步兵为主,因此,重步兵方阵改变战术,保持着整齐的队形,健步迎向敌人。

郭嘉见敌军的骑兵没有参加进攻,表现得异常冷静,心中一动,提醒王琦道:“主公,他们的骑兵一直躲在后方,不往前冲,如旁观者一般,要提防他们借机会逃跑。”

王琦和赵云都觉得郭嘉所言有理,大家一商量,决定立刻派出重装骑兵冲击敌人待命的骑兵,派出乌丸骑兵掩护重装骑兵,派轻骑兵包抄掩杀敌人步兵。

王琦和赵云都拦阻不住义愤填膺的高顺,只好让他跨上乌骓马,亲自带领第1军的重装骑兵从左翼冲击。第20军则从右翼冲击。两军和敌人步兵之间,由乌丸骑兵负责掩护。

重装骑兵如同钢铁洪流一般,逐渐加速,杀向公孙瓒的骑兵。公孙瓒久闻重装骑兵的威名,没想到第一次亲眼目睹却是杀向自己。看着越来越近的重装骑兵和侧翼护卫的乌丸骑兵,公孙瓒知道,跑是已经跑不掉。如果只是重装骑兵杀来,还有希望,但即使跑得过重装骑兵,也跑不过乌丸骑兵。目前摆在公孙瓒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就是拼命杀出一条血路来。

轻骑兵从两翼杀出来,先在逐渐接近中用十字弓射击敌人步兵,然后挂好十字弓,挥舞单兵武器,杀入战团。

重装骑兵和敌人骑兵发生接触之后,犹如摧枯拉朽一般,杀伤着敌军的骑兵。重装骑兵身后,乌丸骑兵查缺补漏,围杀侥幸逃过毒手的敌骑。

轻重骑兵的参战,在鼓舞陆军步兵的士气的同时,也彻底击垮联军步兵的意志。本来还略有章法的联军步兵,很快就变得杂乱无章,溃不成军,成为重步兵方阵的牺牲品。

虽然战场的主动权已经完全为陆军牢牢掌握,但是,盟军的数量众多,要想彻底予以消灭以万计的敌人,不是短时间可以解决的。况且,主公已经下达全歼敌军的命令,又怎能轻易放过一个手上沾满自己战友鲜血的敌人?

这一场恶战,直杀到红日偏西,才落下大幕。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