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流云传 西访昆仑 祭神(注:1)

徐务 收藏 4 27
导读:上古流云传 西访昆仑 祭神(注: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33/


一个人孤独的惯了,所以无伤这一夜并不觉的无聊。不过少了‘睡觉’这种最好的打发时间的方式也的确让人觉得生命忽然太长了一些。

烈山睡的很死,也许他好久没这样安心睡过了。

这让无伤很是担心了一些时间,因为自己除了叫醒他以外再也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帮上他。

好在一直没有见到什么怪物到附近来渐渐的也就放下了心来。

清晨,林子里的薄雾蒙蒙,道道晨光透过浓密的枝叶射在地上。几声清脆的鸟叫唤醒了熟睡的烈山。

“让你守了一夜,真是过意不去啊。”烈山一醒过来便见到无伤坐在他的身边,心里很喜欢能交到这样的朋友。

“没什么的,能有个人在身边我高兴还不来及呢。”无伤听到烈山醒了很是兴奋。

“还好这一晚上没有怪物过来,要不然我还真怕叫不醒你。我见你睡的那么实,又不愿打搅你。总算是平安过了夜了,天亮了真好……”

看着无伤像倒豆子似的不停的讲着,烈山知道这一晚上可把无伤憋坏了,不觉笑了起来:“哈哈哈,这都怪我。没来跟你说清楚,昨天我杀了只马腹,天黑之前我用它的那玩意在四周三十步的树上都擦了几下,料这周围的山兽飞禽没有敢到跟前来的。”(注:2)

“哦,原来如此。难怪这么长时间也不见有野物过来,大哥真有办法。”无伤恍然大悟。

“……你们国家不打猎吗?这办法只怕无人不知啊!”烈山却一脸迷惑。

“呵呵,……”无伤脸红不止,心想看来改名叫‘无知’只怕更合适些。怕烈山追问赶紧转移话题说:“对了,既是这样你昨晚为什么又说要守夜呢?”

“哦,我是怕有夜游神路过抓你。据大祭司说,这些夜游神专吃鬼魂,他们可不会怕马腹这等凶兽。”

“我不是鬼魂,我不怕见光的。”无伤连忙解释,心里又是一阵感动。

“对啊,昨晚我就想明白。兄弟你不是凡人,只是我自己多事了。所以我就睡觉了。”烈山一边说,一边把只有点暗火的火堆用土掩埋起来。

“兄弟快来,我们去祭山神。在这里好多天了一直都没有合用的祭品,我还真担心山神发怒了呢!”说着从腰间取下石斧指了指不远处树上吊着的马腹。“好在昨天这个家伙送上门来。”

在这山里本来不可一世的凶兽,如今倒吊在树上脑袋上一团模糊。看来是被烈山用石斧砍破了脑壳。

“大哥,你是怎么抓住它的?”无伤好奇,烈山只身一人怎么能轻而易举的杀了这样的大家伙。

“哦,也怪这个家伙自己以为聪明,偏偏在我面前学娃娃哭叫,想把我骗进它的洞里。我便在洞口用老藤做了个套,然后在洞口放烟,”烈山一边说着一边砍断了吊着马腹的老藤,马腹“扑”一声掉了下来。

“它实在受不了,跳出来便被套个正着调到了半空。我赶上去照它头上几斧下去就搞定了。哈哈,要不然还真不好对付它呢!”烈山讲的绘声绘色让无伤很是着迷。

“好了走吧!”烈山把马腹横扛在肩上大步向山上走去。

看到烈山扛这么个大家伙竟然如此轻松,更让无伤佩服不已。

行不多时,看看来到了一处山涧之上。

这地方山清水秀,一条山溪自山上飞流而下轰轰然坠入了几百丈下的一弘清潭之中激起的水气仿佛要把整座山都包裹了起来。无伤身在其中感觉便如同是在天上一般飘飘然起来,朗声念起李白的诗:


“日照香炉生紫烟,

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


烈山可没功夫像无伤那样一个劲的泛酸水。他放下了马腹,跪在地上口中也不知道念了些什么,之后自东而起各方都拜了一拜。然后将马腹从山涧上投了下去。

过了没多久也不知道忽然之间哪来了一大群黑鸟,呼啦啦飞向山下。

“大哥你怎么把马腹扔了喂这些个饿鸟?”无伤对烈山的举动很是奇怪。

“不得胡说!这是山神所化。看来山神对祭物还算满意,我得赶紧问问他该如何寻找药方。”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摸出了一片龟板,口中又念了起来。

这次无伤总算听清了一些烈山所念咒祝:

“…………

北风其凉,

雨雪其雱(音乓)。

乡有大疫,

吾当何往?

其虚其邪,

既亟只且!”(注:3)

祝毕,烈山“呀!”的一声将龟板猛掷在地,龟板应声而裂。

看着破裂的龟板,烈山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如此看来只有往西北去了。可如此大的地方叫我如何找寻?”

“哦,那好办。我们找个人问问路。”无伤也没想想这个时代哪里有人可问……

“问路?”烈山倒是听者有心。

“对啊,兄弟真有你的!”烈山兴奋的拍了一下大腿。“西北,鬼方。老酋长他一定在哪边。寻着老酋长,他一定有办法的!原来山神的意思是这样,多亏了你啊。”

“可是你不是说老酋长以经死了吗?到哪去找?”

“自然找得到,从前大祭司对就跟我说过,人之死后就飞到西北神山昆仑附近的‘有穷国’。找到那里便可以知道老酋长在哪了!”

“哦?!”无伤大奇,心道:鬼不下阴曹地府,居然还建国?真是乱七八糟!

两个人一前一后下山而去,到了山脚烈山转身对无伤说:

“如今我就要西去寻找药方,这路上只怕凶多吉少,大哥我就此别过了!”

“这是做什么,好好的干嘛又不让我跟着你了,难道是我那里做的不对了?!”无伤大急。

“不,不,只是西向而行从前少有人踏足其中,我为国人安危不得不往。我与你一见如故实在不愿拖累你。”烈山解释到。

“不行!不行!我在这里再待下去便要疯掉了。烈山大哥你既然把我当做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眼能看,耳能听,嘴能说。在你前面当个侦察打探消息最合适不过了,万一出了事我还能帮你求援,总比你一个人势单力孤要好的多吧!”

烈山其实他心里也不想让无伤离开,这一天下来他心里以经把无伤当成自己的弟弟,加上本来就不如无伤口舌灵利,被无伤这样一通讲自是辨不过他。终于拗不过答应同往西行寻找药方。


注:1,《山海经》——中次二经,凡济山之首,自【火军】诸之山至于蔓渠之山,凡九山,一千六百七十里,其神皆人面而鸟身。祠用毛,用一吉玉,投而不糈。

祠用毛:祭祀用毛物。

投而不糈(音胥):投往山间,不用精米。


2,食肉动物都有用气味圈定自己活动范围的习惯,比如狗就喜欢到处撒尿。

3,北风其凉…… 既亟只且——出自《诗经》。原文是:“北风其凉,雨雪其雱。惠而好我,携手同行。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

其虚其邪?既亟只且! :怎么能再拖延啊?这是紧急的事!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